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70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章(1 / 1)

翟凌凌听到虞敬之的问话,即便是想反驳,可是却整个人都颤抖的不行,她本就不是心理素质好的人,这么一听,吓得不得了,竟是直接昏倒了~

虞婉心看现实情况虽然也觉得她是假的,但是却是个心肠软的,连忙唤人请大夫。可谁知,不请大夫还好,这一请,更是让人震惊。大夫一脸笑面儿恭喜道:“恭喜虞大人,恭喜虞大人,尊夫人有喜了。”

虞敬之愣住:“有喜?”

不管假的翟凌凌如何,孩子总归是他家的,可还不待虞敬之想的更多,就见老大夫继续言道:“夫人不过一个多月,正是不稳定的时候,可要……”

“多久?”虞敬之问道。

“一……一个多月。”听虞敬之存疑的口气,老大夫心道一声不好,但是还是如实言道。大户人家,常有些见不得人的丑事。

虞敬之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一个多月,谁人都知道,还未出正月。虞敬之便是赶去南方处理公务,如今也不过是才回来十来天。如若说是两个多月,那倒是正巧他在,可是一个月……这时间不对呀!

婉心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今倒是不好待在这里了,她迟疑了一下,言道:“我去唤娘亲过来。”

婉心的几个哥哥同样也是不好继续待下去了,这样的事儿,未免太过肮脏。如此一般,室内只留爷孙几人。

谁人也想不到,本只是一封书信,倒是引发了这样的结果。

翟凌凌悠悠转醒,就见虞敬之冷冷的看她,她往床里躲了躲,言道:“我就是翟凌凌。你莫要胡说!”

“你腹中的孩子?究竟是什么人的?”

翟凌凌呆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虞敬之,将手覆到了小腹,“孩子?孩子!孩子自然是你的。”她眼神闪烁。

看她这般,虞敬之冷笑起来,谁人又能想到,一贯谦谦君子从来不会恼怒的虞敬之竟然这样冷然的笑,笑够了,虞敬之吩咐:“来人,将她拖到柴房。我倒是不信,她真的能忍住……”停顿一下,虞敬之又笑:“去给她的好表哥一起带来吧,我想,他们应该很有话聊。”

“不……你不要伤害我表哥……不要!”

……

虞敬之已经不知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可尽管如此,他依旧与父亲、几位伯父同时来到祖父书房。

虞老爷子看着众人,揉眉心。

“你们觉得,该是如何是好?”

虞家表面上虽然看起来谁人也不沾,可是虞老爷子知道,从内心,他们是倾向于二王爷。二王妃景黎若可是要唤他一声舅舅的。如今不想明目张胆的站队,更多的是为了顾及天家。没有人喜欢结党营私,即便你没有什么恶意,可是天家总是多疑的。

“可大可小!”虞敬之看几个叔父不言语,最先开口。

“四王爷一党利用翟凌凌试图破坏虞家与沈家的亲事。究竟有什么样的心思,谁人能不知晓。而翟家呢,翟家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们用假的女儿来迷惑我们虞家,说翟凌凌是假一事他们不知,我想也没人肯信。如若他们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成亲之时我存疑,翟老爷又为何安抚我?”虞敬之冷静的言道,继续下去:“如今夺嫡之争越发的激烈,看着老实的,未见得就是真的老实,翟家与我们家一样,谁人都不依靠,可是也是有些小道消息,说翟大人是暗中支持四王爷的。如果我们将这件事儿彻底的捅出去,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样的结果都是不可知的。也许,现在也是我们站队的时候了。”

虞老爷子沉默下来,虞敬之说的,他们也都想的明白。

“现在是,我们能不能承受站队所带来的结果。”

虞二老爷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其实,早站队也有早站队的好处。有时候我倒是欣赏傅时寒那小子。谁人不知道,他小小年纪就明目张胆、公然的支持二王爷,差点就要说,所以针对二王爷的都去死了。”

现在还有这个心情说这个,也是调节气氛。

“他是二王爷的养子,二王妃更是他的亲姨母。如若不支持二王爷,倒是奇怪。”虞敬之言道。

“倒也不尽然!”虞老爷子言道:“如若二王爷不得他的心意,想来便是亲人他也未尝会支持。要知道,他是如何待傅老夫人的。”

众人沉默下来。

“也许……真的到我们站队的时候了。”虞老爷子突然就想通了,他笑了起来:“可是,我们也不是因为有亲戚关系才站队的,谁让你四王爷这么缺德呢?我们有理由愤怒!”

