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54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4章(1 / 1)

阿瑾在四王妃面前好一通炫耀,直到时寒将她抱走,她还得意洋洋,“怎样,还想和我斗,呵呵呵!”

时寒无奈的笑,就觉得这个小家伙儿真是越发的讨喜。

“莫要理她。”凡事,自有时寒哥哥,时寒哥哥会保护你。这是傅时寒没有说出口的话。阿瑾自然不晓得他这些内心活动,扬着小下巴言道:“我当然不会理她,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她娘当年害我,我都没和她一般见识,对一个小丫头,我更是不会……啊,啊啊啊!天呀,我竟然和一个小丫头斗气,天呀,我的格调一下子就降低了呀!”

阿瑾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竟然在和一个小女孩儿置气,她是大人呀,这样好丢人有木有!阿瑾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儿,觉得不能见人了。

时寒看她这样,直接笑了出来,“阿瑾,你要不要这样可爱呀,你自己还不是一个小姑娘,还说人家是小丫头。”

阿瑾正内心激烈斗争呢,听时寒这么一说,放开了自己的手,她对手指,“对吼,我自己也是个小姑娘,那没啥了!”瞬间多云转晴,这速度快的让人叹为观止。

时寒可是已经习惯了这个小丫头的跳脱,并不当成一回事儿,与她言道:“阿瑾莫要理她们。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意过日子就好,时寒哥哥希望阿瑾生活的快活,而不是如同明玉她们那般,学规矩,学女德,时寒哥哥才不要阿瑾过那样的日子。阿瑾任性一些,张扬一些,想这样就怎样,不管什么样的日子都是长大,那么时寒哥哥希望,阿瑾是随心所欲的长大。”

阿瑾见他说的认真,又在时寒脸上“吧嗒”一下,高兴言道:“我知道了,那时寒哥哥,如果我犯错了,你会帮我么?”对手指,小可怜儿状。

时寒被她亲的心满意足,点头:“自然是会的。”

阿瑾高兴了,继续问:“我闯祸也没有关系么?你知道的呀,有时候,我是会任性一些哒!”

“阿瑾任性一点都没关系。时寒哥哥喜欢阿瑾任性又霸道的小模样儿。”一句话,奠定了阿瑾将来的路线。阿瑾得到保证,心满意足的摸着自己小肚皮,“时寒哥哥最好了。”

许多年以后,时寒回想自己怎么就陷在阿瑾的魔咒里走不出来,也只能想到那句脆生生的“时寒哥哥最好了”以及响亮的亲亲声。

时寒并没有让阿瑾在四王妃身边待多久,虞贵妃也是一样的想法,因此时寒将阿瑾抱走之后,虞贵妃便也打发了四王妃。回四王府的途中,四王妃冷笑看许侧妃:“你不过是一个侧妃,倒是有脸打断我的话。既然那样喜欢拍马屁,既然那样喜欢那个嘉和,你去六王府住便是了。呵呵!我想六王爷乐不得呢!”

许侧妃几乎是懒得看她,语气高傲又冷冰:“如若王妃不知道多少,回去好生的问一问王爷便可。莫要与我说这些无用的话。”

“你……”四王妃一个耳光就要打上来,许侧妃身边的嬷嬷立刻握住了四王妃抬起的手腕:“王妃还要顾及身份才是。”

四王妃怒言:“我是王妃,难道还不能教训一个口无遮拦的侧妃么?你这奴才,究竟知不知道谁人才是你的主子。如若让我不高兴了,我给你杖毙。”

许侧妃:“我想,如若王妃想杖毙人,还是要先请示一下王爷才是。如若不然,闹了笑话可不好。王爷最忌讳的,便是有人自作主张,如若耽误了王爷的大事儿,那么王妃该是如何?”

“你休要拿王爷压我。我们夫妻十几年,难不成还不如你一个小贱人?谁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不要以为自己是什么郡主就能够压在我的头上,我可是正经的王妃,你是什么东西,说难听些,也不过就是一个妾室。”四王妃一贯学不乖,口不择言。

“我也是正式上了皇家玉牒的侧妃,难不成还要任你打杀?不要以为自己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你……”

“够了,我不想与你言道更多。如若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回府与王爷说便是。只我想,怕是王爷不会听你的一面之词吧?这样与六王府作对,这样针对一个受宠的小郡主甚至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也真是颇为让人忧心。”许幽幽说话可不留什么情面,她并不是只看着高傲,实际上也因为家世与众人的追捧而十分的自信,也是真的骄傲。

四王妃恨极,可是心中却也清楚,如若真的闹到四王爷身边,他只会维护许幽幽,而并不是自己,这般想着,越发的恼火,“你不要以为我是怕了你,我只是不想家庭不睦。”

许幽幽冷笑:“究竟怎样,你我心知肚明。”

“你……”两人正在争执,就听轿子外的侍女言道,“王妃,六王府的轿子刚才过去了。”

四王妃一听,停下了与许幽幽争执的话茬儿,相比较而言,她更厌恶沈美芙。绞着手中的帕子,她厉声问道:“她这是去哪儿?”

