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5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5章(1 / 1)

六王妃继续言道:“你们可以不把王爷的身体当成一回事儿,我却不行。既然莲姨娘这般不懂事儿,那么就好生的反省一番吧。来人,带莲姨娘去后院佛堂静思己过。”

看莲姨娘被拉走,阿蝶哭喊:“我没病,我根本没病,你放开我娘。父王,父王你是王府的主人,你要救救我娘,她是坏女人……”

六王爷呃了一声,看六王妃,六王妃立时言道:“我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如若王爷自己都不当回事儿,那么妾身自然再也不会多管闲事儿。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看她,臣妾以往觉得她也是个懂事儿的,但是你瞧她给阿蝶教养成了什么样子。不顾父亲,不敬嫡母,这样的女孩,将来做出什么更惊心的事儿都是未可知。”

六王爷最是担忧的便是自己,也最珍惜自己,他立刻:“我自然都听王妃的,这孩子,是该好生的管教一下了。”

莲姨娘哭道:“王爷,是妾身错了,都是妾身的错。您千万不要让我离开阿蝶,阿蝶……阿蝶病了,身体不好,让妾身好生照顾她吧。妾身一定会好生照顾她,好生管教她,断不会再让她胡言乱语。阿蝶,还不跟王妃道歉,快呀!”莲姨娘跪在地上抱着六王爷的腿不肯松手。

六王妃闲闲言道:“莲姨娘整日与阿蝶一起,也不知有没有被传染……”此言一出,六王爷立刻挣脱开来,迅速退到门外,一副好父亲的样子:“今日谨言几人归来,本王去看看他们,这里都交给王妃吧,你做事儿,我最是放心不过。”言罢,如同有人追赶一般,迅速离开。见他如此,六王妃嘲讽的笑:“好了,既然莲姨娘知道自己错了,那便是在这里好生照顾阿蝶吧。林嬷嬷,差人看好这里,莫要让她们母女乱走,免得染给其他人。”言罢,径自离开。

莲姨娘与阿蝶被放开,两母女抱头痛哭,阿蝶哭道:“爹爹怎么能如此冷漠无情,他怎么可以如此……呜呜!我没病,我没病的,那个庸医,也不知如何诊断。娘亲,我们好凄惨,好可怜……”

莲姨娘这个时候倒是明白了几分,她捂住了阿蝶的嘴:“莫要再说了。你这样大声嚷嚷,谁不知道我们是装病?王妃可是个心狠的,如若你在让你父王听到这话,怕是他也要对我们产生隔阂。这府里的人都被王妃把控,我们这样弱小,只能暂时虚以为蛇。既然王妃不让我们出门,那么我们忍耐便是。以后,以后总有机会让你父王知道我们的好。”

“娘亲,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不过是个刚七岁的小姑娘,却一派凄苦。

门口的阿屏听到这两母女的对话,厌恶的摇了摇头,离开……

……

相比于三年前,六王爷真是没啥变化,见着几个儿女,他也不像一般父亲那般威严,带着笑:“都长大了,都长大了呀,呵!”

阿瑾伸出爪子,在面前摇晃了下,“见过爹爹。”十分的不正规,不过六王爷可没管那许多,上下打量阿瑾,一脸的震惊:“你……你是阿瑾?怎么长这么大了!”

阿瑾好悬没摔倒,她怎么长这么大了,呵呵,呵呵呵!她是气吹起来的呀!

“最后一次见你,你拉了傅将军一身呀,你还记得么?”六王爷兴高采烈的。

只……似乎没人想提这个黑历史,而且,谁说那是最后一次来着?阿瑾实在是对这个爹无语了,您能不能多少靠点谱呢!说起来,阿瑾觉得自己也满辛酸,穿越文真是看了千千万,也是看过各式各样的女主爹的,就完全没有她爹这个类型的呢!好么,你说她不是女主,那么女配爹也没有这样的啊!路人甲爹也没有!辛酸!

“妹妹那时还小,小婴儿哪能控制自己。再说那也不是父亲最后一次见阿瑾。说起来,真正最后一次见阿瑾,该是父王为阿瑾去四王府闹过之后吧?”谨言开口解救自己看起来要昏倒的小妹妹。果然还是年纪小,全然不知道他们父王的行为特点。

说起这个,六王爷顿时惆怅了,他默默的看着阿瑾,一脸的哀怨:“阿瑾,你晓得伐,你四伯父,顶不是个东西的。”

阿瑾认真点头,是吗是吗?十分配合!

