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9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9章(1 / 1)

“未曾相知?只因圣旨?”

此言一出,阿瑾整个人贴在了墙上,恨不能冲进去。

沈毅依旧是十分淡定,他缓缓言道:“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虞婉心“咦”了一声,言道:“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言罢,虞婉心了然:“去年对我对联的人,是你。”很是肯定。那时两人虽然并未见面,但是隔着帘子,你来我往,斗了好些句诗。到最后,虞婉心心服口服。竟是不想,这人居然事沈毅。

沈毅笑着颔首:“可见,我并非与你不相识。当时未曾多言,可我也是悄然关注你。”

这话惹得虞婉心红了脸,她捏了捏帕子,言道:“既你知晓对联是我出的,当时为何未曾出现?”她如今已然是强自镇定。

沈毅轻轻摩挲茶杯边缘,含笑问道:“若你是我,你当如何?虽我那时刚刚起复,对朝中之事并不十分了解,可是有些事情,大抵也能看出一二。其实天家的心思并不难猜,甚至连人选都不难。我若表现激进,真的登门求亲,未见得能够得偿所愿,天家更是未必不会从中作梗。做好的法子便是——徐徐图之。”

“最后的意外,倒也是天意。”六王妃嘀咕一声,又不再言语。

沈毅看虞婉心,笑问:“你当真觉得,一切都是天意?”

婉心怔住。

“没有什么,是百分之百的巧合。妹夫……真是咱们六王府门口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不过是私下对他好一些,他便是对我产生了疑虑。我本想着,如若他将我……爱慕他的事儿宣扬的人尽皆知,皇上为了补偿我,也必然会赐婚,毕竟,傅时寒还在旁边扇风。那个人十有□□也应当是你。可倒是不想,我的好妹婿阴差阳错竟是成就了那样的环境,你看,都已经那般了,我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提前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倒是省去了那脏水泼自己名声的坏事。”沈毅含笑。

虞婉心震惊的不能言语,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她认真的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沈毅反问:“我们不是要成亲了么?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你?”沈毅停顿一下,看婉心言道:“还是说,你觉得这样的我不太好?”

婉心红着脸,却又十分认真的看沈毅,缓缓言道:“谢谢你,谢谢你的这些算计,极好!”

这二人算是说出了心声,可是阿瑾在窗外可被震惊了个够呛,这这这,舅舅果然扮猪吃老虎,喵了个咪的,哪有一个简单的!亏她还在为舅舅着急的团团转,人家竟然已经开始筹谋了。老奸巨猾,老奸巨猾,开始的还不是一个“老”字,她的“年纪大”的舅舅果然当得这句老奸巨猾。她果然是被蒙住了,不过倒是也没什么好失落的,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孩子,被蒙住了是正常的,那些成年人,那些精于算计的人,呵呵哒,他们也被蒙住了呀!

“天,小郡主,你怎么在这里。”阿福总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待到转到后院,可不就看到窝在窗下的小郡主,阿瑾囧囧的起身,呵呵笑,“真巧呢!”

阿福欲哭无泪:“小郡主不好生回去休息,怎么在这里呢?”

听到两人的声音,六王妃直接打开了窗户,她血气上涌:“赵瑾!你给我进来!”河东狮吼不过如此。

阿瑾一听,知道要完蛋,也许,她可以逃走……然还不待她动作,阿福已经抱起她进门,阿瑾挣扎:“你这是干啥,干啥干啥,我是大人了,不是小孩子,不要抱我呀。”

阿福默然,见天儿的喜欢让人家抱,一步都懒得走的,难道不是您么?阿福将小郡主抱进了门,阿瑾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她第一时间就抱大腿:“虞姑姑,我好想你呀!”

虞婉心揣测阿瑾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只觉得头昏沉沉,恨不能昏倒,不过纵然如此,她依旧强自镇定。

“好久没有见到小郡主了。”虞婉心含笑言道。

六王妃一把将她抱到怀里,毫不犹豫的在她屁屁上来了两下,阿瑾干嚎:“杀人啦!”

虞婉心哪里见过这样场景,连忙劝道:“郡主还小,她不是故意的。”

六王妃呵呵冷笑:“你是不知道,这个小皮猴简直是要上房揭瓦,我看她定是骗过了她姐姐,一个人来偷听的。什么事儿都好奇,真是没有你不想管的。小小年纪便是如此,大了可不就要翻了天。”

阿瑾:嘤嘤!她娘亲猜中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和阿姐么有关系,我骗她去茅房,自己偷偷钻狗洞进来的。”呃……怎么把狗洞的实话撂出来了……

六王妃看她一脸的懊悔,气笑了:“你这还想保留着这个秘密不成?你成呀,现在连狗洞都会钻了,你还想干嘛!”

