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4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4章(1 / 1)

木妍这些年一直都有消息过来,六王妃看似鲁莽,但是却粗中有细,并非那寻常女子。她本就是个心思细腻的,又经沈毅指点,因此做的越发的好看,木妍那边如今已经获得了四王爷的信任,虽然算不得百分之百,但是却也是个知心的。

沈毅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慢慢来,总归会他们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我们且不能因为报仇,折了自己。你看,那个贱人不就是这样死掉了!他们提到的,便是她爹的爱妾,如今已经被六王妃用□□毒死的女子。

六王妃对这话深以为然,更是叮咛木妍小心,万事都不能强出头,安全为上。木妍本就是伶俐的姑娘,得了六王妃的指示,自然做的更好。

这么多年,六王妃倒是掌握了不少四王府的秘辛,只她并不曾发难,要知道,如若不能一击即中,便是不如将这些前尘都攒着,待到合适的时机一下子抖出。只有百分之百有信心的情况下才能直接下手。

“木妍又传了什么消息过来?”六王妃问道。

林嬷嬷低声:“木妍说,发现四王爷在外面有一个宅子。说也奇怪,四王爷却从来不曾多提一句,便是有些用度,连许侧妃的手都不沾的。”

六王妃疑惑:“他断没有在外面养人的道理。如若喜欢,自可以带回府里。”

林嬷嬷点头:“木妍姑娘也是这么意思,除却这个,还有一个问题。那便是木妍姑娘提到,昨晚四王爷似乎接到了禀告,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才匆匆离去,大抵是他太过匆忙,木妍才能察觉出一二。”

六王妃立刻:“昨晚?”

“正是!”

六王妃沉思一下,虽不知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但是还想着多指点时寒一番。

“你去和谨言说,让他请傅时寒登门,我要立刻见他。”六王妃言道,林嬷嬷立刻应是。

不多时,就见时寒登门,他依旧是那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儿,谨言也不耽搁,立时带了时寒过来见母亲。阿瑾本在房中已然准备沐浴,听说傅时寒登门,立刻就要出门,阿碧默默黑线:“小郡主,这么晚了,许是傅公子有事儿呢,您好生休息吧!”

阿瑾不乐意:“我才不,你都说了,他许是有事儿,既然有事儿,我自然要过去看看。”她披着小披风就出了门,阿碧见拦不住她,也跟了上去。

彼时,时寒正在与六王妃叙话:“我且听说,你要和王爷一起调查一些女子的事情?”

时寒含笑:“六婶可是要给我提供些什么好的线索不成?”

六王妃一顿,言道:“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聪明。”

时寒:“我就知道六婶心疼我们。”时寒麻利的为六王妃沏茶,仿佛是在自己家,将茶泡好,即刻为六王妃斟上,“雨前龙井,真是香气四溢。”

六王妃接过他的茶,闻了闻,尝一下言道:“果然是不错!我就说,本朝泡茶比时寒好的,一定没有!”

谨言看六王妃与傅时寒亲如母子一般,含笑言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您的儿子。”

时寒挑眉:“你吃醋拈酸也是没有用的。六婶自然疼我!”

谨言动了动口,没有多言其他,不过却也是笑了起来,时寒看他口型便是清楚,他想说的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好,疼你。不过我想,这与你与日俱增的拍马功力也有莫大关系。听说您老人家今个儿都搭上我爹的线儿了?”谨言调侃问道。

时寒又为谨言斟茶:“哪里是什么搭上,多亏六王爷火眼金睛,识得了狐狸精。”

“同福胡同三十二号。”六王妃突然言道。

时寒看她,六王妃含笑:“也许,这里有人养狐狸精。是真是假,总要你自己探究。”

时寒:“大抵……这养狐狸的人,可能姓四?”

“什么姓四?”阿瑾进门,这般看着小小少女竟是恬静安逸的样子,十分的乖巧。

时寒对阿瑾摆手,阿瑾乖巧的站到他身边。

谨言默默的看时寒,又看阿瑾,言道:“阿瑾,来哥哥这边。”虽然傅时寒经常为他说话,可是没人说,做大舅子的不能刁难妹夫。再说哪有这样的,当着人家家人的面儿就这样明目张胆,他觉得,傅时寒是有点嚣张了。

阿瑾连忙来到谨言身边:“哥哥找我有事儿?”眨巴大眼睛认真的问。

谨言感觉一口血堵在了嗓子里,他看阿瑾,就见她十分天真的样子,忍不住言道:“傅时寒叫你的时候,你怎么不问他有什么事儿?”

没错,做哥哥的嫉妒了!!!

