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2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2章(1 / 1)

说起来,二王府的称呼还真是混乱。时寒是二王妃的外甥,又是她的养子。因此对外,傅时寒一贯是称呼二王妃母亲,二王爷父亲,对天家更是称呼皇爷爷。可是几个小的又是按照原来的称呼唤他表哥。一般不知道的人听起来,只会觉得乱的可以。可其实上,傅时寒仍是傅家人,位列傅家族谱的长孙之位。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傅时寒当真是称得起一声如玉公子,他并未停下手中动作,继续撵着茶叶,言道:“你们是二王府的小公子,何必去趟那个浑水,六叔也没个准,一旦泼到你们身上,就不太好了吧?”

谨书得意:“我们是猪么?自然不会。话说,我还挺想见见嘉和堂妹的,如果没有她,怎么会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呀。哈哈哈!六叔真是奇才!”

时寒顿了一下动作,看他:“那你知不知道,阿瑾差点被人害死呢?”他语气轻柔,但是谨书却立刻明白,他讨好的冲时寒笑:“敢欺负我堂妹,就是对我看不起,我一定不会客气。表哥,刚才是我口误,口误……即便有更有意思的事儿发生,也不能让我的小堂妹有危险。”

“回去抄书。”轻描淡写的四个字让谨书耷拉下小狗脑袋。娘亲说的对,表哥果然心悦小堂妹!

……

六王爷这场闹剧,足足闹了三天,第三天傍晚,皇上差人将他唤进了宫,不过也只是训斥几句便是将人放了回来。由此可见,皇上还是纵容了他的这次闹剧。至于四王府,皇帝倒是没说其他,只削了几个沈毅攻讦比较多的臣子,明眼人一看便知,沈毅这是与四王府扛上了,而很显然,这次天家对四王府是有意见的,如若不然,不会纵容六王爷,更不会顺势摘了几人的官。

虽说六王爷骂的难听,可如若说四王爷真的害了自己侄女儿,大家又觉得并不可能。没有所图,为何要做。这本就不合常理,如说是四王妃的嫉妒,倒是有几分道理。天家并不多言其他便是不想详查,既然如此,大家倒是也不纠缠于此事过往,这件事便是以极其诡异的方式落幕。

六王爷得胜将军一样回府,见以往不怎么有笑面儿的林嬷嬷都是笑脸相迎,更是觉得自己争了光,急忙寻六王妃:“美芙可在?”

六王妃正哄阿瑾睡觉,阿瑾听到六王爷回来,一咕噜爬了起来。六王妃终于放弃,食指轻点阿瑾脑门:“你这丫头,哪里来的这么多精神。”

阿瑾嘿嘿笑,还不待有更多反应,就见六王爷进门,他喜滋滋的冲到六王妃身边,言道:“美芙,你都听说了吧?虽然不能实实在在的上门揍人,但是我也是没客气的。”

六王妃笑言:“王爷这般,确实算是出气。”

“第一日,我泼了四哥一身秽物,呵呵。第二日,我泼了他家大门一盆狗血,如若不是他不肯出门,想来我还是会泼中他的。第三日,我去寻了……”六王爷得意洋洋言道,仿佛自己是个大英雄一般。

六王妃一直含笑听他说,待说完,关切:“父皇可曾怪罪与你?”

六王爷挺胸:“不曾!不过我也与父皇说了,大舅哥是个好的,他可不是会因为小事儿就平白冤枉人的人。如若不是那人却有问题,他怎的都不会那样穷追不舍。虽然做男人他不怎么地,但是为官上还是十分为国着想的。”

六王妃抽搐嘴角:“做男人不怎么地?”

六王爷点头,一派实诚:“可不正是。如若他没问题,怎么会到现在都不娶?也老大不小的了。这样蹉跎可如何是好。愁人,顶顶的愁人。”

六王妃抽搐的更加厉害:“你就这样与父皇言道?”

六王爷依旧点头:“可不,再不待见我,那也是我爹,我自然要说实话的。父皇说了,我说的有点道理。你放心好了,到时候如若大舅哥的起复有问题,我去找父皇说项。到底是亲爹,还是肯听我讲几句的。”

六王妃:“呵呵!”

其实六王妃一直都不怎么理解六王爷这个人,他的脑子究竟是什么做的,竟能每次都往自己身上贴金。而一旁的阿瑾看到更是呆住了,她的渣爹,好有自信哦!

趁着六王爷难得在家,六王妃继续言道:“王爷,我兄长就要丁忧在家,有件事儿,我想与你商量。”

六王爷连忙拒绝:“过来住绝对不行,他与我气场不和。”

六王妃攥紧了拳头,好想揍人,这个笨蛋!她强撑笑脸儿:“哥哥自然是不会过来住。我想着,可不可以让谨言他们兄妹三个陪我哥哥住上一段时日?你也晓得的,哥哥至今都未成家,许是与这些孩子一起住着,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便是想着能够早日成家?”

