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1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1章(1 / 1)

八年后。

如今正是夏日,天气炎热,这样的日子,便是百姓也是不愿意出城的,因此城门这里倒是十分清闲。官兵们虽然也是站岗,但是都站在了颇为阴凉之处。偶尔趁着间隙说笑几声,也是惬意。

“哒哒哒哒!”一阵马蹄声传来,几人望了过去,就见一列队伍来到城门。为首的男子丰逸俊朗,一身墨绿衣衫,虽然未笑,但是略微上扬的嘴角倒是给人此人十分爱笑又温柔的感觉。

负责守城的头目连忙命人放行,众人均是低眉顺眼的垂首站在两侧,就见这队伍迅速入城。待队伍入城,站在头目身边的新人不解的问道:“老大,这位是哪家的公子?当真是天上谪仙一样的人物。”

头目语重心长的拍他的肩膀:“你还年轻,你记得刚才那张脸,如若看见了,定要端着十二万分的小心,如若能离得远,必然要离得远些,那可是你惹不起的人物。”

新人被吓了一跳,不解言道:“怎么会,我看那公子十分和蔼呀。”

头目对他的没有见识嗤之以鼻:“我想,你大概听过傅时寒吧?”

新人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那位便是,便是傅公子?”

“正是!”

新人脸刷的白了,呵呵,傅时寒,呵呵呵!谁人不知道傅时寒的丰功伟绩,原来还是个小男孩儿,不显山不漏水的,但是也不知何时起,竟是锋芒毕露起来。这京中就没有人不知道他。如若被他咬上,那么不脱层皮是别想逃掉。

“那这傅公子怎么从外面归来呀?”

“我看你是升不上去了,你没看见后头那轿子么?轿子上的徽章,明显就是六王府呀。那人必然是六王府的世子。最近京中都传遍了,世子爷在外休养了八年,身体已然痊愈,而这次傅公子出京,便是替六王府接世子爷的。”傅公子可是京中名人,他出京,哪里会是什么简单的事儿。

新人哦了一声,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问道:“为什么是傅公子去接人呀?”不懂就要问。

“你真是蠢死。傅公子与嘉和小郡主……你脑子果然不好用!”

虽然从来没有人言道,但是谁人不知道,傅公子与嘉和小郡主关系极好。便是天家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是将两人配对儿的。

人人都知道,便是京中那街边写字算命的都知道,可是还是有人不知道,这个人,便是事件的女主人公,阿瑾小郡主是也!

人人都知道,但是阿瑾不知道,阿瑾不知道,六王爷也不知道,真是一对傻缺父女。

而此时阿瑾站在门口左转转,右转转,只转的滢月眼晕,“阿瑾,你能不能不转悠了?”

阿瑾:“能!”她翘首望着远方,只盼着早日见到大哥。赵谨言在祁连山住了八年,这八年,他们每年都要过去看他一次。

他们急切,身为母亲的六王妃更是急切,等待确实度日如年,不过倒是还好,就在她们越发着急的时候,就见傅时寒的身影远远的露头,接着便是马车。

马车停下,谨言从马车出来,他眼眶微红:“母亲!”离家八年,今朝终于回来了。

六王妃觉得自己的泪一下子涌了上来,可纵使如此,却含着笑意,“好好,你回来就好!”

谨言:“这么多年,让母亲担忧了。”

“你身体能好,就是我最大的期望。”六王妃的视线越过谨言,就见马车上下来一个少女,少女面色冷淡,俏灵灵的站在那里不动。

“这是……李小姐?”这位李小姐唤作李素问,正是之前救治谨言的李神医的孙女儿,当年第一次见她,她便是小露了一手,她的医术,也是不遑多让的。六王妃看儿子,不明白李素问为什么会跟着一起过来,她连忙检查谨言全身上下,生怕他并未痊愈便是回来了。

谨言自然是明白母亲的担忧,捏了捏她的手言道:“母亲,我们进屋说吧。师姐,先进屋休息。”

李素问与滢月同样年纪,但是因着李素问从小学医,而谨言又是后进门,因此便是唤她一声师姐。

谨言为人和善,虽然是去治病,但是却让李神医很喜欢,也起了爱才的心思,正是因此,才会收他为徒。

李素问缓缓一拜,言道:“六王妃,好久不见。”

六王妃言道:“快起来。”

李素问起身,含笑跟着几人进了六王府的大门。

不过虽然往王府里走,素问也打量走在身边的人,她与六王妃接触不多,在她的印象里,六王妃是个温柔美丽又是大体的女人,如今已然过了三十,但是那容颜丝毫不减。当真是艳丽无双。王妃……会同意么?

