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31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1章(1 / 1)

傅将军走了,带着一身可疑的“液体”,阿瑾心塞塞的无以复加。小婴儿不能控制自己好羞耻!她已经是第三次丢人了,虽然包着所谓“尿布”,但是你知道的,坏肚子这样的事儿,光是尿布可能并不足以十分安全……呵呵哒!

阿瑾如今虽然干干净净,但是她却咬着手指头躺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看她这样萎靡,六王妃倒是笑弯了腰。自家小不点还真是太可爱!看六王妃笑靥如花,六王爷色鬼的将爪子伸到了六王妃的腰上,“美芙……”

六王妃嘴角抽搐的将视线放在六王爷的手上……“啊!”一声惨叫响起,六王妃毫不犹豫的将阿瑾换下来的衣物塞在六王爷的手上,“王爷,您看您闺女。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多丢人呀!”她还做出忧心状。

可怜六王爷抱着这样的“秽物”,一把甩开,狂奔而出……

看他如此,六王妃勾起嘴角冷哼:“竟是用那脏手碰我,真是恶心。”

林嬷嬷含笑言道:“王妃对付王爷,是越发的有手段了。”对付脑子不清楚的人,用最简单的办法便是即可。

“如今我有了三个宝贝,怎么还会耐烦他那人碰我,离我远远的才好。”六王妃拍了拍衣装,仿若上面有什么了不得的灰尘,那厌恶真是表现的十成十。

“偷偷去支会晚翠一声,就说王爷心情不好去书房了,我想,她知道怎么做的。”六王妃继续交代,林嬷嬷应了一声是,将阿屏遣了出去。

且不说六王爷见到秀丽可人的晚翠心情多么荡漾,只说六王妃,她听闻晚翠在书房伺候了六王爷。又听说莲姨娘咬碎了一口银牙,眉头都不挑一下,若无其事的继续看书,丝毫不以为意。

阿瑾虽然心情不咋地,但是耳朵还是好用的,她竖着小耳朵听了半天,知晓她娘对她家渣爹的厌恶,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果然在这古代找真爱,结果就是作死!还是她娘这样比较好,女霸王才能生活的好!

阿瑾这边还惆怅呢,身在宫中的傅时寒倒是也听说了这一切,他此时正与天家下棋,见他锋芒毕露,毫不让步,皇帝感慨言道:“你总要顾及一下朕的心情,与皇帝下棋,不是该小心谨慎,输的小心翼翼,不留破绽么?”

时寒抬起头,微笑:“那样玩儿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偶尔让您输一输,也是调节您的心情。”

这样不妥当的话却让皇帝露出笑脸,他叱道:“你这小子。竟然还一肚子大道理。怎的?就算不是皇帝,朕也该是你的长辈,哪有对长辈寸步不让的?”

“我心情好!您就体谅一下小辈儿,让我也偶尔赢一赢。”傅时寒表情真是难得的雀跃,皇帝含笑摇头。

“你爹吃瘪,你就这样高兴?”

时寒毫不掩饰自己对傅将军的厌恶:“我自然是高兴的,知道他们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这几年,看他也是真的后悔了。虽然朕对他也有几分芥蒂,但是许多事情总归是不能分辨的那般明白。”皇帝边说边打量傅时寒,就见他不以为然。

“咱们莫要提傅家了,好好的日子,提他们多倒胃口。”傅时寒微微蹙眉,继续言道:“皇爷爷,时寒有一事相求。”

“你说!”

时寒勾起嘴角,笑容十分灿烂:“不知皇爷爷能否让嘉和小郡主进宫住一段时间?”他语气十分的期待。

皇帝直接就喷了出来,他笑问:“你倒是很喜欢阿瑾那个小娃娃。”

时寒梦幻脸:“阿瑾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姑娘。”

皇帝顿时囧了,他想到那个热情的小不点,又想到她这几次的“秽物”事件,顿觉时寒的品味与旁人全然不同。不过,自家的孩子总归是好的,虽然孙子孙女儿众多,但是如阿瑾这样可爱的,确实没有。即便是这样大小便不能自理,皇帝也觉得这孙女儿是个好的。

“阿瑾还那么小,让她进宫住一段时日,你确定老六和老六媳妇儿人家愿意?”皇帝拿乔的看着傅时寒,小小少年不卑不亢,“所以要求皇爷爷呀!”

“哈哈哈,你这小子。倒是不知,你与阿瑾是怎样的缘分,竟是这样喜欢她。”

皇帝问的并不认真,只是玩笑。但是时寒倒是回答的十分认真:“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其实很难说的。我就觉得,阿瑾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就是为了我。”

皇帝一怔,随即微笑言道:“既然如此,朕便是如你所愿。”见时寒瞬间眉开眼笑,他默默在心中叹息,说到底,时寒也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他今时今日走到这般,虽不能说是傅家的错,但是他们却也占了大部分的缘由。连小婴儿无意识的行为都能脑补这么多,不得不说,其实时寒还是对傅家几多怨怼的吧?人人都不明白他为何对时寒这般的宠爱,甚至胜过自己的孙子孙女,可是没人能够知道,当年傅夫人,根本就没有中毒!

想到此,皇帝面上不显,继续微笑与时寒下棋,心中思绪却回到当年,当年确实有下毒之时,傅时寒刚出生的妹妹也确实是中毒而亡,可是随着孩子的出生死亡,傅夫人身上的毒素其实也已经消除。可时寒不能接受母亲中毒,妹妹身亡,祖母的偏颇,因此行为激烈。言称中毒只剩半年性命,不过是为了保全傅时寒杀死姨娘,刺杀祖母的推脱之词。同时也是傅夫人为了离开傅将军,离开傅家的推脱之词。将其中的顺序故意混乱,不过是为了让傅时寒的行为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她并不是只剩半年性命救驾而亡,如若没有救驾,她会活的长长久久。想到临死之前景黎夕的话,皇帝就觉得万分难过。也许,照顾好傅时寒,是他唯一能为这个女子做的。世人总是言道他们许有私情,可是谁又能知道,真正的惺惺相惜,是不涉及男女私情的。

“小阿瑾进宫,谁来照顾呢?”皇帝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时寒立刻:“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