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25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1 / 1)

六王妃竟是直接将自己手中的梳子捏断,阿瑾见了,瑟缩一下,妈妈咪呀,原来她娘亲还有功夫!

“好,当真是好!”

林嬷嬷皱眉言道:“王妃,您觉得,今日之事,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在其中?不然为何我们不在,倒是出了这些事情。而且,那莲姨娘惯是蠢笨,在天家生辰求封号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还有什么脑子可言。但是偏是今日这事儿,太过巧合,她做的也太过好看,倒是不像她了。”

六王妃蹙眉:“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的事儿有什么巧合。我一出门就出了这样的幺蛾子,真当我是死的不成!”

林嬷嬷连忙上前:“主子莫要因为那起子人气坏了身子,如若这样可就得不偿失。您不也说过,早便是不在意他们了么!主子放宽心才是。”

六王妃:“我自然不在意他们。但是他们如若想抢我儿女的东西,那便是怎么也不可以。她的女儿,凭什么和我家滢月阿瑾平起平坐。王爷那种人我已然不在意,可是孩子的事儿,我断不会让步半分。今日我因为阿蝶让步,他朝,她再生一个儿子,是不是就要请求重新册封世子?”孩子是她不能触碰的逆鳞!

林嬷嬷安抚道:“她必然不敢的。再说,她那样的身份,怎么有脸。”

六王妃看林嬷嬷,一字一句:“所以呀,他们才会害我的谨言。”

阿瑾一颤,难不成,她哥哥那样是被人害的么?想到这里,阿瑾难受不已。在她心里,谨言就是她的哥哥,有人害她的哥哥,让她的哥哥那样难受,小小年纪承受病痛之苦。她攥紧了小拳头,觉得自己愤怒的想打人。她还这么小,根本不能保护他们呀!

就在阿瑾着急的时候,六王妃倒也缓和几分,她冷冷一笑:“我记得,莲姨娘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是叫盈盈吧?”

林嬷嬷恍然,明白过来,她笑言:“王妃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想来,王爷倒是要好生的感谢主子,如若不是您,他又何尝有这佳人在怀。”

场面顿时和谐起来,阿瑾有点不明白,不过就看她娘吩咐阿碧:“你且告诉福贵……”阿碧匆匆离去。

阿瑾歪头想了想,揣测这是她娘要将他爹小老婆的丫鬟变成另外一个小老婆?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阿瑾表示有点看不懂这个打法了。有什么作用么?

至于那个福贵,阿瑾是知道的,他是她爹六王爷最亲近的小厮,可谁能想到,福贵竟然是听六王妃的呢!所以说呀,她爹太不得人心。不过想想也是,福贵是喜欢阿碧的,而阿碧对六王妃忠心耿耿,这一切也就自然能够看明白了。

果不其然,事情过得极快,不过是一个晚上,这事情便是成了。阿瑾一大早赖床,听到林嬷嬷与自家娘亲小声嘀咕,说的正是她爹的韵事。偶然听到几个词儿,什么“衣衫不整”,什么“大庭广众”,什么“发髻凌乱”,什么“歇斯底里”……啧啧,随便想想,她便是都能联想到一些颇为香艳的画面,呵呵,这真不怪她,自她穿越,这个渣爹就没干什么正经事儿。

至于那个原本该有点伤心的女人,也就是她娘,竟然还面带笑意,十分舒畅的样子,“阿碧,你好生照顾小郡主。走吧,林嬷嬷,我这贤惠的王妃也该去给王爷在纳一个美人了。”

阿瑾一咕噜爬了起来,但是她可没什么机会跟着去,阿瑾眼巴巴的看着几人离开,望而兴叹!

说起来,阿瑾可不是因为想看八卦,她想看的是旁人家的八卦,至于自家,她可没什么心情。她委实是有点担心自己娘亲。大抵是太过担心,这一上午,她一点精神都没有,任由阿碧为她穿好小衣服,她没有心思吐泡泡,也没有心思咬脚丫,连吃东西都有几分怏怏的。自家亲妈,哪有不担心的。

倒是阿碧,按部就班的做着一切,并不慌张,也不焦虑。其实阿碧也不是不担心,只她已然跟着她家小姐嫁过来十年有余,早已清楚府里的一切,更是清楚自家小姐。因着笃定不能有什么大的变故,阿碧并不十分担心。虽然王爷在女色上颇为饥不择食,虽然王爷在公务上颇为没有脑子,但是倒不会真的伤了王妃。左右王妃不可能吃亏,阿碧便是也不担心了。她见小郡主忧愁的小模样儿,忍不住将她抱了起来:“小郡主莫要担心。王妃那里,不会有问题的。”

阿瑾耷拉脑袋,哼唧一声。

就在阿碧安抚阿瑾间,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听那声音,竟是六王爷。果不其然,就见六王爷协同六王妃归来,他在六王妃身后搓手进门,脸上笑容十分讨好,“呵呵,呵呵呵!喝酒误事,喝酒误事!”竟是还这般解释。

阿瑾看自家阿爹这样蠢,竟然也不忍心太过苛待他了,她同情的小眼神儿不断的扫六王爷。六王爷被自家女儿视线关怀,竟是得意了,“阿……阿瑾是吧?果然是我女儿,对我十分友好呢!”

听这话音,竟然是不知道她叫什么了,阿瑾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果断的将他划到渣爹行列。她一个转身,直接将屁屁对着六王爷,转身过程中还不忘哼一声,将自己的嫌弃表现的十分明显。

六王爷一呆,不过也不管她了,仍是对着六王妃解释:“美芙,你知道的。我这人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在女色上不能把持自己。但你要知道,我为人是极好的。”

六王妃忍不住笑了出来:“王爷何必解释这么多呢。老夫老妻这么多年,我何尝不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言罢,她微微垂首,六王爷急忙继续言道:“那你莫要太过伤心。我知道,你最是恋慕与我。这么多年,只能默默忍受,可是你的好,我都知道。”

六王妃简直是要笑出来了,您当真不是开玩笑么?太拿自己当盘菜了。

至于阿瑾,已经被她爹蠢哭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