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4章(1 / 1)

第二天,叶韶晨带着叶子萌来到裴宇诺家中。饭团和蠢哈也跟了过来。

两小只对裴宇诺家里并不陌生,甫一进屋,就似乎撒欢起来,叶子萌叫也叫不住。

裴祁笑道:“两个小家伙都十多岁了吧,真精神。萌萌养的很好!”

叶子萌从蠢哈嘴里拉出地毯,冲着裴祁笑笑,心里有点儿发虚。

现在还能找理由说是照顾得好,要是再过几年可该怎么办?要知道,一般狗的寿命也就十多年而已。

裴宇诺看了一眼两小只,眼里闪过一丝疑虑。

当他刚要整理出一点儿思绪的时候,就听叶韶晨道:“是啊,萌萌从小就喜欢各种小动物。而且跟着人家学医这么多年,给动物治的病比给人还多。我都担心她变成兽医。”

“兽医也没什么不好,”叶子萌嘀咕一句。

她的话一落,在场的三个男性脸上都带了笑意。两大一小都算是在商场上混过的,做事总是考虑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像叶子萌这样随心选择的做法,在他们看来就有些天真和不成熟了。

不过,那又怎样?不提身为父亲的叶韶晨,连裴宇诺都愿意帮助叶子萌保留这份天真。只希望她能像现在这样快乐的生活。

掩下眼里的宠溺,裴宇诺帮腔道:“是啊!今天我一个朋友还请萌萌去给他家的鹦鹉看病呢。”

“朋友?”裴祁看向自己侄子,“小诺这么快就交到朋友了。是同学吗?”

裴宇诺摇摇头,“是合作伙伴。”

“哦?”听到他这么一说,裴祁和叶韶晨都来了兴趣。“合作什么?说说看?”裴祁和叶韶晨对视一眼,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知道自己这个侄子一直有些小动作,但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正好裴宇诺最近也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小叔,于是便道:“好。”

叶子萌对他们的话题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凑过去。她揉了一把蠢哈颈上的毛,与它和饭团商量,“要不然你们装个病吧!”

装病?

蠢哈歪着脑袋,嗷呜一声:那是什么?能吃吗?

叶子萌立刻捂着它的嘴,“不许叫!”

蠢哈无辜地瞅着叶子萌,伸着舌头舔了叶子萌一手口水。

叶子萌:“……”她就不该对这货的智商报太大的自信。

还是饭团扭着愈加圆润的身体骨碌过来,问:“萌萌,为什么要装病?”

叶子萌把心里的担忧和它讲了一遍,最后语重心长道:“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万一有人发现你们的不同,把你们送到实验室可怎么办?”

饭团浑身肉一颤,想起看过的动画片里的情节……抱住叶子萌的大腿,“我们马上装病!”

说着就往地上一躺装晕倒。蠢哈也有样学样,往地上一趴,侧着头把舌头伸出来。

叶子萌:“……”果然智商低是会传染的。

“回家再说装病的事,”叶子萌抚了抚额,在两只的屁股上挨个揍了一下,便向沙发处走了过去。

那边裴宇诺正和自己小叔和叶韶晨提起公司的事。

“我现在迷惑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取舍。”裴宇诺把疑问说了出来,“像这种软件行业,最重要的就是人才。我在美国时,遇到了几个少年天才。第一桶金也是在那个时候赚到的。但是回到中国,我才发现国内的市场和国外有很大的不同。在美国行得通的方案,到了国内就变成了一张废纸。”

而且,最让裴宇诺苦恼的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原来的方案有什么问题。至少要比国内许多软件公司的企划先进多了。

裴祁看着侄子苦恼的神色,暗笑这孩子还是太心高气傲了,“如果你现在是一家成熟的企业,你选择原来的方案没有任何问题——即使它可能现阶段并不适合国内的市场。但,你现在连公司的整体框架都还没做来,那么谈这些就等于是空中楼阁。”

叶韶晨也附和道:“我知道你想在一开始就做的完美。这本身并没有错。但是诺诺,做计划你不能只做一个阶段。一家公司从成立到成熟,要经历许多阶段。无论哪个阶段都要有相匹配的计划。你可以把现在的计划保留,以它被基础,先做一个简单、可行的短期目标。”

“资本的积累总要有个过程。有了足够的资金,你才有改变的能力。”裴祁最后总结道,“小诺,不要心急。你才16岁,你有大把的时间来积累。”

裴宇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他太急于求成了。

“我回去再重新写策划。”

“什么策划?”叶子萌走过来时正好听到这句,她走到叶韶晨身边坐下,好奇问道。

“公司的策划。”裴宇诺回道。

“写策划太讨厌了,”想起自己当初拍短片时挣扎了好几天才写了一个错洞百出的策划,叶子萌撇撇嘴说道。

叶韶晨拍拍她的脑袋,“写多了就会了。”

叶子萌吐了吐舌头,“一次就够了。”

“太懒,”叶韶晨评价道。

裴宇诺不厚道地笑了出来,然后被叶子萌瞪了一眼。

看着两个孩子的互动,裴祁想到什么,眼里带了一丝笑意。

真是青春年少啊!