待回到主屋,谨言立时跪下,六王妃被他惊着,有几分不解:“你这是干什么?”

此言一出,就见李素问也跟着跪下了。

阿瑾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倒是一下子有几分明白了。现今的阿瑾可不是一个小不点的微胖界萝莉,而是个亭亭玉立,轻灵如水的小佳人。

滢月兑了阿瑾一下,问:“你说怎么事儿?”

阿瑾笑眯眯:“喜事呗。”她低声言道,可她声音虽低,也不代表别人听不见,李素问脸色有了几分绯红,不过却仍是强自镇定。

滢月没反应过来,又要追问,就见阿瑾似笑非笑的样子,顿时想明白了。那个,这是说……他们要有一个嫂嫂了么?

“娘,儿子与素问师姐情投意合,敢情娘能够为我提亲。”他认真言道。

这一茬子事儿,来的倒是快。

六王妃被吓了一大跳,她自然是识得李素问,那时初见,素问小小年纪便是不卑不亢,可是,她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儿媳,或者说他,她从来没有相看过任何一个姑娘。她自己与六王爷成亲之后有多少苦楚只有自己知晓,因此如若不是倾心相待,她并不想让儿子娶一个姑娘,耽误人家,许是也会让谨言更加难过,这样的事儿,她不会做。至于旁人说的冲喜什么的,六王妃更是不信。

可是如今儿子这样跪在她面前,带着那个姑娘,认真的说,与她情投意合。六王妃竟是觉得玄幻了。

“你……喜欢李姑娘?”

谨言颔首言道:“儿喜欢师姐,也想娶师姐为妻。师姐也愿意嫁给我。”

“那……我,我……”六王妃搓手:“你有喜欢的人,做娘的自然是同意,那个……”

阿瑾体贴的来到六王妃身边,为她捏肩膀,“娘亲莫要紧张!”

六王妃顺口接道:“儿子领了意中人回来,我自然是紧张。”别人家的婆婆,哪里会经过这些?

“可是哥哥自己看中的,不是比那些媒婆介绍的更好么?那些人总是有一分说十分的。”阿瑾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其实啊,阿瑾也是知道的,哪里会有什么媒人介绍,还不是自己相看妥当才去寻得媒人,这般也是为了缓和气氛。

果不其然,看她这般,大家倒是放松下来,滢月微微对她比了一个大拇指,很显然,阿瑾是继承了他们爹那种“将十分严肃的场面化作轻松”的神奇技能。

“你又知道了?再说,我也没说不好,只是紧张。”

阿瑾笑眯眯言道:“如若娘亲紧张,想来李姐姐一定更紧张,人家都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想来她就是这样的心情。”阿瑾调侃,也是让气氛更好些。

李素问抬头看阿瑾,虽然每年她只见她一次,也不过几日,可是她总是觉得,小郡主真是聪慧灵透的紧,如今看着,更是如此。

“其实,我不怎么紧张的。”李素问认真言道,“紧张的是谨言。”

阿瑾强忍着笑意,这个嫂子,好像有点意思呀,原来见她几次,也都是行色匆匆,接触甚少,今次看来,倒是个有趣的性子,怪不得能引得他哥哥这般。

六王妃问自己儿子:“你紧张啥?”

