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5章 两章 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5章 两章 合一(1 / 1)

阿瑾不知道御书房那边的后继发展,与时寒一起嘀咕:“你可不知道,我爹可真是完全没有下限,简直是脑袋空空,幸好呢,我们兄妹三个都不像她,不然可真是愁死人了。”

时寒摸着她的小包包头:“你去偷听墙角,跑什么呀,你不是不怕么?你不是要后脸皮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跑呢!”

阿瑾怒戳他:“那也不能做的这样浅显呀,不过我爹真是不要脸。”妥妥的!阿瑾简直是无语了。

果然人至贱则无敌,照她看,她娘亲完全不需要找木妍对付四王爷了。直接交给她爹就好,她爹就算是歪打正着,也能给四王爷坑到死,不得不说,这是一门独特的技能!

“那我们下一站去哪里?”时寒问道。

阿瑾:“自然要去看虞姑姑的,我顺便看看那个被虞表哥冷落的娘子长的什么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大美人呢!”

时寒笑着摇头:“美不美也分谁看,我自然觉得,她没有我们小阿瑾长得好看。”似乎想到了什么,时寒微微摇了摇头,顺带撇嘴,似乎对那位虞夫人十分的不喜。

阿瑾小尾巴摇了起来,她得意:“我自然是聪明伶俐又倾国倾城,可是你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儿,懂什么叫美人么?”

时寒:“……”我不懂,你懂?你才是五岁的小豆丁!

两人默默彼此嫌弃了一下下,阿瑾比划:“走啦,我们去看美人。”

待到来到虞贵妃的寝宫,这里已经一片欢声笑语,她示意时寒将她放下,时寒顺着她的心意,与她言道:“我且回住处去了。你自己进去。”

阿瑾点头,之后规规矩矩的进门请安:“阿瑾见过贵妃娘娘。”小脸蛋儿端着,目不斜视。

虞贵妃被她逗乐了:“呦,阿瑾今个儿怎么没跑进来呢,不是你的性格呀。”

阿瑾抿抿嘴:“有客人。”

可不正是有客人么?她望了过去,就见坐在虞婉心身边的,便是一个消瘦的女子,女子一身淡蓝裙装,梳着妇人发单髻。消瘦的脸蛋儿尖尖的,仿若一阵风都能吹倒。本朝并不以瘦为美,因此这般也算是难见了。

原本未穿越之时,阿瑾觉得范爷之流的脸蛋儿就已经是能戳人的锥子脸,但是现在看了这位虞夫人,她只感慨,范爷也是弱爆了呀!

但是如若说这人是虞敬之的娘子,她倒是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虽然接触不多,可是听时寒哥哥说,虞敬之十分的在意前程,他娘子更是常年留在京城,如若这般两地分居,想来虞夫人也是寂寞的吧!为伊消得人憔悴,大概就是这样,喵!

“阿瑾看什么呢?”虞贵妃言道。

阿瑾笑眯眯:“我自然是看这位嫂嫂。”她十分伶俐。

虞贵妃笑:“你倒是会分辈分。快坐下吧。时寒将你送回来的?”

阿瑾点头:“是呀!”时寒再怎么说都十一岁了,如若只有虞贵妃和虞婉心,他自然会进门,但是虞夫人总归是外人,还差上一层,他也是避嫌,因此并不进门。

“这是你敬之哥哥的嫂嫂,还记得你敬之哥哥吧,请你们出去玩儿的那位。”虞贵妃介绍道。

虞夫人连忙起身一福:“奴家见过嘉和郡主。”

阿瑾摆手,“嫂嫂快坐。”她又打量了下虞夫人,虞夫人眉眼十分精致,只太瘦的关系,倒是显得没什么气质,整个人畏畏缩缩的。

“你看你这小丫头,刚才是不是又跑了?怎的一身汗,春梅,快带小郡主回内室换衣服,如今这般天气,你这样十分容易着凉。”阿瑾坐在虞贵妃身边,被虞贵妃发现了不妥当,阿瑾笑嘻嘻的扯着衣角站起来,“贵妃娘娘,我这就去换,你不用担心我啦,我身体极好呢!”