阿瑾:“我什么也不想做呀,你误解我了。”

误解!

六王妃:“呵呵!”

“啪!”小屁股又被来了一下,阿瑾持续嚎!不过她也是有数儿的,可不喊“舅舅救命”之类的话,如若真是敢那样喊,可就应了她娘那句“呵呵”了,会死的极惨极惨!虽然她没有眼力见儿,但是这点还是懂的。

不过,自己怎么就忘了这里不是皇宫,没有溺爱孩子的皇爷爷和虞贵妃,没有处处擦屁股的时寒哥哥了呢。没有搞清楚的结果就是,她这次小屁股遭殃了。

但是,她娘真的不考虑换一个揍她的方式么?打屁股太羞耻!

“你说,你都听到什么了?”六王妃简直是要盘问的架势。

阿瑾连忙:“我什么都没听到的,刚到窗下就被抓到了。人家冤枉着呢!”如若交代自己全都听见,那么怕是小屁股要被揍烂的。还是装傻好了!

六王妃:“是么?你的话,十分只有一分真。”

阿瑾眨巴大眼睛,对手指:“难道娘亲希望我听到什么吗?虞姑姑,我想你了,我就是来看你的,你看我娘亲,太暴力,哪有这样对小孩的!”想想也是,温柔的麻麻呢?肿么不见了?自从她长大,她娘亲竟是越发的暴力起来,真是太可怕!

阿瑾装的可像那么回事儿了,她奶声奶气的:“虞姑姑,我没有家庭温暖的。”

虞婉心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她看着阿瑾言道:“你这孩子,果然是欠揍了。乖些你娘亲才疼你哦。”

阿瑾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言道:“果然是要成为一家人了么?虞姑姑都不喜欢我了,紧赶着与我娘站在同一战线。不过,我觉得舅舅他可怜了。有一个暴力的妹妹也就算了,媳妇儿还要被带坏了。”

沈毅听到这里,终于从内室出来,阿瑾疑惑状:“咦?舅舅怎么也在呢?”

沈毅从六王妃手中将阿瑾解救下来,抱着小包子言道:“别给我装了,作甚表现出不知道我在的样子呢,我可是知道你是个什么坏蛋。”

阿瑾:“你误解了我,真哒!”一本正经的小眼神儿呢!

沈毅对六王妃颔首,她将阿福遣了出去,叮嘱:“看紧了。”

阿福默默回是,谁能想到,小郡主会钻洞呀。

待到无人,沈毅叮嘱阿瑾:“不要出去乱说。”

阿瑾继续装傻,她笑嘻嘻的问道:“可是,我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又什么都没有听到。”

沈毅照着她的小屁屁就给了一下:“插上尾巴,你比猴儿都精。”

阿瑾捂着屁股,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充满了打击,大家都这样对她,真的好么?她辣么可爱,大家怎么可以打屁屁!

“有我这么好看的猴子么?”阿瑾嘟小嘴儿抱怨。

“启禀王妃……”丫鬟阿福的声音再次响起。

六王妃:“何事?”

“是虞府,虞府差人来寻虞小姐,说是家中有些事情,请虞小姐速速回府。”

虞婉心一听,蹙眉:“那我先告辞了,想来家中许是发生了什么。如若不然,断不会过来寻我。”

虞婉心并不多停留。立时便是离开,待她离开,阿瑾举手保证:“我今天绝对没有见过舅舅。”

沈毅:“你不是说什么都没听到么?”

阿瑾:“我本来就什么都没听见的,可是现在我也没看见舅舅,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沈毅笑了一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鬼灵精。”

阿瑾凑到沈毅耳朵边,问道:“你说,虞姑姑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沈毅似笑非笑:“知道的太多,可不好哦,小孩子好奇心不该那么重。”

阿瑾:口亨,你们大人都是这个口吻!

