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40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0章(1 / 1)

傅时寒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可是这八岁的孩子不仅在一天时间内将一切查的清清楚楚,也让众人看到了更深层次的苗头。除却感叹他的可怕,更是揣测起来,如若没有天家的授意和帮衬,事情又怎么会这样顺利?

四王爷十分干脆的跪在御书房门口为四王妃求情,据闻,四王妃已经病的起不来了。再一细想,四王妃做出这样的事儿也是有迹可循。当年四王妃与六王妃年纪相仿,两家关系也委实不错。四王妃的姐姐爱慕沈家大公子沈毅,人尽皆知。可到底是神女有意襄王无情,之后种种阴差阳错,四王妃的姐姐她嫁并且难产而死,大抵正是以为这一点,四王妃是恨毒了六王妃一家的。如今眼见嘉和郡主受尽宠爱,嫉妒之心起也是自然。然再怎么存了嫉妒心,都不该这样下手害人。谋害皇家子嗣,这是何等的大事,诛九族都不为过。如若不是还有一丝顾忌,她怕是就要被送往大理寺查办。

自然,对外来说,任何人都没有说开,只说四王妃用人不查,竟是用了那蛇蝎之人。可话虽如此,其中内情如何,大家如何不多加揣度。

如今朝中声音颇大,以沈毅为首的一干人等极力要严惩凶手,一个下人只因为主母几句话就敢暗害皇家子嗣,说出去真是都没人信。沈毅母亲过世,马上就要丁忧,三年会有什么变数没人能够知道,可饶是如此,他依旧不管不顾,几乎算是毫不在意的撕咬。四王妃娘家是世家望族,父兄皆是位列朝堂之上,可他倒是也不顾什么情谊了。

如此一来,嘉和小郡主遇袭一事几乎是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段子流出,刚开始阿瑾还饶有兴致,后期则是充耳不闻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穿越过来的地儿怎么也该有雍正王朝那样的大气蓬勃之态呀,可是谁知喵了个咪的,你能说说,为什么政见不合要在朝堂之上互相撕扯追打?还能见人么?

啧啧!小阿瑾都表示了浓浓的鄙视。

自然,什么朝堂之上互相撕扯追打,都是以讹传讹,可阿瑾并不知晓,这里不是她认知里的每一个朝代,因此许多东西都是接受别人给她的观感。

就在她受伤的第五日,她的渣爹终于回家了,喵了个咪的,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样的田地,他竟然还能一直充耳不闻,当真是个渣到极点的渣爹无疑。

本来好端端一个如玉公子,可是偏生让人就能看出几分猥琐,阿瑾也是醉了。六王爷进门便是哭天喊地:“我的阿瑾呀,是谁那么狠心咧,要来害你。嘤嘤!”这还哭上了。

阿瑾看阿碧抽搐嘴角,也跟着扁嘴,她歪开小脑袋,不理这个家伙。

六王妃冷笑言道:“王爷这是从哪儿回来的呀。好多天没见您,我都有点不记得您的长相了呢。”这话嘲讽意味十足,难得的,六王爷竟是听明白了。他尴尬言道:“美芙,这事儿,委实不能怨我……”

说起来就是,他本与六王妃一同前往沈府吊丧,结果回程却又遇到旧友,听闻临县有个貌美女子唤作小凤仙儿,便是与人离开京城。后听闻六王府出事,才立时赶了回来。

六王爷:“我回来途中,听闻有人来害我们家阿瑾。当真是给了他们胆子,也不想想,我们皇家贵胄,是他们那些人可以谋害的么?诛九族,本王要进宫求父皇给他诛九族。”

六王妃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笑了出来,她含笑言道:“如若真是诛九族,那您也在其中呢!”

六王爷不懂了,他看六王妃,问:“啥?”

“四嫂因为嫉妒天家疼爱阿瑾,所以行了这事儿。如今朝堂之上已经闹做一团,也只王爷您还什么都不晓得吧?”

