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56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6章(1 / 1)

阿瑾不怎么明白皇上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照时寒的说法,这件事儿没那么简单地呀。可是现在看皇爷爷和舅舅站在一起,她又觉得,似乎不像时寒想的那么复杂了。

阿瑾萌哒哒的捏着小裙子边儿晃荡,瞅瞅这个,看看那个。皇帝见她鬼灵精的样子,问道:“阿瑾这是干嘛?”

阿瑾扬着小脸儿笑嘻嘻:“我在想,皇爷爷肯不肯为我劝舅舅。”

皇帝不置可否。阿瑾连忙上前,一骨碌爬上桌子,动作利落。她摇晃皇帝的胳膊,哀求道:“皇爷爷帮帮我嘛!我舅舅打光棍儿可不行。”

沈毅:“阿瑾想的太多了,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儿。”

阿瑾瞄了眼桌上的茶杯,拿起一口闷下:“酒壮怂人胆,虽然我不怎么敢惹舅舅,但是现在可要好好的说上一说了。”

沈毅看着那个杯子,默默言道:“我记得,那是茶吧?”

阿瑾:“……嘿嘿,嘿嘿嘿。”

“沈卿家不是孩子,凡事他自有自己的打算,阿瑾还小,不明白大人的心思,你乖些。”皇帝言道。

阿瑾对手指盘小腿儿坐在桌子上,低落状。这个时候她如果还不明白,那可真是个棒槌了,皇帝不想让她多管闲事儿,也就是说,他对这个虞小姐,还是有自己的用处。至于自己撺掇要将虞小姐介绍给沈毅,皇爷爷并不愿意。可大抵是不想让她这个小孩子失望,因此采取了比较迂回的打法。沈毅拒绝了,自己总是不能在多掺合的。想到这里,阿瑾觉得,她皇爷爷真是太过老谋深算。可是……虞小姐辣么美辣么温柔,最适合做她舅妈了呀,她才不会放弃呢!呵呵呵,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想到此,阿瑾用小脚蹬了蹬皇上,“皇爷爷,舅舅让我很失落,我觉得这里是我的伤心地,我要走了。”

沈毅看阿瑾脏兮兮的鞋底和龙袍上显而易见的鞋印儿,微微皱眉。

“那阿瑾小乖乖是要去哪儿?”

阿瑾别过脑袋,凄凉状:“伤心失落走天涯。”

“噗!”皇帝没忍住,直接笑喷了,他年纪渐大,性格倒是也越发的小孩儿。见阿瑾如此,就觉得可爱的不行,揉了揉阿瑾的头,将她的包包头揉乱,言道:“阿瑾乖乖的。莫要掺合大人的事儿,你看,你舅舅也并不需要你帮忙。”

阿瑾又暗搓搓的蹬了皇帝一脚,看他龙袍上已经有两个鞋印了,阿瑾满意的跳下桌子:“皇爷爷,我要出去玩儿了。舅舅,我走啦!”言罢,微微一福,倒是十分有礼,不过说完立刻咚咚跑掉了。

等阿瑾出门,看见时寒坐在台阶边仰望天空,阿瑾小火车头一样跑了过去,直接冲到时寒的后背,一高儿窜了上去,她捏时寒的耳朵,言道:“时寒哥哥背我。”

时寒也亏得是练过武,不然被她这么一高儿窜过来,怕是就要直接摔到台阶下,他箍住阿瑾的小腿儿,背起她走下台阶。

阿瑾撇嘴言道:“被时寒哥哥说对了。皇爷爷太诈了,他不想让虞姑姑嫁给我舅舅,还故意拿舅舅出来当枪使,可怜我舅舅,看着是个精明人,实际却是个笨蛋。被皇爷爷利用了呀。”

“阿瑾……你才五岁,整天琢磨这些,不累么?”时寒问道。

阿瑾愤怒:“如果是别人,我当然不会管,可是那是我舅舅,嫡亲嫡亲的舅舅,虽然有点严厉,虽然自带严肃脸,可是那是我的舅舅,会护着我,会对我好,会照顾我,还会接屎接尿的舅舅!五岁怎么,五岁怎么了?我也是个大人了,我会分辨的好吗?再说我这么聪明伶俐,如果不是脑子好用,怎么会担起聪明伶俐的名头?”

阿瑾扒拉扒拉的一通抢白,时寒听了只是笑,笑够了,言道:“阿瑾真是小笨蛋。”

阿瑾不乐意听了,人人都说她聪明,他怎么可以说自己是笨蛋?这不科学,不科学哒!要知道,她的内芯儿,可是一个成年人,虽然装傻卖蠢又卖萌,可是这都是掩盖她成年人本质的表演好么?她是一个演技派!

“谁说我笨的?你说!为啥这样说我!”

“这事儿,又不光是只是你一个人的。寻求共同的、更有战斗力的盟友才是正经。”时寒指点。

阿瑾不明白,她睨了眼时寒,问道:“你是说你自己么?”

时寒含笑摇头:“自然不是我自己。你忘了,虞婉心是姓虞的。”

阿瑾:“你外婆还是姓虞的呢!哎,不对,啊啊,我懂你的意思了。贵妃娘娘!”