六王爷“哦”了一声,大手一挥:“自然可以,随便随便!你是怕父皇不同意?没事儿,这事儿交给我。都说两广是富庶之地,大舅哥做了那么些年两广总督,想来也是极为富裕的。让三个小的去他家吃喝也是不错。总归是多占些便宜才是正经。”

阿瑾:呵呵!她真想呵呵她爹一脸,除了有自信,她爹还莫名的让人不爽!

不过,她爹倒是个行动派,这边她娘亲交代好,那边她爹便是进宫与皇上请旨,待到沈毅丁忧决定去别院,也多了三只跟屁虫。

阿瑾眼泪汪汪的,她这是要被她娘送到舅舅家了么?这样的节奏,她伤不起呀。

六王妃叮嘱谨言:“去了别院,好生照看妹妹们。待你们回府,娘亲必然给府里打扫的更加干净。让你们通体舒畅。”

谨言颔首:“娘亲若是想我们,也要常来。”

六王妃利落言道:“这是自然,你们都是娘亲的宝贝。娘亲哪里舍得不见你们。你也是,那边景色更好,也适合养病,你要好生的休养。待下次回来,可不行这么虚弱。知道么?”

阿瑾见自己眨巴半天的眼泪没人搭理,眨眨眼,挤回去了,她咿呀着挥手就要凑到六王妃身边告别,被阿碧抱的紧紧的。挣扎了一头汗也不得要领,阿瑾觉得自己蛮心碎。

沈毅明白妹妹让三个孩子跟着他的缘由,但是却觉得对小阿瑾来说有点不妥当,毕竟还是个小不点,可看她一会儿的功夫就元气满满,沈毅又觉得,自己是操心太多。

“哒哒哒”这厢正在告别,就听马蹄声由远及近。

白衣少年款款而来,清风飘扬,发丝扬起,真是让人看花了眼,傅时寒翻身下马,轻轻抱拳:“沈叔叔。”

沈毅并不意外傅时寒的到来,他微微垂首,勾起了嘴角:“你倒是来迟了。”

啥米!来迟!这是闹哪样!

他是来送行?

阿瑾抻着脖子使劲往这边看,时寒戳了一下她的脸蛋儿,言道:“小乌龟!”那抻着脖子使劲的样子可不就像是一只小乌龟么?

阿瑾气结,直接咬上了他的手指,死死不肯松口,让你叫我乌龟,有我这么天真可爱又会卖萌的乌龟么?对,我还读过书!

时寒看她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笑:“一点都不疼,阿瑾没怎么长牙呢!”

你看看,他说话就是这样气人,他总是能让人一秒天堂,觉得他是温润得体的三好少年;一秒又地狱,就觉得这个熊孩子真是该被打死,打死!

六王妃真是见不得自家女儿欺负人,虽然阿瑾是个小乖乖,可时寒可是她看中的好女婿,还是救过她女儿命的,怎的都不能让阿瑾这样欺负人。

“阿瑾乖,不准这样欺负你时寒哥哥。”

时寒十分好少年,“阿瑾在和我玩儿呢,她没有恶意哒!”

六王妃越发的觉得时寒不错了,你看,被阿瑾那样死死咬着都知道要维护他,谁说他不好,就是和她作对。

“这丫头虽然还小,可是倒是个欺善怕恶的,你越是惯着她,她越是来劲。去了别院,你也无需和她客气。好生的帮我管着她,莫要让她闯祸。”

傅时寒腼腆的笑,“阿瑾妹妹那么可爱,怎么舍得欺负她。”

阿瑾一惊,松了口,她揉着自己的小胳膊,觉得自己被麻到了。这样的傅时寒,让人好不适应哦!不过,这个家伙为什么也要跟着他们,这不科学呀?说好的一家人呢?说好的跟舅舅走呢?

看阿瑾似乎震惊到了,三好少年继续一本正经:“阿瑾,是不是欢喜的傻掉了?时寒哥哥知道你离不开我,所以与皇爷爷和父亲请了命,陪你一起出门小住呢!”

阿瑾:呵呵,你才欢喜的傻掉了,你全家都傻掉了!话说,你才是六王爷亲生的吧?真是一脉相传的鸡同鸭讲厚脸皮。

阿瑾一同脑补,实在懒得与他分辨,索性将小屁屁对准了他,时寒见她如此,也不恼火,只言道:“六婶放心,我会好生照顾他们的。”

此言一出,阿瑾一个喷嚏直接打了出来,这种感觉,真是有点不好呀!而时寒看她偷瞄自己,又摇了摇小屁股的样子,笑的意味深长!

阿瑾,时寒哥哥贴身保护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