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53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3章(1 / 1)

阿瑾化身刁蛮小郡主,不过却也只是在傅时寒面前叫嚣,时寒勉为其难:“既然如此,那么就听你的好了。我求求你,你告诉许侧妃为何不喜欢我吧。”其实他什么不知道呢,不过既然阿瑾这样闹,他便是配合就好。

阿瑾四下看了看,拉住时寒,声音低低的,悄悄话:“她喜欢你爹。”言罢,眨眼睛,一副你懂的。

时寒拉了拉她的包包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阿瑾继续做贼一样的低语:“你很笨耶,我当然是偷听来的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又不会有人专门告诉她一个小孩子。

能将偷听这事儿说的这样理直气壮,时寒也是醉了,他默默的戳阿瑾的脸蛋儿,阿瑾咬住他的手指,嘟囔:“别以为就你会咬人,我也会哒!我好心告诉你,你还戳我,不开森!”

时寒学着她的样子低语:“就算她喜欢那个人,又怎么样呢?呵呵,那个人装了那么多年的情圣,怎么可能娶别人。如今她也是四王爷的侧妃了,如若还惦记别的男人,只会让人觉得愚蠢。”说完,时寒咦了一声,感慨:“我为什么会和一个五岁的小萝卜头一起讨论这样的话题?”

阿瑾笑眯眯:“因为我聪明伶俐有见地呀!”她十分自得呢!

待到虞贵妃等人来到花园,就见到这样一幅场景,阿瑾与时寒靠在一起,嘀嘀咕咕,似乎讨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也只有与阿瑾在一起时寒才真正有了些人气儿,像是一个孩子。

她与身边四王妃言道:“闲着无事,也莫要总是在府里待着,多带明玉和明依进宫玩儿。宫里孩子少,皇家的孩子更少。大家要和和睦睦才是。”

四王妃虽然这些日子颇为不受四王爷待见,但却还是十分的骄傲,丝毫没有明白虞贵妃话中隐藏的含义,她瞄了瞄远处的阿瑾,撇了撇嘴:“贵妃娘娘说的是,自然是和和睦睦。只我家明玉和明依都在跟着嬷嬷学习女红,怕是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人玩儿。”

许侧妃冷笑一下,并不说话。

四王妃自然听到她的冷笑,恨不得上去挠死这个小贱人,然这里并非王府,她还保有一丝理智,“听说,嘉和小郡主住进宫里了呢。想她比我家明依还要大上许多呢,难道不需要在府里学习规矩么?”她一脸的嫌弃,看那泥娃娃的样子,当真是让人看不上。

虞贵妃摩挲自己的镯子,含笑言道:“本宫倒是觉得,皇家郡主,身份高贵,也没那个必要让人拘着。再说学习规矩大了便可,这么小何必呢!皇上最喜欢阿瑾这样活泼可爱,如若小小年纪就被拘的失了童真,倒是没什么意思了。”

四王妃可不赞成这样的想法,她立时就要反驳,却被身边的许侧妃打断,许侧妃微微一福,笑言:“贵妃娘娘说的正是这么个道理。妾身看着,小郡主也是极好的。真是分外可爱。”

许幽幽虽然是异性王的女儿,可到底是担了郡主的名义嫁入王府,便是做正妃,也是可以的。而今四王府许多事情都放在她的手中,王妃也是不如。因此她并不在乎打断四王妃,不仅如此,还若有似无的看了四王妃一眼,惹得四王妃再次恼火。

“我可不这么认为。女孩子要是不好好教养,每日只想着出风头,招惹那些狂蜂浪蝶,是会让夫家蒙羞的。不管身份多么高贵,总归要以夫为天。”她含沙射影的言道,言谈间还瞄着许侧妃,如今满京城谁不知道六王爷为了见她都爬墙了。

许幽幽哪里肯在乎这些,她并不搭理四王妃,视线胶在了远处的一双小儿女身上。

阿瑾与时寒正在斗嘴,就感觉到有股子视线看他们,她抬头望去,就见虞贵妃等人在不远处,兴奋的挥了挥手小手儿,阿瑾呲牙笑。

虞贵妃含笑与她挥手回应。

“你要过去么?”时寒起身拍了拍衣襟,一副翩翩君子的样子。

阿瑾歪头:“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我怕了四伯母她们?”阿瑾学着时寒的样子拍了拍衣裙,指示他,“给我好好绑绑辫子。”她头发比较滑,性子又颇为跳脱,经常头发凌乱,时寒对此事已经习惯,利落的为她绑好头发,又为她拉了拉衣裙,牵住小手儿,“走吧!”

阿瑾笑盈盈:“好呢!”

