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1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1章(1 / 1)

要说京中第一没品的人,如果六王爷敢称第二,那是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的。

如今事实便是这样,即便是人人都知晓谋害嘉和小郡主的事儿四王妃是关键人物,可谁人又都不会说出来。便是沈毅,也只是拿着管教下首不严与四王妃家中其他龌蹉说事儿,可六王爷就偏是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儿。登门叫骂并且往人身上泼粪,你说说,当朝四王爷,好端端的被淋了一身秽物,这心情可是如何能够平复。

阿瑾听了这些,简直想捶地大笑,她家阿爹,脑回路与旁人果然不同!

六王妃也是真的震惊,她几乎是忍不住的笑,问道:“你们做下人的,怎么不好生看顾王爷,王爷这般胡闹,可怎生是好。”

福贵声音低低的,迟疑一下,言道:“王爷本是要进宫找天家主持公道的,但是途中遇到了傅公子,也不知傅公子与王爷说了什么,王爷便是改变主意直接去了四王府。”

六王妃直起身子,不似之前的漫不经心,她拇指轻轻滑过杯沿,问道:“这事儿可还有旁人知晓?”

福贵连忙言道:“并无,只奴才一人知道。”

“王爷还在四王府门口?”六王妃问道。

福贵:“正是。王爷说他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让我回府报喜。呃……”福贵强忍着笑,“这个阶段性胜利就是泼了四王爷一身秽物。”

六王妃弯了弯嘴角:“那就随王爷去吧。左右我也管不了他的。想来他也是心疼阿瑾才会如此。他朝我必定登门道歉。”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不管王爷怎么闹,我是一定不会去阻止的,我也阻止不了。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害我家阿瑾的因,才会有王爷去闹你们的果,不过你们放心,闹够了我会去道歉的。

福贵有了王妃的指示,麻溜儿的回是起身,心里还真是有点小兴奋呢!第一发是泼粪,第二发是什么他更是充满了期待。再说,站在四王府门口话儿都不待重复的骂街,这种情形可不常有。

福贵儿迅速离开,阿瑾在屋内只听到“泼粪”“傅公子”“管不了”等字眼儿,心里更是猫挠一样的着急,她很想出去啦!即便是她一个劲儿的往门口使劲,阿碧也不为所动。自从上次事情发了,阿碧回来之后对她看顾的更加尽心,也从不肯让阿瑾落单儿。

阿瑾被阿碧拘住,哀怨的看着阿碧,惹得阿碧失笑:“小郡主莫要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您呀,只消快乐成长便可。”

阿瑾不乐意,谁说快乐成长就不能听八卦了?人家要见阿屏,我要出去凑热闹。我要知道我渣爹做了什么!再说,受害者是我,我难道不该知道别人怎么为我出气么?

这么多话,阿瑾自然不能流利的说出来,她咿呀哦呜的一通比划,阿碧纵明白也是装不懂,“小郡主乖乖,睡觉觉了哦!”

不过阿瑾并没有疑惑多久,她就说,阿屏是藏不住事儿的人,果不其然,第二日,她便是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听到她爹的英勇事迹,阿瑾感慨,果然是父女么?都好走下三路,她是小婴儿不能控制自己,她爹这种直接泼粪的行为算啥!

当然,渣爹的行为还在继续,话说,他骂人就没有重样的,如今满京城都在看热闹,这样的狗血大戏,还不人人都想看个过瘾。阿瑾只感慨自己是个小婴儿不能直接到场,不然她是一定要去见识一下她家渣爹的战斗力的。

这厢大家都看戏过瘾,那厢,六王爷还真是越闹越过瘾,艾玛,那傅小公子说的果然有道理,左右他皇帝爹都不喜欢他,也未见得真的能替他主持公道,倒是不如闹上一闹,让所有人都知道老四的龌蹉。上次还揍他,现在看,他们家更是不要脸。竟敢暗害他心肝肝上的小阿瑾。

渣爹全然忘记自己没见过闺女几面的事实,觉得自己完全是正义的化身。如果说刚开始他闹的时候是想替家人出出气,那么现在便是更多了一层感觉。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真是棒呆了!

就见六王爷一脚踩在椅子上,整个人茶壶状,“老四,你给我出来。你说说天底下啥怪事儿都有,最怪的就是你们家,竟然还隔着一层去害自家侄女儿,你们也好意思,真脸大!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下人做的,什么你媳妇儿做的,就是你吧?是你嫉妒我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对付我不得,只能欺负我家小小的阿瑾,我可怜的闺女呀,差点被你四伯父害死,你这个杀千刀的……”

经过两天的唱骂,大概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六王爷家的小郡主差点被人害死,这个“疑似”嫌疑人,就是四王爷。其实六王爷甫一开始叫骂,四王府就出来请人了,但是六王爷却偏是不进门,只不断的继续叫骂:“你看,你们还想堵住我的嘴。我偏不进门,让他出来,我们当着大伙儿的面,当面锣对面鼓!别暗搓搓的!”