他们自然有资格愤怒,你四王爷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该来破坏他掌上明珠小女儿的婚事呀!所以不是他们要“站队”,而是四王爷逼迫他们站队!

但凡是个人,就做不到什么都不说,况且还是翟凌凌这样胆小的女子。虞敬之并没有亲自审问翟凌凌,虞家能够走到今日,又哪里会是什么慈眉善目的性子。可不管谁人审问,不出一会儿工夫,她便是交代个清清楚楚,除却这般,翟凌凌的好表哥更是禁不住什么拷打!

虞老爷子的心腹将审问的讯息立时报了出来,虞敬之听到禀告,只觉得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可笑。如若翟老爷子还在世,是不是要从棺材里跳出来,痛骂不肖子孙愚钝。

这个翟凌凌,果然是假的。真正的翟凌凌已然在成婚之前过世,而杀害她的凶手,便是那个令人作呕的表哥。至于假翟凌凌,她唤作织织,是翟老爷的在外生的女儿。不过也是巧了,虽然不是同母,但是翟凌凌与织织长得十分相似,外人几乎分辨不出真假。

而翟老爷的父亲翟老爷子也算是刚正不阿,对儿女要求甚严,翟老爷万不敢将人带回家。因此也就养在了外面,直到老爷子过世。老爷子过世,翟老爷自然也没了顾忌,便是商量将人带回府,正是因此,翟夫人一气之下发病,竟是也去了。

这下两个阻拦都没有,翟老爷也不顾及那许多,直接将织织带回了府,不过到底不太好听,总要循序渐进,因此便是将她安排在小院子,甚少出门。可谁又能想到,她竟是与凌凌表哥勾搭上,两人偷情之时,恰被翟凌凌发现,几人争执间,表哥错手将翟凌凌推入了井中。

“她真的死了!”虞敬之听到这样的汇报,心情晦涩几分,虽然与翟凌凌没有那么更多的感情,可是他心里还是很难过,毕竟,那是他从小就知道的,自己要娶的姑娘。

“不仅死了,还死的很冤枉。”属下继续汇报。

两人意外害死人,哪里会善后,立时便被翟老爷发现,可翟老爷发现之后却并没有为自己死掉的女儿伸冤报仇,反而是默认了下来,不仅默认,还对外宣称,死的是织织,而织织则是顶替了翟凌凌的身份,这样织织既有了好的身份,又能够代替翟凌凌嫁入虞家。

虞家,是翟老爷怎么都不能放弃的大树。

而翟凌凌嫁入虞家之后发现虞敬之每日忙于公务,根本鲜少在家,因此又与表哥勾搭在一起,至于这个孩子,正是与那“表哥”所有!

至于说虞婉心房中那封信,正是假凌凌所放,她也是听从了“表哥”的吩咐。

至于那个表哥,他则是交代,自己一直都巴着四王爷的谋士范痷,希望得到四王爷的青睐,进而谋得好的前程。这次那边便是给了这样一个任务,希望借由他是翟凌凌表哥的身份做这些。此举正中他的下怀,想他也是勾搭过虞婉心,但是却被斥责,如今正巧有了这样的机会,只恨不能将她的好姻缘破坏殆尽。而那个帮手,则是一直爱慕他,受他蒙蔽的翟凌凌。

至于翟凌凌这次怀孕,也是他有意为之,他万没有想到会这么早被发现,他的如意算盘是,如若有了,过些时日,买通大夫,将孩子诬成虞敬之的,到时候便是四王爷那边巴结不上,虞家这边也休想摆脱了他。他的儿子能够继承虞家的所有财产,成为虞家长孙的长子,这是怎样的好算盘!

至于说他做的这一切,早已被翟老爷洞悉,可是翟老爷竟然并未阻拦,反而期待也从中捞一杯羹!

话已至此,其他更多也不必言说,大家都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虞老爷子当即带着虞敬之进宫,他不仅要告翟大人一状,更是要告四王爷。纵然身份尊贵,也不能做这样的下作事儿!

