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4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4章(1 / 1)

阿瑾并未猜错,那人果然是她渣爹的庶女阿蝶。这几年莲姨娘倒是也生了几次事端,想着让六王爷能够为阿蝶请封郡主。六王妃并未放在眼里,只待六王爷行动,六王爷也是一贯的拎不清,果然进宫请旨,天家焉会给他脸面,一番痛斥下来,六王爷便是再也不肯进宫请求。也只那时,六王妃才冷笑言道,她便是要让莲姨娘知道,即便六王爷,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这三年六王府在王妃的把控之下当真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按照六王爷的行事作风,果然是又有不少的美人儿进门,除却有些拎不清身份的莲姨娘,旁的人都是妥妥贴贴,十分知道进退。毕竟,闹事儿的只会被六王妃发卖掉,至于六王爷,呵呵,他又记得自己曾经宠爱过哪个美人儿呢!也只有仗着自己有一女的莲姨娘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言谈间甚至自比王爷真爱,六王妃只觉好笑,却也不将此人除去。

如若他们王府□□静了,许是就会有人想着做些什么,倒是不如将此人留着,总归是翻不出她的手掌心。况且,别的府邸都是儿女颇多,他们这里,还是太少了。纵皇上看不上六王爷,也是希望多子多孙的。如若让别人照顾阿蝶,总归不是亲生,有一丝差错许是就会平白担个苛待庶女的名头,倒是不如就让她亲娘养着,养好养坏,与她可没甚关系。

六王妃并不搭理莲姨娘与阿蝶,笑着将几个小的迎进了门,全然不管莲姨娘与阿蝶难看的脸色。阿瑾回头张望,六王妃却将她的小脑袋转了回来:“莫要管不该管的。”

阿瑾“唔”了一声,乖巧的跟上。

沈毅原是两广总督,这次起复,并未回到原来的位置,相反倒是进了京,被皇帝任命为户部尚书。也就是说,不管从明处还是暗处都可以看出,这次他是妥妥的升职了。

沈毅这两年越发的看不出个喜怒,六王妃倒是甚为高兴,要知道,她最亲近的人便是这个兄长,沈毅好,她自然是十分为兄长高兴。

六王妃心情好,自然是不会理会什么莲姨娘,而主院也不是她们这些妾室可以来的,带着几个孩子进门,笑问:“你舅舅进宫了?”

谨言回道:“正是如此。母亲这下可以放心了。”

六王妃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感慨言道:“我最为忧心的,并非你们几个小不点。你虽然身体弱,可这几年也养的不错。至于滢月和阿瑾,也是那不吃亏的性子。唯有你舅舅,让母亲甚为担心。既担心他不能顺利的起复,又担心他个人婚事。足足操碎了心,要知道,之前你外祖母在世的时候便是最担心你舅舅,如今她不在了,我这做妹妹的怎能不为她好生筹谋。”

阿瑾想,人家有老母亲逼婚,她舅舅倒好,有个妹妹逼婚,琢磨了一下,阿瑾言道:“母亲竟是瞎操心,舅舅缘分没到呗!”

六王妃横她一眼:“你这丫头,不过小小稚儿,懂的什么!之前我让你们与舅舅一同住,便是想着能够让他感受家庭温馨,早日成家。如今你竟是要拆我的台,再拖后腿,看我不揍你。”

阿瑾才不怕呢,她笑嘻嘻的拉谨言衣角,“哥哥救命!娘亲恼羞成怒了呢!”

谨言将阿瑾抱了起来,恩了一声,疑惑:“阿瑾是不是又长肉了,怎么感觉沉了?”

阿瑾捂脸,“哥哥怎么也欺负人,呜呜呜!人家只是长高了,长高了骨头就重了,自然是比较沉呀。”

六王妃见谨言似乎比上次见精神状态好了许多,也开怀:“你呀,就会狡辩。来,谨言,把她给我,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长肉了。”

阿瑾委委屈屈的对滢月伸手:“姐姐,娘亲和哥哥都欺负我。人家只有你了……”

滢月呵呵:“你不是有傅时寒么?要姐姐作甚。”

阿瑾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就要喷了出来,她唱作俱佳:“我的那个天呀,我要离家出走,这里木有家庭温暖。你们都不喜欢我,我伤心了,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做坏孩子,我要像渣爹一样叛逆!”

六王妃:“你说啥爹?”

阿瑾……“渣爹!”

六王妃只觉得,太形象了。她这个女儿,果然是……哎,不对,“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离家出走?坏孩子?你是想讨打么?”

