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8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8章(1 / 1)

时寒喜墨绿,尤其是衣衫,几乎从不穿其他颜色。阿瑾乍一看,便是以为那人是时寒,但是却不是的。相似色系的衣衫,但却并不是傅时寒。而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阿瑾疑惑,正是五王妃。

阿瑾迟疑了一下,与阿碧比了个手势,立时跟了上去。阿碧心肝颤,生怕发现了不得的大事儿,这深宫之中,知道越多越是不妥。可是如若小郡主要跟着,她却也不会反对。

两人脚步轻轻的跟了上去,就见五王妃又没了身影,阿瑾迟疑的四下看,见并无人,倒是生出一丝的害怕。正要说走,倒是意外看见了露出一角衣衫的五王妃,阿碧用口型问阿瑾,走不走!

阿瑾心一横,靠了过去。她甚至怀疑要见五王妃苏青眉的人,是不是时寒哥哥。大抵也是因着存了这个疑惑,阿瑾坚持跟上。

“你约我出来,究竟何事。”苏青眉看眼前男人,声音并无波澜。

“怎的?我竟是约不得你了?倒也是,我又如何有资格约你。五王妃!”后面三个字,也算是咬牙切齿。

阿瑾顿时呆住,眼前与五王妃私会的男人,竟然是她皇叔赵沐。这真是天大的秘密,难不成,赵沐都偷腥到堂嫂身上了么?瓦擦擦!

苏青眉依旧是毫无异常,她低言:“是我。是我没什么资格与王爷见面,还请王爷,还请王爷莫要再给我递信了。那丫鬟,那丫鬟我已经打发了。”

赵沐紧紧的盯着苏青眉,勾起一抹笑容,可阿瑾偷看那笑,分明比哭还难看,她慌张的将头缩回去,就听赵沐言道:“她留下,只为护你周全。倒是不想,你竟是也不需要了。”

“我断没有理由一直留着你的人,我们终归是无缘,既然无缘,何必牵连!”五王妃咬唇,她一直盯着赵沐,却也不曾将视线移开半分。

赵沐:“是了,你说的也对。”

“她……没有回府找你?”五王妃有几分迟疑问道。

赵沐一笑,言道:“你该是清楚当年我的话,我说了她是负责你的安全,只负责你的安全。假若有一天你不需要她了,那么她也没有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价值了。”

五王妃震惊的看他:“她……死了?”五王妃脸色苍白,“是我害了她。我只想,只想着她能回去。”

赵沐终于换上了冷笑:“回去!你这话说的何其诛心,她回哪里,我这里?你五王妃身边的亲近的大丫鬟回到我齐王府?你当真是可笑。如若外人看了,该是如何揣测我们之间关系?她护你这么多年,最后之死倒是也因为你。她甚至不敢回来复命。苏青眉,你又是与她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诛心的话,才让她难于前来告知与我?只能一死一了百了?”

“我没有。”五王妃激烈的抬头,她一滴泪就那般落了下来,“赵沐,你该是清楚我的为人,我不会与她说什么的。如果……如果与你划清界限也算是诛心的话。那么,想来八年前我就已经那般说过了吧?”

赵沐就这样盯着苏青眉,却不能再言语了。

“赵沐……”许是赵沐脸上的哀戚太过明显,明显到苏青眉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她迟疑就要上前拉他,但是却又站定,紧紧的捏着拳,半响,她似乎终于平复,只波澜不惊:“忘了我吧。我们,终究有缘无分。况且,我想这天下女子,喜欢你,想嫁你的也是不少。”

赵沐讥讽道:“天下女子想嫁我的自然是多,但是我想娶的,也只那一个负我的人罢了。”

苏青眉泪水仿若断了线,她后退几步,抹掉脸上的泪,只能言道:“负你!是,我是负了你,我这般的坏,这般的不厚道,这般的不守信用。你又为何还要再来找我。赵沐,我不要你了,你还不明白么?我已经不要你了。我不是当年那个牵着你的青眉姐姐,我是五王妃,我只会好好的做好我的五王妃,你懂么?”

赵沐:“做一个有实权皇子的王妃,就这么重要么?”