虞贵妃这一看,她身上竟还有枯枝,忍不住言道:“时寒这孩子真是的,又将你带到哪里去了?你看你这一身。”

阿瑾想到时寒的坑人之说,嘿嘿的笑,虞贵妃白她一眼,对这个孩子的大神经无奈。

“你呀!”

阿瑾终于良心发现:“不是时寒哥哥带我玩儿的,贵妃娘娘,您不要冤枉好人了。如若时寒哥哥知道了,又要说我坑他了,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呀!”

虞贵妃点她小鼻子:“这么小就知道拉帮结伙的。”

阿瑾,我没有呀,这话怎么说的!

“我……”

“你乖,去换衣服,本宫带你们去御花园转转。”

如今已是深秋,寻常人家的花园怕是已然凋零,宫中精心养护,倒是还有些好的景致,正是因此,虞贵妃便是如是言道,阿瑾听了,笑嘻嘻与虞婉心啊言道:“虞姑姑,你等我哦。”

虞贵妃看她蹦蹦跳跳的离开,与婉心言道:“这孩子与你真是甚为投缘。”

婉心脸色微红,颔首言道:“小郡主是个可爱的孩子,自然人人都喜欢。”

虞贵妃挑眉笑了起来,没有言道其他,只那笑容里却又别有深意。

虞婉心微微垂首,不过却并不在言道其他,至于说虞夫人,她则完全是个小透明一般。

待到阿瑾出门,虞婉心含笑言道:“虞姑姑牵着你。”

阿瑾蹦跶过去,挽住虞婉心的手,又对虞贵妃言道:“贵妃娘娘在我这边,我左边一个大美女,右边一个大美女,好棒好棒!”

虞贵妃:“小嘴儿真甜。本宫这般年纪,哪能跟你虞姑姑比。”

“贵妃娘娘您这话说的可是折煞婉心了,婉心又怎么敌得过贵妃娘娘。”虞婉心连忙言道。

阿瑾笑嘻嘻:“你们俩都是我的公主!”

噗!这话给屋内的人都逗乐了,看阿瑾这样天真不知愁滋味的模样儿,虞贵妃:“走走,咱们去御花园赏景。”

几人前往御花园,阿瑾越发觉得,这个虞夫人有点奇怪呢,她存在感也太弱了,而且怎么畏畏缩缩的。说起来,也是大家嫡长孙的妻子,就算不管家,也该是那种外柔内刚的性子。可是这是闹哪样,她走走看看,生怕惊着什么的表情真的没有问题么?

阿瑾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却并没有胡言乱语,想来虞夫人就是这样的性格吧。毕竟,虞贵妃和虞姑姑都没有表现出异样。

“贵妃娘娘,你知道我刚才去干嘛了么?”阿瑾转着大眼睛。

“你去干嘛了?”虞贵妃接着她的话茬儿问道,其实并不怎么介意。

阿瑾“咯咯”的笑,笑够了,得意洋洋:“我去偷听皇爷爷和我爹他们说话了。”

虞贵妃已然见怪不怪,她笑问:“那你有没有被抓包?我看呀,你皇爷爷一会儿就要找过来收拾你了。”

阿瑾梗着脖子嘚瑟道:“他没有抓到我,我跑掉了,他又没有证据说偷听的就是我,啦啦!”她还蛮得意。

阿瑾自自然然的,可是虞婉心和虞夫人却惊讶的不行,特别是虞夫人,吓的脸色都白了,她捏着帕子,一副就要昏倒的样子。偷听圣意,这可如何了得!

阿瑾看她这般,默默叹息,她本来觉得,虞敬之与虞夫人,一个刚毅一个柔弱,十分相配,现在看来,又觉得不是耶!不过这总是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的。

“就算没有当场抓到你,你皇爷爷还会不知道是你这个小皮猴?”虞贵妃笑意盈盈:“再说了,你皇爷爷收拾你,还需要证据和理由么?”

