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8章(1 / 1)

很快,就到了月考的时候。等叶子萌检查完最后一科的卷子,正好铃声也响了起来。走出考场,她看到裴宇诺在走廊等着自己。

只见少年挺拔的身形处于成年和未成年之间,虚靠在墙上露出的侧脸已经有了棱角。他表情淡淡的,一双眼眸低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裴宇诺!”叶子萌忍不住喊了一声。

刚从自己思绪中醒来的裴宇诺眼里还有着迷茫。但当看清是叶子萌时,他立刻露出笑容,如春日的暖阳一般,直照进叶子萌心里。“萌萌。”

叶子萌不知怎地,心里突然跳漏了一拍。

两人一同出了教学楼,往校门外走。

自从上次校门口的争执以后,也不知道裴宇诺说了什么,反正叶子萌再没看见郭琳来学校。反正家里离学校也不算远,所以两人都是一同步行回家。

“萌萌,放3天假有什么打算?”裴宇诺单肩挎着书包,转头问向身边的少女。

“啊,要替师傅去中医班上课,还要出去看诊,救助站那边也要过去看看……”叶子萌掰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着,末了脸上表情一垮,“我好忙啊!感觉放假比上课还累。”

裴宇诺好笑地摇摇头。要是真让萌萌闲下来,她又该不适应了。

“而且,”叶子萌皱皱鼻子,“师傅要去b市,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去b市?”裴宇诺神情一动。

“嗯,师傅想要把中医班办到b市去。”叶子萌语气里带着不舍。

本来田岳恒经过考虑后不赞成黎家加盟,但齐亚深却提出了反对意见。他指出,如果等中医班自己积蓄力量发展,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有黎家资助,能大大地缩短这个时间,何乐而不为?

田岳恒怎么可能不懂这个道理?他害怕的是,黎家的参与会毁掉中医班的纯粹。毕竟当初建立中医班的目的是拯救中医行业的没落,而不是盈利。

“这并不冲突,”齐亚深年轻睿智,同时充满了野心,“中医行业的复兴也必须建立在经济基础上。如果不能形成一个健康的产业链,办再多的中医班也只是空中楼阁。难道你不想借助黎家,改变现状吗?”

只这一段话,就说服了田岳恒。他知道归根结底,他、自己师傅以及其他的中医们,都只是治病救人的医生而已。他们不懂管理,也不懂商业,所以与其抱残守缺,不如交给懂的人去做。

齐亚深出身中医世家,他父亲也是中医班的元老之一。正是由于知道自己儿子在生意方面的天赋,他父亲才会把他推荐给田岳恒。如果他做出什么危害中医班的事,不用田岳恒出面,齐亚深他父亲就饶不了他。

只是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田岳恒并没有告诉叶子萌。在他心里,自己这个小徒弟以后是要继承他衣钵的,只要单纯的当个大夫就好。

第二天,叶子萌和田岳恒来到黎家,进行最后一次针灸。

针灸结束,田岳恒重新给这位姓王的中年人彻底检查了一遍身体。但检查后,田岳恒却眉头紧锁,似乎遇到了什么难解之事。

“田医生,我的病情有什么变化?”王瀚城一边将针灸时脱下的上衣穿好,一边问道。

田岳恒脸上凝重地摇摇头,答道:“王先生,你的身体比预料中恢复的更好。”

“哦?”王瀚城的脸上并未见喜色,“那怎么见田医生闷闷不乐的样子?”

“就是因为太好了,”田岳恒眼带疑惑,没有隐瞒道,“以我的预期,你的身体要想恢复到现在这个程度,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但现在治疗才刚刚进行了一个月……”

王瀚城心中一动,表情也严肃下来,“田医生找不到原因?”