苏青眉依旧在哭,但是却仍是隐忍:“是,就是这么重要。谁规定,我就不能贪慕富贵?我为什么要等你?你不过是个没有什么权势的王爷,你除了一身烂名声,你还有什么!我自然不稀罕你,你……唔……”

就在苏青眉言语之际,赵沐直接上前抱住她堵上了她的嘴,苏青眉不断的挣扎,但是却并不能挣脱,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挣扎终于停了下来,任由赵沐抱着她辗转……,待他放开,讥讽看她:“你也没有那么不稀罕我!”

“啪!”苏青眉颤抖的挥了一个耳光,她看赵沐,整个人颤抖不已:“你疯了,我是你五嫂。”

赵沐:“原本你是要嫁给我的。”

“可是我终究嫁了别人。不管你怎么想,我们都完了,完了!我不可能背弃我的丈夫,从此,我做我贤良淑德的五王妃,你继续做你玩世不恭的齐王爷,我们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没有一分的关系,没有。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苏青眉咬唇,整个人眼看就要崩溃。

“没有一分的关系,没有一分的关系。我自然是知道我们没有一分的关系。”赵沐咬牙切齿,“待我回来那年我就知道,我们没有一分的关系。你知道我那年拿着寻来的涪陵杉槐去你家是怎样的心情么?你说找到涪陵杉槐给你祖父治病,我们的婚事便不会有任何阻碍。我信了你,我真的信了你。你知道我得知你已经在前一天出嫁是什么心情么?我恨不能杀了你。第一年,我恨你入骨;第二年,我不想见你;第三年,我想,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第五年,我寻了你,却被你撵走。我气愤的不能自已。可是往后的日子,我除了想你,还是想你,我每日烟花柳巷,我醉生梦死,人人都道我是纨绔,可是那又怎样呢?我甚至想,你没有孩子是不是因为我。我想了一切的一切,我找尽理由见你,我甚至为你当年的负心找了许多的借口,你就不能选一个,选一个借口敷衍一下我么?”赵沐说到最后,只剩下浓浓的落寞。

“不能!”五王妃抬眼,“我不能。我是负了你,你恨我罢。”言罢,转身就要离开,赵沐却拉住她的衣袖,言语中带着祈求:“你是怨我声色犬马么?你知道,你知道的,原……”

“齐王爷。你做人如何风流,与我无一丝关系。我是五王妃,我如今心心念念的,只有我的夫君。至于你,与我无关。”她狠心的甩开衣袖,踉跄一下,随即离去。

赵沐就这样看着五王妃的背影,什么也说不得,做不得,阿瑾与阿碧猫在草丛里,半天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被人发现,要知道,她们现今知道的,真的是大秘密。任谁都想不到的大秘密。

五王妃与齐王爷!

“我知道,我知道你狠心,可是,便是狠心到极点,你也种在了我的心里,我如何能够不爱你,如何能够。”赵沐红着眼看那条小路,半响,走出假山的阴影处,径自离开。阿瑾看他走远,终于放松下来,她刚要松气,就感觉有人站在身后,吓的差点大声尖叫,那人动作更快,不仅捂住了她的嘴,也捂住了阿碧,“是我。”

竟是傅时寒。

阿瑾总算是放心,她怒言:“时寒哥哥怎么突然出现,真是吓死个人了。”

时寒看她,又看阿碧,言道:“如若不想吓着,就不要到这样幽暗的地方听墙角,很容易让人抓包的。”

阿瑾不服气:“可是,你也不过是才十一岁的男孩子,也一样在听墙角,又装什么少年老成,你听得懂么?”她加重十一岁三个字,哪怕再有一个时辰便是十二,现在也才十一,十一岁而已。

时寒也不恼,倒是笑了起来,他问道:“那你五岁的小肉包子,听得懂么?”

阿瑾站起身,叉腰挺胸:“我自然是懂的。他们俩是旧情人!”

时寒眯眼:“你知道的……太多了!”

阿瑾看他表情和语气,一下子就想起原本未穿越之时看的电视剧,好像听到这个话的人下一步就被人干掉了,没有其他剧情,只这一条。

她略微后退几步,抿嘴问:“你要杀人灭口么?”

“噗!”别说时寒,阿碧都忍不住喷了。

时寒无奈的望天:“你想太多!”

阿瑾摊手:“怪没意思的。”

几人总归不能在这里待着,时寒牵着阿瑾的手来到大殿前,“一会儿这边会放烟花,我们早些过来也无甚。”想了一下,时寒又唤过一个路过的小太监,命他去禀了两人在这里,如若不通知一声,人家以为你掉茅房里了。时寒如是说。

阿瑾愤怒,气鼓鼓的嘟着小嘴儿望天。

时寒拉她小手儿,“再闹脾气之前,我来和你们俩谈一下吧。”时寒如是言道。

阿瑾看阿碧,有几分不解,谈……什么?

