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62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2章(1 / 1)

阿瑾觉得,傅时寒这个家伙真是料事如神,果然,当天傍晚皇上就“不经意”的问起了白日之事,阿瑾笑嘻嘻的言道:“我们碰见了舅舅,真好。不过舅舅是个大坏蛋,出门不带我。还是时寒哥哥好。对了对了,皇爷爷,我还见到了皇叔呢!”

皇帝:“沐儿?”

阿瑾连忙点头:“就是他,他可会享受了。皇爷爷,你不知道,他的游船,有这么大,这么大呢。”阿瑾用手比划,满脸都是激动,简直星星眼。

皇帝挑眉:“哦?阿瑾很喜欢?”

阿瑾忙不点的点头:“可不么?真是太震惊了。”她继续比划,惹得皇帝笑了出来,“那你就没问他要?”这小家伙不是小财迷么?

阿瑾扬头:“我没有。是不是很乖?我怎么会随便要人家的东西?我只是问他要了这个。”阿瑾将如意扣拿出来,嘚瑟了一下又收起来,“再说了,游船那种东西,就算是好又怎样,总不能天天用,卖也卖不出去。我时寒哥哥说,那个游船,便是维修保养,也要花大笔大笔的银子,如流水一般,我可舍不得。我如果想用,就和皇叔借,这样弄脏了都不需要收拾,因为我这么小,根本不会收拾。嘿嘿,皇爷爷觉得我棒不棒?”

皇帝笑的更加厉害:“很棒!我家阿瑾十分聪明。”

“真是没见过皇叔那样的人。”阿瑾支着下巴言道,小脸儿充满了疑惑。

“阿瑾莫要和你皇叔多接触,你皇叔可教不了你什么好。”皇帝想到自己侄子的性格,略嫌弃。小时候就是个会讨女人喜欢的,大了更是不得了。只这样的人,可不能让他们小阿瑾和他多混在一起。教坏孩子可怎的是好!

阿瑾:“谁说皇叔不好呀。我觉得皇叔很好呢,皇叔那里与宫里一点都不一样。我今天还看跳舞了,特别特别棒,和你们看的一点都不一样……人家是边跳边脱的,可特别了。你们那个最没意思,长得也不行,丑……”

皇帝:“呵呵!他竟然给你看这种东西?”是想死么?

“恩,跳的可好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领舞那个女的本来还摸皇叔呢,突然就摔倒了,好奇怪的,我看的正快乐呢!哥哥就说不想看,哼。”阿瑾描述的兴高采烈,却见皇帝的脸色不咋么好看。她默默的为赵沐点烛,决定以后见面一定要和皇叔好好道歉,如果不换一个别的会让小孩子这么兴奋的话题,皇爷爷大概还会追问更多舅舅和虞姑姑,虽然她换了话题未见得就会让皇爷爷不多去查看,但是整体的意义不同。而且,她是其中的关键人物,如若她不是被人刻意用作纽带,那么皇帝大抵便不会怀疑更多,也不会更加反感。

至于说提齐王爷赵沐的事儿,是时寒为阿瑾选择的一个比较好的转换话题的点。而事实上,这个话题确实转的很好。

想到这里,小阿瑾双手合十,默默的歉意:皇叔,对不起啦!

远在齐王府的赵沐正欣赏美人谄媚艳舞,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美人连忙靠在他身上言道:“王爷可是伤寒了?”边说小手儿边是上下滑动。

赵沐哈哈大笑,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待到深夜,赵沐披着袍子坐在院上赏月,自斟自饮,感觉到身后有人,他言道:“时寒这样大半夜的来我齐王府,莫不是看中了本王?”

傅时寒冷笑:“你还真是自恋,不过我想,这倒是你们赵家人的家风。”

赵沐:“……虽然说实话是美德,但是你这样很容易被人揍死的。”赵沐懒洋洋的对时寒摆手,时寒并没有动地方,他却仿佛没有骨头一般倚在了桌上,将身体的重量放在石桌上,“你看你,就是这么不讨喜。”

时寒静静的看他,半响,勾起笑容,本就出尘的容颜更是绝色,他往前几步,将手搭在赵沐的肩上,“七王爷想我怎么讨喜呢?”