“可是时寒哥哥叫我,一定没事儿啊!”阿瑾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呢!她笑眯眯:“哥哥,你们刚才说什么呀,什么姓四?”

六王妃横她一眼:“哪里都有你的事儿,你好生的待着,莫要给我四处乱窜,不该打听的,也甭打听。我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讨债鬼,你姐姐整日的就知道算卦,你倒好,整日的就想着管闲事儿。好好的女孩子家,在屋里读书弹琴画画,刺绣描眉赏花,不是极好么?就想着往外跑,心都野了!”

阿瑾感觉自己被喷了一头包,不过这样的感觉……真好呢!

曾经,她度过了没有母亲的童年时期,那个时候总是特别羡慕人家有麻麻,人家有麻麻疼,有麻麻骂,不管什么,都是好的。但是她没有麻麻,她只有一个和她自己一样不着调的三叔。

而现在,她有了娘亲,便是挨骂,都是快乐的,极快乐极快乐!

谨言看阿瑾被骂的笑嘻嘻,忍不住叹息,这个妹妹,怎么蠢萌蠢萌的!被骂了还笑的这样开心!

而时寒则是一脸的宠溺,你看,他家小姑娘被他养的多好,真是一副天真烂漫的个性。

阿瑾哪里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活了两世,终究平复了一些意难平,却被人联想了这许多。

“娘亲,我这么乖,你怎么舍得骂我呀。再说,我性子野了还不都怪时寒哥哥,是他带坏我的。”阿瑾纤纤玉指指向了时寒。

说来也怪,阿瑾长成了小少女,样子身段哪哪都是万中无一的出色,可是唯有小手儿,还是略肉呼,给人软糯糯的感觉。

时寒:“都怪我。呵呵,爬树怪我,捞鱼怪我,打架怪我,一切都怪我。”

阿瑾脑袋耷拉下来,她委委屈屈的:“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明明是时寒哥哥说,我怎么样都可以!是时寒哥哥给我宠上天的!”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仿佛是啪的一声按上了什么开关,傅时寒立刻:“阿瑾这是作甚。一切都是时寒哥哥教你的。自然都是我不好!阿瑾继续闯祸没有关系,有时寒哥哥呢!”

阿瑾:“时寒哥哥对我最好了。”

时寒笑了起来,对阿瑾点了点头:“一切都没有关系的。”

谨言感慨,这傅时寒笑起来,真是蓬荜生辉。怕是真正的神仙见了,就要自叹不如。只……这看起来聪明的人,竟是会被他妹妹的小伎俩骗过。有时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哎呦喂,是时寒来了么?”远远的,就听六王爷的声音在院中响起,阿瑾感觉真是魔音穿耳,她爹表示热情,也未免太过让人受不了。

时寒看屋里几人,言道:“天色也不早了。我便是不耽搁你们休息!”言罢起身,六王妃立刻,“时寒有空常过来。”

时寒笑:“我拿这里当自己家的。”

谨言呵呵一声,时寒继续言道:“我想,王爷该是不会再找李姑娘麻烦了。”

谨言:“……我爹倒是听你的。”

时寒笑言:“仔细将情况分析与他,自然不会有问题。”

言罢,来到门口:“六叔,我正要去书房找你呢。”

六王爷:“是么?我们果然心有灵犀,来来来!”

阿瑾见两人勾肩搭背的离开,言道:“你说……阿爹该不会是看上傅时寒了吧?”这种想法太诡异有木有!她自己都感觉浑身瑟缩一下。

六王妃直接锤了她一下:“你这死妮子,胡言什么!再让我听见你说这不着调的话,就给你关佛堂里去。”

阿瑾嘟囔:“那里不是莲姨娘的最爱么?哎,对了。娘,我还忘记了,莲姨娘,不是要让爹处理么?”

六王妃:“我管他那些,赶明儿让管家与王爷说一声,他管就管,不管就关屋里放着。左右我不想为她分什么心思。”

阿瑾:“遵命!”

谨言看她活泼,笑:“你这丫头,越发的调皮,我还想着,大抵是皇爷爷太纵容你的关系,现在看来,除了皇爷爷,分明还有一个更加要养坏孩子的家伙存在!”

阿瑾:“哥哥欺负人,我怎么就被养坏啦!我这么乖巧可爱懂事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呜呜,娘亲,你看哥哥,他欺负人!”阿瑾直接搂住了六王妃的腰。

谨言见阿瑾撒娇,忍不住笑:“好了,小丫头,快些回屋休息吧。这样眼巴巴的过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六王妃拍拍阿瑾的手:“回去休息吧,我有几句话要和你哥哥说。”

阿瑾眼巴巴的看着母亲和兄长,只这二人可没有什么心思让他一个小姑娘多管闲事儿,只摆手让她离开。

回去的途中,阿瑾抬头看月亮,问身边的阿碧:“你说……他们都在琢磨什么?”