四王爷自然不可能和他在大街上“评断是非”,而且,六王爷这般也明显不是真的要说清楚,说难听点,就是来恶心人的。原本四王爷也是可以采取些强硬措施,但是他也不是傻瓜,他敏锐的发现,皇上并没有说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六王爷做的这些,而他却什么都没有做,从某一方面来说,这是一种很明显的默认。大抵正是因此,四王爷倒是也没有多做其他,反而是任由六王爷持续叫骂。谁想,这厮又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竟是对他泼粪,你说说,有这样的皇室子弟么?说出来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纵心里恶心的不能言语,他却也不得不做出一副好哥哥的样子,持续包容。然这一身的秽物,怎么不让人心生怨怼。他恼极了,可是又发作不得。这几日五王爷都并不登门,虽说他们是同一阵营,可是这样的事情,五王爷可不多掺和,对这个四嫂,他以往便是看不上,如今更是嫌弃的紧。

四王爷坐在房中总觉得依稀还能听到几声叫骂,他烦闷不已,按理说,坐在房中并不能听清外面的声音,自己如今这般,必然是心理作用,可纵然知道是如此,他依旧是不能很好的冷静下来。还有这身衣服,纵然洗了无数次澡,他仍是觉得有一股子若有似无的臭味儿。恨恨的捏了捏拳头,四王爷言道:“去请五王爷过府一叙。”

幕僚有几分迟疑,言道:“王爷,这个时候请五王爷过来,未免有些不妥吧,如今全京城都盯着我们王府。六王爷又时时在门口喧,呃,喧哗。如若五王爷到了,有些,有些什么闪失,怕是就要坏了与五王爷的关系。而且,咱们虽是与五王爷一派。可嘉和郡主说起来也是五王爷的侄女儿。四王妃做的这个事儿,委实是难看。”如果五王爷来了被泼了一身粑粑,那可如何是好!

四王爷气闷,其实这些道理他也清楚,只这几日被气极了。他竟是有些乱了分寸。

“那个蠢妇。她只会给我添麻烦。好端端的,偏要去招惹嘉和,一个小婴儿又碍了她什么事儿。当真是让她蠢哭了。”四王爷觉得,如若与这个蠢妇继续纠缠下去,他真是平添几缕白发。如若早知这般,当年便是不该选她。

而与此同时,四王妃在房内哭得歇斯底里,一旁的嬷嬷干着急,却又想不出其他法子,只得劝道:“王妃可小心身子,这些日子,您身子明显不太好,许是有孕,咱们可得小心着。如若这胎是个男孩儿,那么王爷必然对您不同。想来天家也不会这般看不上您。”

六王府抚着肚子,怨怼道:“王爷只觉得我今日针对六王府,他竟是不好好想想,我为何要如此。如若不是他对沈美芙那贱人念念不忘,我何至于如何,那贱人自己勾搭人,还要让她的女儿在天家那里争喜爱。当真是让人看了不顺。”

“王妃莫要动怒,您要小心自己的身子才是呀。那嘉和小郡主算什么,如若四王爷登上皇位,呵呵,未来的皇后便是您,到时候他们还不是任您捏圆捏扁。如今咱们该是劝着老爷,多多帮衬四王爷,可是莫要再生其他事端了。”

四王妃听了,总算是平心静气许多,然不过是一会儿,便又是愤怒:“可那老六也欺人太甚。他竟是每日在门口叫骂,这也太有失体统。”

嬷嬷:“王妃作甚管他,骂够了,他自然就去了。他这样京中有名的荒唐之人,说的话又有几人肯信呢!”

“我气不过他竟是往王爷身上泼洒秽物,真是个不着调的。”

“哎呦喂,王妃呀,您可消消气吧。您与他气个什么劲儿。他这样的浑人,您与他生气,可不值得……”

……

二王府。

时寒研磨茶叶,动作优雅,谨书谨宁两兄弟你追我赶,直直冲了过来,待靠近时寒,谨宁言道:“表哥,我与你说,今个儿战斗力还在持续呐!你不出门看,实在是亏了。”

谨书补充:“哎呀,六王爷刚才又差人去找狗血了,我看呀,下一步大概就是撒狗血了,林管家非要拉我们回来,太耽误事儿了呀……”

时寒微微眯眼,勾起嘴角:“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