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6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章(1 / 1)

阿瑾很开心,最近真是好事连连,她就没有想到,她家渣爹竟然是坏心办了好事。果然,有时候他们处理不来,拉渣爹出来遛一遛就可以了,虽然他十分没品,但是竟是阴差阳错之下也能将事情化险为夷。

沈毅与虞婉心成年男女抱在一起滚,又是落入池塘湿身相拥。如若沈毅不娶虞婉心,那虞婉心怕是就要落发为尼了。皇上的赐婚,不过是双方颜面更加好看,也是对六王爷做出蠢事的弥补。

至于六王爷,呵呵哒,他被禁足了,皇上命他在宫中藏书楼抄写经书,所有经书都抄一遍才准出来。阿瑾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她自然不知道这惩罚多重,可是据傅时寒小变态说,那藏书阁所有的经书单是要抄,每日不眠不休,十年也未见得能够抄完。据闻,听到这个惩罚,一贯是不喜读书也不喜写字的六王爷当时就昏倒了,任凭将他人中掐成了紫色,泼了几盆凉水也并未醒来。可见,这是吓的,真不是装!

阿瑾想,这是她皇爷爷对她爹深深地怨念,怎么就不怨念呢!皇爷爷本来是想让虞姑姑嫁给一个皇子的啊。而且,阿瑾思来想去,越发的觉得,其实皇爷爷看好的对象是四王爷。在所有皇子都有妻子的情况下,只有四皇子和五皇子的王妃最适合换,四王妃猪队友不解释;至于五王妃,虽然五王妃不管容貌还是性情都是独一份儿,但是成亲那么多年却没有孩子,五王府所有儿女皆是侧妃及妾室所出,如若皇家来看,似乎有点不妥了。可虽是不妥,可为人识大体,倒是没有换的必要。

综上种种,阿瑾真是越发觉得,皇爷爷该是被她渣爹气疯了。诚如阿瑾所料想一般,皇帝是很生气,虽然与虞贵妃言道自己并不气愤,可是总归意难平。如若是真的被人算计了,他倒是也会道一声好,毕竟,最在乎这事儿的便是小阿瑾,而她身后的便是时寒,时寒心思越多,皇帝越高兴,他总归不能护着这个孩子一世,如若他心思重,想的多,算计的厉害,那他倒是十分欣慰了。将来他定能护自己与小阿瑾周全。是的,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已经将时寒当孙女婿来看了。

现在最让他气愤的是,这事儿竟是阴!差!阳!错!

不是时寒算计,不是贵妃算计,甚至不是沈毅亦或者虞家算计。尼玛,竟然是他儿子卖蠢卖来的,你说气不气!如若不是小时候就是这么个不着四六的蠢货,他大抵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扮猪吃老虎了。

想想就觉得堵心,看见他就觉得不顺眼,不顺眼就想虐他,才不管他府里是不是新进了什么美人。王爷被直接发配到了藏书阁,没有回家的权利。

阿瑾听到这样情况,默默为她爹点烛。

沈家的聘礼很快便是送到了虞家,似乎是怕皇上反悔似的,两家迅速的合了庚帖,也定下了日子。如今依然十月末,眼看便是十一月,双方将大喜的日子定在了六月初九,那日极宜嫁娶!

阿瑾觉得,他舅舅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吗?你既然旧情难忘,既然不想娶,怎么会动作这么快!

是以,阿瑾狐疑的问唯一能让自己解惑的家伙:“时寒,你说,我舅舅是不是扮猪吃老虎,把我们都耍了?其实他喜欢虞姑姑喜欢的不得了,简直是情深似海,非卿不娶?”

时寒挑眉:“……你,想多了吧?脑洞开这么大真的好么?我倒是怀疑,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大概是你爹。”

阿瑾:“你觉得你比皇爷爷聪明么?”

时寒摇头。

“那你脑洞开的也太大了吧?”

两人支着下巴坐在台阶上,仔细想他们内心考虑的问题。而两人坐的位置正好能被藏书楼看见,六王爷坐在窗边,神情落寞,嘤嘤,人家不想抄经书,好想一把火烧掉这个讨厌的藏书楼。呃……六王爷瑟缩一下,他还是不要得瑟了,如果烧了藏书阁,六王爷几乎不敢想,也许……他这一辈子就要在国寺度过了。想到国寺,他菊花一紧,国寺绝对不适合他,绝对不适合!