“你们看到齐王爷和五王妃私会。”

阿瑾点头,是了是了,他们看到了这样大的皇室秘辛。

“我建议,你们谁都不要说,包括六王妃,更包括谨言。”不待她们说更多,时寒继续言道:“这样的事儿,知道的越多,越是麻烦。如若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知道,见到齐王爷和五王妃难免会有一丝的尴尬,可这份尴尬一旦被察觉,那么能惹来什么麻烦也未可知。好,便是六王妃他们不曾表现出一丝的知晓内情。倘若有朝一日齐王爷和五王妃被察觉,你们莫要开口,他们既然都敢在宫中私会,未见得不会被察觉。那么皇上必然不会饶了他们。只要事发,你们又敢肯定,六王妃一个女人,不会露出什么么?”

阿瑾歪头:“那我们也知道了,我们的心里素质更差。”她提出自己的疑义,并不是抬杠,是真的这么想。

时寒笑:“可是,你只是一个小孩子,任凭如何机灵也是小孩子。小孩子夸张总是无碍。而阿碧……她只是一个下人,难道还会去天家面前么?难不成有什么大事儿她会在场?会去五王妃身边?就算是在,她只是个丫鬟,她害怕的瑟缩,亦或者有更多的表现,难不成会让人觉得奇怪么?”

阿瑾想了一下,言道:“好像有点道理。”

“自然,我并非拦着不让你说,只这事儿,我觉得,不说好过说。”他认真言道。

阿瑾就那般看着时寒,时寒微笑,阿瑾问他:“那你知道了,不会表现出来么?”

时寒冷笑:“几岁的时候就敢刺杀祖母,你觉得,我是那般经不得事儿的人?”他倒是并不当做一回事儿。

阿瑾想了,觉得自己一定没有傅时寒这变态的心理素质,于是点头:“我不说!”言罢,又拉扯阿碧:“你也不许说。”

阿碧:“奴婢都听郡主的。”既然傅少爷是为了她们六王府好,那么说与不说,便是看小郡主了。

交代完这些,时寒又叮嘱阿瑾:“那些事儿,你不许放在心上,更是不准想。你这么小,想多了会被老虎叼走。”

阿瑾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她小小的人儿,却是做出了嘲讽的表情:“时寒哥哥真是出蠢笨。”

时寒挑眉,将她抱了起来,“你倒是敢笑话时寒哥哥?”

“被老虎叼走,我想,就算是我两岁,我都不会信。太蠢了好么!如若你不想让我记得,也要换个体面些的理由。”

时寒再次挑眉:“理由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不想记得。这样的事儿,还是不要记得的好!”

阿瑾有了人交流,略八卦的问:“那时寒哥哥呢?你是故意跟着他们……还是偶然碰见?”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管那么多。”

阿瑾了然:“你是故意跟着的。既然是故意跟着,就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你怎么什么都能发现,你是属啥的呀!”阿瑾感慨着呢!

“只要留心就好。不过这些你都不需知道。”时寒觉得,阿瑾这样小,这样天真无邪,实在不能沾染这些不好的东西。可虽然时寒这样想,阿瑾却不是如此,她仍旧兴致勃勃:“倒是看不出,皇叔是这样的人,难道是被五伯母狠心抛弃,然后醉生梦死么?这样的剧情好老套。”

时寒叹息:“阿瑾,我们都是小孩子,小孩子不要管太多的事儿好不好?人家怎么样,有什么苦恼,那都与我们没有关系。”

“咦咦,你算是小孩子么?”阿瑾吐槽,就没看过傅时寒这样的小孩儿。

时寒:“……”

“你说,皇叔真的是情深似海么?刚才看他好痛苦的样子。”阿瑾继续碎碎念。

时寒:“阿瑾!”

“恩?”阿瑾瞪大眼睛,亮晶晶的看时寒。

时寒认真言道:“有些事情,就算是知道了,也要永远放在心里。如若胡言,总归有一日说顺了嘴,给自己卖了。”

阿瑾尴尬,她……她知道的呀,只是想和他讨论一下下的,又没有别人可以说。

“可是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时寒哥哥。”阿瑾对手指,小可怜儿状。这样单纯的小模样儿,一下就给时寒萌的不要不要的,他捏了捏阿瑾的小脸蛋儿,言道:“时寒哥哥自然不是别人。阿瑾随便说!”