此事一出,连皇帝都大吃一惊,谁能想到,翟家竟敢如此大胆,至于说四王爷,范痷是四王爷的谋臣,这边除了一个人证,并无其他要命的证据,可是虞老爷子也看出来了,这事儿他们也无需更加重要的铁证。如若有了,天家未见得高兴,毕竟是他儿子。可就算现在没有铁证,他们也别想抵赖一分,最起码,这狼子野心是昭然若揭了。

如若有铁证,皇上想的多了,或许还会觉得这事儿是否有更多的猫腻。现在这样刚刚好,没有要硬的证据,但是却也让人看得明显。

四王爷分明是不想让虞婉心嫁给沈毅才出此计策。如若成功,总是挑拨了虞家与沈家的关系。虞老爷子与沈毅的大伯沈老爷子同为内阁首辅,想来必然会一番恶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为何算计这些,值得玩味。

虞老大人不是年轻人,想得多,也想的明白,因此直直的进宫告状,真是一把辛酸泪!至于受害人虞敬之,那是国之栋梁,可是竟是被翟家如此陷害,他们万不能就这么算了。

虞老大人算计的不错,此事一出,果然天家震怒,不过是一天的功夫,翟家众人直接被贬为庶民。翟老爷被下狱,至于说虞夫人翟凌凌则是被赐死。本朝民风虽不似前朝那么严谨,可是女子做出这样的事儿,也不能听之任之。至于那翟氏的表哥,则是被关入了大牢,范痷亦然。

既然是关入大牢,那便是虞家不能插手的了,可是皇上想从其中探听什么,虞家其实也并不关心,他们要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站队的由头。

这件事儿,他们家是吃亏了。虞敬之更是受了大委屈,可不管如何,他们都只能将现有的委屈化成对自己更有动力的助力。

翌日早晨,四王爷被天家痛斥难成大器,无状无得,四王爷惶然,他自是清楚虞家那边的事儿出了问题,本想求见皇帝言称自己是爱慕虞小姐才做出了这样的事儿,实在是一时昏了头。可是天家根本不肯见他。

不管是皇上还是虞家,这事儿做的都算是隐秘,可是虽然隐秘,却因为牵扯太大,许多人都听到了风声,一时间,朝中人人都夹紧了尾巴,生怕沾上什么麻烦。

此时的二王府。

时寒一身墨绿衣衫,正在与二王爷对弈,二王爷看他心情似乎不错,言道:“这么好笑?”

时寒也不抬头,似在想下一步该是如何,但是语气却颇为轻快:“为何不好笑。四王爷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果沈毅娶不成虞婉心,怕是他就能请旨赐婚。那时他可是就与虞阁老站在同一战线,而虞贵妃也必然是要帮他的。想来,这算盘也不可谓不精。”二王爷就事论事。

时寒点头:“确实如此,可是他忘记了,虞婉心根本不是寻常女子,她哪里是那没有见识的内宅夫人,以为是假的翟凌凌么?那么好骗。三岁孩子,尚且能比他想到周到。”

二王爷微笑摇头:“非也。不是每个孩子,都是时寒这般。”

时寒:“我也没有怎么样。”

“你有多少能力,别人不知道,为父最是清楚。”

听到“为父”二字,时寒突然抬头:“你可调查傅家了?”

二王爷见他话题拐的这样快,失笑,不过还是认真言道:“没有问题,哪里都没有问题。”

时寒皱眉:“什么问题都没有?”

二王爷:“难不成,你希望他是有问题的?如若他有问题,你更加可以针对他了。你是这样想的么?或者说,你在潜意识里是希望他有问题的,这样你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针对他。”二王爷也不是要故意说这样的话,他只是实言,其实在他看来,是更加希望时寒过得快活。不管什么,都敌不上他的开心。

时寒被二王爷的话逗笑了:“父亲说错了,我不需要希望他有问题,因为不管他有还是没有,我都能针对他。该对付他,我一刻都不会停歇,如今我羽翼未丰,自然不会与他硬碰硬。我傅时寒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二王爷勾起了嘴角:“那倒也是。”

时寒:“我确实怕他有问题,你知道的,他手里握着一部分兵权,他站在谁一那边,谁那边就有更大的助力,我不能不防备。而且,他这样藏在暗处保存实力,总让我觉得芒刺在背。”

二王爷:“我会差人持续盯着他,你放心便是。”

时寒点头,他笑了起来:“父亲,你看,你又输了呢!”他将手中黑子落下,轻轻言道。

二王爷:“都说观棋如观人,你倒是充分的表现出了这一点。”

时寒:“我倒是觉得,不赢玩儿有什么意思呢!好了,父亲,也不早了,我要去看阿瑾了。”

二王爷:“近来倒是很少见她。”

时寒:“她回家了。我总是过去,总归不太好看,不过出了这样的乐事儿。又与他家有几分关系,我可要好生的过去与她说道说道。”

二王爷:“……”

与一个小女孩儿讲这些事儿,真的好么?二王爷迟疑了一下,打算说些什么,可是却见时寒施施然的离开,丝毫没有一丝停留。他想了一下,终于笑了出来,“两个人都是人小鬼大,倒是相配的!”