“这彪闺女,也不知道来挽救一下自己父王。整天就就知道和傅时寒那小子一起瞎混。”六王爷埋怨。

看两人也不说话,直望天,继续补充:“两只傻鸟一样!”

小太监默默的站在六王爷身后,就见他一脸生无可恋,强忍着抽搐的嘴角。有病什么的,还是吃药比较好。

不管六王爷多么惆怅郁闷,他总归出不来,而阿瑾更是丝毫没有去看看他的意思。做人做到她爹这个地步,也是一件神奇的事儿。

阿瑾才不去想谁是不是故意什么的,她想的是,自己应该回家了。准备什么哒,可少不了她呀!

阿瑾与天家告了假,乐颠颠的背着小包袱出了宫,准备回家帮她娘亲筹备舅舅的婚事。想她一个小孩儿又能帮什么忙,只阿瑾爱凑热闹,皇帝也是看的明白,因此允了她回家。阿瑾快快乐乐的回家,六王妃自然乐得高兴,其实皇帝也有自己的考量,也不能总是拘着人家小不点不放回家,她总还是有自己的亲人。况且,六王爷这么不着调,小阿瑾回去正是合适,好生的安抚一下六王妃。这么些年,也苦了她了。

六王妃自然是乐见阿瑾回来,但是却又觉得这个小妞妞回来有些麻烦,怪碍事儿的呢!

阿瑾:“娘亲,我和你说,大红嫁衣,还是稍微有点点小立领才好看……”

六王妃:“嫁衣不是我们准备。”

阿瑾:“娘亲,我和你说,新娘子的妆容,可不能弄得像白面鬼一样……”

六王妃:“妆不是我们画。”

阿瑾:“娘亲,我和你说,接新娘子的时候,出题不能太简单……”

六王妃摔:“你是哪边儿的?”

阿瑾对手指,“娘亲脾气真暴躁!娘亲,那让我给舅舅压床吧,我这么小这么乖这么可爱,一定特别有人气!”兴高采烈……

六王妃:压床是什么鬼?

“滢月,滢月!”

滢月左手抱个娃娃,右手捏着卦,探头:“娘亲干啥?”

“赶紧给她带走。再让她过来捣蛋儿,我扒了你们俩的皮。”

滢月瞪大了眼睛:“天理呢!”

六王妃:“呵呵,我最大!”

听母亲发出这样的笑声,滢月很懂事儿的一把拉住阿瑾,迅速离开,阿瑾不乐意的嘟嘴:“姐姐干嘛这样拉我走,我要和母亲说的,我知道好多……”

滢月无语:“你能不拖累我么?”

阿瑾挠头,“当然能,只是,我又左右不了娘亲的想法。”她嬉笑。

滢月翻白眼:“既然左右不了,那就跟我走。”扯着小萝莉的胳膊拽进了自己的小院儿。

阿瑾:“嘤嘤!”

谨言进门便是见到这样一幅场景,他微微蹙眉言道:“滢月,小心些。”

滢月听话的放手,嘴里却嘟囔:“大哥,你不知道,这小家伙儿又在母亲那里做麻雀了。”

谨言依旧只是轻笑,他想抱阿瑾,但是却接连抱了两次都没有抱起阿瑾,谨言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他含笑言道:“阿瑾越来越胖,哥哥倒是抱不动小阿瑾了。”

阿瑾捂脸:“我不是小胖墩儿……”

谨言与滢月都笑了起来。

阿瑾:“我是美少女阿瑾,所以我会减肥哒!我的瓜子儿脸大胸纤腰呢!我明明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呀!”

“噗!你这小妮子,再让我听见你说这浑话,看我不揍你。到时候不管是哥哥怎么求情都不可以。我还要告诉娘亲。你莫要学那些不正经的女子说话!”滢月当即喷了,不过还是认认真真的言道。

阿瑾默默:“姐姐好凶。”

“以后不准和别人学这些话,知道吗?”滢月小大人一般。阿瑾看她,被一个小姑娘训了,她的心也是细碎细碎的。

阿瑾乖巧点头,“我知道了。”

谨言摸阿瑾的头,笑言:“我家小阿瑾最聪明伶俐。往后旁人说这样不好的话,阿瑾听听便是。且不能学他们。我们家小阿瑾是个小淑女,高贵大方,才不能成为小泼妇。”

阿瑾:“我知道啦知道啦!”她举手投降!肤白貌美大长腿,这不是好话儿么?作甚要想的这么多!呜呜!