阿瑾:“……”不远处的丫鬟阿碧默默望天,傅公子,这样,真的好么?

阿瑾看时寒似乎是认真的样子,笑:“哎呀呀,时寒哥哥放心好了,其实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关于他们的事儿,我一定不再提。”

时寒:“提也没关系。时寒哥哥不是外人,就算你不小心说顺口了,时寒哥哥也可以给你擦屁股。”

阿瑾觉得,自己真的很难开口,时寒哥哥,这样不太好吧?而且,擦屁股……这事儿为什么让她想到婴儿期的事儿了呢!要知道,想当年,时寒真的围观过她拉裤裤,想到这里,阿瑾简直是眼前一黑,觉得自己直接昏倒才是最好,这样就不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嘤嘤!有记忆穿越也不好,那个,黑历史太多了!还全都记在心里。

“我保证不会给组织添一丝一毫麻烦,绝对不!”阿瑾保证,她觉得,这话题进行下去,自己黑历史大概会想起的更多,还是不要多想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间过得倒是也快,不多时,阿瑾就看见大家往这边过来,想来也是,正好是放烟花的时刻了呢!

待到他们过来,阿瑾瞄了一眼齐王爷,见他没有一丝的异常。偷偷掐了时寒一下,时寒不为所动。阿瑾嘟囔:“果然都是演技派!”

……

新年很快便是过去。

不管如何,转眼间,这年就过去了。阿瑾看着并未在宫中久留,再次回到了六王府,六王妃被她闹的没辙,但是却命滢月多看顾阿瑾。阿瑾曾在自家见过一次五王妃,她是来做客的,谈笑言行,无一不是透漏着高贵气儿。可实际如何,阿瑾却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据说,齐王爷也会留在京中参加沈毅的婚事。

阿瑾才不管他们究竟如何,也将他们的事情抛诸脑后。只每日想着为自己舅舅多准备准备。

虽然她穿越之前就没啥经验,穿越之后更是十分没人听她意见的小不点,但是阿瑾表示,自己这么萌,必然要多帮着长眼。

看她每天啥事儿没干还给自己累得不像样,六王妃真的很想说一声,你乖,你去玩儿好么!

阿瑾觉得自己十分重要,窜来窜去。这日,就听虞小姐来访,阿瑾顿时来了精神,这样的场合,她如何能不在。

滢月本在看书,见自家妹妹又亢奋了,顿时拍头,虽说她也是个好奇的性子,但是委实没有他家阿瑾这么多精力。

难道……不是说,七岁八岁狗也嫌么?难道他家阿瑾提前了?天呀,还是要卜一卦,真是太有可能的说。

滢月脑补太多。阿瑾却是认真言道:“我要去见虞姑姑,虞姑姑一定是想我了。”

“去去去!”滢月牵着她的手,只盼着她不要多想。规规矩矩。

阿瑾被滢月紧紧的拉着,她十分不解的看滢月:“姐姐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我从来都没有捣蛋过,你这样让我很伤心耶!”

阿瑾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大人”,被一个小孩子这样管教怀疑,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好像她能做什么似的。要知道,她这般的伶俐,被人看多了,难免是要怀疑的,稍微作点儿,大家大概才会觉得,恩,这就是个孩子,虽然有点小聪明,可还是个简单的孩子。阿瑾是这样的。可虽然她这样想,别人却不这样想,不仅不这样想,相反的,还往更奇怪的方向想去了。

例如滢月,她就觉得,我家妹妹是个难缠的小鬼,机灵倒是不觉得,嘴甜是一定的。

你看,这就是看人的差异!

而这时,阿瑾只戳滢月的手:“姐姐,你莫要拽的这样紧,我又不是风筝,松手就没。”她是想说哈士奇的,但是鉴于这个朝代没有这个家伙,所以她果断的换成了风筝。

“你若是闯了祸,母亲八成也要怨我,我不盼你乖巧,只拘着你便是。”滢月倒是说得头头是道。其实她觉得,自己蛮了解这个小妹妹。

阿瑾囧哒哒,作甚要怀疑自家人,真是的,姐妹情呢?

