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第14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4章(1 / 1)

傅时寒笑容可掬,但是言语之间的冷淡与疏离却是让人觉得心凉凉。阿瑾几乎要鼓掌了,这样笑容满面的打脸,真是一般人都做不到呢!

莲姨娘被讥讽的面色难看,她强撑着笑容:“这话儿怎么说的来着,阿蝶自然是您的妹妹。她这般的无状,您可莫要生她的气。小姑娘,总归不懂事儿,之后我好好教她便是。您可不能因为她年幼不懂事儿就不认这个妹妹。”

阿瑾瞪大了眼睛,原来,这就是莲姨娘,可是她怎么这么厚脸皮,喵了个咪的,太让人看不上了!

“我记得,自己是姓傅吧?就是不知,我一个姓傅的,怎么会有一个姓赵的妹妹。更遑,那人还是六王府的下人。皇家玉牒之上,既没什么莲姨娘,更没什么阿蝶吧?如若套近乎,也要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不知六王府是如何管束下人,竟是这般的无状。”傅时寒抱着阿瑾站了起来,“阿瑾,我们走吧,原本的好景致倒是让人坏了。”

阿瑾挥舞小拳头,“咿呀,烦!”她说明白了,顿时来了兴致,再次:“烦!烦烦!”

傅时寒见她愤怒,笑了起来,“既然阿瑾烦,那为什么不划花她的脸呢!”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倒是让人感觉到温柔的笑意之下是冷冰冰的无情。

阿瑾呆住,啥米!划花?

傅时寒依旧笑容满面,但却又继续言道:“暴力,永远比怀柔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莲姨娘听到这话似乎回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有些惊恐,她微微后退几步,在阿瑾看来,竟然是有些发抖的。

“伊呀呀呀!不!”虽然莲姨娘很讨厌,但是也不能这样鲁莽呀!阿瑾义正言辞与小少年比划。来吧少年,姐姐来为你拯救三观!

“唔呀,以……”阿瑾揪着傅时寒的衣领,见他挑眉笑,再次试图讲明白:“以……德!咿呀,以德……服,服,服人!”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是阿瑾说的异常艰辛,说出来,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有点缺氧。终于明白小婴儿的心情了,原来说话也是很累很累哒!

傅时寒只有八岁,可即便是只有八岁他也是明白,阿瑾小妹妹,果然是太伶俐了,他孤单的太久了,久到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人的温暖,可眼见身边有这样一个讨喜的小家伙存在,他竟是莫名有些兴奋。

“以德服人呀!阿瑾被教的真好,可是,你错了哦!”傅时寒看向莲姨娘,“贱人,永远都该生不如死。以德服人,可笑之人!”

阿瑾黑线了,你这样教坏小孩子,真的没有问题么?我还是个小婴儿啊,正是塑三观最重要的时候呀,你这样真的没有问题么?我服了你了!阿瑾内心不断碎碎念!

“见过公子。”阿碧匆匆归来,见莲姨娘在此,表情变化一下,随即言道:“奴婢见过莲姨娘。不知莲姨娘为何在此?”阿碧虽然客气,但是语气却有几分压迫感。

莲姨娘做凄苦状,然还不待她开口,就听傅时寒笑了起来:“你家王妃,真是好性儿。如若你家王妃愿意将小阿瑾让我抱回家养几天,我也是不介意帮她出手的。西边儿想来还缺几个扬州瘦马!我看你家莲姨娘,虽然容貌一般,但是勉强也是可以换个打赏。”

如玉少年说的话却偏是让人胆战心惊,莲姨娘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整个人瑟瑟发抖,“傅、傅公子莫要开玩笑了,奴家,奴家……”

阿碧厉声:“姨娘,还请谨言慎行。”男女大防,这莲姨娘当真是个不懂事儿的。言罢,阿碧笑着言道:“傅公子,我家花园茉莉盛开,景色怡人,不知您是否喜欢?”

阿瑾虽然被这个家伙吓到了,但是还是拍着小手附和:“好,好!”她冲着傅时寒笑,那口水直接就流了下来,傅时寒挑眉,一手抱她,另一手竟是温温柔柔的为她擦拭口水,“既然阿瑾妹妹这样喜欢,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阿瑾挺小肚皮,继续卖萌:“啦啦啦!”哼小曲儿。

傅时寒抱着阿瑾离开,阿瑾小脑袋埋在少年颈项间,对望过来的莲姨娘呲牙!虽然不会卖掉你或者划花你的脸,但是你也甭想使什么幺蛾子!我可不是*圣母!阿瑾小拳头又挥舞了一下!莲姨娘看着阿瑾,眼中充满嫉妒。

阿瑾自然不会怀疑莲姨娘看上了这个傅时寒。只是,她为什么要在傅时寒面前说这些呢?阿瑾将手放到嘴里,咬着小手指琢磨。

她原来以为,傅时寒是二伯和二伯母的儿子,是她的堂哥!证据就是:二王妃带着她的“孩子”过来做客,这个孩子很显然是傅时寒,但是他竟然不是。

首先,他们那些大人说到了娶,好么,不管是什么时代,堂兄妹都不成成婚,这点可以确定,傅时寒不是二伯的儿子,接下来,他说他姓傅,傅时寒!既然如此,他又为何住在二王府,被说成是二王妃的孩子呢?嘤嘤,二王妃不会是改嫁的吧?呃,当然是她想多了,这根本不可能!