阿瑾呜呜够了,老实起来,“我保证听哥哥姐姐的话,我是小乖乖!~”

谨言想到阿瑾小时候的名字便是小乖,忍不住笑的越发厉害,阿瑾继续碎碎念:“我辣么乖,辣么乖,怎么可以不叫小乖乖……”还哼上小曲儿了,只这自创的小曲儿也真是让人醉了!

滢月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显而易见的鸡皮疙瘩让她为自己鞠了一把心酸泪。

“哥哥,妹妹交给你了。不过你不能让她跑到娘亲那里捣乱哦。”言罢,滢月迅速闪人。显而易见,她可不爱哄孩子。

阿瑾觉得自己被歧视了。她对手指愤愤然:“我这么好,姐姐做什么逃得那样快。”好像她是个淘气的孩子是的。她才不是呢!

阿瑾觉得,她总算是有点理解柯南变成小孩子之后的想法了。人家明明是不得以才卖萌,你们为什么要将我当成狗都嫌的小不点,为什么!

“阿瑾乖,走,哥哥带你去下棋,阿瑾喜欢下棋么?”谨言真是温柔的不行。

阿瑾:“我要玩儿跳棋。”

谨言囧:“阿瑾不是要做才女么?还记得你小时候说的么?既然是才女,怎么也不能下跳棋吧?”

阿瑾:“我现在还是小孩儿,不要要求那么高。会下跳棋已经不错了。”

“那是会下么?只是需要运气吧?”谨言默默吐槽。

阿瑾愤怒:“哥哥欺负我!”

谨言被她逗笑,蹲下拉她的小手儿:“哥哥才不会欺负阿瑾啊,会一直保护你!”

阿瑾看谨言眼中那微微的伤痛,顿时跟着难过起来,她恍然就想到,自己小时候在别院为什么不胖了。那个时候,哥哥总是抱不起她,似乎每次都颇为吃力。然后她就不胡吃海塞了。好像谨言哥哥能抱起她便是说明他身体好了一般。

阿瑾将小手儿放在谨言眼睛上,认认真真言道:“就算寻遍大江南北,我也一定要找到一个神医,让他为哥哥调理身体。让哥哥健健康康一辈子。”

谨言看她认真的小脸儿,微怔,半响,含笑言道:“那哥哥等阿瑾长大。”

阿瑾使劲点头,“不用长大的,我已与皇爷爷求过了,皇爷爷答应我,要给大哥找最好的大夫。现在我还小,等我大了,我就自己去找。天下之大,一定什么人都有的。”

谨言依旧是温和的笑,他摸阿瑾的头:“哥哥知道,阿瑾一定可以帮哥哥的。”

阿瑾笑了起来,她牵着谨言的手,“那现在我们去玩儿跳棋吧。”

两兄妹一同离开,不远处,刚晋为姨娘的梦雪姑娘见了这二人,与身边丫鬟问道:“那二人是谁?”她不过才嫁过来三日而已。刚入门,六王爷便是被皇上禁足了,就算有王爷的千般宠爱,如今她也是不敢乱来一分。

丫鬟机灵着:“姨娘新入门,想来还未见过。那位便是世子爷了,世子爷身边的就是嘉和郡主。”

梦雪见那丰朗俊逸的少年牵着活泼的小姑娘,任由小姑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竟是有几分看呆。

丫鬟:“世子爷素来喜静,如若无事,姨娘还是莫要惊扰世子爷的好。至于说小郡主,小郡主虽然活泼可人疼,可也总是主子。连天家都将她放在心尖上,许多孙儿且不及呢。”

