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39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1 / 1)

阿瑾看着一身锦衣的男子,直接呆住了,这这这,这人怎么和她的教授长得一模一样?天!

六王妃立刻起身,她面色柔和:“哥哥,你怎么过来了?快进来坐。”原来,这人两广总督,也是六王妃的哥哥,沈毅!

也正是因为来者是沈毅,才能畅通无阻。可饶是如此,时寒却闲闲言道:“这六王府的门,当真是如城门一般呢!”

六王妃解释道:“时寒放心,我有分寸的,哥哥自然与旁人不同。”言罢,她拉阿瑾:“阿瑾,来,看,这是舅舅,阿瑾记得么?舅舅原来就来看过阿瑾呀!”

阿瑾将脸窝在了时寒的怀里,呜呜,不认识,必须不认识!人家是小婴儿!喵了个咪的,魔鬼教授怎么会成了她的舅舅。

阿瑾还小,沈毅也并不强求,他与六王妃言道:“我上次见她,不过才刚刚满月,她这般小,哪里会记得这些?”言罢,勾了下嘴角,阿瑾看得出,这人一定时常不怎么笑,如若不然,不会这么不自然。

在六王妃的招呼下,沈毅坐下,阿瑾打量他,啧啧一声又靠在时寒身上,还是傅时寒最安全了,嘤嘤!

沈毅见她这样探头探脑的小动作,也笑了起来,这次倒是真的有几分笑意,“阿瑾似乎有些怕我。”

六王妃睨阿瑾一眼,言道:“往日里看她倒是个不认生的,今日碰见自家舅舅,倒是老实起来。当真是个笨丫头,一点都不晓得要讨好舅舅。”话虽如此,但是却也带着笑意,一看便是打趣言道。

“怕是……孩子给吓到了吧?”沈毅想到传闻,眉头微蹙,看向了傅时寒:“傅公子,多谢你救了阿瑾。日后有用得到沈某的地方,尽可来找我。”

傅时寒勾唇笑了起来,当真是一派清朗少年模样儿。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阿瑾的后背,抬眼问道:“沈大人觉得……我有用得着您的地方么?”话中的语气似笑非笑。沈毅一顿,随即含笑摇头。见到时寒,他便是想起当年,想当年傅夫人景黎夕不知让多少人魂牵梦绕,而这些人之中,又何尝不包含他。

阿瑾瞪着清澈澄净的眸子左瞅瞅,右瞅瞅。她怎么觉得,傅时寒语气不怎么好呢?果然是有后台,任性!

沈毅:“不管你有没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的承诺都在。”言罢,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进入正题:“四王府之事,不知傅公子有没有禀给天家。”

傅时寒:“不管何事,都瞒不过天家的眼睛。”

沈毅蹙眉,并不十分看好这件事的发展,他摩挲自己的扳指,没有继续说话。时寒看他表情,揣测一二,冷笑:“难不成,您真的以为事情能牵扯到四王爷身上?虽我不知你们之间有何等牵扯,但是有些事情你大抵该是明白。这事儿最严重的结果,便也是四王妃嫉妒天家与贵妃娘娘疼爱阿瑾,一时行差。这是最严重的结果,如何会有其他。”

沈毅看少年言语这般的直接,有几分诧异,又见小外甥女儿将自己的小脏手不断往时寒白净的衣服上蹭,面色柔和几分:“我与四王爷并无牵连,只你该知晓,皇上与旁人关系再好,再看不上自己的儿子,那也是他的骨肉,关键时刻站在谁一边,更是毋庸置疑。你只是一个外臣的儿子,而妹妹也只是一个儿媳,算起来,你们的分量不足以来撼动四王爷,这样说,你们懂么?如若不能一击即中,那么倒是不如平静下来静静图谋。”

时寒似笑非笑的言道:“我还是个孩子呢。沈大人怎的就与我说这些,再说了,我似乎与您家也没什么关系吧?您倒是不拿我当外人,就不怕我出去嚷嚷?呃。”正说话,就看阿瑾狠狠的掐了他的手一下,对他挥舞小拳头:“咿呀!不!”你不准出去胡说!

六王妃尴尬,她实在对自家这个小不点无语了,看着是个懂事儿的,但是很多时候,又傻气的可以。

“阿瑾不可以打人哦。谁准你这样的?”六王妃教育阿瑾。

阿瑾咬手指望天,唔呀,我听不明白呀,我是小婴儿呀!看她又这样装傻,六王妃戳她小肉肉:“你这小丫头,就会给我装。”

阿瑾直接搂住时寒的脖子,委委屈屈的咿呀,时寒挑眉言道:“刚才还愤怒的掐我呢,现在又搂了过来,阿瑾还真是一个小墙头草。”

阿瑾笑嘻嘻在他脸上“吧嗒”又是一下,讨好的咿咿呀呀,时寒瞬间萌化了!

