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52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2章(1 / 1)

阿瑾觉得,自己又成功抱上了一只粗大腿,而二王爷觉得,自己侄女儿是天底下最可爱最乖的女孩儿,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皇上表示,有点嫉妒。虞贵妃表示,有点嫉妒。时寒表示,呵呵哒!

阿瑾才不知道他们这么多心思呢,窝在古代版大黑牛身边,就觉得真是充满依靠,如果二王爷是她爹爹就好啦,自家爹爹不靠谱。舅舅又和现代的魔鬼教授一个长相,虽然很亲近,可是总是有点小怕怕。如此一来,二王爷一下子就俘获了小阿瑾的心。

六王妃见自家小姑娘这样阿谀,默默的望天,她越发的没有节操,可如何是好。不过阿瑾可不这么认为,她嗨皮的一会儿拉拉这个,一会儿又摸摸那个。一会儿的功夫就让宫中几大头目笑容满面。六王妃又觉得,自家闺女拍起马屁来还真是游刃有余!像谁呢?

阿瑾每次撒娇都奶声奶气说话,而现在,又拿出惯有的小音调儿,“皇爷爷,你赏赐给我的宝贝,我让娘亲带回家好不好?”

皇帝挑眉问:“怎么?放在宫里你还不放心?”

阿瑾笑嘻嘻捂住自己的脸蛋儿,不一会儿,分开肉肉的小手指,偷偷看人,“我怕久了记不住都有啥了,拿回家才是正经。我娘亲会给我攒起来,将来要给我做嫁妆的。”

皇帝无语了……半响,他言道:“倒是没想到,你想的倒是早。才五岁的小丫头怎么就这么有心思。”

阿瑾得意笑:“我这么聪明,当然想的多。皇爷爷,你答应我好不好?”

皇帝看她这样认真又得意,大笑言道:“等你成亲,皇爷爷会给你赏赐许多许多宝贝,阿瑾才不需要担心。只是到时候怕是你娘亲会舍不得将你嫁出去了。”言罢,若有似无的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时寒。

阿瑾瞧见自家皇爷爷的眼神,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昏过去,皇爷爷该不会想将她嫁给傅时寒这小子吧?如果是这样,那可不能忍了。这绝壁不行,她不要嫁给小鬼头,还是阴晴不定深浅莫测的小鬼头。

“一切但由父皇做主。”六王妃立刻低眉顺眼言道。

皇帝满意点头:“你平日里最是明白事理。只是……算了,老六在府里可有好好反省?”想到老六前几日的作死,皇帝就觉得自己堵得慌,这个儿子真是让他没辙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是该犯蠢的时候,他一样还是犯蠢,一点都不会吸取之前的教训。

六王妃含笑回道:“王爷已经反省过了,他知错了。父皇可莫要在生气了,免得伤了身子。”

皇帝颔首,他叮嘱:“你也莫要太听他的,凡事还是拘着他些才好。”又与身边的二王爷言道:“你这做二哥的,也多看顾些老六才好。朕的儿女并不多,你们兄弟几个该是好生的守望相助,你六弟为人颇为不着调,你做哥哥的,莫要客气,有什么该说的,直接教育他就是。也未见得每件事儿都要闹到朕的面前。朕每日为国事繁忙,可没那个心思整天给他们断官司。”

阿瑾笑嘻嘻补充:“还是狗粑粑事儿!”

一时间,现场静了下来。

“啪啪!”阿瑾的小屁屁又挨打了,她捂着屁屁,哀怨的看皇帝,嘟囔:“皇爷爷打人。”

皇帝对这个小不点真是无语了,他语重心长:“阿瑾是个女孩子,不可以说话这样粗俗,将来很容易嫁不出去的。”

阿瑾不乐意:“我才不要嫁人,我要留在六王府保护娘亲和哥哥姐姐。人太温柔了很容易被欺负,所以我粗俗点没关系的。”

众人:“……”

“胡言什么,你刚才还言道要攒嫁妆呢,现在又忽悠人,你这小丫头,我看就是要好好管教一番了。”六王妃斥道。

阿瑾吐舌头,见她这么可爱,时寒打圆场:“阿瑾平日里很乖的,如若你们不放心,我会好好看顾她。”

阿瑾为时寒点赞,果然是她的青梅竹马,真是太温柔啦!她倒是忘记了自己刚才的话,刚还嫌弃人家时寒不好呢!

“哥哥最好。”小墙头草直接对时寒大鹏展翅一样张开了胳膊,时寒将人抱在怀里,继续言道:“不过阿瑾不要这样说话哦。狗粑粑这样的话不能乱说,不要和你爹爹学坏了。”一下子就将教坏阿瑾的人定性给了六王爷。

皇帝大怒:“这个浑人,回去告诉他,加罚一个月,让他好好在府里反省,每日在孩子面前胡言乱语,给朕的小阿瑾都教坏了,自己是猪,还要给别人也带连坏么?……”

阿瑾瞪大了眼睛,深深为她爹鞠了一把辛酸泪,这是躺枪啊!再看时寒,就觉得这个家伙真是默默坑人的典范。时寒温润的笑,丝毫没有看出有一丝的内疚,阿瑾:……!