阿瑾顿时耷拉下脑袋,对吼,她怎么忘记这一点了,就算是她没有被抓到,皇爷爷想找来一样可以找来呀。

她决定放一个大招,阿瑾松开虞婉心,小手儿拉着虞贵妃的衣袖摇晃:“贵妃娘娘,我把他们说话的内容告诉你好不好?然后你保护我,现在换我做你的公主。”

虞贵妃忍着笑,似乎在想,好半天,虞贵妃言道:“可是,本宫不怎么想知道那些朝堂之上的事儿呢!”

阿瑾再接再厉:“那更对呀,他们谈的本来就不是朝堂上的事儿!你可是找对人了,我要说的呀,是别的事儿!”

“保护小阿瑾啊……”虞贵妃思考中……

阿瑾:“保护我吧,我会唱歌会跳舞会卖萌还会逗你开心,你保护我吧。我什么都告诉你。”言罢,眨眼睛,看我小鹿星星眼攻击!

虞贵妃终于被她逗笑:“好呢,保护阿瑾。”

阿瑾连忙伸手:“抱我。”

虞贵妃将她抱起,阿瑾在虞贵妃耳边嘀嘀咕咕:“是我舅舅还有我爹,呃,还有四伯父五伯父,他们都在。说是为了一个什么女人。呃,就是我四伯父和我爹抢女人的事儿。”

虞贵妃拍了拍她的小屁股:“你呀,小孩儿家家的,不要管这些事儿。本宫也懒得听他们那些肮脏事儿。”

阿瑾不服气:“找女人怎么就是肮脏事。我爹说的特别有理。”

“啪啪!”小屁屁又挨了两下,“你这孩子,真是让你爹带坏了。”

阿瑾……我是自学成才,不能冤枉我爹啊!

“本来是想让你保护我的,结果您毫不留情的给了我几个铁砂掌,呜呜,我的人生,怎么就这么凄凉。”

唱作俱佳的惹得大家失笑。

“小阿瑾又在闹什么呢?”浑厚的男音响起,阿瑾一看,啧啧,果然是她皇爷爷,再往后看,竟是见其他几人也都在。

阿瑾:囧!你们是组团来刷我的么?

“阿瑾见过皇爷爷,见过父王,见过四伯父五伯父,还有舅舅。”阿瑾萌哒哒的双手合十,握着小拳头卖萌言道。

其他几人也立时请安,待到大家都请安完,皇帝看阿瑾干干净净的小模样,问道:“刚才窗下的猫儿可是你?”

阿瑾立刻疑惑的挑眉,小脸儿十分严肃:“既然是猫儿,怎么能是我呢?我是人呀,而且,你问贵妃娘娘,我一直与贵妃娘娘在一起哒!”

阿瑾话刚说完,就看虞夫人手中的帕子掉落下来,她慌慌张张的微福:“臣妇失态了。”

皇帝并不多看她,反倒是继续与阿瑾笑言:“这宫中这么无状的,除了你,哪里还会有其他人。朕看着,贵妃八成是被你威胁的吧?”

虞贵妃笑嗔:“皇上这话就不对了。臣妾哪里会被一个孩子威胁。不过想来如若阿瑾在臣妾这边闯了祸,皇上大抵也会如此吧?”

皇上诚恳言道:“确实正是如此。”叹息一声,皇上言道:“谁让我们都疼这个小不点呢!”

阿瑾俏丽言道:“那是因为我乖,十分乖!皇爷爷抱!”阿瑾才不管自己五岁了呢,五岁分明就是个小萝莉,还是可以卖萌的。

皇上笑着将人接过来,颠了颠:“你又沉了,真是个小胖墩。说起来也是朕和贵妃会养孩子,你看你进宫之前,简直瘦成什么样子。”

六王爷听了这话,觉得自己作为人家父亲,也该发表一下意见,“父皇,女孩子太胖不好看的。如若是我,看见她这样的小胖墩,一定会退避三舍,嫁不出去的。”

皇帝立时横着眼睛瞪他:“这里又有你的什么事儿,你给朕闭嘴,看见你多一分都想吐。”

六王爷委屈啊,他辩解:“我玉树临风,男女都喜欢,女儿是个胖墩嫁不出去,多丢人呀!”