再者,为什么莲姨娘在巴结傅时寒的时候有些害怕呢。虽然他和一般的少年不同,语气十分诡异又比较变态,但是到底是个孩子呀。莲姨娘是“大人”,既然是“大人”,就不该怕一个孩子。可莲姨娘还是怕了,还有滢月小姐姐,她也害怕,他是做了什么惊天地的事情了么?这样一个俊美的少年,比起仙人也是不差,作甚会让人吓成这样!不科学,太不科学!

还有,什么叫“暴力永远比怀柔更能让人印象深刻”,什么叫“划花她的脸”,什么叫“西边缺个扬州瘦马”,这都是什么什么什么!

阿瑾揪头发,觉得自己有点头疼了,果然,小婴儿做久了,她的脑子已经不好用了!哎呀,不对,自己之前脑子也不是很好用,呜呜,先天就不是精明人,这可如何是好!

“阿瑾妹妹这是作甚!头发本来就少,还这么不爱惜,等变成了秃瓢儿,可就没人喜欢你了!”傅时寒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阿瑾更加愤怒,你才秃瓢儿,你全家都秃瓢儿,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烦!”她可算是会说这个字儿了,得意的戳傅时寒,“烦,你……烦!”

傅时寒微微眯起了眼睛:“哦?阿瑾觉得我很烦么?”这声音温柔的不像话,但是阿瑾却敏锐的从其中听出了一丝的不对劲。等等,这个家伙不会亲自来划花她的脸吧?她左顾右盼,见阿碧跟在两人身边,心中放心几分,可是小命儿总是要紧的,脸蛋儿更是重要。这个家伙情绪太不稳定,还是不要轻易惹他的好,老实呆着吧!嘤嘤!

见阿瑾又开始左顾右盼的望天,装作刚才说烦的人不是她,傅时寒开心:“阿瑾妹妹太聪明。好想带回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了,别说阿瑾,连阿碧都有些担心,她尴尬的笑言:“我家王妃……我家王妃最疼小郡主了。”潜台词,你不能带走!

说话间,几人来到花园,傅时寒将毯子在石桌上铺好,将阿瑾放下,阿瑾坐定之后利落的掰脚丫,咬一发!傅时寒:“……你很脏!”

阿瑾:你说谁脏呢!人家从来不走路,脏什么脏!她不怀好意的打量傅时寒。

傅时寒见她坏坏的小模样儿,静静等待她的反应,这小家伙是要做什么坏事儿么?他抱胸等待。

果然,阿瑾出其不意的扑到傅时寒身上,直接在他脸上大大的“啵”了一下,傅时寒被她蹭了一脸的口水,阿瑾得意了,她快活的拍巴掌得意。噜啦啦噜啦啦啦!

傅时寒静静的站在那里,石化了。好半响,他默默的掏出帕子准备擦脸,却又发现,自己已经用帕子为阿瑾擦过,看那帕子上的水痕,他纠结了半响,到底是任由口水在自己脸上纵横。

阿碧对这个画面简直是不忍直视了,她头都要垂到了地下。她家小姐还真是睚眦必报,人家说她脏,她就要蹭人家一脸呀!

阿瑾拍巴掌,拍完巴掌拍肚皮,太好笑了,他的表情真是太好笑了,有洁癖的人你伤不起!让你嫌弃我!

这个时候的傅时寒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他眯眼:“你用咬过小脚丫的嘴来亲我?”

阿瑾无辜状,我是小婴儿呀,嘤嘤!

“你蹭了我一脸口水?”继续问。

阿瑾继续无辜状!人家很小哒!不懂事儿呀!

“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第三个问题,也是血泪控诉!

阿瑾不干了!你可以说我是坏丫头,可以说我弄脏你,但是说我夺走你第一次是什么鬼?这绝壁不可能!只是亲了一下脸呀!阿瑾手舞足蹈:“唔。没!妹妹……没,没没!”

傅时寒伸手,轻轻的掐住了阿瑾的小肥脸蛋儿,轻语低喃:“既然这样……你就娶了我好了!”

阿瑾惊悚了,这又是什么鬼?我?娶你?

喵了个咪的,麻麻!快来救人家,小阿瑾遇到变态了!

(#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