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33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3章(1 / 1)

阿瑾在宫里住的如鱼得水,虞贵妃待她极好,又有一个帅哥哥每日照顾,这样的生活让阿瑾全然忘记自己刚开始那些小不开心,每日吃吃喝喝,得意洋洋。

“阿瑾小乖乖,来,哥哥给你换衣衣。”时寒见阿瑾吃了一身脏兮兮,准备给她换衣。阿碧连忙上前:“奴婢来吧。”其实她生活的也很不易,王妃让她在宫中好生照看小郡主,可这时寒公子是时时刻刻都想越俎代庖,一不小心就要冲到他们家小郡主身边,真是累心。

时寒一本正经,“阿碧,你知道么?有时候太勤快,也蛮让人讨厌。”他笑容满面的看阿碧,但是阿碧却觉得眼神冷飕飕的,可是到底男女有别呀,即便是小婴儿,也不能这样的。

她微微一福,言道:“时寒公子,男女有别……”

傅时寒握着阿瑾的衣服,并不相让,只冷冷的看着阿碧,阿瑾见两人僵持,又想到傅时寒种种骇人听闻的“劣迹”,觉得还是不要惹这枚小变态好了,这般想着,阿瑾主动凑到时寒身边,大大的笑脸张开了小胳膊,傅时寒嘴角勾了起来,问道:“阿瑾是希望时寒哥哥帮你穿衣衣的,对不对?”

阿瑾点头,十分乖巧,她“喵”了一声,顿时觉得这样的自己萌呆了,于是打起滚来,开心不已。时寒见她如此,顿时觉得十分黑线。不过饶是如此,他却勾起嘴角,将她抱到怀里,“来!”

阿碧眼看傅时寒将他家小郡主的肚兜拉下来,欲哭无泪,王妃会杀了她的,嘤嘤,小郡主,你怎么可以这样主动……

阿瑾咬着手指任由傅时寒给自己脏兮兮的小衣服换下,看着清爽绣着小金鱼的大红肚兜,阿瑾觉得自己真是个喜庆的胖娃娃。该怎么夸自己呢?恩,就跟年画里的胖娃娃一样!

“美!”阿瑾吐词清楚!

时寒点头:“对,很美,很好看。”

阿碧见两人都是喜气洋洋,更是欲哭无泪,谁来救救她?

虞贵妃进门便是见到这样一副场景,不过这样的事儿这几日也是经常发生,她倒是已经习惯了。其实人人都言道二王妃是她的外甥女儿,却忘记了,时寒也是她的亲人,时寒的母亲同样是她的外甥女儿,而他也要唤自己一声姨姥姥。大家只想着往桃色关系上揣测天家与景黎夕。却根本没有想过,天家是黎夕的姨夫。

“时寒又逗阿瑾呢?”她笑问。

阿瑾刚想反驳,却眼睛都直了,她眼巴巴的看着虞贵妃头上的发饰,觉得真是耀眼又美丽!阿瑾吃手指盯着虞贵妃,目光都不错一下!

阿瑾表现的这样明显,时寒捏她的小脸蛋儿,“阿瑾看什么呢,都看呆了,是觉得贵妃娘娘特别美么?”

阿瑾点头,肉肉的小手指直接指向了虞贵妃头上的发饰,砸吧一下嘴儿,小姑娘又吞咽了一下口水,真是将喜欢表现了个十成十。

虞贵妃大方的将头上的发饰摘了下来,递给阿瑾,“既然阿瑾喜欢,那送阿瑾好了。阿瑾也要美美的。”

阿瑾连忙接过就往脑袋上戴,不过也那么一瞬间,她就扁下了小嘴儿,呜呜呜,她头发稀少……她不是柔顺大长发,喵了个咪的!

大家见她这般连贯的动作,笑了个前仰后合。阿瑾才没有被嘲笑的恼怒呢,她戴不了,她还有个美人儿麻麻呀!阿瑾理直气壮的对阿碧招手:“啊啊!”

阿碧连忙上前,自从她家小郡主会说话,她就从“阿碧”变成“啊啊”了,这个啊啊,就是叫她。

“存!”阿瑾递给阿碧,语气十分认真。

时寒挑眉:“阿瑾让阿碧给存起来呢!”他自动理解小丫头的话,阿瑾笑眯眯的点头,给他点了一个赞!就是这么回事儿!

阿碧捧着发饰,茫然脸,存哪儿,怎么存!

阿瑾四下看,迅速的爬到墙角,直接扯下来了被单,又嗖嗖的爬回来,递给阿碧,“喏。”

时寒继续翻译阿瑾的意思:“她让你用这个包起来,看样子,是想带回家呢!”

阿瑾忙不迭的点头,艾玛,这个孩子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果然是人长得好,脑子也好用!

阿碧茫然脸看虞贵妃,虞贵妃微微点头:“既然阿瑾喜欢,就为她存着好了。待她回家,让她都带走。哎呦我的小乖乖,你怎么就这样可爱呢。来,抱抱你。”

阿瑾刚收了人家的东西,自然是十足的乖巧,不过就算没有收,对真心疼爱她的人,阿瑾还是知道多少的,“美,美,美美哒!”阿瑾努力表达自己的意思,呲了一下小牙。

虞贵妃见她如此可爱,越发的不想将人还给六王府了。

“真是乖乖!”

阿碧默默望天!看样子,她家王妃要失望了,别说这个每日都要过来报道的时寒公子,虞贵妃也是明显的不想还孩子呀,她家小郡主,果然是最可爱的。

虞贵妃抱着孩子,与阿碧言道:“去给你们家小郡主备些鸡蛋羹。”这是要将阿碧支开,纵阿碧并不愿意,也是没辙,她知道分寸,只得离开。

阿碧走了,这屋内除了还不知事儿的阿瑾,便是只有时寒及虞贵妃的心腹,就听虞贵妃与时寒言道:“听闻,前几日进京的淮南王郡主才华横溢,与你母亲当年十分相似呢!”

时寒为阿瑾叠换下的小衣服,并没有停下动作,“哦?那倒是……”时寒扭曲的笑了一下,“极好!”

阿瑾从未见他笑的这般难看,她歪头吮手指,不明所以。

“是呀,极好!”虞贵妃笑的也是若有深意。

阿瑾看两人打哑谜,表示十分不解,你说虞贵妃打哑谜也就算了,傅时寒小小年纪,要不要表现的这样奇怪呀!这样心机深沉的感觉,真的不适合一个八岁的男孩纸呀!

“大概她忘记了有句老话。”傅时寒将小衣服整理妥当,言道:“自古红颜多薄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