“是的,”田岳恒坦然道:“在我行医这几十年来,还从没遇到类似的情况。”

一旁整理器具的叶子萌,手蓦地一顿,眼里闪过一丝心虚。应该和她没什么关系吧……

王瀚城大脑立刻高速运转起来。如果能找到让他身体快速恢复的原因,是不是治愈也不再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

虽然心里急切,王瀚城出口的语气却还是一样的沉稳,“还请田医生能够尽力查出原因。”

“当然。”田岳恒应了下来。他对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也非常好奇,如果能弄明白,也许对他的医术也会有莫大的好处。

见两人没有注意到自己,叶子萌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叶子萌替田岳恒到中医班来授课。不是第一次上课的叶子萌,对于管束这帮熊孩子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顺利的上完课,她刚走出教室,就听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萌萌,”电话那边传来裴宇诺的声音,“今天是云阳的生日,他想邀请你来参加,有时间吗?”

叶子萌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裴宇诺指的是王云阳。她心里泛起了嘀咕,自己和王云阳还没熟悉到过生日邀请的程度吧……不过想着短片的事还欠着对方一个人情,王云阳又是诺诺的朋友,邀请了不去好像不太好……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只听裴宇诺又道:“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他不会在意的。”

就坐在旁边的王云阳闻言翻了个白眼。

“没事,没事。我有时间。”叶子萌连声道,“什么时候开始?在哪里?”

“下午2点,”裴宇诺说:“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就行,”叶子萌看了眼时间,才11点多,应该还来得及给王云阳买生日礼物。

“在xx街38号的红星私人会所。”裴宇诺说。

“好,我会准时到的。”

挂了电话,王云阳捅了捅裴宇诺,挤挤眼睛:“诺诺,你那小女朋友同意来了吗?”

裴宇诺用眼刀刮了口无遮拦的某人一眼,“别叫得那么恶心。”

王云阳啧啧两声,调侃道:“你小女朋友叫‘诺诺’就成,我叫就不行?小孩子家家的,可别学‘重色轻友’那一套。”

“那也得看是不是友!”还没等裴宇诺回话,旁边一个高挑的美女接过了话头,看着王云阳的表情颇为不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裴还是离那个‘花花公子’远点儿比较好,省得沾到一身黑。让你小女朋友嫌弃。”

“楚虹,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骂你!”王云阳一拍桌子怒道。

楚虹才不怕他,掏出手机晃了晃,“你倒是骂啊!放心,我会一个字不落地录下,然后给姨妈发过去的。”

王云阳顿时怂了。楚虹的姨妈,就是他亲妈。也就是说,他和楚虹是亲表姐弟。而且,由于王云阳小时候就经常受楚虹的“特殊照顾”,导致现在面对楚虹还总是底气不足。

谁让他“劣迹斑斑”,导致亲妈宁可信楚虹的,也不信自己的亲儿子?

看着两人吵闹,裴宇诺摸了摸下巴,小女朋友?

王云阳从小在x市长大,家世又不错,兄弟朋友自然少不了。不过,能算上亲近的,倒也不多。虽然平时他愿意招呼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但每天到了生日这天,他却只邀请几个关系最好的哥们儿聚聚。今天也是如此。

裴宇诺虽然和他相处时间不长,又比他小上好几岁,但脾气秉性和他颇为相投,于是也被划在了这一堆人中间。至于邀请叶子萌,纯粹是他好奇心范了。

谁让裴宇诺这小子只有叶子萌在的时候,才会变得好懂?这样的热闹,他可不能错过!

于是,等到叶子萌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王云阳晶亮的双眼……她不由得顿了顿脚步,转头看了裴宇诺一眼。

他没病吧?

裴宇诺一脸淡定地拍了拍叶子萌的肩,“进去吧!”

叶子萌心里安定了一些,走到王云阳面前,把准备好的礼物递了过去,“生日快乐。”

“谢谢!”王云阳接过叶子萌手里不大的盒子,闻到里面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儿,好奇地问道:“我能现在拆开吗?”

“当然!”叶子萌回道。

王云阳几下子把包装拆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金丝坠子的荷包挂件来。荷包花纹素雅大方,做工也十分精致,看着就非常讨喜。

王云阳把荷包凑到鼻子前闻了几下,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真好闻,里面放的是什么?”