如今府里一切都被六王妃沈氏掌控,便是被分给雪姨娘,丫鬟也是知晓谁是主子。如今这般提点雪姨娘,不过是期盼她做个明白人,少惹事儿罢了。

梦雪戏班子长大,也是会察言观色听话茬儿的,她笑道:“那既是如此,我便不多扰了世子清休。”言虽如此,她仍是多看了谨言一眼。

想她也见过许多世面,竟是不觉世间有如斯男子,他似是吸取了六王爷和六王妃的所有长处,不遑如此,那温暖的笑意更是蛊惑人心。

“姨娘!”察觉梦雪停留的视线,小丫鬟低低唤了一声,口气中有警告。梦雪一惊,连是笑言:“世子爷和小郡主都是出类拔萃的人儿。”

“可不正是。”

雪姨娘打量这边,阿瑾倒是也看到了她,阿瑾戳谨言问:“哥哥,那女子便是雪姨娘?长得也不出众呀?”

阿瑾的话让谨言笑了起来:“不出众么?在我们爹爹眼里,她可是个绝顶的美人儿。如若不是那般,又……”谨言反应过来,“你个小丫头,竟是套我的话,你知道什么。小孩子家家的。”

阿瑾又被当成小孩子嫌弃了,不过她倒是笑眯眯的言道:“呃,其实她长得挺美,可是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感觉。每个人审美不同啦。我比较欣赏虞姑姑那种温婉大气的美。像是虞敬之的娘子也美,可是畏畏缩缩的都不敢直接看人,我觉得那样就不美了。这个梦雪也是一样,她也好看,可是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又有点庸俗,所以我觉得她也不美。”

谨言失笑:“小孩儿家家的,说的道理一套一套的。你呀,只要管好自己便是。”

阿瑾:“知道啦!”

阿瑾就这样在六王府住了下来,说起来也是奇怪,她本是六王府的小郡主,可竟未在六王府住上多久,先是沈家别院三年,之后又是皇宫。如今回来哪哪儿都是新奇。六王妃如今正忙,倒是也没有心思管什么六王爷,只作势进宫求了几次,见皇上并不心软,便是安心为自家哥哥筹备起成亲的事情来。

也是这个时候,阿瑾才第一次见到了她外祖家的人。沈氏的父亲行二,外人皆是言称一声沈二老爷。当然,是外祖父沈二老爷自动上门,沈氏将人迎了进门,不多时便是唤来了他们兄妹三个。

沈二老爷眯眼看几个孩子,脖子微微前抻,阿瑾怀疑,他有老花。

沈二老爷如今不过是处在一个闲职,自然时间宽裕,他含笑言道:“谨言与滢月都长得这般大了。呃,这便是阿瑾吧,想你已经五岁,我竟是还未见过你,真是可叹!”言罢,瞄了沈氏一眼:“你娘竟是不带你回门。”

阿瑾脆生生言道:“祖父冤枉我娘了。是我皇爷爷说,咳咳……”阿瑾学着皇上的口气:“阿瑾年纪还小,那府里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将病气儿过给朕的小阿瑾可怎生是好?”

沈二老爷被说的面色尴尬,不知如何接话,呵呵两声便是饮茶。

阿瑾继续天真道:“原来我的祖父是长这样的呀。原本我还以为,祖父不喜欢我呢。”

沈二老爷吹胡子瞪眼:“谁与你说这样的话。真是个不识大体的。”言罢,瞄自家闺女沈氏,沈氏全然不为所动。

阿瑾立刻:“当然没有人对我说过呀,我自己猜的,如果喜欢我,为什么从来都不来看我呢。我长大了可以自己去,可是小不点的时候,祖父也没有来过呢。呃,我遇袭的时候也没有来看过我,那一定便是不喜欢我了。”

阿瑾十分天真,可沈二老爷只不断擦汗,这孩子,也太伶牙俐齿了。

“外祖父,我舅舅要成婚了,你是来给我娘送东西的么?是不是很多很多金银珠宝呀!”阿瑾继续天真。

沈二老爷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他嗫嚅嘴角,想着如何言道,他这次前来,本就是想劝着沈氏做事要三思,可竟是不知该如何言道:“这……这娶妻又不是嫁女,难不成还要准备嫁妆?阿……阿瑾你还小,不懂的。”

阿瑾挠头:“我当然知道不需要准备嫁妆呀,虞姑姑会准备嫁妆的,可是我们家又不能不送聘礼。”

沈二老爷坐立不安:“你,你都是与谁学的这些。”