谨言被人拆穿,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只言道:“我只想着,这么久没见母亲,一回来便是想着这样的事儿,自然就不好意思起来。我更怕母亲不同意,素问师姐,素问师姐很好的。”

谨言倒是难得的害羞,阿瑾了然,她假装自己很认真的给六王妃捏肩,但是眼睛却叽里咕噜的转。

“这事儿,总归是不能我一个人决定,等你爹回来,我会与他说的。你们先起来。”六王妃言道。

谨言迟疑了一下,起身,李素问见他起了,自己也跟着站起来。

“素问姑娘就这样跟着过来,那李老神医?”六王妃问道,总归不能丢他一个人在深山里,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吧。

“谨言将身边的小厮阿木留在了祁连山。”李素问回道。

李素问话不多,说话还只捡重点说想,鲜少解释,谨言怕六王妃有想法,言道:“其实这次是师傅让我们离开的,他说我既然好了,万没有继续留在山里的道理。我父母亲人都在上京,与其让你们每年舟车劳顿的来看我,倒是不如赶紧回来。我和师姐情投意合,师傅十分乐见其成。只是他这人不怎么爱见人,也不怎么喜欢凑热闹,成亲什么的,就别回去找他来参加了。”

阿瑾:囧!果然不是一般人,这个时代,最讲究这些礼数的,他倒是连自己亲孙女儿的婚事都不参加,真是神人。

不光阿瑾这么想,六王妃也是如此,她迟疑问:“你们该不会是私奔吧?”

只是,他们俩想的还是有几分的偏差!

谨言:“怎么会!儿子万不能做出那样大逆不道的事儿。师傅厌倦了红尘,并不想出山,师傅说过,只要有时间,我们是可以随时回去的。”

六王妃将信将疑的点头。

一直倚在门边没有开口的傅时寒终于开口:“六王妃放心便是。谨言是断不敢做出那等有碍门风的事儿的。其实他不好意思说而已,就是李神医性子古怪,觉得他们俩整天甜甜蜜蜜的有点碍眼,因此将他们撵了出来。而且,李神医最是喜欢一个人研究那些方子,可身边还有个小拖油瓶,如今小拖油瓶有人要,他恨不能赶紧打包给人送走,你看,难能有人眼光不好,愿意要这样冷淡不讨喜,还没啥嫁妆的木姑娘。”

谨言嘴角抽搐,李素问低言:“我该毒死你的!”

六王妃被他说得笑了起来:“你呀,竟是胡说。往日在京城如此也就罢了,在李姑娘面前别胡言乱语,李姑娘如若不知道你的性格当了真,可就不好了。”

时寒挑了挑眉,笑:“我只不过把手搭在谨言的肩膀,那姑娘就恨不能用眼神杀死我呢。真是也太护短了。她都这样了,我自然也要不遗余力的说她坏话。”

李素问:“谨言虽然好了,可是你那么大的个子,整个人倚在他的身上,伤着他怎么办!”而且你看起来还很像是一个变态,虽然她没有接触过俗世,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可是也是知道的,有一些人,是喜欢男人的。她怎么可以不保护谨言小师弟?谨言小师弟年纪虽然大,可是性格那么好,很容易被人欺负。

时寒“啧啧”,“伤着?你倒是能说。我这样弱不禁风,能伤到谁!”

李素问上下打量一下他,中肯道:“你很有危险性。”

“噗!”阿瑾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说,时寒哥哥是人形杀器么?只是,这个李姑娘果然直白的很好玩儿。

六王妃也是露出了笑容,她语气柔和:“不管是什么姑娘,只要谨言你喜欢,做娘的就一定喜欢。可是你也知道,你爹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之主,待他回来,我再与他说一下,至于说李姑娘,你先暂时在府里住下。”

谨言连忙:“我就知道,娘亲一定会同意的。”

六王妃笑:“你们几个快坐下,都站着干嘛。”

滢月见了,连忙过去拉李素问,“素问姐姐快坐,哥,你也坐呀。”她招呼了一通,又看倚在那里的傅时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傅公子也坐。”

阿瑾补充:“对呀,时寒哥哥快坐。”

六王妃没有察觉,滢月没有察觉,甚至连李素问都没有察觉,可是谨言和阿瑾两个人却心里明镜儿的,时寒哪里是嫌弃李素问,分明是故意那般说,他那样说,只会让李素问说的更多,那么六王妃也会越发的喜欢这个儿媳。要知道,谨言自幼就是身体不好,一个处处维护自己儿子的儿媳是多么重要,不消多说。

“李姑娘,你说,王妃近来总是言道肩膀有些酸疼,是什么问题?”傅时寒继续问。

李素问直接站了起来:“我来看看。”

六王妃:“不……不用吧?府里大夫也看过了,就说我是有些操劳,算不得大问题的。”

时寒:“六婶,该用就用。她从小就学医,说不定比京中那些太医的医术都好,我们可不能因为她年轻就忽略了她的医术,再说,您和她客气什么。我想,以后六王妃门口可要门庭若市了。”

“为什么?”