吃饭时,裴祁提起了要去b市发展的事。

“服装业的话,确实b市比x市好。”叶韶晨中肯道。

“嗯,我也是在国内调查过后,才选择了b市。”裴祁道:“现在国外的服装行业受冲击,还比不上国内生意好做。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着退出那边的市场。”

现在国际经济已经有了萧条的趋势。国内由于政局稳定,政府管控力强,受到的冲压比较小。此时回国,是最好的时机。裴祁目光深远,不愿意等到事态发展严重的时候再寻出路。

裴祁带来的信息也引起了叶韶晨重视。他本来决定今年和国外的影视公司合作,现在看来要么缩短合作期限,要么直接放弃。总比殃及池鱼要好。

吃过午饭,裴宇诺称要带叶子萌去朋友家,给朋友的宠物看病,把她给带了出来。

叶子萌提出要回家一趟。

“干什么去?”裴宇诺问。

“带我的药箱啊!”叶子萌回了一句,“没有它,我们给那只鹦鹉看病。”

裴宇诺摸摸鼻子,萌萌又要拿那套银针啊……

给王云阳打了电话,让他在家里等着,裴宇诺和叶子萌坐车来到他家。

王云阳现在居住的地点在市中医的一个高档小区,是一套复式的公寓。说起来,他家也是b市的,只是他不愿意被人管着。所以才一个人跑到了x市来。反正有表姐楚虹看着,他家里人也算放心。

开了门,王云阳靠在门框上,看着叶子萌,和给叶子萌拎药箱的裴宇诺打趣道:“没想到萌萌不仅会给人看病,还会给鸟儿看病?全才啊!”

裴宇诺瞥他一眼,“别啰嗦,那只鹦鹉呢?”

“臭小子真是讨厌,”王云阳翻了个白眼,“进来吧!”

进了屋,王云阳指着客厅里特意为鹦鹉准备的架子,“我家莺莺今天又在那儿绝食呢。闹了好几天了。不到饿到不行,就是不肯吃饭。”

他语气无奈,显然是被那只不听话的鸟儿磨得没了脾气。

叶子萌他说的方向一看:金属架子旁边的白瓷碟子里放着稻穗,喂水器里装满了清水,周围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玩具。而那只红顶的金刚鹦鹉正没精打采地站在架子上。

走过去捏了捏稻穗,新鲜饱满,没有任何问题。又观察了喂水器,也很干净,没有杂质。

排除了饮食和喂水没有问题,叶子萌走到金刚鹦鹉旁边,唤了一声:“莺莺?”

听到叶子萌的声音,金刚鹦鹉总算是抬起了头,一双黑豆眼盯住叶子萌,委屈地叫了一声,“嘎!”

叶子萌见它精神还可以,身上也没有明显的症状,就伸出胳膊,让它过来,准备用异能给它检查检查内脏。

王云阳看见叶子萌的动作,提醒道:“它不喜欢站在人手臂上。”

他羡慕死了网上其他人能让鹦鹉站在自己胳膊上的鸟奴们。心痒痒下,他从网上总结了一个据说是成功率最高的方案,准备试试。结果训练了好几天,鸟食被骗去了不少,这小家伙却还是不肯落在他手臂上,偏偏对他的脑袋情有独钟,动不动就想扑上来。

不得之下,王云阳放弃了这个举动。好在每次王云阳带着它出去放风的时候,它还是会安份地呆在自己的肩膀上,而不是飞走。

王云阳安慰自己:看,莺莺还是挺听自己这个主人的话的,只是不喜欢站在人手臂上而已。

然而,令他想也想不到的是,叶子萌的手臂刚一伸过去,鹦鹉便听话地飞过去站到了上面。当叶子萌把手臂横在胸前时,它还特别“不要脸”地在人家小姑娘的胸上蹭了一把。

王云阳顿时脸色一黑。

同样黑脸的还有裴宇诺,他差点上前把那只色鸟给一把揪下来。瞪了某个主人一眼,道:“我怎么没看出你家那只鹦鹉哪儿生病了?”飞过来吃豆腐的动作那么利索。

王云阳竖起一只手,做发誓状:“我保证你们来的前一分钟,它还不是这样。”

裴宇诺懒得理他,向给鹦鹉检查身体的叶子萌走了过去,“萌萌,它没事吧?”

叶子萌刚和某鸟沟通完,脸上正带着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此时听到裴宇诺的问话,她无意识地“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道:“没事。它就是心情有些抑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