阿碧:“奴婢愚钝,自然是猜不出来的。”

阿瑾笑眯眯:“我看,时寒哥哥不知道在撺掇我爹做什么呢!而我娘和哥哥,很有可能是帮凶!”

帮凶?这词儿用的!

“小郡主许是想多了。”虽然如是说,但是阿碧自己心里都不怎么信的。

“嘿嘿,不管是不是想多,现在我们都去睡觉。呃……我觉得,今晚还是和姐姐一起睡好了!”这么想着,阿瑾直接拐弯儿,“一会儿你回房将我的衣物带过来。”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

此时滢月正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看风水八卦!

阿瑾进门,直接就开始脱衣,滢月看她:“小祖宗,你怎么又来了!”

阿瑾笑眯眯:“等以后姐姐出嫁了,我就不能和姐姐一起睡,一起交换小秘密了。所以现在要多多把握机会呀!”

滢月:“那你也洗干净了再过来。”

阿瑾:“这边洗也一样。”

不多时,洗的香喷喷的阿瑾就和滢月钻在了同一个被窝,两人一起研究那本风水八卦,阿瑾啧啧道:“我觉得,你这书挺一般的。”

滢月:“胡说,这是我用所有私房钱买的,你敢说一般!你有好货你拿出来呀,拿出来!!!”竟敢说她的书不好,哼哼!

阿瑾掰手指:“我是没有见过好货的,不过你看你这本书,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悖论,不要以为我比你小就不懂,要知道,我也是经过熏陶的好么?”且不说她前世的时候玩的那些,就看这一世,整天在皇宫里转悠,藏书阁的书都被她翻过好么?便是有些年度大记事,她都是看的津津有味。

滢月坐了起来,“那你与我说说,什么书好?你也知道,我喜欢这种的。”

阿瑾歪头:“呃……宫里好像也没有这样算卦的东西!”不管皇爷爷内心信不信,表面他是不信的呀!

“那你说个啥,有个差不多的让我学学就不错了。半瓶子水也行呀!”滢月觉得,这年头,想学一门要硬的手艺,实在是太难了。

阿瑾歪头琢磨,半响言道:“姐姐,我有一个好的人选耶,他一定知道很多,就算不知道,也能找到。”

“呃?”滢月眼睛发亮。

“就是时寒哥哥的表哥呀,景衍哥哥,我觉得,他一定能找到好书。景衍哥哥他们家很多生意,有不少当铺什么的呢,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总是很容易就流落到这样的地方,而且景衍哥哥经常出去谈生意,你知道的呀,走南闯北的,兴许就会找到好书。哦对,还有皇叔,皇叔也是,他四处游历,我们和他说,让他留意这些,说不定会找到哒!”阿瑾立刻就想到了好几个人选呢!

滢月:“阿瑾真是好妹妹。行,等我明儿个就去找他们。嘿嘿!”滢月觉得,她妹妹关键时候还挺有用的。

阿瑾得意了:“我是好妹妹吧?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直接去说的好。”

滢月纳闷:“为啥?”

阿瑾:“让哥哥去说,嘿嘿!我们是有哥哥的人呀!”阿瑾戳自己肚皮。滢月默默看她动作:“你不是小孩子了吧?这习惯咋就改不掉呢?”

阿瑾嘿嘿笑,“又没有什么关系。”

“你都是大姑娘了呀。”滢月觉得,自己做姐姐的该教教妹妹。

阿瑾:“那又怎样,不管多大,都可以有一些小习惯。”她笑眯眯。

滢月无语了……

“还有,你呀,不要总是和傅时寒勾搭在一起狼狈为奸,他不是好人哒!呃……虽然从小就对你很好,但是……”滢月还没有絮叨完,就看阿瑾已经发出轻微的“呼呼”声,这小姑娘竟然……睡了!

滢月叹息:“我的妹妹这样傻,可怎么办呀!”小少女倒是惆怅起来。

滢月想得多,阿瑾却是好梦连连,梦里,阿瑾嚣张的踩着时寒,他跪在地下一副可怜状。阿瑾掐腰厉声:“跪着给姐唱征服……”

233333……笑的直打滚呀!

滢月被踹醒,看阿瑾奇葩的睡相,暗暗发誓不在与她一同睡。

翌日清晨。

滢月顶着一副黑眼圈看阿瑾神采奕奕,幽幽言道:“以后,你千万不要来我这里了!”