阿瑾哪里知道,在他家众人的心里,她早就被定给了傅时寒。

皇帝,√。二王爷,√。二王妃,√。六王妃她亲娘,√。沈舅舅,√。未来的舅母虞姑姑,√!

傅时寒本是打算去六王府,可走到门口,却被景衍拦住,景衍喜气洋洋:“你让我找得人,我终于为你找到了。”

时寒呆住:“找到了?”

“自然,你难道还信不过我?我虽然读书不在行,但是别的可是玩儿的转。”

时寒:“快带我去见他。”

大抵时寒如是言道,景衍略微犹豫了一下,言道:“人不在,那个……你知道的,有些人,有点大本事,就不怎么好相处。”

时寒挑眉……

景衍继续:“人我已经沟通过了,想着和你碰一下,让赵谨言去祁连山。”

“走!”

“去哪儿?”

“六王府!”时寒脚步未曾停下。

“你倒是问都不问我,就要直接过去,这么信得过我?”景衍笑问跟上。

时寒:“你是我的表哥!”

这句“你是我表哥”真是说到了景衍的心坎里,他乐颠颠的跟上了时寒,“走走走,一切都有表哥!”

时寒回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

六王妃听了时寒的来意,整个人都呆住了,她表情茫然,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时寒点头:“表哥找到了神医李元桥,原来这几年他都是隐居在祁连山,我想,这总归是个大希望,不如让谨言去祁连山跑一趟,让他好生的检查一番,也好调养身体。”

其实大家都知道,谨言身体虽然看似好了许多,可是依旧是太弱,如若不是好生的治疗一番,长此以往,怎样都未可知。

六王妃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们都知道李元桥这个人,只是这人七八年都未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他本就年纪不小,大家便是都以为他已然过世。竟是不想,竟能找到他。

“阿福,你去将小世子请过来。”

谨言正在与阿瑾一起院中与阿瑾一起比比划划的锻炼身体,听到丫鬟来报,她连忙挽住谨言的手:“哥哥,是时寒哥哥来了,我们一起去吧。”

时寒见谨言兄妹二人一起进门,笑着言道:“阿瑾来,时寒哥哥抱抱。”

阿瑾背着小手儿,站在那里,一脸的小傲娇:“人家长大了,是个小淑女,不让你抱。男女有别哒!”

时寒“哦”了一声,笑:“小淑女呀!可是小淑女的裙子,为什么皱皱巴巴,又有那么多灰尘呢?”

阿瑾低头一看,就见自己裙子皱皱巴巴全是灰,想到刚才自己摔倒,她扁了一下嘴,“我这不锻炼身体么?”其实阿瑾也不是非要锻炼,她更多是为了哥哥谨言,谨言身体弱,许是锻炼了,就能好上一些?

时寒:“锻炼呀,果然是面色红润,生机勃勃!”

阿瑾眨巴大眼睛,看看时寒,又看看景衍,问道:“景衍哥哥为什么也在。”

景衍咳嗽了一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他还以为没人看见他呢!呜呜!

“我自然也是来看小阿瑾的。”

阿瑾才不相信呢,“景衍哥哥最会骗人。”

时寒言道:“倒是不想,阿瑾这么小就能看穿一个人的本质。”

景衍觉得自己真是要去角落里长毒蘑菇了,有这么说话的么?

六王妃将谨言拉到身边,含笑将两人的来意说清楚。谨言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痊愈的一天,随着年纪渐大,他越发的不敢想象,总是怕自己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过看母亲激动的眼神,他颔首:“好,我去!”

时寒补充:“我和景衍陪你一同前去。”

谨言也不推辞,真是含笑:“多谢!”

不管能不能治好,只要有机会,他总是要试一下的,只有试过了,他的家人才会真的安心。而且……李元桥李神医,这样的人物竟然真的被他们找到了。

景衍打趣言道:“这么说,我们三个倒是可以一起好生游山玩水一番了!”