皇帝恨不能直接踹死这个愚蠢的。

“你给朕闭嘴!”更多的话,完全不想和他再说,大道理什么的更是没有,说了还不够生气的,这个家伙他也不懂呀!

六王爷委委屈屈的凑到虞贵妃身边:“贵妃娘娘。父皇这样的脾气,您可怎么忍受的。”你看,他还可怜见儿的,虞贵妃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有言道其他。

大抵是因着六王爷名声实在太过“不怎么样”,他往这边靠近,虞小姐与虞夫人都略微移了下位置。

不过六王爷可不知道那些,他不经意的抬头,就这么一瞥,顿时感叹:“果然是如斯美人。”

阿瑾一听,就觉得火蹭一下上来了,怎么地,你还想抢我内定好的舅妈么?妈蛋,皇爷爷该不会是想将虞姑姑许给她爹吧,这不能忍,绝壁不能!

阿瑾嗖的回身,就打算对她爹开撕,可是……呃!她爹……她爹怎么再看人家虞夫人呀!喵了个咪的,你能不能有点节操!

阿瑾使劲的咳嗽了一声,她爹压根不看她,一副猪哥相:“这位是……?”

皇帝顿时觉得气血上涌,他努力平复心情,言道:“这位是虞敬之的夫人。”声音冷的能掉出冰碴儿。

六王爷这才注意到人家妇人的发髻,一脸的遗憾:“呵呵,原来是虞夫人呀。呵呵呵!”

“父王抱我。”阿瑾伸手,抱了我,你就别看别人了。

六王爷:“哦,好!哎……等等,你不会拉我身上吧。”

阿瑾愤怒:“你上次抱我,我还是个小婴儿,黑历史什么的,现在提有意思么?”

阿瑾的话惹得大家都笑了出来,六王爷迟疑的将人抱过来,又问阿瑾:“你真的不会拉我身上?我这样玉树临风,你可不能破坏我的形象。”言罢,还瞄了一眼虞夫人,虞夫人脸红的往虞婉心身后躲了躲。

阿瑾看了,简直是气的不能自已,见过好色的,但是这样没有节操的货,真是闻所未闻,好想揍人。

她娘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许是六王爷看的有些认真,竟是不自觉得手一松,阿瑾正在胡思乱想,也没有什么防备,眼看小丫头就要摔到,沈毅一个健步上前,险险的接住了阿瑾。

“乖妞妞不怕。”沈毅连忙安抚脸色苍白的阿瑾,阿瑾吓了一跳,哇哇大哭。

虽然他是成年人可是现在是小孩子呀,哪有这么吓唬人的,呜呜呜呜!

四王爷和五王爷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相同的含义。看样子,六王爷这个坑货不止坑他们,连他自己女儿也是一样坑的,这是个什么东西呀,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都是皇子,可做人的差别太大!

阿瑾哭得惨兮兮,皇上可不乐意了,直接就要冲上去揍人,“你这浑人。”

如若是往常,四王爷和五王爷必然要上前组阻拦,可刚还被他坑过,哪里愿意呢,只喊着父皇小心身体,却不曾上前真的拦住。

御花园这么多人,六王爷哪里会站住老实挨打,他左闪右闪的,不断的告饶。

虞贵妃也不管事情十分难看,连忙凑到沈毅身边,“快将孩子给我。”

阿瑾被虞贵妃抱住,搂住虞贵妃的脖子,哭得惨兮兮:“贵妃娘娘,我爹爹好坏,呜呜呜,他不要我了,还要把我扔掉!”