一大一小牵着手便是到了六王妃的院子,其实虞婉心这个时候过来做客,是有几分不妥当的,谁人不知两家就要接亲,倒是给人颇为急切的感觉。不过虞婉心倒是顶下了压力,坚持过来一趟。

阿瑾才一来到院子,就被拦住,阿瑾表示:如若没有猫腻,她的姓倒着写,何时来自己母亲院落也是需要禀告,六王妃身边的阿福姑娘笑着劝道:“王妃与虞小姐正叙话儿呢,怕是不太方便见两位小郡主的,小郡主先回去,待会儿王妃允了,阿福过去请二位郡主。”

阿瑾再次呵呵哒,真当我是六岁娃娃么?我可是不好糊弄的,不过她很是乖巧,“那好呢!”

这么答着,两人便是出了门,阿福见小郡主这样好说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可知妹莫若姐,服一出门,滢月拽的更紧了些。

“你可莫要偷偷回去,我知道的,你没安好心。”

阿瑾:“……”姐妹情呢?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阿瑾笑脸盈盈,小鹿斑比眼神儿攻击滢月:“姐姐,好姐姐,难道,你不想知道母亲与虞姑姑说什么吗?”

滢月迟疑一下,摇头,“不想!”

阿瑾笑了:“其实我也不想。姐姐,你在院子门口这里等我,我去下茅房。”

滢月:“你又屎遁!”

瞅瞅这词儿,阿瑾表示,他家阿姐也没啥淑女风范!

“你且相信我便是,你在院子门口等我,便是知道我没有进院子偷听,我去别的院子上茅房,可好?”阿瑾再接再厉。

滢月:“我陪你也无甚。”

阿瑾:“可是,会熏到你的呀,这是我做妹妹不愿意做的。姐姐等我。”言罢,一溜烟儿没了。滢月想追,又一想,索性她不能进去,门口看着便是。

滢月留在六王妃的院门口,却不知阿瑾通过角落里的狗洞钻进了院子,这小洞便是滢月也钻不进,还是小孩儿好。阿瑾觉得,她还是得听听母亲与虞姑姑说了什么,都是自家人,她不放心的。再说虞姑姑怎么会在这样的时辰来,不妥当呢!

小阿瑾是个操心命,而大家又不让她操心,她哪里肯服,便是四处寻找机会。

偷偷从后面贴到窗下,阿瑾觉得,自己这样如火纯清的偷听技术全然仰仗宫中的墙角经验,悄悄的窝在窗下,阿瑾老实了。

“虞小姐执意要在婚前见我,到底所谓何事。”竟是沈毅的声音。

阿瑾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竟然是舅舅,好么,看着老实的家伙,竟然私会虞姑姑,她娘亲还是那个拉皮条的……呃,她悄悄的给了自己一下,哪有这般说自己母亲的,真是作死!

“之前我自然是听到一些谣言,言称沈大人这般年纪未娶是因为心有所属。然我并不是那听信谣言,无的放矢之人。”虞婉心声音柔柔的,但是也坚定,“可是,您能告诉我,这封信是怎么回事儿么?”虞婉心将怀中的信递给了沈毅。

沈毅接过,抬眼看她:“这是你的东西。”

虞婉心:“可是我要听你的解释。”

沈毅颔首,将信拆开查看,见信中内容卑鄙,倒是也不恼,甚至面不改色,待全看完,沈毅言道:“虽沈某不知这封信是何人所写,但是嫌疑人无非有二。一则,父亲家中妾室。二则,四王府府中谋士。当然,这些都与虞小姐无关。至于说其中内容,我只能说,真假参半。”

“哥哥,可是有人害你?”六王妃忍不住开口。

阿瑾挑眉,原来母亲也是在房内的。

沈毅言道:“信中人言称,我少年时期爱慕已故的傅夫人景黎夕,这点是真。我多年为她不娶,是假!我沈毅虽然算不得天大的好人,甚至算不得正人君子,但是不会做出那般觊觎他□□子之事。景黎夕嫁了,便是与我无缘。至于说多年未娶,未有相知,如何相娶!”沈毅声音清朗:“我曾与舍妹言道,见多了世间的不如意,我不想成就一对怨偶,如若我娶,必然心甘,必然和睦。只求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阿瑾默默竖起大拇指,她舅舅真是太厉害了!还是说,这个长相的人都厉害?喵了个咪的!

“那么,我们未曾相知,你又为何要娶?只因圣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