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3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3章(1 / 1)

喜盈门果然是贵客满门,时寒进门之后便是将六王爷引到了楼上的包间,这包间是时寒专用,旁人并不得用,见他十分自然,六王爷又觉得,自己一个王爷做的都没有一个孩子有面子,心里实在是泛酸。

不过……倒是也没什么可嫉妒的,要知道,傅时寒这个人虽然看着不错,样貌有,家世有,人品也有一点点,可是架不住,没有的更多!

人就是如此,见旁人不如自己,便是又不想那许多了。

四下打量了一下这包间的装潢,六王爷突然问道:“这景公子,多大年纪了?”

时寒面不改色的为六王爷沏茶,恩了一声言道:“与谨言仿佛。”

六王爷喜出望外:“虽然有点老,但是还是可以的。你觉得,他做我女婿怎么样?”他家王妃总是说,他们虽然是皇室,但是钱财也不是随意用的,要谨慎些,这样才好为孩子多筹谋,如若滢月或者阿瑾嫁到景家,是不是他们就要放心一些了?景家十分善于做生意,到时候,或许他还能到景家狐假虎威,哎呀呀,想想就觉得,自己赚了!景丞相家的长孙,呵呵呵呵!

时寒挑眉笑看六王爷问道:“景衍么?景衍自然极好。只是,不知王爷想将哪位郡主嫁过来。”

六王爷喜滋滋:“都行呀,只要他肯娶,随他选!”一挥手,豪气冲天!

时寒:“随他选自然是好。只是……”

六王爷:“怎么?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情?”

时寒言道:“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景衍这么大年纪都未成婚,您知道是为什么么?”

六王爷摇头:“愿闻其详,快与我说说。”难不成……不……举?天呀!!!

“景衍自然是好脾气,好家世好相貌好人品什么都好。可是,他这么大年纪未成婚,那是因为,他还有个好母亲。想来您知道,我舅妈……出自海宁谈家?”

海宁谈家,本朝第一首富!当然,那是过去时,谁也不曾想,当时谈家将所有家产的八成都捐给了国库。只求……只求皇帝为谈家当时的大小姐谈敏行赐婚,而赐婚的对象,便是景丞相的独子。至于另外两成财产,一成作为陪嫁,一成作为谈家的日常开销。

而今,不过二十年的功夫,如今谈家虽然称不上是首富,但是却再次成为首屈一指的大富之家,由此可见,谈家是真的有做生意的脑子。

而海宁谈家倒是也怪,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谈敏行已经嫁了景丞相,大家都等着看谈家的小女儿该是如何。谁曾想,小女儿谈敏善则是直接招赘。这一出出,委实让人啧啧称奇!

不过……这些虽然值得八卦,但是不怎么关他的事儿啦,六王爷现在琢磨的是,景衍不成亲,与他母亲是谁有什么关系。

“谈家怎么了?谈家不好么?多会赚钱呀!想想就觉得,我要发达了!”六王爷眼睛放光。

“谈家是好,谈家没有儿子,两个姑娘却能顶起门面,自然是好,连我娘都十分赞赏舅母,言称她是女中豪杰……”时寒依旧微笑,言谈间也不曾言道其他难听的话。

但是六王爷却突然明白了:“你是说,她是母老虎。”

时寒:“怎么会,我自然不会这样说我舅母。”

六王爷一脸的“我懂”,“我懂了,你这份心意,六叔领情。我就说,景衍他样样都好,怎么就不成亲,原来就是景夫人看不上,这天底下,最难处理的就是媳妇和婆婆的关系了,你还别不信,虽然我没有老娘让美芙孝敬。可是别人家的事儿,我也是听说过的,我那些挚友,哪个家里不曾有婆媳之争?这么想着,这景衍还真是不能嫁了。别到时候人嫁过去了,吃了亏,受了苦,还得不到一分钱,这样的日子可怎么过!”重点是,婆婆太强势,太掌权,他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啊!瞅瞅,这是一个王爷,当朝皇帝的亲儿子该想的么?

别看他平常对几个孩子颇为不关心,但是大事儿上可不糊涂,绝对的一点都不糊涂。六王爷沾沾自喜的想着,突然又想到了谨言的媳妇儿,艾玛,家里那个狐狸精可咋整!