赵沐桃花眼挑了起来:“这样……便算是讨喜了。”言罢,摸了一把时寒的手,啧啧道:“果然是少年,这手都比我细嫩许多。”

若是一般人看了,只当他是变态,有龙阳之好,可谁知赵沐接下来的话却也让人喷饭,“看样子,我该好生的保养一下了。听闻天山浮冰与人皮肤极好,我想,我倒是该去天山住上一段时间了。不然被你这样不如我的少年超过,心中甚是烦恼。”

言罢,抬起自己的手左右看,“你觉不觉得,如若我好生保养,必然比你更加出色?”问过之后那笑容更是十分的欠揍,时寒嘴角抽搐一下,越发的靠近他,“可是年纪大了就是大了,便是如何装作年轻,能够掩饰外表的沧桑,却敌不过内心的衰老。”

赵沐囧了……

“那你什么意思?”

时寒笑容可掬:“也没什么意思,去好生的休养一下也是正途。虽然内心苍老,可是却也没人能够看到不是?保证外表的光鲜也是正经。最起码还能糊弄糊弄人!”

赵沐:“我突然发现,这次回京时机不太好,我不怎么想看见你,呵呵……”

时寒收起自己手,站直身子,“那我便是告辞了。”言罢,极快的消失。赵沐看他突然出现,突然又离开,疑惑的挑眉:“这厮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不过他倒是没有疑惑太久,毕竟,有些人奇怪惯了。例如傅时寒。如若他正常,那就应该是最大的不正常!

赵沐疑惑的不得了,不过时寒却面色轻松,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既然这般,那倒是极好,想来明早赵沐就会去天山了。他离了京城,天家倒是也不能迁怒,阿瑾也不会愧疚了!

深夜已然宵禁,但是时寒却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待他途径傅府,停下脚步望了过去,傅府大门紧闭。时寒恍然看到飘雪的大阴天,一身红衣的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儿踏出府门。也许当时没有想到,自那之后,傅夫人景黎夕,她再也没有回到傅府。也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傅府了,人人都言道,傅夫人命不好,可是时寒却记得当时他外祖父站在傅府大门口,决断的言道:“梨夕危在旦夕之际,只盼着一纸休书!这点做父亲的不能为她做到了,可是就算是拼了死,我也不能让她葬在傅家的墓园。”

时寒看着傅府的牌匾,只觉得这些年他父亲的痴情是那么可笑,如若真的真情,又怎会有那时的是是非非。

就在时寒发呆之际,大门却突然打开,一时间,不遑是时寒,出门的人也呆住了,他们四目相对,时寒转身就走,傅将军却快步上前,喊道:“时寒!”

时寒停下脚步,回头似笑非笑言道:“傅将军,好久不见。”

傅将军激动:“时寒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快,快进门。”

时寒上下打量傅将军,见他一身便服,微微皱眉,随即言道:“我想,傅大人弄错了。最起码,您可不该用什么回来的词儿。这里并不是我的家,谈何回来呢!”

傅将军一僵,看时寒苦笑:“我就知道,你并不能原谅我,只是时寒,你祖母近来身子并不好,就算你不看父亲,也回来看看她老人家。其实她是一直惦念你这个孙子的……”

傅时寒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他顿时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终于笑够了,他看傅将军,疑惑的问:“你怎么会突然好心告诉我这样的好消息呢?我想,大抵我今晚是要高兴的睡不着了。”

傅将军难过道:“时寒,你这孩子又何必如此?”