“乖乖,不哭,我疼你,别哭哦,你哭得我心都碎了……”虞贵妃不断的安抚。

阿瑾不仅不停,反而越哭声儿越大,倒也不是说现在还怕,只是她也要给他渣爹一点颜色看看。哪有看人家媳妇儿看到给自己姑娘扔了的。

皇帝追着六王爷打,六王爷倒是也不敢闪躲的太厉害,不过,他闪躲也就罢了,还不断的往虞夫人那边躲。沈毅见那场景简直不堪入目,而两个王爷又是打定主意不管,只有自己冲了上去,盼着能有些作用。

而此时,皇帝揪着六王爷的衣襟就要打过去,可六王爷往后一闪,竟是撞到了虞夫人,虞婉心距离虞夫人极近,她自是要护着虞夫人,如若六王爷与虞夫人倒在一起,那么画面可真是不用看了。

阿瑾自然也注意到那边的情况,就见虞婉心扯开了虞夫人,自己闪了一下,后退几步,往另一个方向倒去,她惊叫:“虞姑姑小心……”那边就是小池塘呀!

众人都被这个事儿弄懵了,只有沈毅反应最快,直接冲上前拉住了虞婉心,可大抵是惯性,他并没有拉住虞婉心,要知道,沈毅也只是个文官,两人倒在一起,竟是一起滚下了池塘……

“扑通……”

大家顿时呆住了,阿瑾妈呀一声,大喊:“快救人呀……”

好在沈毅是会游泳的,虽然落入水中,他仍是护着虞婉心,将虞婉心带到岸边,侍卫也连忙将人拉了上来,虞贵妃面色极为难看:“快带虞小姐回本宫宫中换衣。”

言罢,抱着阿瑾,立时离开,虞夫人没有多想,立刻跟了上去。

阿瑾看自家舅舅全身湿漉漉的模样儿,不忍心的扁了下嘴儿,沈毅对她一笑,阿瑾总算放心,她任由虞贵妃将她抱回宫。

甫一回宫,虞夫人立刻便是哭了出来:“贵妃娘娘,这可怎么是好?小姑姑与那沈大人抱在一起滚进池塘,回府之后,奴家如何交代?”

阿瑾:囧!

“如若知道进宫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奴家是怎么都不会进宫的。没想到竟是牵连了小姑姑,呜呜呜……小姑姑就让奴家摔了便是,这般救我作甚,作甚!我不想活了……”虞夫人继续哭。

阿瑾顿时觉得自己脑仁疼……她自穿越以来,见过不少人,连莲姨娘与阿蝶那样的都觉得不是事儿,这个虞夫人,怎么就这么“柔弱”呢!

当然,她爹是作死的不对。可是虞夫人能不能暂时先别寻死觅活呢!

“够了,你老老实实待在那里。你一个臣妇,整日奴家奴家的,是嫌自己身份太高么?”虞贵妃也是被她嚎的头疼。

“臣妇……”

“如果不懂事儿就闭嘴,什么牵连不牵连,这又不是故意。让你摔了?你的身子能摔吗?本就身子不好,就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了。再说也没什么大事儿,沈大人好心救人,我们该是存着感激,你倒是好,什么回府如何交代?这里又有你什么事儿?本宫自会差人送你们回府,你只需回房好生待着便是,婉心自然会交代好一切。”虞贵妃揉了揉太阳穴,不乐意与她说道更多了。

也不知当时怎么就选了她,唯唯诺诺,大家闺秀却连小家碧玉都不如。果然有时要多观察人品,不能只听传言。

阿瑾看虞贵妃恼了,乖巧的为她揉头:“贵妃娘娘不要着急,虞姑姑没事儿的。都是我爹不好,他是笨蛋!”

阿瑾愤怒的挥舞了一下小手儿,与虞贵妃继续言道:“我要让皇爷爷好好处罚他。”

虞贵妃看阿瑾懂事儿的样子,笑了起来,“还是你乖!”

