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3章 两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3章 两更合一(1 / 1)

二王爷不知时寒如何想到这一点,但是时寒却提出自己的疑点:“什么事儿非要深更半夜的出门?想来也是见不得人。如若说与人有苟且,他断无需如此,毕竟一个鳏夫罢了。续弦都是可以娶的,实没有必要这样偷偷摸摸闹着被官兵盘问的风险出门。毕竟还有宵禁在。”

二王爷点头,赞同时寒的意见,谁能够想到,不过十一岁的男孩子却坐在这里与他言道自己父亲是否与人有苟且。他自是相信时寒不会是因为私仇而针对傅家的人。现在这个时候,事情孰轻孰重时寒十分了然。

更何况,时寒说的十分道理,什么事儿会让他傅将军深更半夜的出门?这太不合常理。虽不知是否与夺嫡有关,但是总归要小心几分。

严格的说,傅将军并不与任何一个皇子交好,便是傅时寒养在二皇子的府里,叫二皇子一声“父亲”,傅将军对二皇子也没有更多的依靠。不仅如此,相反的,他还略微冷淡。大家原本是觉得,看在傅时寒的面子上也要与二皇子交好几分,毕竟既是连襟,又是他儿子的养父,可是日子久了,倒是生出几分明了。

想来谁也不能忍受自己儿子见天儿的叫旁人父亲,对自己更是恨之入骨吧!

这么些年过去,大家倒是淡忘了时寒的年幼之事。特别是见过时寒的人,均是言道一声好二郎,虽然冷淡,但人是极好的。少有几人提到他幼年之事,便是提了,也当他那时太小,被迷了心窍。

不过时寒却也不是傻瓜,他自然明白,除却他这几年的伪装,天家的疼爱也是硬道理。如若没有天家无条件的支持和疼爱,旁人怎会如此待他。这世上憎恶他的人不少,但是喜欢他疼爱他的人也不少,时寒虽然失了亲人,少年坎坷,但是却也不是水米不进之人。好与不好,他心中自有一杆称!

天家对他好,他自然维护;二王爷对他好,他更是知晓。因此他便是竭尽全力,也要帮助姨夫,为他登上皇位的路扫清障碍。

“越是看起来谁都不沾的人,越可能是谁人的心腹,今个儿既是发现了一丝异常,我们便不能掉以轻心。父亲好生派人去调查一下吧!”言罢,起身言道:“都说完了,我想我也该去休息了。”

二王爷盯着他的眼,言道:“时寒,其实你不过是十一岁的少年,委实不用管那么多的。”

傅时寒却认真言道:“可我却偏是愿意如此,我记得小阿瑾说的好,脑子不用,只会越来越笨。偶尔也要好生的用上一用。我不过是练习罢了。”

这番话将二王爷逗笑,二王爷言道:“我倒是希望,时寒真的如阿瑾一般过得快活。每日这样为为父筹谋,我总是觉得亏待了你。”

时寒勾起嘴角:“我倒是并不这么觉得。既然是一家人,谈什么亏不亏待。何谓亏待,何谓不亏待,端是看心。”

“时寒少时时常住在宫中,与父皇感情甚好,可是如若父皇知道你处处帮我,想来他也未见得心情舒畅,我总归不能让你在父皇那里落了下乘。有些事儿,时寒还是莫要多掺合多接触,与阿瑾一起玩玩闹闹,也是好事儿。”二王爷真心为时寒好,如若不然,他肯这样帮自己,千金不换的。可他却宁愿时寒得到更多人的庇护。

时寒默默无语。

“不如,你且跟着齐王爷四处游历几年?想来也是快活人生。”二王爷继续提议。

时寒含笑看人:“如若我跟着齐王爷游历几年,回来怕是就会与他相同的德行了。”

二王爷一梗,想到小堂弟的所作所为,顿时嘴角抽搐,言道:“还是算了。总要跟个明白人。他毕竟不是沈毅。”当年他肯让时寒去沈毅的别院居住,看的便是沈毅的人品。至于说自家堂弟,他倒是不怎么信得过了。

时寒笑了起来:“父亲无需为我担心,我自会照顾好自己。也会好好处事,断不会做那些让自己不能把握之事。”这话说完,便是告退了。

不过第二日二王爷便是感慨,果然不将时寒托于赵沐那厮才是最明智的,谁想到,深更半夜的,赵沐便是命人收拾了东西,齐王府真是一番大折腾,今个儿一早,他只留了一个帖子给天家,人便是直接出城去了,据说是要去天山为皇伯父祈福,这话,还说的冠冕堂皇的咧!