“什么何必如此,我高兴不成么?难不成我不该高兴?只我倒是不知,傅将军这般喜欢说笑话,惦记我?惦记我什么?我可记得,当初她喊着我孽子,恨不得我死的狰狞模样儿。而且,我可是差点杀了她的人,她会想见我?您真是太会开玩笑了。”傅时寒一身青衣站在阴暗处,语气十分的快活,仿佛遇到了天大可喜的事儿。可如若靠近便是可以看出,他面上没有一丝的笑意。不仅没有笑意,脸上还有许多的伤痛。

傅将军攥起了拳头,许久,又无力的放下,“你祖母可以不怪你的刺杀,你又为何要深深的记着当初的事儿?一切都过去了。”

傅时寒听了这话,终于停下了笑音,尖锐冷言:“一切都过去了?对你来说一切都过去了。可是对我来说,那是一辈子都不能弥补的伤痕。如若没有你的负心,如果没有傅老将军的漠视,没有傅老妇人的偏袒,没有那个贱人的算计,我母亲怎么会死,我的妹妹怎么会死!如今他们都死了,你与我说一切都过去了,你不觉得你太可笑么?你当我站在傅家门口便是要和你们和好?你太天真了,我只是在想,在想这里什么会成为一片废墟,你们这些人,表面光鲜,背地里龌蹉恶心的人什么时候死光!”

“时寒!”傅将军颤抖着声音:“你误解我了,我从来没想,从来没想忘记你母亲,我真心心悦于她。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娶,也不会在想别人。你可以说我千般万般不好,但是不要这样尖锐,更是不要埋怨你祖父祖母,他们其实内心都是疼你的呀。想你也该知道,你祖父是多么希望你能回来,你祖母也后悔了,她……”还不待解释完,傅将军的话便被打断。

“就算你欺我年少,也等我大些忘了一切,莫要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谎话诳我,你真当我是三岁孩子不成?当年在府中,祖母可曾对我有一丝丝的好?她只盼着那个小贱人给她生个听话的好孙子吧。如若有一丝的空闲,她都要针对一下我母亲。还是说,如今您是生不出来了,她才想到我?呵呵,真是好笑!只可惜,我可不是任人摆布的孩子。今时今日,今时今日是我能力不够,他朝如若有能力,我必然不会客气!傅家,从来都只是我的仇人而已。而你,傅将军,你要好好活着,活到我有能力,有能力毁了傅家。”言罢,傅时寒转身离开,他脚步极快,傅将军僵在那里,已经浑然忘记自己究竟为何要出门。见到时寒,他以为时寒终于回来,以为他终于想通,可原来却不是,什么都不是!

时寒不过是几步便是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他的情绪全然不似之前的激动,如若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控制,如何能够在一些年长之人中游刃有余呢!

待到回府,时寒并未直接回房,相反倒是来到书房,看书房仍是燃着烛,与门口小厮问道:“父亲人可在?”

小厮连忙禀道:“在的,王妃也在。”这便是不能随意进入了,时寒颔首,转身便是准备离开,然还不待他离开,就听“嘎吱”的开门声。

二王妃将门打开,唤时寒:“时寒怎么未见门就要走,快进来。”

时寒含笑上前,二王妃搭着他的肩进门,“时寒这孩子越发的有心思了,这都到了门口,竟是还不进来。”

二王爷笑:“时寒快坐,富贵,去煮些清茶。”

时寒摇头:“夜深了,莫要准备这些,吃茶多了倒是不好休息。”

二王妃点头:“你看,我就说大男人心思不细腻。大晚上的喝什么茶?时寒可是饿了,母亲为你准备吃的。”

时寒招架不住,笑言:“都无需准备了,我只和父亲说几句话便是回去休息。”

二王妃一听,颔首飒爽言道:“那既然如此,我先回房休息,你们父子好生的聊聊。”言罢,又盯着二王爷言道:“莫要谈的太晚耽误时寒休息。”

二王爷话中带着笑意:“一切都听王妃的。”

二王妃体贴的将门关好,时寒看自家姨母的背影,想到母亲,呆了一会儿,终于回神,他打起精神,与二王爷言道:“我建议,父亲好生的调查一下傅将军。”

二王爷吃惊的皱眉,看他:“你说傅将军?”

时寒点头:“对,傅将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