“我说时寒小哥呀!原本不觉得,今日一看,我们俩倒是也十分投缘呢!”他拍肩。

时寒挑眉:“是么?我也觉得,与六叔十分投缘。”

两人正说话,就见菜色已然全部上齐,六王爷满意的大吃,不忘吩咐小厮:“将门关好。”

待到无人,六王爷言道:“时寒呀,六叔有件事儿,想听听你的意见。”

时寒笑的十分温暖,他语气轻轻的:“六叔有事,尽管说便是。”

饶是只有两人,六王爷依旧是神神叨叨的靠近时寒,他低低言道:“你对狐狸精那些鬼魅之事,怎么看?”

时寒恍然想到六王府最近的事儿,含笑:“信则有,不信则无。”

六王爷琢磨了一下,这是啥意思?信还是不不信?

“那你是信还是不信?”

“六王爷信?”时寒反问。

六王爷挺胸:“我早些年年轻的时候也是将信将疑的,但是现在百分之百相信。你看,谨言这不就从祁连山带回来一个么?哪有寻常人家的姑娘长得那么好看,还是山里长大基本没见过人的?分明是只狐狸精,你不知道,阿莲拿黑狗血泼她的时候,她嗖一下就闪开了,可快了。正常人,哪里是那么个速度,当我没见过习武的人么?”

时寒:“这样啊!”长长的语调。

“还有,你不知道,昨天,就那个常乐酒家,那个唱曲儿的姑娘,昨天她还勾引我了呢,我看她就像是个狐狸精,好人家的女孩子,怎么会看人就抛媚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的。这点小伎俩妥妥明白。她就是想勾引我,当时我就觉得她也是狐狸精,原本还不觉得呢,现在想想真是不寒而栗,也不晓得这京中有多少这样的狐狸精。大抵是看我神色不对,她今天就不在哪儿了。我打听了,说是被人买走了,怎么可能呢!哪有这么快的。”六王爷觉得,这些可是瞒不过他的。

时寒听到这里,原本喝茶的手一顿,他抬头问:“我记得,常乐酒家是一般的酒家吧?怎么还有那买人的事儿?”

“对呀,我也问了,老板说,是有个客人看中了那姑娘,于是出了大笔的银钱,带着那姑娘走了。也算不得买。问题是,她昨天还勾引我了,勾引我了耶,我今天拿了符咒过去要镇她,她就不在了,不诡异么?”六王爷忿忿。

“确实……诡异!”傅时寒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听到时寒赞成他,六王爷真是乐的不行,总算有人和他一个看法了,这也太不容易了。真是要鞠一把辛酸泪!

“对吧,我当时就觉得不对了,哪有这样奇怪的事儿。好端端的一个人,还突然消失了。她一定是个妖精,知道我要拿符咒过去镇她,知道我识破了她,所以才逃掉了。”六王爷很肯定。

时寒细细追问:“当时王爷怀疑她,表现了出来?”

六王爷点头:“我吓得筷子都掉了呢!”

“她勾引你,你落荒而逃?”

六王爷继续点头:“可不正是么?我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多想其他。”

“那您夺门而出的时候,她可有什么异常的情形?”时寒继续问道。

六王爷回想了一下,言道:“大概……那个时候大概她有点慌乱?好像是的。我就觉得她都唱走调了。”

时寒笑:“您那么着急,还能听出她唱走调了!”

六王爷挺胸:“别的我不敢说,这方面,我是天才,要知道,她唱的可是十八摸,别的我不清楚,这个我还不清楚么?我都听了三十年了!”

时寒默默黑线:“……”

“你看着十八摸简单,但是实际可不然呢!唱的好,唱的不好,且明显着呢!以我听了这么多年曲儿的经验,她绝对是练了很多年了,你看她才多大,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但是却练了那么久,可见还是狐狸精。也正是因为她唱的好,一下子破音就能听出来了。”六王爷别的不在行,这些玩玩乐乐的东西,顶明白呢!

时寒摩挲着杯子,言道:“我看,确实是狐狸精。”

六王爷激动:“对吧对吧?果然我们英雄所见略同!”

“只是,不知这只狐狸精是哪家豢养的了。”时寒抬头微笑,盯着六王爷,“您觉得,这狐狸精该是谁家养的?”

说话间,紧紧的盯着六王爷,六王爷:“卧槽,这玩意还有人养?”

时寒笑问:“没有人养,怎么会逃得这么快?”

六王爷深以为然:“我觉得倒也是。还是你脑子灵光。”

时寒:“六叔,似乎这几年,京中不少出现不少的美人儿呢!您帮我想想,都谁可疑!也许,我们可以来个抓狐狸计划!”