别说二王爷,连阿瑾都觉得这厮太不着调了些,只是,阿瑾默默想,自己昨天才拿他做了伐子,今个儿他怎么就跑了呢,不过这样倒是也好,不会让皇爷爷对他使出降龙十八掌,呃,好像这个武艺也不行!

如若说这宫中还有一人觉得这事儿不怪,那便是阿瑾她爹,六王爷是也。据闻,六王爷十分喜欢这个堂弟,言道:他果然是个孝心大的。阿瑾听了,只想道一句:呵呵哒!

不过……阿瑾觉得,最近她爹爹都没有惹事儿,她觉得顶不习惯呢!

阿瑾这样想,六王妃也是这样想,六王爷不惹事儿还叫六王爷么?而且,六王爷近来因为之前木妍的事儿身心俱疲了无生趣的样子。六王妃倒是没有想到,他还挺深情。可是,木妍和他接触既不多,也没有两情相悦,至于这么装情深似海么?

六王妃不心疼,可却架不住有人心疼,莲姨娘见王爷每日早出晚归,借酒消愁。只将那已经嫁入四王府做妾的木妍姑娘骂了个狗□□。

见她如同泼妇一般在小花园唾沫横飞,六王妃微微蹙眉:“你去告诉她,让她有几分仪态。王爷可不会喜欢泼妇。”

林嬷嬷应声,不多时,就见莲姨娘微红着眼眶过来请安,微微一福,言道:“妾身见过王妃。”

六王妃柔声:“王爷最是喜欢柔情似水的女子,你这般的不堪入目,便是我一个女子看了都不想看第二眼,王爷如何会喜欢呢?”

这刀插的,连林嬷嬷都想为自家王妃竖一下大拇指了。

莲姨娘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委委屈屈言道:“王妃,妾身只是心疼王爷……”

“你心疼王爷,也不该这般的不顾及自己。王爷原是如何喜欢你。现在连看都不看,你好生的想一想究竟是为什么。每日絮絮叨叨,蓬头垢面,哪还有你当初美貌惊艳的模样儿?莫要只会在这里胡言,人家四王府的妾室,是你可以多言道的么?女子最忌讳犯口舌,你如今便是如此。如若这话传了出去,怕是还有人以为,这是我这做主母的不善管理后院。也以为咱家王爷觊觎人家妾室。这玩笑可是开不得。便是退一万步讲,王爷又有何可心疼的?王爷是天之骄子,每日生活的十分畅快,与那四王府的妾室有什么关系。天下美女多得是,王爷又是一表人才,丰毅俊朗,哪个女子不爱慕有加?你如今这话说的委实没有道理。”六王妃见六王爷已然站在不远处,义正言辞言道。

莲姨娘咬着唇,并不敢多言其他。

“好了,你且回房好生的想想我说的。如若还是不明白,你好生的学学晚翠。看她是如何做的,真的爱慕王爷,那便是不管王爷什么时候在,不管王爷多晚回来,都好生的打扮妥当,将自己做好的一面表现给王爷。只随时等着王爷过去看她一眼。我们伺候好王爷便是最重要的。”六王妃语重心长。

莲姨娘反驳:“晚翠那贱人……”

“住嘴!你与晚翠都是王爷妾室。说起来,晚翠还是天家钦赐,那容得你如此编排,刚我就言道女子不能多犯口舌,现今看来,你是全然没有反省自己行为。林嬷嬷,掌嘴!你这样的品行,如何能够教好阿蝶?”六王妃一使眼色,林嬷嬷便是上前。