阿瑾疑惑:“为啥?姐妹爱呢?”

滢月:“呵呵!”

阿瑾:“咦,姐姐,其实你像熊猫的呢!”

滢月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这个熊孩子!

其实滢月倒是不怎么在乎是不是黑眼圈,可问题是她们要出门呀,这样总归是不好看的。今日便是她们的舅母请了各家的小姐做客。

其实这倒是一则乌龙了。原他们收到消息,谨言就要归来,六王妃想着谨言年纪也是不小,便是想着为他寻觅一则好姻缘,可六王妃如若自家操办宴席,总归有些太过明显,因此便是与自己的嫂子虞婉心定了这么一个宴席。也不想将这事儿做的太过显眼,因此便是早早就发了帖子,可谁曾想,谨言竟然自己带了李素问回来。这下子倒是有些尴尬,不过好在,这事儿倒是没有宣扬。倒是可以当成寻常宴席。

待收拾妥当,六王妃看滢月扑着厚厚的粉,皱眉:“好好的清丽佳人,偏是要擦这么厚重。给我洗掉去。”

滢月嘟嘴:“有黑眼圈。”

六王妃想到自家小女儿那个睡相,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也是池鱼之殃了。”

六王妃笑够了,言道:“李姑娘想来也打扮好了,阿福,你去看看。”

这次出门,六王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带着李小姐,既然谨言认定了李小姐,便是他们多说什么也是无用。而且,六王妃倒是觉得,这样单纯不谙世事的儿媳也好,没有那些弯弯绕绕,有什么说什么。不让人操心。除却这个,虽然谨言自称身体已经好了,可是她总归是有几分不放心,自小到大那么久的病,真的说好就好么?有个做大夫的媳妇儿,也是让人安心的。

这般想着,六王妃就觉得,这儿媳选了李小姐也是不错。此番,便是由原本的变相相亲变成了将李小姐介绍给大家。

李素问一大早就被叫起收拾,她前两日便是知晓今个儿要出门,往日素净惯了,这样锦衣华服的出门,她倒是有几分不自在,可看谨言呆呆的样子,她便是笑了出来:“好看么?”

谨言立刻:“自然是倾城佳人。”

六王妃见两人十分甜蜜,欣慰点头。

沈毅前途不可限量,虞婉心又是虞家最受宠的小女儿,她办宴席,自然是门庭若市。而且大家也明白,虞婉心此举,许是为了谨言的婚事相看人选。不过虞婉心自是十分妥贴,除却邀请了各家的小姐,那名门公子也是请了不少,这么一看,倒是颇为盛大。

待六王妃带着几人赶到沈府,小厮连忙将人引了进去:“六王妃快请进,我家夫人刚才还差碧瑶姑娘来门口张望呢!”

六王妃与沈夫人是自己人,自然来的也是极早。

几人来到正屋,虞婉心连忙将怀中的孩子放下,含笑言道:“王妃过来了,刚我还念叨呢!”虞婉心成亲许久才有了身孕,如今她的孩子萧儿不过一岁。

阿瑾连忙凑到虞婉心身边,将舅舅家的小表弟抱在怀中,“萧儿,你想表姐了么?”

才一岁多的沈萧咿呀咿呀的拍手,开心的不得了。

阿瑾得意:“你们看,萧儿可喜欢我了。他一定是知道,自己表姐是个大美女!”

谨言笑:“他大概是知道,表姐脸皮最厚。”倒是也没有旁人,谨言开着玩笑。李素问跟在他身边,好奇的看着萧儿,问谨言道:“我们的孩子,也会这样么?”

这话逗得虞婉心都笑了出来:“自然会这样可爱。”

六王妃为她们介绍:“素问,这位便是谨言的舅母,你现今跟着唤伯母便是。嫂子,这就是李姑娘。”

虞婉心上下打量李素问,就见她也是认真的看自己,便是笑了起来。

素问:“伯母好。”很是听话的样子。

“李姑娘果然是天姿国色。难怪谨言这般仰慕。”虞婉心含笑言道。

听了这话,素问认真解释:“他喜欢我,是因为我比他能干。”

虞婉心愣了一下,随即笑的更加厉害,“果然是我们谨言会喜欢的类型。”

阿瑾表示不懂就问:“舅母,你怎么知道哥哥喜欢这个类型的?”

虞婉心认真状:“自然喜欢这样单纯可人的姑娘,谁让他的妹妹那样鬼灵精,心眼太多的,他自然是敬而远之,吓着了呀!”

阿瑾:“舅母欺负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