不同于以前他一闻就头疼的中药香袋,这个味道王云阳非常喜欢。

“一些干花、薄荷、冰片等等,”叶子萌见他感兴趣,就说的详细了一些,“将它们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捣碎,然后装入荷包就好。”

她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上次就发现你眼下有些青黑,面色无华,眼里也有红血丝,应该是平时经常熬夜,休息过少。这样对身体损伤很大。如果真的有工作要熬夜做的话,就闻一闻香袋,比茶叶、咖啡什么的健康多了。”

“嗤……”她话音刚落,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嗤笑,随即王云阳的手中的荷包就被人抽走,只听来人道:“他那哪是熬夜工作,熬夜玩乐还差不多。”

王云阳怒目而视,“你不和我拆台能怎么地!”

“能不爽!”楚虹顶了一句,就看起了手中的荷包。

她向来对这类小东西没有抵抗力,现在看到精致的荷包更是爱不释手。更别提这个荷包不仅外表好看,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给你真是白瞎了,”楚虹嘟囔了一声,把荷包还给了王云阳。毕竟是表弟的生日礼物,她还是给他留点儿面子,不抢了。

她美眸一转,把主意打倒了叶子萌身上。不过,这么一看,她不禁讶异了一下。小裴的小女朋友还真是不错啊!尤其是那一双蓝眸,纯净地像一汪湖水,真是漂亮极了。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小姑娘身上没有这个年纪少女的浮躁,反而沉静内敛,气质柔和,一看就是家教极好。

楚虹本来还想着什么样的女孩儿能配得上裴宇诺那个天才小子。现在看来,两人确实非常般配,不怪裴小子都会心动。就是这两个小家伙都岁数太小了点儿……上高中还算早恋吧?

见这个容貌艳丽的年轻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看却不出声,叶子萌眨眨眼睛,有点儿不安。

几乎是在瞬间察觉到她情绪的裴宇诺,立刻轻咳了一声,召回了楚虹发散的思绪。

回过神的楚虹,露出亲切地笑容,主动伸出手和叶子萌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云阳的表姐楚虹。你叫我虹姐就好。”

“虹姐!”叶子萌从善如流道,“虹姐也叫我萌萌吧。”

王云阳见自家表姐又露出了“大灰狼骗小白兔”的标准笑容,不由得用同情地眼神看了叶子萌一眼,看得后者一脸的莫名其妙。

果然没用多长时间,只是三言两语,楚虹就将叶子萌的基本信息问了个大概。要不是裴宇诺护着,时不时的打岔,估计叶子萌会透漏的更多。

当然叶子萌也不傻。一开始可能还没发现,但是到后来无论楚虹说什么,她就抿着唇乐,不吱声了。

小姑娘警惕性还挺高。楚虹逗了一会儿,见叶子萌不配合也就算了,问起了刚才那个让她感兴趣的荷包:“萌萌,那个荷包真好看,是自己做的吗?”如果是买的话,她也去买一个回来。既好看又提神。

“荷包是买的,里面的提神的药材是我自己准备的。”叶子萌回道。

她听了裴宇诺的描述,知道王云阳在金钱方面并不太在意,所以才会选择了香袋。本来还担心自己的礼物太过寒酸,没想到会得到楚虹的喜爱。

问清了荷包在哪里买的,又得到了叶子萌会帮她准备香料的承诺,楚虹满意了。她突然想起什么,说:“我母亲最近总是失眠,有没有什么安神的香料?”

“有倒是有,”叶子萌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解释道:“引起睡眠质量不好的原因有许多。如果不能确定原因的话,我建议还是不要用安神的香料,说不定还会起反作用。”

“这样啊……”楚虹歇了心思。

叶子萌笑了笑,脸上露出自信的神情:“虹姐可以和我说说症状,也许能知道是什么愿意引起的呢?”

“虹姐,和萌萌说说吧。她从小就学中医。”裴宇诺也突然插言道。

楚虹看了看叶子萌,又看了看裴宇诺,还是觉得有点儿不靠谱。不过一想,说说也没什么的,大不了不信就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