莲姨娘呼喊:“王妃莫要偏心……”

“掌嘴。”六王妃厉声。林嬷嬷一个耳光便是招呼上去,莲姨娘被掀翻在地。

“王爷……呜呜!”莲姨娘委屈的哭哭啼啼,“王爷会怪您的,王爷……”

“王妃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本王原本听你抱怨王妃,还以为王妃真的颇有偏颇,没想今日竟是见到这样一幕。你说你,现在怎么就变成这么庸俗的模样儿!当真是让人看了心寒。原本那般美好的一个女子,如今俗不可耐,俗不可耐!”六王爷现身,一番感叹,凑到六王妃身边表白:“王妃对本王的心意,本王是知晓的。”握住王妃的手,六王爷:“走,我们回房。”

六王妃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动情的看着六王爷:“我自是对王爷情深似海。然这府中并非只我一人,作为正妻,做事更是该大气,莲姨娘不理解我,只要王爷理解我便好。说起来,自阿瑾之后,王爷并无其他子女,这也是我心头最大的遗憾。我自是希望您子孙茂盛,然我已然有三个儿女,万不能只顾自己,今夜,还请王爷去晚翠那里吧。”

六王爷被这一番话感动的不行不行的,他眼眶微红,再次拉住六王妃的手,“美芙对我的心意,天地可鉴。如若这一世我背弃你,就天打雷劈,五雷轰顶,万劫不复,死了下十八层地狱……”

六王妃依旧是那般面不改色,她笑言:“王爷的心,我自是懂的。快去看看晚翠妹妹吧。”

六王爷:“好嘞!”

看六王爷毫不犹豫的转身蹦跶离开,六王妃带着林嬷嬷回房,途中,林嬷嬷惊讶言道:“倒是不想,王爷竟是会发那样的毒誓,只这女子一个个的进门,王爷又怎么觉得,自己是没有背弃与您呢?当真是可笑。”

六王妃讥讽的言道:“大抵,那人觉得,只要没有休弃我,便是没有负心与我吧!”

林嬷嬷扁了扁嘴,言道:“当真是个头脑简单的。王爷这样的,也就是托生在好的家庭,皇室贵胄,如若不然,怕是被人害死都要为人数钱,委实是头脑简单的紧,啧啧!让人对他不止厌烦,更多同情了!”

六王妃这下倒没有气愤,相反的,她露出笑意:“头脑简单也未见得就不好,你看,如今不是极好么?如若让他再多靠近我,我怕是就要恶心的吐出来了。只那么一个小计策便是让他感恩的跑到其他女人那里去,我真是觉得心情敞亮。”

林嬷嬷叹息:“只可惜王妃生小郡主的时候伤了身子,如若不然,再生个哥儿帮衬着小世子,兄弟二人守望相助,倒是也无需担忧更多了。”

六王妃平静:“想来这便是定数。既然老天只让我有谨言一个哥儿,那么我便是也不强求。其实老天已然厚待与我,我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滢月和阿瑾都是懂事儿的。便是只有谨言一个哥儿,我也是无憾。”

当初她肯忍了六王爷的亲近,不过是想着能够多生一个哥儿帮衬谨言,毕竟,谨言身子太差,她只盼着有人帮衬,谨言这世子能够坐的稳当。然世事难料,她之后的两个孩子俱是女儿,更是再生阿瑾之后伤了身子,彻底不能生育。既然如此,她便是也歇下了这份心思,安心守着三个儿女。既然谨言身子不好,滢月和阿瑾又是女孩子,那么她这做母亲的便是一刻都不能停歇,必然要好生的活着,活的长长久久,厉害上十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得到更好的日子。

不过……既然她不能生,那么王爷也别想继续生了。她断不会给谨言他们找来麻烦。想到此,六王妃言道:“许幽幽与木妍已经让王爷连续吃了两次亏,再怎么说,他都是咱们六王府的人。我也不能亏了他,你再为他寻个美人。”

林嬷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妃明明是不想王爷靠近您,却还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这话也只有林嬷嬷可以说。