阿瑾嘤嘤,笑着闪躲。笑闹够了,六王妃吩咐林嬷嬷:“嬷嬷去看看,王爷回来没有?都说几个孩子今日回来,他竟是到现在都不回来,当真是不将我的话放在心上。”她眼中有几分恼意。林嬷嬷应声出门。

阿瑾浑不在意:“管他回不回来作甚。”

六王妃瞪她一眼:“你一个小孩家家的,懂什么。”确实,父慈子孝什么的在他们六王府是全然不存在的,可几个孩子在外三年才归,他若是不在,倒是显得颇为不重视几个嫡子嫡女。六王妃不在乎自己,但是对几个孩子却是甚为在意。

不多时,就看林嬷嬷面色难看进门,“回王妃,王爷到了,只刚到门口,便是被莲姨娘身边的巧儿请了过去,说是蝶小姐有些不舒服。”

“呵呵,不舒服,看见王爷就能舒服了么?难不成王爷是大夫?去唤大夫给她瞧瞧,既然那么喜欢装病,就好生的病一病吧?你去与王爷说,就说我请他。另外告知大夫,我瞅着,蝶小姐这病,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说不定还会传染给人。”六王妃没动地方,冷冷言道。

作为一个穿越党,阿瑾听到呵呵一词就觉得浑身都不爽利。只是这样明晃晃打脸的行为,莲姨娘母女也真做的出来,当她娘亲是摆设么?阿瑾扁嘴。

林嬷嬷再次离去,六王妃稍待片刻起身,变了主意:“行了,你们舟车劳顿,好生的休息一下,我过去看看。作为嫡母,我总是要关心一下王爷的女儿。都是我的女儿么,呵呵!”

阿瑾兴致勃勃:“我陪娘亲一起去。”

六王妃:“你就在这里待着,哪儿也不许去。她那样的身子,传染给你可如何是好?”

阿瑾:……装病怎么会传染?

六王妃带着阿屏离开,滢月那越发像六王妃的脸蛋儿也勾起笑意:“瞅瞅,她这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呢!”

阿瑾小短腿儿爬到炕上,舒服的躺了下来,“管她作甚,不作不死。娘亲对付他们还不是绰绰有余。我看呀,她短期内是别想出来了。”

谨言看阿瑾这样无状的躺下,叹息言道:“阿瑾起来。你这样哪有一丝女孩子的样子。”

他妹妹最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说她聪明伶俐,她确实如此,小小年纪,实际不足五岁便是能够分断许多事情;可如若说她真的成熟如大人,那又不是的,她很多时候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单纯简单,当真是一个矛盾的个体。

阿瑾在炕上打滚:“我不要我不要,我还是个小孩子,我不要起来……”

谨言与滢月黑线,他们妹妹,果然该好生的管教一下了!这个熊孩子!

阿瑾洋洋自得,哎呀呀,这种当小孩儿的感觉太爽了,想怎样就怎样,棒呆!脑补了一下成年人满炕滚喊我不要,阿瑾觉得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几个小的等着六王妃,六王妃不紧不慢的来到西院,这里正是莲姨娘与阿蝶的住所,她到来之时,正好赶上大夫为阿蝶诊断完,莲姨娘没想到大夫竟是会如此说,竟是呆住了。阿蝶总归是个小女孩,沉不住气,大喊自己没有病,大夫胡说!

“王妃到——”

六王爷听说阿蝶传染,已经站到了门口,见是六王妃,连忙腆着笑脸儿上前:“美芙怎么亲自过来了?”

六王妃一脸的关切:“听说阿蝶病了,我这不想着赶紧过来看看。我总归是她的嫡母,怎么能只顾谨言几个,不管阿蝶?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自一视同仁。大夫,你且说说,阿蝶身子如何?刚才在门口还好好的呢?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病的下不来床了呢?”

大夫正色道:“回禀王妃,在下瞅着,蝶小姐似乎是邪风入侵,如今春夏交替,正是伤寒的高发期,也很容易传染。蝶小姐状况正是此种伤寒,怕是少不得要隔离多休养一段时间。刚才在下还劝王爷稍微远些,莫要染上恶疾。这成年人可不比孩子,染上伤寒虽无大的病痛,可实不容易好。总是被疾病缠身,难免难受!”

六王妃一听,立刻变了脸色:“刚才是谁去唤王爷过来的?”她厉声言道。

莲姨娘身边的巧儿回,“正是奴婢。”

“拖出去打二十大板。”六王妃语气平缓,巧儿哭喊分辨,莲姨娘立刻言道:“是我差她去唤王爷的。王妃这是作甚,难不成看着我家阿蝶身子越发的严重么?”

六王妃冷下脸:“莲姨娘这是说什么话。难不成王爷是大夫?既然不是,王爷来了又有何用?我敢问莲姨娘一句,我可有苛待你们母女?既是没有,如何不奏请我立时唤了大夫来瞧?便是不奏请我,你们连唤大夫的权利都没有么?我何曾苛待你们一分?你们这样不顾王爷的身体,将王爷唤到此地,究竟是何意?”

莲姨娘一时接不上话,呆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