谨言:“到时候少不得要麻烦你们。如若我哪里做的不是,先和你们在这里表示一下歉意。”

阿瑾天真的插嘴:“可是还没出发,哥哥怎么就知道,你一定会做的不好呢!”

时寒低下身子捏捏她的小脸蛋儿:“这样护着你哥哥?”

阿瑾眨眼:“我也护着时寒哥哥,所有对我好的人,我都护着。”

时寒笑了起来,景衍真是叹为观止,要说傅时寒这厮也时常笑容满面,可是究竟是给人感觉并不走心,至多是敷衍。而现在这般畅快,委实难的。也不知怎地,他突然就想到一个问题,几乎没有过脑便是问道:“小郡主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阿瑾条件反射的就要答应,不过又想了一下,乖乖巧巧的看六王妃:“母亲,我能去吗?”还不等六王妃回答,她继续言道:“我去的话可以照顾大哥的。他们都是大男人,多糙儿呀!哪能照顾好大哥,我心细又温柔,还是个萌妹子,路上可以给他们解闷儿。”

“……”六王妃看阿瑾,不言语。

阿瑾再接再厉:“如果娘亲不放心,可以让滢月姐姐和我们一起呀,正好我们兄妹三个也可以联络一下感情。”

六王妃迟疑,“你们太小,路途遥远,且总归是男女有别。”

“阿瑾还是不要去了。”时寒言道。

连六王妃都略诧异的看他,他最是喜欢与阿瑾一起,这次竟然能提出不同意见,倒是让六王妃觉得奇怪,她问道:“为什么!”开口之后,又是有些尴尬。

时寒认真言道:“我想着,如若都是我们大男人,便是可以快马兼程的赶路。谨言虽然身子骨弱些,可是也是男子,没那么多讲究。可是阿瑾年纪小,又是女孩子,必然是要拖累行程的。”

阿瑾一听,心服口服,她立刻:“那我不跟着你们了,你们早点走。争取早点让我哥哥见到神医,神医会治好我哥哥哒,对吗?”

时寒静静的看阿瑾,阿瑾也知道,自己这样问是有些强人所难的,这件事儿,又哪里是时寒能够决定的,她需要寻求心理上的保证,可是时寒哥哥压力也很大的。

这般想着,阿瑾捏着自己的小裙子,言道:“我知道,我哥哥会好的。”她一脸肯定。

“为什么?”谨言忍不住问道,他不知道,他家小阿瑾为什么就这么肯定的言道,他一定会好的。

阿瑾笑眯眯的歪头言道:“我当然知道呀,老天是会对好人好的,我哥哥是天大的好人。自然不会让我哥哥病着。”

时寒想说,你这小丫头就是一肚子歪理,可是这般想着,却终究没说,他含笑揉着阿瑾的发言道:“阿瑾真是聪明,对,你哥哥会好的。”

几人也并没有耽搁,时寒进宫禀了天家,立时启程。

自他们几个离开京城,阿瑾便是每日的数日子,她祈求上天好好保佑谨言哥哥,谨言哥哥那么好,那么温柔,她不希望他一辈子都因为身子骨不好所累。

阿瑾觉得,时间过得慢极了,可即便是慢,也总归是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已经接近一个月,这日,阿瑾正在房中和姐姐滢月打法时间,就听丫鬟阿屏匆匆跑了回来,竟是谨言他们归来了,阿瑾听了“嗷”了一声冲了出去。

许是连日赶路,几人都有几分疲惫,待阿瑾来到主屋,就见六王爷六王妃都在,见阿瑾进门,六王爷笑:“是阿瑾呀,你咋来了。”

阿瑾:乖乖隆地咚,您倒是能问,我来不得么?倒是您可嫌少自家呀。

不过小阿瑾表现的倒是挺好,她含笑:“阿瑾见过父王。”

六王爷总是对阿瑾小时候的事情记忆犹新,因此并不靠近她。笑着指六王妃:“你去娘亲那里吧。”

阿瑾自然也知道六王爷嫌弃她,他嫌弃她,她还嫌弃他咧!渣爹!!!

阿瑾窝在六王妃怀里,看几个人,急切的问:“哥哥怎么样?”

谨言勾起嘴角:“还好!”