“阿瑾随便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刚还有几分不高兴呢,这转眼间就欢欢喜喜的说阿瑾做什么都可以,见时寒如此待阿瑾,别说六王妃,连沈毅都是十分诧异的。虽然他并不在京城,可京中风向却也知晓一二,傅时寒并没有那么好说话,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没有一般少年的朝气,反而是给人十分难测的感觉。可是现今如若让沈毅来说,他倒是觉得,这些都是浮云。时寒分明就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儿。

阿瑾被时寒宠爱,觉得十分的得意,她也不是不懂事儿的小娃娃呀,咿呀就要伸手够放在桌上的果泥。时寒温温柔柔问道:“阿瑾想吃么?”

阿瑾指指时寒,时寒扬起嘴角:“阿瑾要给我吃?”这样一个小吃货肯将吃的给人,看样子自己是十分得她欢心了。

阿瑾点头。沈毅静静的看着两人互动,突然与六王妃言道:“我看着,阿瑾十分伶俐,有些话,还是莫要在孩子面前说,免得孩子突然一句,惹得旁人多加联想。”

六王妃颔首称是,时寒微笑抱起阿瑾,与六王妃言道:“我抱阿瑾出去转转。”也不待六王妃同意,自顾自便是离开,六王妃看他背影,也不恼火。

六王妃信赖傅时寒,沈毅自然不会多言其他,他只皱眉看自己妹妹,这两日忙着府中之事,他倒是没曾与自家妹妹好好言道一番。看她现今在京中情况,未见得极好。

“我以为,那淮南王郡主是想去做傅时寒的后母。”他开口。

六王妃冷哼:“既然要去做傅时寒的后母,为何又要嫁入我家?”

沈毅与她冷静分析:“你呀,虽然是个聪敏的,但是很多时候看事情却无甚大格局。你不想想,按照天家的个性,如何会让傅将军续弦?如果傅将军再娶,傅家势必要放弃傅时寒了。傅时寒是景黎夕唯一的儿子,天家就算是看在救命之恩的份儿上,也不会让傅时寒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这点毋庸置疑。而且……”沈毅声音低了几分,“皇上最属意的人选,不是二皇子么?傅时寒是谁,傅家是什么身份。你又细想过么?”

六王妃惊讶:“你的意思是……”

“只要傅时寒一天是二皇子的养子,那么傅家就只能依附在二皇子这条船上,下都下不来。傅家掌握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军权。”沈毅无甚表情,他摸着手中扳指,“今次阿瑾遇袭,我自然知晓你的艰难,可是就如同我之前说的。有些事儿,一定要一击即中。”

六王妃恨恨:“当年我怎么就瞎了眼,会以为他是一个还不错的好人。现在我只恨不得将他拨皮拆骨。”虽然事情还未全然查清楚,而后也不可能清楚,可六王妃几乎已经认定指使人来害阿瑾的,必然就是四王爷。

沈毅顿了一下,言道:“其实如若没有我,你又怎么会识得四王爷。一切都是哥哥不好。”他捏着手中的扳指,继续言道:“你是一个女子,很多时候是不方便出手的,这次的事儿,虽然我们不能真的对四王爷怎样。可我也不会就这样算了。你放心便是。”

六王妃不解,她担忧:“哥哥想做什么。母亲过世,哥哥就要丁忧。如若得罪了人,对你将来起复,未免是个大的阻碍。”

沈毅不置可否,只笑言:“你该是听过一句话,没有人能够两头讨好。如今皇子争夺趋于白热化,我自然是要站队,早些站队和晚些站队,其实分别并不大的。而且,就从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那般小人行为来看,我与四王爷,就不可能坐在同一条船上了。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家人,这是我的底线。”

而与此同时,四王府内,四王爷双眼猩红的狠狠打了四王妃一个耳光:“蠢妇,蠢妇。本王怎么就会娶了你这样一个蠢妇。你知不知道,你这般所作所为,让本王所有的计划都功亏一篑。好端端的,你去针对一个小婴儿作甚。”

四王妃被打在墙角,不过却犹自辩驳:“她凭什么就能获得天家的喜欢。如果她死了,我的阿琪就能获得天家的喜欢了。到时候,她在天家面前讨些宠爱,对王爷也是大帮衬呀!”

四王爷一脚踹了过去,“你这蠢妇,本王好好的筹谋,全然因为你功败垂成,不仅如此,还要落下话柄,你这蠢妇……”

“王爷,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