六王爷听说害人的是四王妃,一下子跳了起来:“这个毒妇,我找她算账去。”六王妃连忙给阿碧使眼色,阿碧将人拦住,六王妃言道:“你这般冲动作甚?现在已经乱成一团,我不求您为我们母女出头,只求您不要拖后腿。要知道,现在四王府已经将一切都推到了下人身上,您这样无凭无据的就要去找人,只会被人倒打一耙罢了。王爷,您平日里受的委屈也是不少,我怎能让您更加雪上加霜。”言罢,六王妃擦了擦眼角,不似以往的厉害,倒像是颇为委屈的小媳妇儿一般。

六王爷立刻化为绕指柔,他将六王妃揽在怀中,安抚道:“美芙你别哭,你别哭呀!你一哭,我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替你们出头,一定会的。你看我的表现。”

“如今哥哥回京,他已然应了我,必然会在这些时日多出力,就算不能将四王妃怎么样,也要打掉几个四王爷的党羽。至于说三年之后能否起复,哥哥也并不想那许多了。”六王妃一脸“你不能出去被人欺负”,我哥哥会处理的样子。

六王爷感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美芙对我是真爱。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王爷,怎么能让大舅哥为我们家出这么多力?你且看我表现!”言罢,六王爷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六王妃摸了摸脸上的泪水,问阿碧:“你觉得,我的戏又精进了几分?”

阿碧含笑言道:“只不知,王爷会怎么做了。”

“既然他们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么就让更浑的人去对付他们吧。”

其实六王妃也看明白了,天家能将此事拖这么多天,就说明并不想真的处置四王妃,如若真的要处置,那么第一时间就会将人压入大理寺,怎么会任由失态这般的发展。甚至于……如若不是傅时寒第一时间将事情抖了出来,那么这件事儿很有可能就会被掩埋。不是说天家不疼阿瑾,可是相比于大的格局,天家又不会真的为了这件事儿直接将四王妃弄死。况且……且不说天家,就是她这样的小女子甚至都怀疑,四王爷在其中究竟有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阿瑾看母亲沉思,咿呀一声,六王妃见她笑嘻嘻的小模样儿,突然问道:“阿瑾想不想出府?”

阿瑾惊讶的对手指,出府?去哪里?她大大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一副等待解释的样子。

六王妃含笑言道:“沈府在距离上京八百里有个别院,那是当年我母亲的陪嫁,亭台楼阁,十分雅致。我与哥哥小时候便是时常喜欢待在那边,想当年……”六王妃勾起嘴角,“想当年傅夫人出十万两黄金,我哥哥都不卖的。不过那时也允了她可以随时来玩儿。如今一想,竟是十来年有余。日子过得真快,我都老了呢。”六王妃摸了摸自己的脸,叹道。

阿瑾连忙凑到六王妃身边,软嫩的小嘴儿就在六王妃脸上亲亲,那带着几分讨好的小表情真是让六王妃爱到了骨子里。

“咱们府里,近来是有些松散了。”也不管阿瑾听不听得懂,她只言道:“倒是不如趁着这个时机,让阿瑾去别院住上些时日,我也好生的清理一下。”

林嬷嬷言道:“小郡主去宫中三月,王妃便是日思夜想,如若去了别院陪伴沈大人,怕是您就要不回来了。”

六王妃嗔道:“我哥哥才不是那样的人呢!”言罢,她有几分忧心的言道:“其实我也是怕哥哥一个人住在那里,心思重,想得多。”

林嬷嬷是六王妃的奶嬷嬷,自然知晓沈家所有的事儿,想到此,便是叹息,只感叹有缘无分,有缘无分。阿瑾不知道他们说谁,这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真是挺不好呀。不过她也知道,等见了阿屏,一切自然就有分断了。最喜欢说人八卦的阿屏一定是忍不住的。

傍晚,作为一个喜欢爬,试图练习走的大运动量小婴儿,阿瑾表示自己每天很疲惫很疲惫,正是因此,一入黑她便是睡下。不过迷迷糊糊间,她又听见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她有些不解,府里的人都知道她的习惯,一般这个时间是不会这样吵闹的,她挥舞小手儿睁开眼,阿碧见小主子醒了,立刻拍她:“乖乖睡哦!小郡主不怕怕!乖乖睡!”

阿瑾可没啥起床气,既然醒了,她索性也就爬了起来,阿碧安抚了几次,见并无作用,只得抱她。

门外是小厮的声音,阿瑾竖起耳朵,隐约听到“咱们王爷这次可真是气大了,如若不然,也不会如此……”

阿瑾扯了扯阿碧,言道:“走!”

阿碧摇头,安抚:“好郡主,你还小,莫要管这些,乖乖睡觉觉好么?”

怎么可能乖乖睡觉觉,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人家也是很关心的呀!

“不!”阿瑾还真是口齿伶俐。阿碧扶额叹息,不过还是温温柔柔的抱着阿瑾在内室摇晃,试图将她哄睡,阿瑾扁嘴,还不想让她知道咧!不过她才不睡呢!人家有只顺风耳!

“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在人家门口叫骂呀?”六王妃声音传来,似乎有些急切,但是阿瑾听的妥妥的,这话中意思十分幸灾乐祸。

那边不晓得又说了什么,六王妃惊呼:“泼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