“谁让我们有个小神医在手呢!”

李素问认真:“我医术算不得什么。医学博大精深,我不过是略懂皮毛。”

六王妃:还真是个谦虚的好姑娘!

“来,我给您看看!”

六王妃的肩膀确实没什么大事儿,就如同之前太医言道的一样,就是有些疲累造成的,阿瑾看时寒微笑站在一旁,默默比了一个大拇指,你太厉害了!

六王妃:“素问姑娘是和滢月同岁吧?”

素问点头:“恩。谨言说过。”似乎想到了什么,素问接着言道:“谨言刚被我祖父收为徒弟,就不肯叫我师姐,他说我年纪比他小,该是师妹。”

六王妃笑了起来,“哦?那他现在怎么左一个师姐,右一个师姐?”她也挺好奇的。

素问:“我用事实说话!”

“噗!”六王妃刚喝到嘴里的茶直接喷了出来。

“我医术比他好!入门比他早,就是师姐!”李素问真是个直愣愣的木姑娘,可是……木的很有趣!

六王妃与李素问说话儿,阿瑾悄然的挪到门边,她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但是却言道:“你行呀!倒是看不出,你会这么帮着李素问说话。”

时寒低头看到阿瑾的发旋儿,又看她如同小时候一般的两个包包头,笑眯眯:“李老神医就算是不问世事,也是担心他这个唯一的孙女儿的。而且,你没看谨言那感动的眼神儿么?一举数得,我从来都不会不占这样的便宜。”

今天我帮了他,他朝,他总是不至于为难我。

阿瑾:“果然是太精!”

时寒看阿瑾粉粉的脸蛋儿,眉眼间更柔和几分,说起来,阿瑾还真是会长,她几乎是继承了六王爷和六王妃的所有优点,整个人轻灵如水的,有种空灵脱俗的美,如若不开口站在那里,真是小仙子一般。开口了,便是落入凡间的小精灵。

怎么看都是美的不行!

“我是为了你们家庭和睦。”时寒低语。

两人正在嘀咕,就听门口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时寒并未回头,不过却言道:“大抵是你父亲。”

“我的谨言呀……”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阿瑾蹙眉,好么,她爹回来了。

果不其然,正是六王爷,六王爷大踏步进门,直接就拉住了时寒的手:“谨言你回来啦!”

时寒:“是呀!”

阿瑾:喵了个咪的!你们俩执手相望是为哪般!

谨言默默的垂首,实在是对自己父亲无语,不过是一年未见,他竟是都不记得自己长相了,好,你不记得自己长相也就算了,但是你拉着傅时寒叫谨言是什么意思!他们俩长得像吗?更有意思的是傅时寒,竟然还回话,你抢人家爹呀!

六王爷:“一路舟车劳顿,怎么没好生的休息一番?我这想你想的呀,是吃不下睡不着的,你可不知道我这做爹的是个什么心思。”

时寒微笑:“这样想我,倒是不曾在府里等我,您还真是想我。”

六王爷:“……呵呵,呵呵呵!”

“做人总该有个分寸,如若这都把握不好,那么还谈什么兴国定邦?”时寒继续言道。

六王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谨言呀,你这次回来,竟然变的这么老学究了!”六王爷默默感慨。

阿瑾终于忍不住,她指着时寒问:“爹,你好好看清楚,这是我谨言哥哥么?您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了?”