这厮倒是全然忘记自己也是一个大人,现在的小萝莉不过就是外表。

阿瑾琢磨人家发生了什么,虞婉心回家途中自己也不断的琢磨,不过她倒并非如阿瑾他们全然毫无头绪。她揣测的是,究竟是谁将那封信放在了她的闺房。而这次她来六王府,也并非是举止鲁莽,除却与沈毅见一面解开心结,另外也是他们做好的一个圈套,现在只看,那圈套里网住的,究竟是何人。

而照现在虞家这样急切的前来请人,怕是这个圈子里套住的,不是一般寻常的丫鬟。

就在这样的思绪间,虞婉心已然抵达虞府,她快速几步进门,就见小丫鬟等在那里,十分急切:“小姐,您快去后院吧。老爷正在等您。”

虞婉心也不待多言,立时来到后院。可甫一进门,她便是呆住,万万想不到,跪在那里的,正是敬之的娘子。

虞老大人看小女儿终于回来,指着跪在地上的敬之娘子翟氏言道:“就是这个孽障。”

婉心看向了翟氏,可能是任何人害她,但是为什么会偏偏是翟氏?她是最不可能的人。这般想着,婉心不自觉的抬头看敬之,敬之站在虞老大人身边,一言不发,平静无波。

婉心终于来到翟氏身边,她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将拿封信放在我的房里,又打算与谁汇报我的行踪呢?”

翟氏摇头不断的哭,但是却又不大声,只小声的啜泣,那样子可怜极了。

“我自认为,待你极好。”婉心柔声,“如若有他人逼你,你大可告知我们,我们总归是一家人的。”

翟氏听了这话,抬头哀怨的看婉心,“谁与你是一家人,你们才是一家人,我不过是个外人。你待我极好,你待我极好是因为你要笼络我相公,哪里是真心对我。如果真心对我好,为什么不劝相公带我去南方?”

“死不悔改。”虞大老爷见儿媳这般的无状,且苛责小妹,一甩袖子,与虞老大人言道:“父亲在此主持大局,儿子就不留在这里了。”

虞老大人看他:“翟氏终究是你的儿媳。”言下之意,你不能走。

其实在此的除了虞老大人,便是虞家的几位老爷,也就是虞婉心的哥哥,除却他们几人,小辈儿仅虞敬之一人。

虞大老爷惯是清风明月的人物,见父亲如是说,便是后退几步,不再言语。

婉心看翟氏,往日她只觉得翟氏胆小又懦弱,但是却不想,她竟是这样的偏执,她身子骨不好,自然是不能去南方,舟车劳顿,怕她难以承受,可是她却并不如此作想。

婉心突然间就觉得不想看她,她回身与自家父亲问道:“父亲有何发现?”

其实两天前在自己房内的书桌上看到那封信,婉心便是如同经历了惊涛骇浪,并不是其中内容如何,而是这封信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虞家虽算不得戒备森严,可是女眷住所也是看顾的十分谨慎,这样的情况下,那人竟然可以来到她的房内,委实让人震惊。

不光如此,信中内容也确实令人吃惊,那封信是写给她的,落款更是以好心人自居,那人言称不想看虞婉心受骗,沈毅是个十足的小人,自他少年之时爱慕傅夫人景黎夕开始写起,又讲他在争夺失败之后如何嫉恨难当,更是讲他如何垂涎已为□□的景黎夕并且以好友的身份接近,不断的在她与傅将军之中制造矛盾。最后害的两人分别。待景黎夕死后,他调任两江总督,利用职权强抢民女,但凡有一人与景黎夕相似,便是也要强抢入府。那时两江风气极差,都知如若想要升官,便是要寻得与景黎夕眉眼相似的少女送与他。

婉心自然不是无的放矢听从旁人胡言的人,她虽然心中有几分疑虑,可仍是带着这信找到了虞老大人,也有了今次的出门,她悄悄的出门去六王府,如若关注她,盯着她,那必然是会知道,想来也会出去报信,可不曾想,这人果然是抓到了,只人选却让人难堪。

“她命她的丫鬟出去送信,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与她接触的,正是翟氏的表哥。跟踪翟氏表哥,竟是接触到了四王府的谋臣范庵,至于范庵,现在已经急匆匆的去四王府了。”虞老大人冷笑。真是一环套一环!

虞婉心这就明了,“竟是四王爷,当真是可笑。”

四王爷那边,他们暂时也可不理会,可是这边翟氏倒是不知该如何处置。

婉心:“你说我们不把你当亲人,难不成,你那个表哥就把你当亲人么?如若把你当亲人,怎么会让你做这样的事情?”

翟氏听了这话,霍的抬头:“莫要侮辱我的表哥,表哥待我如何,天地可鉴。你休得以为你能挑拨我们的关系。”

婉心看她这般,只觉得好笑,“我作甚要挑拨你们的关系。你难道觉得他做的对?利用你对自己夫家做这样的事情,他就没想过,会给你带来多大的麻烦么?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要袒护他?”