见阿瑾难能与旁人不同,肯听他详细的讲那番过往,立时言道:“你四伯父害你也就算了,他还抢走了美人。你不知道呀,那个时候你还拉裤子呢!我的许美人……,想当年我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美人自然最是心悦于我,可竟被父皇指给四哥做侧妃。好端端的美人,好端端的一朵鲜花,愣是被插在了牛粪上。”

“王爷说什么呢?”六王妃语气轻柔,六王爷连忙端起笑容回神儿,“美芙,你回来了。我正与孩子们说她四伯父的事儿呢。那边,没甚大事吧?”

六王妃摇头,十分平和:“自是没有的。我想着,虽然莲姨娘有些失态,可到底也是太过心疼阿蝶,阿蝶年纪还小,可离不得母亲。我让莲姨娘陪着她了。至于惩罚什么的,不过是吓唬吓唬她们罢了。又哪里真会如此。”

“美芙,你果然最善良温柔。”六王爷眼中满是感激。

六王妃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六王爷伸过来的手,为他斟茶一杯,双手奉上:“王爷喝点茶吧。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厨房一会儿会熬些姜汤给您送过来。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六王爷立刻:“是是,你这样极对。”

六王妃笑意盈盈,慢条斯理的摩挲茶杯,半响,问道:“刚才似乎听到王爷提到四王府的许侧妃呢!”

六王爷有几分尴尬,不过到底是脸皮厚,言道:“本王只是惋惜,惋惜而已。”

六王妃:“说起来,前几日我在二嫂那里,听到了一个秘辛呢,也不知王爷是否感兴趣。算了,还是不要说了。若是说起来,怕是王爷又要懊恼几分。”

六王妃越是这样说,六王爷也是心急,他迫切言道:“你且与我说说,二嫂究竟说了什么,总不能这样便是不告知于我吧?我们才是嫡亲的一家人呢!我的好王妃!”

六王妃终于不再拿乔,言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儿,只与那许侧妃有些关系。听闻,父皇本是想将许侧妃嫁到咱们王府来的,后来不知出了什么事端,父皇改了主意,又将那许郡主嫁给了四哥。”

六王爷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说的可是真的?”

六王妃无辜的点头:“说起来也是呢,我还盼着,有个像许侧妃那样的好妹妹多多帮衬着。如今谁不羡慕四嫂,谁想倒是被四哥截了胡,别看四哥平日里不好女色,实际可不是如此呢!他看不上的,是那姿色平庸的,如许侧妃这样的美人,四哥也是趋之若鹜呀!”

六王爷一听,气的七窍冒烟,他怒道:“你说说,哪有这样的哥哥,倒是算计起弟弟来了。真是气煞我也。”

“谁让王爷没有四哥的好手段呢!”六王妃闲闲的一句,让六王爷更是愤怒。

“太气人,真是太气人。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他就怎的忍心这般的算计与我。”六王爷激动。

“许侧妃是个美人,自然人人都想着。可叹这世间总归没有第二个许幽幽。”

林嬷嬷立时言道:“王妃这话老奴可要辩驳一分了。”

“哦?”别说六王妃,就是六王爷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林嬷嬷:“那日老奴出门路过悦来客栈,碰到一对父女,那女儿,长得与许侧妃足有六成相似呢!虽然并不全然相似,可容貌真是一丁点都不差。不过他们似乎并未住在悦来客栈,一转眼的功夫,就走远了。”

六王爷一听,顿时眼睛就亮了,他猫咬尾巴一般,坐立不安,不一刻的功夫便是言道:“我突然记起,还有些旁的事儿,晚饭你们无须等我了。”言罢便是起身。

六王妃含笑看他离开,谨言一直不发一言,这时总算言道:“母亲这般,就不怕父亲再次得罪四伯父?”

六王妃冷言:“我还怕他不得罪呢!行了,你们几个也早些回房歇会儿,这一路舟车劳顿的,怕是累极。”

阿瑾虽未见母亲收拾莲姨娘,可也看了一场大戏,她伸了一个懒腰,心满意足的从炕上跐溜下来,“我还是喜欢软软的大床,走啦!”

六王妃,“礼数呢?”

阿瑾嬉皮笑脸,不过还是十分规矩的做了一个标准的微福:“母亲告辞。”

三兄妹一同出门,各自回房,阿瑾回到自己的房间,四下打量,打量够了,心满意足的爬到床上,一摸腰,惊叫,“咦?我钱袋子呢?”

阿屏想了一下,言道:“大抵是刚才在炕上乱滚,掉下了?”

阿瑾立刻:“我去找。”一溜烟跑了出去,钱袋子怎么可以丢呢,上面还有一个上好的美玉呢!阿瑾跑到六王妃的门口,正要推门,就听见六王妃的阴冷的声音。

“这起子小人,他不死,难消我心头之恨!”

阿瑾一怔,这是……说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