六王爷被阿瑾这一提醒,再一细看,又打量屋里的人,顿时长大了嘴:“天!你你你你……你是傅时寒!”六王爷一个健步奔到谨言身边,委委屈屈:“我就说,谨言不会这样怪我。只是,傅时寒这小子怎么还能冒充你呢。虽然我玉树临风的,人人都想当我儿子,可是他也不能自认是你呀,谨言,你真是交友不慎。”

谨言默默无言,给自己亲儿子都能认错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时寒似笑非笑的言道:“我记得,好像是您先认错的吧?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认错,您也是天底下独一份儿了。”

“我哪里有认错,如若你提醒我……”

“我偏不提醒你!”时寒笑了起来,“我偏不提醒你又怎样。谁让您这样伤谨言的心呢!他为人宽厚,即便是受了苛待也不愿意言语,可是我却不能眼看着他这样受委屈。算起来,我们也是好兄弟。倒是不一定要做父亲的等儿子,可是谨言离家八年,最起码您还有点态度吧?就算这点也不是,那总该记得自己儿子的长相吧?”

六王爷几乎要抱头鼠窜,这厮是打哪儿来的,怎么回事儿呀啊,“我自然认得……认得谨言。我……”终于圆不下去了,他:“我错了还不成么!”

阿瑾:呃……原来她爹还挺怕时寒的碎碎念!

“您不需要和我道歉,我只是将别人没有办法说出口的委屈说出来罢了。”时寒认真言道。如若不是阿瑾家,别人他才懒得管!

“好了好了,爹,您上座。”谨言言道。

六王爷这时也看向了李素问,他眼睛一亮,问道:“这位是……”这样神情冷淡的大美人,也是不常有的呀!

谨言立刻警觉:“这位是我师姐李素问。”

六王爷:“师姐?”他原也是和六王妃一起去看过谨言的,但是李素问并未在他面前出现,他倒是只听过此人,不识得她。

“对!”看父亲越发惊艳的眼神儿,谨言心里一突,立刻跪下,“儿恳请父亲同意我与素问师姐的婚事。”若是不开口。指不定他爹又能做出什么!好色的人,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想来琢磨他!

六王爷:“……”

时寒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言道:“都记不得自己儿子的长相,好意思破坏人家的好姻缘么?”

六王爷被哽住,他:“我也没说我要破坏呀,我这还没开口呢!”

“好意思开口么?”时寒补充。

六王爷耷拉下脑袋:“不好意思!”

谨言简直要为时寒点赞了,他这是各种神助攻呀,他就说,刚才傅时寒为什么会接他父亲的话,原来在这儿等着。什么大道理的,果然都是浮云,他真正的算计原来在这里。

“你爹同意了。”时寒抬头看谨言:“你们还不赶紧道谢?”

谨言拉着李素问跪下:“多谢父王成全。”

六王爷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呢,不过,既然自己同意了,那就……哎,等等!!!

“你这个姑娘,是从祁连山带回来的?”

谨言点头:“正是,这是我师傅李神医的孙女儿,也是李姑娘。您不是知道么?”

六王爷狐疑的上下打量素问,言道:“那我前几次去,怎么没看见?”

六王妃幽幽开口:“你人品太过出色,已经名满天下,人家总归是不放心的。”

六王爷:“哎呀,真的么?我都这么有名了呀。哈哈哈!”

“人家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可不是想着出门做妾。”六王妃声音不大,甚至十分平和,但是六王爷却罕见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认真:“你放心好了,不管娶多少个妾,他们都是不能和你比哒!哈哈哈!”

笑笑笑,显得你牙白呀?六王妃不搭理他。

“等等,我的话怎么又被你们岔开了,你们能不能听我说完。”六王爷又拐回去原来的路上,他琢磨了一下,对谨言勾了勾手指,谨言纳闷,“你来,我有些话,要私下问你。”

谨言起身上前:“父亲可是有什么事儿?”

六王爷将谨言拉到一边,嘀咕:“你还记得你走的时候,爹和你说过什么吧?”

谨言:“说过什么?好好照顾自己!”

“不是!”六王爷摇头。

“您会照顾好两个妹妹。”

六王爷:“也不是!”

“那是你们回去祁连山看我?”

六王爷觉得,儿子没有继承他一分的聪明能干,真是蠢极了。

“不是不是,都不是。你忘了我和你说过吗?祁连山的女狐狸精呀!你这个师姐,真的不是狐狸精变得么?”六王爷疑惑的打量一眼李素问,问道。

谨言顿时囧了,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我想,师姐是个人。”

六王爷:“可是我怎么就从来没见过她?”