阿瑾欢快的举手做回答状:“我聪明吧,我听贵妃娘娘和皇爷爷说的。我什么都知道。”言罢,十分得意的样子。

沈二老爷终究坐不下去了,他迟疑一下起身:“我忽然想起,公务上还有些事儿,竟是未处理完,这边,我也不多待了。”

阿瑾对手指:“外祖父要走了么?可是外祖父第一次见我,都没有送我礼物呢,我皇叔第一次见我,送我一个超级超级精致的玉如意,我皇爷爷说,皇叔倒是有几分眼力。”

沈二老爷的脸已然涨成了猪肝色,不过大抵是听到那左一个皇爷爷,右一个贵妃娘娘,终究是找寻起来,在怀中摩挲了半天,他终于掏出一个沾着香粉气的帕子,眼看就要递给阿瑾。

阿瑾惊喜:“我祖父在帕子里一定包了好东西。真精致呢!”

呃……沈二老爷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至于说谨言滢月,倒也是实在快要忍不住笑意了。

“这个……外祖父忘记给你带了,你且等着,我这就回家取,下次见你,必然给你。”言罢,竟是嗖一声的便是窜出了门。

眼尖外祖走远,阿瑾眨巴大眼睛:“外祖父这是怎么了。”

六王妃戳她:“你这鬼灵精。爹……”她追出去送人。

待六王妃回来,阿瑾才是明白,虽然都是纨绔子弟,但是她渣爹这种不怎么花自家钱和她外祖父那种各种乱花钱的败家子还是不同的。

沈氏母亲当年的嫁妆丰厚,又是个善理财的性子,因此嫁妆越发的多。至于说沈府因着沈二老爷的败家,倒是花的越发亏空。那时沈夫人就要病情越发的重,儿子又在外地,因此便是将所有一切都托给了闺女。沈氏与沈毅兄妹情深,如今沈毅要成亲,自然要将所有财产都交给兄长,两人因着这份钱财,倒是你推我我推你了。

沈二老爷虽然不太清楚家中情况,可也知道原配发妻是个有银钱的,当年便是想着待人离世了,便悉数收回来,也是一大喜事。可不想,竟是什么也没有。不管他如何言道,沈氏都不松口,也正是因此,这几年他越发的不想见到沈氏。而今,沈毅已然出仕,沈家越发的亏空,他便又打起那份银钱的主意。要知道,那些铺子可是间间都赚钱的。

听了这些,阿瑾一翘尾巴,一脸的我就知道:“我看他眼神游移,就知道他大概没安好心。”

六王妃瞪她一眼:“你老实些。”阿瑾想反驳,看六王妃表情,蔫了下来。

她娘亲是暴君。

许是阿瑾在家每每只能捣乱,全然不能帮衬些什么,而六王妃又是为哥哥婚事操劳,又是忙于府中事务。便是又将阿瑾打包扔回了宫里。

阿瑾只念叨没人权,虞贵妃见她不出几日的功夫小脸儿竟是消瘦了几分,心疼的跟什么似得,只心肝宝贝的唤着,阿瑾却也笑嘻嘻的言道,自己要瘦下来的原因,惹得虞贵妃直掉泪。

阿瑾回了宫,时寒便是又搬到了宫里,对于他这样的行为,大家已经无力吐槽。不过看他们俩人处的极好,倒是也不担心的。

就这么一晃眼,便是到了年根儿,既然是新年,总归不好还让她爹被管着,要知道,她爹可是足足被关了三个多月了,闻所未闻!

阿瑾是个好孩子,她软磨硬泡,终于磨得天家答应放六王爷出来“过节”,待到六王爷出了藏书阁,简直痛哭流涕,负责看管六王爷的小太监也松了一口气,见天儿的与六王爷待着,也很容易得深井冰的,而且,听说这厮生冷不忌。他也是担心自己的“那啥啥”。

六王爷听说是阿瑾求了情,更是抱着小阿瑾哭得跟什么似的……

天家听闻这样的情况,只是冷哼,“不过三天半的功夫,他必然忘个干干净净。”

果然了解自己儿子的就是亲爹,不过是被放出去第二天,六王爷便是换了得意洋洋的出门呼朋唤友去了……

阿瑾: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