六王妃挑眉轻笑:“嬷嬷总是爱说实话。谁稀罕用他,原不过是为了生孩子罢了。既然不需要了,我作甚还要与他行那事儿?恶心的要死,烂黄瓜而已。你去为他物色吧,让他有了旁的心思,也就不想着我了。我看呀,晚翠是越发的留不住他了。”

“男人可不就是这般喜新厌旧,翠姨娘进门也是三年多接近四年了,按照王爷的脾性,大抵也是极限了。”林嬷嬷顶看不上这个王爷,自家小姐这样的好女子竟是嫁给了这么一个货色,虽然看着身份高贵,可是小姐是沈家嫡女,便是嫁给王公大臣,也是可以,左右都是富贵人生,琴瑟和鸣总是好过与这样的人周旋一生。这般想着,林嬷嬷越发的心疼自家小姐,“委屈小姐了。”

林嬷嬷很注重规矩,外人在时,多是称呼王妃,只有极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唤一声原本的称呼。

六王妃摇头:“也算不得委屈,与其找一个琢磨不透的,倒是不如找一个能把握在手里的蠢货,最起码心情也是舒畅的。”

林嬷嬷:“小姐豆蔻之时可并非这么说的。”

“那又怎样呢?人总是会长大,许多想法也会更加的成熟。而现今,我觉得自己过得极好。人如若太重感情,特别是男女之情,便是会万劫不复。这话许是有些武断,可是我却也见的多了。你看那傅夫人,其实,我更愿意称呼她一声景二小姐。景二小姐不聪明么?可终究还是抵不过那青梅竹马的情谊。谁能想到十三四岁就能女扮男装去战场的女娇娥,最终却会那般落寞?人人都道景二小姐救驾而死,可是如若没有之前的寒心,没有那一步步的因,怎么会有后来的果?说到底,感情最伤人罢了。越是深爱,将来背叛之时受的伤害越重。”六王妃总觉得,京中女子泼辣的多,温柔的少,正是因为不少人都是受了景二小姐的影响。

当年景二小姐何等的特殊,十足十的带领了一股子热潮,她出门做生意,去战场,又以文会友,更是与天家成为忘年交。聪慧,能干,特殊,英姿飒爽,大气娇俏。虽然不少人都言道这样没有一丝女子该有的温婉,可是不得不说,这又让多少京中少年惊为天人,趋之若鹜,只盼见佳人一笑。人人都言道三年前的许侧妃许幽幽有当年景黎夕的风范,可是照她看来却是不同的,徒有其形,不见其神罢了。

当年的景黎夕真是让多少男子倾慕,女子震动,大家都模仿她的行为,她的性格。便是自己哥哥也是一见倾心,再也容不下他人,只这样聪慧的一个女子,依旧是断送在了感情上。她选择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可是却没想,人怎会不变,感情只让人一叶障目。傅老妇人又是个守旧老成的人,她不喜这般轰动京城的女子,更是不喜她的能干、倔强。世事就是如此可笑,有人喜欢你这样特殊的品行,有人便是不喜。到最后,感情只给了她沉重的伤。

而景黎夕的前车之鉴让她明白,有时候太过重视感情,只会落得被背弃,只会让自己下场凄惨。不得不说,四王爷的阴险和景黎夕的死都为她上了生动的一课。而今,她很满意这样的生活。

“王妃?”林嬷嬷看着六王妃,有些疑惑。

六王妃终于回神:“你说了什么?”

林嬷嬷继续言道:“奴婢说,莲姨娘,关多久合适?”