侍女又哪里知道六王妃去哪里,“奴婢并不知晓,但是看六王妃轿子的方向,似乎是去沈大人府上。”沈毅并未住在沈家,这点人尽皆知。四王妃冷哼:“他们沈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如若不是沈毅升迁,她哪至于如此张扬。呵呵,谁知道那沈毅有没有什么毛病,年近三十还未成亲,啧啧!谁家姑娘如若嫁了他,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许幽幽最看不上四王妃的便是这点,粗俗又小人,就好比现在,人家也没怎么着她,便是出此恶言,就算他们与六王府关系不睦,也未见得就要说话这般刻薄恶毒。不过六王府如何沈家如何与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微微将头歪了过去,不搭理四王妃的疯言疯语。如同四王爷所言,她只需要管好王妃,不让她因为愚蠢闹出什么事端便好,至于旁的,她倒是不甚在意了。

这厢四王妃全然不顾两个女儿都在身边,骂的十分欢实,而那厢六王妃自然也察觉到了四王府的轿子,林嬷嬷禀道:“应该是四王妃与许侧妃,听说今个儿他们会进宫,看时辰,该是出宫了。”

六王妃冷笑:“四王爷还敢放她出门,可当真是有胆量。”因着四王妃之前的事情,这几年来四王爷甚少让她出门,除却避无可避的家宴,其他事情基本都是许侧妃出门。想想也是,如若让她出门得罪人,倒是不如将她拘了起来,最起码不会平生那么多的事端。

不过转眼的功夫便是到了沈府,沈毅一个人独居,小厮见是自家姑奶奶,连忙将人迎了进去,而此时沈毅刚刚下朝,正在饮茶,听闻妹妹到来,迎了出来。

这次登门,六王妃有两则事儿,一则便是过几日老父的寿诞,另一则便是他的婚事,阿瑾提到了虞小姐,六王妃也偷偷查看了一番,觉得果然是极好。她原就觉得虞小姐十分合适,只不知如何开口才好,如今阿瑾这般说,虞贵妃又不置可否,她便是明白几分。想来,虞家也是愿意让虞婉心嫁入沈家,要知道,沈毅虽然年纪大了些,可既是初婚又前程似锦,最难得的是,人品还好,不过三十便是登上尚书之位,实在是大有可为。

听到六王妃的来意,沈毅挑眉笑言:“妹妹如今倒是可老婆子没什么两样。”

六王妃白了沈毅一眼,嗔道:“哥哥竟是还嫌弃起我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的。”

沈毅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角,“我暂时并不太想成亲,更何况,虞小姐年轻貌美又知书达理,怎么会看上我一个老头子。我想,还是莫要如此了。”

六王妃真是让这个哥哥气的倒绝,说他冷淡,他还不是如此,可是就是不肯成亲,她自是知道哥哥爱慕傅夫人景黎夕,可是且不说佳人已然逝去,便是还活着,人家也是傅夫人,如何能够轮得到她哥哥,这样久久不肯放下,心伤的也只有自己。

“什么老头子,我倒是觉得哥哥极好,你不提亲,怎么就知道虞家不愿意,虞小姐不愿意。哥哥,我说句难听的,有些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你这样苦苦的不肯走出来,只会让我看不起,你看我,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事儿的人,可是能往好的地方想,做人就不能纠结。你难道连一个女子都不如?”六王妃觉得,自己比哥哥更有权力心塞,要知道她是实实在在被人欺骗了感情,还算计了一把。而哥哥不过是单恋而已,人家景黎夕自始至终爱的也只是自己的相公,就算是后期两人决裂,也未见得就会在心中容下他人。

沈毅:“我并不是纠结不肯走出。”

“那你又是什么?你不是纠结不肯走出,为何不肯成亲,你都三十了,可不是十三,还装什么忧郁小年轻,你没看到么?才几岁的小阿瑾都会为你操心了。哪有你这样做舅舅的!虞小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嫁入我们家的,就如同你所言道,你这样大的年纪,如若成亲早,怕是女儿都有虞小姐大了,这次咱们提亲,可是要存着被人家拒绝的打算,如若不是我看虞贵妃似乎有些满意你的为人,哪里敢去提亲。你还挑三拣四,真是笑死个人。”也只有自己哥哥,如若旁人,六王妃怎会如此说话。

沈毅默默为自己倒茶,也不恼火,只是笑:“妹妹还是这样急性子,都不待我解释完便是噼里啪啦一通。也不知外面关于你温柔善良好欺负的传言是怎么出来的。”

六王妃翻白眼:“温柔善良只会被人欺负,如若我是那样的人,且不说在府里如何被那个贱人算计,就是嫁到六王府之后也被生吞活剥了。哥哥,你不要给我转变话题,你给我说说,为何不肯好生成亲?其实也不是说让你立刻成亲,对象也不是一定要是虞小姐,我只是希望你彻底走出这件事儿,你懂么?能不能不要这么固守自封,做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向前看才是正经道理。”六王妃上身微微前倾,做出长谈的架势。

看她这样认真的眼神儿,沈毅突然间笑了起来,笑的十分厉害,他食指轻点桌面,问道:“我现在倒是知道,阿瑾那个俏模样儿是像谁了。”

六王妃:“……”能不能好好聊天,能不能认真聊天!摔!

“我并非是因为想着傅夫人才不肯成亲,你想太多了!”沈毅将茶递给妹妹,言道:“消消火!天气燥热,你这情绪太过激动,很容易上火的。”

“……”要干仗么?

“我不是想着傅夫人,也许十几年前确有这个原因,可自她成亲便不是了。既然佳人已然嫁人,我便是不会觊觎人家的妻子。这点道德,我还是有的。至于说许久未成亲,妹妹,我为何要成亲呢?不能找一个心意相通的人,凑合过,不是我的本意。”沈毅继续含笑,“世间怨偶已这般多,我何苦要增添一对。如若不是互相恋慕,我是不会成亲的。”

六王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