“那是因为人家不放心您。”谨言觉得,自己不大点声,都不足以平复自己的心情了。

六王爷突然坏笑:“该不会……该不会是你睡了人家吧?哎呀呀呀,我和你说,狐狸精最喜欢的就是采阳补阴了。你这童子身……”

谨言:“我和师姐是清清白白的。如若不成亲,我们断不会乱来,您莫要胡言乱语。父王,您在这样,我要生气了。”

六王爷觉得,大家真是都不懂他的心,哪有这样的事儿。突然间凭空就出来个长得貌若天仙的大美人,还冷冰冰的不怎么合群,这真的不太对呀!

“她,真的不是狐狸精么?这山里出来了,还这么美,真的不太对呢!”六王爷觉得,别人都没有他这么火眼金睛,虽然这个姑娘穿着很普通,一身灰衣,简简单单,可是那眉眼也太艳丽了些,哪里是寻常人家姑娘该有的姿色?真的不是女狐狸精什么的么?

呃,对,狐狸精好像也没男的,如果有……六王爷打量傅时寒,心中很肯定的哼了一声,如果有,一定就是他这样的。

六王爷十分笃定,可是谨言却认真言道:“素问师姐不会是什么狐狸精,朗朗乾坤,也没有这样的妖物。”

“如果没有妖物,你怎么都被她迷惑住了?这根本就不对嘛!”六王爷持续碎碎念。

“父王!”

“王爷胡言什么!”六王爷的声音还真是算不上小,他这样问,谁人能没听见,六王妃见素问脸色如常,吁了一口气,她总归是不希望将这个李姑娘气走,毕竟这是她儿子喜欢的人。

“既然王爷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那么我便是准备操持起来。李姑娘在京城没有亲人,如若出嫁,不如让她从我哥哥那里出门儿吧!”

六王爷:“……”真的不多考虑一下她是狐狸精的事儿么?

“就这么定了。”

六王爷:“……”

其实他们都知道,谨言早些成婚,也是好的,毕竟,谨言不成婚,滢月和阿瑾都不能议亲,长兄尚且未有议亲,几个妹妹哪里好定亲?其实按照六王爷和六王妃的性格,倒是也不拘于那些,只滢月与阿瑾都认准了这个理儿。

六王妃默默感慨,果然是兄妹情深……却不知,阿瑾与滢月俩人一起嘀咕,成亲那么早也没什么好!

从这日以后,六王爷倒是日日都在府中,要说他为何如此,实在是为了这个家着想,这个家中只有他一个明白人,他如何能不盯着那个狐狸精?只看她什么时候露出原型!

于是乎,六王府的菜单也颇为诡异起来,炖猪血,炒猪血块,血豆腐……

阿瑾:“爹,您为什么交代厨房做这个呀。怪腥的,不爱吃。”

六王爷:“阿瑾乖,你不懂!”

李素问面不改色:“他是怕我是狐狸精。”

六王爷被戳中了,也不辩解,只盯着李素问,看她将猪血块吃下。为了辨别她是不是有问题,他非要一起用膳,但是现在看来,倒是没什么异常呀!

第一发试探,失败!

这日,六王爷风风火火进门:“我就说,她怎么没有反应,人家都说,黑狗血才有用,猪血哪行,不够力道呀!”

阿瑾正巧在庭院里看书,听她爹这样自言自语,好悬一个踉跄,“我说爹呀,您能不能不闹了,素问姐姐不会有问题的。”

六王爷一脸“你是小孩子,你不懂”的表情快速离开。

阿瑾本是担心她爹起什么幺蛾子,因此一直跟着他,倒是不想,她爹没闹妖儿,倒是别人闹妖了。那人便是莲姨娘,莲姨娘直接将一盆狗血泼到了李素问身上,虽然她闪躲及时,可是仍是被溅到身上不少。谨言当即就怒了。

待阿瑾知道这边出事儿,大家已经都聚集在了厅里,她匆匆赶来,就看谨言铁青了脸站在那边,而同样在他们身边的,则是莲姨娘。

“哥哥,出什么事儿了?”阿瑾深吸一口气,上前。

这么些年,哥哥在祁连山,阿瑾也是宫中王府两个地方住,因此与府中这些人接触并不多。

“你们还真行。”谨言声音十分气愤,“好端端的,竟是往人身上泼这样的秽物,你一个王府的姨娘,也不过就比下人略强些罢了,谁给你的这个胆子。你敢这样对府里的客人?”