六王爷:“真哒?”星星眼闪光光!

“自然是真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倒是想看看,是谁闹了这个妖。”时寒眼里闪过一丝厉光。

原本他倒是并不察觉,今日听着这话,联想之前发生的一些事儿,倒是越发觉得狐疑起来。是呀,那里来的这么多貌美的女子,又是用过什么样的际遇成为各家的妾室?

六王爷撸袖子,“太好了,终于有人和我一条心了,我说大家都不理解我呢,哪里可以这样,我……哎不对,等等!你有什么镇压他们的方法么?如若没有,我们还要冲上去,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他打量傅时寒,一脸的“你是蠢蛋,鱼唇的凡人,我早已理解一切”。

时寒微笑言道:“六叔放心便是。我是绝对不会拖累你的。你且帮我想想,这京中,谁人家的姑娘媳妇儿的最像狐狸精。”

六王爷:“不会拖累我?”

时寒摇头:“我保证,不会!”

听他这般言道,六王爷总算放下了心来,他:“你看,我和你说哈,也不是说正人君子就不好色,不好色才怪。我就知道几个,偷偷养了美人呢,有的还带回家里抬成了妾室……”

……

两人足足聊了一下午,待到傍晚,六王爷总算絮叨完,同时也对时寒的好感度达到了最高值。要知道,哪里有人会这么认真的听他说话,还和他“讨论”,没错,就是讨论,他们都把他当白痴呀。

“时寒啊,六叔真是和你相见恨晚。我说那日怎么会错把你认成谨言,原来这就是缘分,缘分啊!”六王爷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知己。

时寒热络的握住六王爷的手:“我也是呢!”

福贵站在门口,只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不断的掉,这俩人……实在是臭味相投!

六王爷:“那你说说,我家谨言那只狐狸精怎么办?“

时寒丝毫没有任何异常,只认真言道:“我倒是觉得,李姑娘并不是什么狐狸精。便是其他人,也不算是真正地狐狸精。”

“呃?”六王爷一脑子浆糊,刚才不是还说是狐狸精么,这怎么又变了。

时寒笑言:“其实李神医有个孙女儿,这点我们早就知道了。李姑娘虽然长得貌美了些,可也未见得就是狐狸精。您想,如若她真是狐狸精,怎么不在山里待着,那样既安全又能迷惑人。何必来这纷扰的尘世呢!再说,您是什么人,是皇子。都说皇家有真龙护体,天家有,您是王爷,自然也有。便是谨言,他是皇上的孙子,哪里又会没有呢?”

时寒语气很轻,但是却让六王爷信服:“你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自然是的。既然你们都有真龙护体,她一个妖精怎么敢出现,而且你那里见过什么妖精医术超群的,妖精不都是害人么?”

六王爷点头:“好像更有道理了。可是她不怎么通人事儿的样子。对,武艺还好!”

“她常年和她爷爷一个老头子住在一起,也不接触外人,怎么会八面玲珑呢!而且你也知道,但凡是神医,总不会像王爷您这样平易近人。李神医又是个医痴,怕是也不怎么管她。都没人理她,她怎么活泼?人的天性都是从小孩子养出来的。至于武艺好,我是见识过李神医的医术的,确实是极好。想来也是,他经常需要去些悬崖峭壁采摘药材,自然是偏向于那类的轻功!”时寒娓娓道来。

六王爷:“你说的对。”

六王爷最后的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时寒继续言道:“至于说其他人,就像是您提过的小酒馆那位姑娘,我觉得,她也不是什么狐狸精。可不是狐狸精,却胜似狐狸精。这事儿,我便是要进宫禀了天家。也亏得六叔火眼金睛,大抵要发现新的大问题了。”

六王爷瞪大了眼睛:“你说啥?浅显直白点,太深我不懂!”

“六叔您就不要装傻了,什么狐狸精,您定然是看出她是有问题的,才会这样言道。您这样英明神武,怎么会不知道,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狐狸精,而那些迷惑人的女人,大抵是什么人训练出来的。”时寒一脸的“我知道你是天才”。

六王爷顿时很受用,他咳嗽几声,呵呵言道:“竟然被你发现啦,我确实猜到了,哈哈哈,我就是这么英明,哈哈哈!”

福贵默默的垂首,实在是对自家主子不忍直视。傅公子这样浅显的恭维,您真的看不出来么?您还猜到了,猜到了不抓人反而去寺庙请符咒?