原来,那李神医竟然真的能治好谨言,但是前提是,谨言要住在那边,不能回京。阿瑾有些不解,但是随后倒是明白过来,原来,能够治疗谨言的,除了合适的药,还有长时间的调养,而祁连山山脉那处奇特的温泉,也是极为合适的治疗之法。泡浴加上服药,两者相辅相成,才能药到病除。

“那需要多久?”阿瑾继续追问。

“十年八年。”谨言言道,“有道是,父母在,不远游,所以儿子想,还是回来请示父亲母亲。”

六王妃:“你这哪里又是远游,分明就是治病。”

时寒想了一下,为谨言补充:“如若开始治疗,那么就不能中断。否则与谨言也是一个损伤,因此谨言觉得自己不能决断,要回来请示你们。当然,十年八年是李神医预估的时间,可能,更长。也可能,更短。这都是未可知的,唯一可知就是,李神医言道,这病,只要长时间治疗,一定会好。”

他没有说,李神医说,谨言是在母亲体内的时候就已经被毒素侵蚀,正是因着他比较顽强,才没有胎死腹中,本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又这么多年都没好,想一下子就药到病除,根本不可能!

只有时间,只有时间才是治愈他的良药。

听了时寒的话,不遑是六王妃,连六王爷都面露喜色,他拍掌:“既然有机会治疗,自然是最好。十年八年不回来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总是能去看他的。真是,想想还挺好,我们还多了出游的机会,啊哈哈哈!”

这次六王妃倒是没有嫌弃六王爷,反而是一样跟着附和笑,“对,你父王说的对,你不能回来,我们总是可以过去看你,你想,如今你才十四。便是十年八年,也是大好青年,与其蹉蹉跎跎,倒是不如彻底治好,往后不管是成亲还是有孩子,也都不耽误。娘亲不怕见不到你,娘亲只想着,你能彻底康复,如果不是我,如若不是我当年不小心……你今日又怎会这般!”六王妃难得的伤感。

六王爷立时拉住了六王妃的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当然不怨你。也不知是哪个歹毒的货,让我知道了,非泼他一脸大粪。”

呃……

原本的伤感的画风顿时变了!

“大粪什么的,太粗俗了。”六王妃嘟囔。

“那咋办?”六王爷问道,总不能不教训那个混蛋吧?

六王妃笑:“直接让他去死好了!”

阿瑾好想鼓掌,她娘亲好威武,果然,她爹也是这样想,渣爹六王爷一拍大腿,道了一个“好”。

这家人的画风,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气氛轻松起来,六王妃言道:“既然你都回来了,也不差那半个月了,参加完你舅舅的亲事再走。祁连山那边,我们都离得远,你也要好生的照顾自己,每年我们都会去看你的,谨言,待你回来,娘亲帮你娶个好看的媳妇儿。”

谨言含笑点头,“好!”

六王爷又开口了:“我说儿子呀,真的,我觉得,你真的该好好的治疗一下,治好了,才能享受更多的……呵呵呵,乐趣!你现在稍微动动就虚弱的不行,这般哪能享受那人间至极的快乐?我……”

“王爷!”六王妃冷下了脸色。

“王爷慎言。莫要教坏孩子!”

六王爷摸了摸鼻子,看着站在一边儿的滢月和窝在六王妃怀里的阿瑾,咳嗽了一下,不自在的望天。

就这般,六王府的事儿便是定了下来,接下来便是沈毅与虞婉心的婚事,沈毅与虞婉心的婚事办的很是盛大,在那里,阿瑾又认识了大房的沈莲舅舅,还认识了沈莲舅舅的小女儿诗蓝,诗蓝与阿瑾年纪仿佛,一下子就成了好玩伴。

沈毅的婚事过去不久,谨言便是准备妥当,想到这次谨言要去那么久,母女三人抱头痛哭。六王爷见了,也跟着大大的掉眼泪,在王府门口哭了个稀里哗啦……

“我的谨言呀,你这就要出门了呀……爹想你呀!呜呜呜!……你在那边,可要好好的治疗身体,你放心,家里一切都不用你操心,我会处理的极好。你不用惦记,我隔三差五也带你娘去看你。你妹妹我也会管教好的,等你回来,她们一定都是名门闺秀。哎对了,山里孤魂野鬼也多,你可不要被随随便便被突然出现的美人迷住,那十有□□是狐狸精呀……”

路人:卧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