六王爷本就在府中闲的发毛,听到自家王妃带回来的消息越发的惆怅,他泪眼汪汪的看人:“美芙,你说父皇怎么就这么狠心,我也不过是去看了看美人。父皇怎么还没完没了了,我在府中可是有好好反省的。”

六王妃当然不能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傅时寒这个小子呀,她只握住六王爷的手,一脸的安抚。

六王爷连忙双手握住了六王妃的手,言道:“一定是四哥又在父皇那里挑拨了,我真是看不上这个家伙,实在不是好货。滢月哪里去了,我要找她。”

六王妃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六王爷的点,她纳闷:“滢月?”怎么拐到滢月身上了。

“我要用她的小布娃娃,我知道四哥的生辰八字,我戳死他。我要诅咒他!”

六王妃:“呵呵!”

安抚了六王爷一番,六王妃回房,林嬷嬷跟在她身后,忍不住笑言:“王爷倒是个好糊弄的。”

六王妃笑眯眯:“这大抵是我最庆幸的一点。倒是想不到,我们王爷倒是个痴情的人,许侧妃都已然嫁人,我们王爷爬墙还是要见她一面。只很可惜,不管是人还是心,人家许幽幽都和他没什么关系。”说到这儿,六王妃倒是有点幸灾乐祸了。

“木妍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咱们王爷一解除禁足,就会让她和王爷偶遇。”林嬷嬷言道,又补充:“不如先让她偶遇四王爷……”

“四王爷生性多疑,贸然出现可不行。一定要等咱们王爷与她认识之后才可。抢来的,才有趣。”六王妃继续问道:“周萍萱快不行了吧?”

林嬷嬷笑言:“已经病入膏肓。今早咱们老爷子还请了宫中的梁太医去看病。”

六王妃停下脚步,看林嬷嬷:“梁太医……他可有说什么?”

“并没有。咱们并非一下子下毒,这些日子又停了下来,自然不会察觉出一二。”林嬷嬷言道。

六王妃放下心来,“所以说你看,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两人对话言犹在耳,就听沈府派人来请六王妃,这时六王妃才想起来,过几日便是她父亲的生辰。对这个父亲,六王妃并没有什么感情。年幼之时见多了母亲的伤心难过,也见多了周萍萱这个妾室使出的各种计谋,她已然对父亲的偏心冷了心。不过既然是老父生辰,她倒是没有推辞,应了下来。

“沈府那边言道,自小郡主出生便是没有见过,希望王妃能够带小郡主登门呢!”林嬷嬷言语之间十分的讥讽,从来不曾来看过自己的外孙女儿,更是不曾提过,如今看小郡主受宠便是说出这样的话,当真是让人耻笑,演什么情深意重呢!

六王妃:“进宫请旨,就说,我父亲生辰,希望我带阿瑾过去道贺。当然,周氏都要病死了也不能不提。皇帝和虞贵妃放不放人,就看他们的心意了。”

林嬷嬷应是。

就如同六王妃所想的一样,皇帝自然不会让阿瑾过去,孩子那般小,怎么能让她去一个快要病逝的人去那里,谁晓得会不会传染。

当阿瑾知道一切的时候,已经是皇帝拒了之后,她并不当一回事儿,继续与时寒下棋,时寒步步紧逼,阿瑾溃不成军,她幽幽言道:“你赢了一个小姑娘,难道很值得骄傲么?”

时寒面不改色,微微笑言:“我已经让了你十分不止。你还赢不了,我实在不知如何能够下的更差。”

阿瑾怒摔,哪有酱紫的,哼哼!

她嘴角抽搐:“你真是太不可爱了。”

“宫里只有一个人可爱就可以了。我不需要可爱。偶尔讨人嫌也不错,人就要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我存在的价值就是让别人不高兴。”时寒继续言道。

阿瑾无语了,她愤怒指责:“你就是那种,看见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的典型。”

时寒挑眉:“你倒是挺明白。”

阿瑾倒地不起……她蹬腿儿,“我被你气昏啦!”

时寒笑着将小不点抱起来,“这台子可不怎么干净,你这丫头,半天的功夫衣服就脏的不成样子。”

阿瑾:“那又怎样。我活泼我开朗我讨人喜欢!”

“你还自恋!”

阿瑾打量时寒,深深觉得这个家伙越发的毒舌了。

“你再惹我生气,我就去找贵妃娘娘告状。”阿瑾扬起小下巴,嗔道。

时寒看她,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直接将军,看阿瑾黑了小脸儿就要冲上来打人,轻轻言道:“四王妃带着明玉郡主进宫了,正在虞贵妃的宫里,同行的,还有许侧妃。”

阿瑾:“啥?”

时寒抬头笑了起来,继续言道:“所以说,如若你现在过去,并不怎么好呢!”

阿瑾翻白眼:“就说的好像你过去更好呢,我们都是冤家路窄。我和四王妃他们不对付,许侧妃乐意看见你?”阿瑾一脸的“我知道内情”。

时寒挑眉:“我倒是不清楚你说什么。许侧妃怎么就不乐意看见我,我和她没什么关系吧?”

阿瑾:“呵呵呵,我可知道一个大秘密哦,你如果讨好一下我,我就告诉你!”

“如果不呢?”

阿瑾叉腰:“傅时寒,你不要给我装傻,你一定是想知道的,快来求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