阿瑾看虞贵妃的样子似乎又不那么生气了,笑嘻嘻的言道:“贵妃娘娘,我们进屋看虞姑姑吧。”

虞贵妃自然是同意的,她见唯唯诺诺站在一旁的虞夫人,也不带她,只言道:“你且在这里等着吧。”这般不通透的人,当真是委屈敬之了。

虞贵妃抱着阿瑾进了内室,就见虞婉心已然换好衣衫,她含笑言道:“这衣衫,正适合我呢!”

阿瑾天真道:“虞姑姑长得跟仙女儿一样,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虞婉心被她逗笑,戳她的小脸蛋儿:“我们小郡主嘴这么甜,难不成是喝了蜜?”

阿瑾诚实的点头言道:“是呀是呀。我每天早晨起床,都要空腹喝些蜂蜜水的。虞姑姑太聪明了,一下子就猜到了。”

虞婉心笑的更加厉害,似乎丝毫都没有受到刚才之事的影响。

阿瑾察言观色,见她似乎不太当一回事儿,悄悄松了一口气,阿瑾这般,抱着她的虞贵妃自然感受极深,虞贵妃也不知是和阿瑾还是虞婉心,只言道:“凡事儿,也不能只看表面。谁人能说清楚,有些事儿不能因祸得福呢!”

阿瑾“咦”一声,虞婉心则是突然露出了更真诚的笑脸儿:“那我可要承贵妃娘娘的吉言了。”

虞婉心并未在宫中久留,又是一番叙话便是带着虞夫人回府。

两人走了,阿瑾终于拉着虞贵妃的胳膊,担忧问道:“我爹不会被皇爷爷揍死吧?”

虞贵妃失笑:“刚你不还说不能饶了你爹么?”

阿瑾理直气壮:“是呀,是不能饶了他。可是我总归不希望我爹爹被打死的。”

虞贵妃亲了一下她的小嫩脸儿,“当真是个心软的好孩子。不过你且放心便是,虽然会受些惩罚,倒是也不见得怎样。你爹的内心,还真是比一般人强大。”

阿瑾心有戚戚焉的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耶!”

虞贵妃笑:“说不定……我的小阿瑾这次还能如愿。”

阿瑾:“如愿什么?”

虞贵妃笑而不语,阿瑾扯她衣袖,“贵妃娘娘告诉我啦,告诉我啦……”

虞贵妃被她缠的受不住了,终于在她耳边言道了几句,阿瑾吃惊的长大了小嘴儿,半天,她拍手:“好棒!”

深夜!

虞贵妃与皇帝一同下棋,虞贵妃被皇帝逼的毫无退路,终于摊手笑:“臣妾认输了。”

皇帝将最后一子落下,言道:“倒是不想,老天爷都帮你。”

虞贵妃:“臣妾自是希望婉心能够嫁给良人。四王爷,我并不看好!”不待皇上开口,她继续言道:“我并非不认为四王爷不好,只做人家继室,即便是王妃,也是不好做的。更遑四王妃的几个孩子都不是善茬儿。婉心是我的亲人,我当然希望她好。小小年纪便是要做人家后娘,不容易的。”

这番话说的诚恳,皇帝叹息言道:“你就是这样的好心肠,便是不是你的亲人,你也会关心的。朕知道,你为人最好,只他们都不理解你。不过就算他们都不理解你,朕是知道你是什么人的。当然,正是因为你这样好,所以老天都帮你呀!”

虞贵妃笑了起来,“只有皇上会这样夸奖臣妾。”

“朕是天底下最懂你的人。”皇帝握住了虞贵妃的手。

“我也懂皇上的心思,明白皇上的牵挂。也正是因此,我一直都没有开口。而如今……倒真是天意了!”

皇上笑言:“真是天意!老六那个浑人,天天作,倒是不经意改变了许多事儿!”

“这就是人的际遇。”虞贵妃笑的温柔。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虞家有女婉心,温柔娴淑,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今户部沈毅大人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婉心待宇闺中,与沈毅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沈毅为妻。钦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