“不知这事儿六叔有个什么打算,如若您不想冲在人前过于显眼。时寒也是可以代劳的,定然为您禀了天家,详细调查。如若您觉得,也是可以适当的让大家知道知道您的聪明才智,那便是亲自上阵,我来辅助您,便是需要合适的人手,我都可以为您选调。其实……六叔这么能干,也没有必要总是顾忌其他兄弟的名望,从不崭露头角。便是您不欲与他们争夺什么,总归也该让天家知道,您不是不学无术之辈。您可是有大智慧的。”时寒一通马屁拍的啪啪响。

福贵觉得,让他来说,都说不出这么恶心的话,这还真是成全别人,恶心自己!而且,他们家王爷有几斤几两重,福贵最是清楚。

至于傅公子,他为何这般言道,福贵也是清楚几分,纵王爷再是无状,总归是嘉和郡主的父亲,想讨人家女儿,自然要讨好一下老丈人!

“那既然如此,我就出山。还是贤侄懂我,贤侄懂我呀!我哪里是只知道玩儿的人,我哪里是纨绔子弟?他们真是不把我当成一回事儿!”

时寒自然又是一番恭维,他这恭维十分的浅显直白,并不过于拐弯抹角的深刻。自然,你拐的弯儿多了,怕是他也听不明白的,倒是不如这般。

到最后,六王爷兴高采烈的与时寒一同离开,待到出了门,恰是碰见一辆精致的马车缓缓而过。

时寒看马车上的徽章,笑了起来:“竟是齐王爷回来了么?”

六王爷张望,啧啧:“你说他整天这么得瑟,他们家多少钱够他败活呀。真是小年轻,莽撞!”

时寒收回视线,言道:“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不能和您比。您还有一王府的老小呢!而且,齐王爷与六叔是堂兄弟,你们也算的是一家人,怎么就他家呢!”

六王爷了然:“你说的对哈,我竟是没有反应过来。走走,咱们趁着那起子小人还没反应过来,一起去宫中禀了父皇。”

傅时寒撺掇着六王爷进了宫,将自己的揣测说了出来,不过却又言称一切都是六王爷火眼金睛,将所有的功劳都推给了他。

天家静静的看着跪在下首的二人,许久未有言语,待时寒将一切陈述清楚,他食指轻轻点击桌面,终于问道:“你们觉得,有人利用女子迷惑拉拢朝臣?”

傅时寒:“正是!虽然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是有疑点,如何不调查?六叔已经将可疑的事儿和人圈了出来,接下来只消一点点仔细调查,不管有没有查出什么,都是一件好事儿。”

“哦?怎么说?”皇帝挑眉。

时寒继续言道:“查出了这样狼子野心的人,自然是好事儿。查不出,说明所有人都是清白,更是好事儿。如此看来。六皇叔真是为皇爷爷分了大忧!”

六王爷连忙点头:“可不正是的!”

这一脸的自得简直让天家不想在继续看下去,他无奈的摇头。

六王爷垮下脸色,“怎的?您不信?我是真的有大智慧呀!我……”

皇帝连忙摆手:“好了,这事儿便是交予你。”停顿一下,继续言道:“时寒帮衬着些你六叔。”

傅时寒缓缓抬头,勾起一抹笑意:“我自然是帮着六叔的。不帮六叔,我又能……帮谁呢?”时寒笑的认认真真的。

天家看他表情,也笑了出来:“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外人见傅时寒陪同六王爷进宫,还以为两人是一起请旨,一时间,京中竟是有人谣传傅时寒要娶嘉和小郡主了。其实想想,这两人的辈分也是够乱的,不过好在,也只是称呼乱。

待到回府,六王爷连忙钻进了六王妃的房里,旁人不让说,他家王妃总是该知道的,他可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啊!人家要是有真才华的!这不,妥妥的显露出来了呀!

六王妃静静的听六王爷将一切说出,温柔问道:“王爷这是打算办差了?”

六王爷点头:“谨言都大了,我自然要给他做个表率!”

“能给他做表率自然是好的。只是王爷,我更是不放心您。万事……可都得小心!”

六王爷豪气冲天的拍胸:“你放心便是,一切有我!我哪里是那不经事儿的人?”

六王妃含笑点头:“您自然是最能干的。”

六王爷从六王妃这边得到了鼓励,更加自信心爆棚,立时言道:“我去书房在琢磨琢磨。”这万年不用的书房,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待六王爷离开,林嬷嬷靠近六王妃言道:“木妍有新消息过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