翟氏那个表哥也曾来府中几次,可是婉心却是极不喜欢。不知为何,总觉得他看人透漏着一股子的鬼祟,似乎色眯眯。

不遑是她,家中也有旁人有这般感受,正是因此,他们倒是并不喜那人登门,偶尔做客,也是立时送客。

婉心对此人不怀好感,却不能让翟氏信服,翟氏冷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我表哥未遂。你这女人就是如此不知耻,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人,竟是如此勾引。亏我表哥还说你是个弱女子,怕你羊入虎口,想着提醒一下那沈毅不是好人。但是现在看来,竟是我们多心了。”

这番话引得虞婉心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笑话。

“你说……你说我勾引你那表哥?”

“对,就是你,你这贱人,表面看着知书达理,竟也是那……啊!”距离翟氏的四爷不顾这是自己的侄儿媳妇,一个耳光便是扇了过去。

“让你胡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虞婉心是虞家最小的女儿,也是家中的掌上明珠,翟氏此言委实让人气恼。翟氏被打了一个耳光,瑟瑟发抖的跪在那里,不过却还是十分嫉恨委屈的模样儿。

场面倒是一时安静了下来,就在婉心再要开口之际,敬之终于开口:“你左一句表哥,又一句表哥。又是将我置于何地?”

其实敬之这话是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看翟氏那般模样儿,分明就是爱慕自己表哥,可总是隔了一层辈分,他们谁人也不好说,这般由敬之说出来,大家都是摸着鼻子,左顾右盼做没听到状。

翟氏听了这话,不甘言道:“你是我的夫君,他是我的表哥。自是不同。”

虞敬之声音一贯的淡然,只熟悉的人便是明白,他语气里多了一丝的嘲讽:“哪里不同?我……不如他?”

翟氏看他,就见他丰逸俊朗,恍然想到初见他的情景,可是,后面的冷淡……她微微蹙眉,虽是俊朗,可是又哪敌表哥浓情蜜意?

虽如是想,她却是言道:“自然没有。你少年时期便是崭露头角,如今更是在官场有些威名。至于说我表哥,表哥未曾有功名在身。只……只这并非说我表哥不如你,他性子高洁,不喜那俗名。”

这一番话,倒是让虞敬之笑了起来:“你说来说去,还是我不如他。”停顿一下,他冷言:“既然他那般性子高洁,为什么要帮助四王府,紧贴上去呢?还不是图谋荣华富贵,我记得,你那表哥,家境也算不得好吧?外强中干而已。”

“你胡说。你莫要以为所有人都是你,你以为所有人都那般的贪慕荣华富贵么?你们虞家就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贪慕荣华富贵,现在怎么,见我表哥比你更好,便是恨毒了他么?我告诉你,就算是你这样说,在我内心深处,他都是比你强的,就算你娶了我,也只是得到我的身体。你得不到我的心的。你永远都得不到。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也不怕告诉你,初成亲的时候,我也想着与你好生的生活,毕竟你爱慕与我,可是,可是你是如何待我。冷淡,别离,你有的,永远都只是这些。这些不会让我爱你的,不会!”翟氏激烈言道,与往常瑟缩的形象十分不同。

虞敬之就那样看着她,不动不言语。

虞婉心简直觉得她可笑,他们翟家相比虞家,不知差了多少。翟家老爷子曾经救过她大哥的性命,正是因此,两家才定下了这门亲事。即便是后来翟老爷子过世,他们依旧没有毁约,自然不毁约可算不得美德。

可现在翟氏用这种你们只得到我的身体,全然没有得到我的心的言论和表情震住了。她究竟是有多大脸,才能这样认为。

“你……真的是翟凌凌么?”敬之迟疑一下,开口。

翟氏顿时呆住,她原本因为激动而绯红的双颊顿时刷白,嗫嚅嘴角,她强迫自己镇定,她看敬之,问道:“我、我为什么不是翟凌凌。不是翟凌凌,我又是谁!你说!”

看她这样的表情,别说是虞敬之,连其他人都有几分怀疑起来。这分明是心虚!

“虽然小时候我见你不多,可是也知晓,你十分的不喜欢你表哥。可是现在曾几何时,你们关系好的不得了。小时候的你大家闺秀,才几岁便是会四书五经,更是活泼开朗、端庄大方,毫不怯场!可是……这一切,都是现在的你么?”虞敬之看她,认真的问:“如若你是真正的翟凌凌,怎么会是这样真的小家子气?凌凌虽然身体不怎么好,但是却充满朝气,对什么事儿都充满热忱。可是你,甚至连温婉都谈不上,每日像是一个瑟缩的女鬼,见不得人,做不得事。如若不还是这张脸,如若不是从你们翟家抬出了你,如若不是我询问之时,你爹信誓旦旦的说你受了丧母的打击,我怕是早已怀疑了你!而今……你要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