许幽幽看着傅时寒这般照顾阿瑾,心中只觉十分震惊,人人都言道那孩子是个冷心冷情的,现在看来,分明不是如此,这个时候她倒是觉得,大家真是言过其实了。

而时寒可不知道她想法如何,只牵着阿瑾来到虞贵妃身边请安,阿瑾规规矩矩的请安,之后大大的笑容:“贵妃娘娘,我都想你了,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已经三年没见你啦!人家想死你啦!”

虞贵妃被她逗笑,摸她小脸蛋儿:“你这小丫头,就会哄我,既然想我,怎么不来看我,一大早就起来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疯,我差人过去寻你,都未见。”

阿瑾肉肉的小手指头戳向了时寒:“是时寒哥哥呀,是他一大早就找我出门。”阿瑾打量跟在四王妃身边的两个女孩儿,大些的女孩儿应该便是明玉,明玉比阿瑾大了一些,一身水粉色的衣裙,小脸儿十分肖像四王妃,美艳里透漏着一股子骄傲。而另外一个小些的应该就是明依,当初正是因为怀有明依,四王妃才没有被皇帝更深的追究下去。而明依如今也不过两岁多些而已,小脸一样肉肉的,但是可以看出,她似乎有些怯懦的样子,不太像四王妃,眉眼间更像是四王爷。

“我猜,这是明玉姐姐和明依妹妹吧?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玩儿,我知道很多好玩儿的东西哦!”阿瑾觉得,虽然四王妃是个脑残,可也不能迁怒小孩子,因此她十分友善的与两个女孩儿开口。毕竟是她的堂姐妹么!还是友好些!

明玉冷哼了一声,睨她:“我不要和你一起玩儿。有那时间倒是不如好生学习,竟是知道玩儿,有什么出息。”

到底还是孩子,并不太会拐弯抹角,明依抿着小嘴儿看自家姐姐,又看阿瑾,没敢说话。

阿瑾被人拒绝,也不气馁,既然人家不愿意搭理她,她也不会拿热脸去贴冷屁股。阿瑾不当一回事儿,可不代表旁人也能不当一回事儿,时寒默默的勾起了嘴角,他可不会在乎那人是不是个小女孩儿,欺负他家阿瑾可没门。来日……方长,呵呵!他这样一笑,顿时让明玉呆住了,一笑生辉,说的大抵就是如此。她慌忙的低下了头,捏住帕子,一抹红霞染上脸蛋儿。

阿瑾看她这样,疑惑起来,这怎么突然变了?咋事儿?在她眼里,明玉不过是个不足七岁的女孩子,可是却也忘记了,在这个时代,十三四岁就要开始议亲,而不管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也都普遍早熟许多。毕竟成亲也不是一两年能够做好,要相看许久。

许侧妃如今真是想冷笑出声了,她看明玉那般模样儿,只觉得她可笑到极点。连带的更是看不起四王妃,好好一个女孩子,让她教成了什么样子。

“老四媳妇儿,当真会教孩子呢!”虞贵妃也见不得有人这样呲塄阿瑾,这么乖又这么贴心的小妞妞,旁人可没什么权利来说她。这本是淡淡的嘲讽,可四王妃竟是喜形于色,以为自己得到了夸奖,她得意的笑:“所以说,女孩子是要多读书的。”

阿瑾撸袖子,喵了个咪的,这是说她没文化么?读书?你们谁有我读书多,我五岁就上幼儿园,读了二十多年有木有!阿瑾忿忿,如果不是要装小萝莉,我至于做这么多蠢事儿么?你个没文化就知道害人的蠢蛋还笑话我!阿瑾觉得,自己心中的小火球熊熊燃烧!

“女孩子自然是要多读书的,不然愚蠢到听不出旁人话中的含义,真是贻笑大方了。”时寒语气淡淡的,他蹲下身子,柔声问:“阿瑾累不累?时寒哥哥抱你?”

阿瑾默默的看了看那个小明依,人家比她小,都还是自己站着呢。再看明玉,咦?阿瑾揉眼睛,这是赤果果的嫉妒么?这么小,就会争风吃醋了么?阿瑾琢磨,她不会是看错了吧?

“那么大人,还让人抱,真是羞死了。男女七岁不同席,嘉和妹妹还要注意妇德才是。”明玉没沉住气,言道。

阿瑾直接喷了,你能想象么?一个七岁的小姑娘与她说妇德,这也太夸张了呀!太奇怪有木有!

阿瑾是谁,淘气包一个呀,她直接勾住了时寒的脖子,笑嘻嘻:“时寒哥哥抱抱。”

时寒含笑将人抱了起来,阿瑾转头与明玉说的十分诚恳:“男女七岁不同席,可是我还没有七岁呀,我只是虚岁五岁,周岁四岁的一个小萝莉。我这么小,抱抱没有关系。”又想了一下,阿瑾持续气人,“么么脸也没有关系。”

“吧嗒”一声,亲在了时寒的脸蛋儿上,“时寒哥哥最疼我了。”这是赤果果的炫耀!

众人……石化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