“没错。贵妃娘娘也姓虞。”

阿瑾秒懂,说起来,傅时寒脑子真的挺好用的,这种借力打力,果然好,她眉开眼笑,大大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可一转念,阿瑾又嘟唇:“你答应帮我劝舅舅的,可是没有成功。”罪状,这是傅时寒大坏蛋的罪状!

时寒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将她往上背了背,言道:“正在进行中!凡事,切记不可急躁。阿瑾就是这样毛毛躁躁的性格才会让旁人都看出你的想法。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你才五岁,大有可为。”

阿瑾鼻子喷气:“咋咋呼呼也未见得就不好,你看我家渣爹,虽然愚蠢又咋呼,可是也是做了很多好事儿的。一切呀,都有个定数,呵呵呵!”

时寒笑的意味深长:“你以为,天底下真的有那么的巧合?”

阿瑾正得意,一时没听见,待到又要再问,时寒却不肯多说,反倒是言道起其他的,阿瑾很快就被新的话题带走。

翌日。

阿瑾正在御书房里翻翻拣拣,就听有人请旨觐见。想来天家也是真的疼爱阿瑾,如若不是这般,断不会在处理公务之时还将阿瑾带到御书房,不过阿瑾也是十足的小孩子模样儿,从来只会瞎捣蛋,翻翻拣拣的找些带画儿的书看,倒是不会动那些重要的东西。

听到有人觐见,阿瑾头都没抬,继续翻翻翻,皇帝言道:“阿瑾出去玩儿吧。”

阿瑾抬头,伸出小手儿:“你让我来,又让我走,礼物咧!”

皇帝哈哈笑了起来,他问道:“那阿瑾喜欢什么?”

阿瑾眨巴大眼睛:“我想要的礼物是……嘿嘿,我想要亓遇臻的一枚印章。”想当年她就坑蒙拐骗仗着自己是一枚小包子抢走了皇帝的那枚“言”字印章,而那枚印章,她哥哥谨言到现在仍是再用。可是当年,她可不知道亓遇臻这个人有多么传奇,现在知道了,她便是想着,为哥哥重新讨要一块,一块写有“谨言”的印章。

提到印章,皇帝也想到了她小时候那茬儿事儿,含笑言道:“那你想让他刻什么呢?你该是知道,亓遇臻先生为人十分古怪,并不会随意送人礼物,便是朕吩咐,也未见得就会听进去。”

阿瑾面不改色的:“我才不管呢,皇爷爷最厉害了,您一定有办法,反正我要我就要,我要刻了谨言字样的印章。如果你不给我,我就不走了,我要捣蛋。”

本就是无理要求,却还理直气壮。如若旁人,天家大抵会直接一巴掌将人打出去,再也不见,可是对自己的小孙女儿,还是萌哒哒会讨人喜欢的小孙女儿,天家一直笑容满面,见她撒泼,笑了起来:“好好,都答应你。这件事儿,皇爷爷帮你办到。那现在阿瑾肯乖乖去玩了么?”

阿瑾挥手,一个飞吻,“我走啦!”可全然不是自己刚才那个样子,皇帝哭笑不得。

阿瑾出门,与门口的男子擦肩而过,阿瑾看他,觉得有几分面熟,但是却又想不到那人是谁。倒是进门的人停顿了一下,望向了阿瑾的方向。

“虞敬之参见皇上。”

阿瑾听到这声音,竖起了小耳朵,可是再怎么竖起来,她也已经到了门口,阿瑾想了一下,蹦蹦跳跳的往虞贵妃的宫里跑去,既然姓虞,那么应该跟虞贵妃有关系吧!

阿瑾一溜烟的来通风报信,“贵妃娘娘……”阿瑾冲到屋里,胡乱挥手:“你们都下去,我有事儿要和贵妃娘娘说。”看她煞有介事的样子,虞贵妃含笑点头,大家鱼贯而出。

阿瑾连忙:“刚才我在皇爷爷那里玩儿,有人过来觐见,皇爷爷竟然让我出来耶,你说奇不奇怪?我是谁呀,是皇爷爷的贴心小棉袄,他竟然会让我回避。为了让我走,还允了我,要给我去要亓遇臻的印章呢!我听到那人的名字了,叫虞敬之,贵妃娘娘,听到他和你一个姓,我就撒欢过来通风报信了。”孩子气十足。

虞贵妃见她鼻尖微微的汗珠儿,看她一脸的“我对你最好,咱们俩是一伙儿的姿态”,爱的跟什么似的,直接将人抱在了怀里,恨不能永远留在身边不还给六王妃,她摸阿瑾的小脸蛋儿,言道:“阿瑾真是可人疼的小姑娘,可你过来告诉我,就不怕你皇爷爷不高兴?”

阿瑾一甩头,仗义言道:“我不怕。再说皇爷爷除了最疼我,就是疼你了。他不会生气的。”

虞贵妃被她的话说的心满意足,虽然小姑娘说话听着好笑,但是这可比别人恭维一万句都有用。

“真是我的宝贝儿。”虞贵妃亲了阿瑾的脸蛋儿一下,言道:“敬之是大哥的孙子。倒是不想,他竟是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