六王妃摩挲自己的扳指,笑了起来:“多久?自然是你为我们好王爷寻到新的美人。”六王妃笑靥如花,“待你寻好了人,我便是让她可怜兮兮的见王爷。咱们王爷那般怜香惜玉,想来自是会疼惜她一番。呵呵,对女人来说,最冷酷的便是前晚还与你甜言蜜语的男人翌日便是翻脸无情,恋慕他人。我就要她好好感受一下这样痛苦的滋味儿。”

“是。”

“既然她能钻了空子得了王爷的宠爱怀孕,我便是让她知道,私自做任何决定都不会有好下场。我做不来那样堕人孩子的事儿,她可以生,可是生了就要自己照顾,更是要明白,我不会弄死她和她的孩子,我也不会饿她打她虐待她,但是我可以让她如鲠在喉,一辈子都难受。至于那孩子,听话了,我做一个好嫡母好生照顾,如果不听话,例如……现在。那么她便是该知道,嫡母能为她这个庶女筹谋的,绝不止她想的那么多。”六王妃仰头看天,见起了几多乌云,她轻快道:“又要下雨了呢?旁人不喜欢这样的泥泞,我却觉得觉得,雷电轰鸣,倾盆大雨极好。风雨过后便是彩虹。既然想感受人间极美的景致,那么自然要经历一些暴风雨。”

林嬷嬷:“王妃说的对。”

林嬷嬷做事极为麻利稳妥,不过几日的功夫便是为六王爷寻了一个极美的女子,好巧不巧,那女子与竟是与莲姨娘一样,都是戏班女子。

虽说是物色,但是林嬷嬷又不与那女子接触,观察了那女子品行之后便是告知了六王妃,他们只消引六王爷过去便可,剩下的事儿,王爷会做的比他们还好。至于说将这女子发展成为自己的人,六王妃却又不会做。那般授人以柄的事儿,她岂会让人抓住。她自有自己的想法,就算他朝此女子犯了什么错,也是与她无关,她更是不曾招揽任何人为己所用。

至于说怕不怕新人不听话,这更不在六王妃的考虑范围内,她是上了皇家玉牒的王妃,一堆小妾,还会让她放在心上?而且既然她看过了品行,那么便是说明,此人没有大的问题,就算小毛病一大推,那又有什么呢?有小毛病,更容易把控,如若十全十美,倒是不美了!

果不然,在林嬷嬷的引导下,六王爷没几日便是去了戏班,六王爷之所以让人不齿,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这人就算对谁一往情深,见到更美的,亦或者是其他美人,一样会立马被勾走。这不,看到扮作小生,英姿飒爽的美人,他一下子便是走不动路了……

听闻那女子颇为苦命的经历,他又想到同样命苦的木妍,虽然不能与木妍结为秦晋之好,可是见到这梦雪姑娘,他便是更生怜爱,只嚷着要为梦雪赎身。

一时间,京城又沸腾了……

阿瑾觉得,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担上“蠢货”两字,那么必然是她爹莫属。能够将下作的事儿做的这样理直气壮,也是一种能力。

说句更奇葩的,阿瑾甚至觉得,她爹是值得大家学习的,人家龌蹉都龌蹉的坦荡荡,而且活的自我呀!你们装君子,装好人,有啥用。倒是不如像他这般,活的一个轰动,活的一个自在……

要说为啥六王爷只是要讨一个戏班女子做妾便是又引起冲动,阿瑾羞愧的捂脸了,她有偷听到哦!

这次他爹,被人捉奸在床了!据说当时现场最起码二三十人不止,喵了个咪的,真是“大惊喜”!

呵呵哒!

号外号外:当朝六皇子被人捉奸在床,现场一片狼藉,且看皇室贵胄如何为苦命悲情绝色女撑起一片天!

阿瑾想,如果现在有什么报纸网络的,那么应该会第一时间刊发这样一个大新闻,你说好端端的,既然喜欢就赎身纳回家呀!正常人大抵都会如是做,可是六王爷人家偏不,偏不偏不!

他暗中勾了梦雪姑娘,两人竟是私相授受起来……

不过六王爷也有话要说呀,他十分委屈,他这不是前车之鉴么?之前还未与木妍姑娘好上,谁想到生出了那许多的变故,木妍竟被四王爷勾走了,闹得他空欢喜一场。因此这次想着,为了避免四哥横刀夺爱,要第一时间将人吃下,然后再赎身走,这样才稳妥,可谁曾想到,第一次开吃就出了□□烦,被人捉啥啥在床了,呃……

悲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