莲姨娘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呢,她也是听了王爷说的呀,只是王爷还没动手,她便是想着分忧,先做了,难道这样也错了么?

“姨娘自然也是为你好。”

“呵呵,真是有意思,我倒是不知道,这个府里,姨娘都能给世子当家了。”阿瑾冷冷言道。

她在母亲兄长姐姐面前是乖巧的小可爱。可在外人面前可不是,谁人不知道,六王府的嘉和小郡主,逼急了是会揍人的。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后面自行意会,六王爷那般习性,谨言世子没有遗传到,滢月郡主没有遗传到,那么……呵呵!你们该懂!总是有一个人遗传到了,遗传到了那魔性的性格!

莲姨娘也是吃过她两次亏的,见她说话,瑟缩一下,不敢言语。

要说第一次便是正值中秋,一家赏月,也是和睦,她偏是要提谨言,提了还不要紧,更是将阿蝶抱在身边,言称如若阿蝶离了她一步,她真是钻心的疼,王妃到底是当家主母,心肠硬些。本来她是想着刺激一下那个沈美芙,让她痛苦,倒是不想,当时才八岁的小郡主直接一杯热茶泼到了她身上,说她言谈无状,罚她回去跪着,纵然六王爷也是在场,却没有多说半个字儿。

另一次则是阿蝶吵着要成婚,因着谨言的事儿,六王府的几个姑娘都未有婚配,滢月阿瑾是真心,可是阿蝶却恨极了,莲姨娘自然更是怨怼,两人在院中忿忿的诅咒世子谨言。不巧,又是碰到了这位小郡主,小郡主足足饿了他们七天,让他们差点去见阎罗王。并且言称,如若有一天她哥哥有什么事儿,被她们“诅咒”出什么事儿,那么决计不会让她们好过,下去伺候人吧!

想到这里,莲姨娘就觉得,小郡主委实是比六王爷还可怕的存在,自然,更是比六王妃还可怕。六王妃总归还要顾及几分颜面,总要找找理由,可小郡主却全然不管那些!她是那种“我打你脸就是打你脸了,需要个狗屁理由”的典型。

“郡主,郡主误会了,我没有其他意思!”莲姨娘慌张的解释。

阿瑾笑容可掬:“没有其他意思,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我可记得,那是我未来的嫂嫂!”阿瑾觉得,莲姨娘才是脑子秀逗了呢!

“我嫂嫂虽然不是系出名门,但是可是李神医嫡亲的孙女儿,她不能让一个人升官发财,但是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下去见阎王,倒是也可以的吧?”阿瑾吓唬人。

六王爷:“……”还说不是狐狸精!这么厉害,必须是狐狸大仙!

莲姨娘也被吓到了,她立时喊道:“王爷,我都是听了您的话呀,下午的时候,是您念叨想要泼黑狗血的,我才这样做的,王爷……您可救救我呀!”莲姨娘倒是没见识过李素问的本事,可是她见识过嘉和小郡主的厉害,也听过李神医的名字,连赵谨言那样的破败身体都能治好,说那人神仙一般,也不为过吧!

六王爷被她的尖叫吓了一跳,他望向了面色不善的六王妃,又看谨言,之后……视线挪到了阿瑾身上:“呵呵,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事儿。那个,我今晚,我今晚还约了人的。”

几乎是一溜烟的功夫,六王爷人就没了。

阿瑾:“你一个姨娘,竟是敢往我嫂子身上泼狗血,当真是觉得王府可以让你一个姨娘为所欲为了是吧?”

莲姨娘就觉得眼前一黑,她怎么就没有想到,王爷会撂挑子呀!

“给姨娘先关起来,等我爹……等他回来亲自处置。”这次阿瑾竟然没有重罚!

“姨娘,姨娘,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的姨娘……”哭哭啼啼的女声响起……

阿瑾:“呵呵呵,咱们府里的小白花出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