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7章(1 / 1)

后面的事叶子萌没再过多的参与,不过从网上的评论来看,事情在渐渐的往好的方向发展。当然,产生决定性作用的是冠晨发出的完整视频。

视频里,霍景普在十点多的时候确实回到了自己房间,而且没有再出来。而诡异的是,11点多时,梁娆音却挽着另一个“霍景普”出现在了镜头里。那么这个“霍景普”是谁?

冠晨的发言人给出了解释:他故意装扮成霍景普的人,目的就是为了陷害。当天晚上,梁娆音独自从聚会的地方回到酒店,偶遇了这个人。由于晚上光线不好,“霍景普”又有意遮挡,所以有些喝醉的梁娆音并没有认出对方。

而,对于照片里拥吻,梁娆音的发言人声称,她是被强吻的。由于她当时醉酒,反应迟钝,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对方。不过之后,她有过反抗。这一点网友们在视频里找到了,梁娆音确实在被强吻后几秒推开了对方,而且快速走掉。

当然,也有人提出了疑问。照片里,那个男人身形和五官和霍景普都十分相似,真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答案是有的。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指出,由于拍摄镜头有些是有危险的,所以导演曾提出用武替。但是后来却被霍景普拒绝了。于是,原本节目组找到的武替就离开了。

冠晨找到了负责给节目组找武替的那个工作人员,他承认,那个叫张海的武替确实和霍景普身材和五官都有相似的地方。如果是经过化妆和故意模仿,在光线不太明亮的地方确实很有可能会被认作是霍景普本人。

那么到底那个人是不是张海呢?工作人员说,在霍景普拒绝用武替后,他就安排张海离开节目组。到照片拍摄的日期时,张海已经离开了有将近一个星期。之后的去向他也不太清楚,不排除有返回酒店的可能。

只是,张海的动机是什么?冠晨也没有调查出来。而且张海现在也不明下落。

不过事已至此,霍景普的清白基本可以被证明了。作为重大嫌疑人的张海,冠晨方面也提出,已经移交给公安部门调查。

叶子萌看着网上沸沸扬扬的各种报道,心里总觉得有些违和感。梁娆音真的只是认错人了而已吗?张海一个人能做出这么缜密的计划?

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叶子萌还是追着自家老爸问了个清楚。

叶韶晨无奈地告诉叶子萌,装成霍景普的确实是张海,而他的下落他们也已经找到。只是还没到时机,所以暂时把他控制住了而已。梁娆音也参与了这件事,原因是她有把柄被人抓在了手里,不得不配合对方。

事实上,为了拿到完整的视频叶韶晨也花了很大的精力。要不是对方收买的酒店工作人员在销毁视频前出于私心自己保留了一份,否不然想证明霍景普的清白可就不这么容易了。

“那到底是谁要陷害姑父?”叶子萌问道。

“梁金伟,”叶韶晨回道。

梁金伟是和霍景普同期的男演员。在角逐影帝时,落败给霍景普。此后两人一直不合。前段时间,梁金伟代言的一个品牌签约到期,公司不准备续签,而是花重金请来了霍景普继续代言。这让梁金伟对霍景普怀恨在心。

叶子萌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原委,满足了好奇心,就没有再继续关注。然而网上对这件事的热度却没有很快消退。

叶韶晨和霍景普都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梁金伟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了他们底线。所以有针对性的报复也渐渐展开。

先是曝光了张海的供述,使得幕后指使——梁金伟浮出水面。紧接着一系列梁金伟和霍景普不合、甚至在公开场合诋毁霍景普的证据都被摆了上来。让众多网友和粉丝察觉到他的动机。最后,是冠晨律师拟写的一张起诉书,表明他们会继续追究梁金伟的法律责任。

从起诉到开庭又折腾了一个月,最后以梁金伟败诉结束。到此,事情才算做真正完结。

此时,叶子萌已经考完了最后一科,准备放暑假了。

“萌萌,暑假有什么安排?”出了考场,林诗瞳抓着叶子萌问道。

“和往常一样,跟师傅到处给人看病。再就是准备去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去当义工。”叶子萌回道。

流浪动物救助中心还是韩恺介绍给的叶子萌。他自己就是那里的义工,觉得叶子萌医术好,所以想推荐她到那里去帮忙。正好叶子萌也乐意帮助这些流浪的动物们,于是就爽快答应下来。

“流浪动物救助中心?”林诗瞳好奇道:“干什么的?”

“就是收容那些被人遗弃的宠物或者其他动物,对它们进行救助,直到给它们找到新的主人。一般猫狗比较多。”

叶子萌跟着韩恺去过一次,里面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善良热心,对待小动物充满了关爱和耐心。

“你不是说你妈妈不让你养猫吗?救助中心有好多,你可以在那里照顾它们。”叶子萌对林诗瞳道。

“真的?!”林诗瞳惊喜道:“那我和你一起去当义工!”

救助中心属于非商业目的的公益组织,所有的资金基本都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捐助,非常有限。而需要的救助的动物却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听说了救助中心后,会偷偷地把不想继续养的宠物扔到救助中心门口。这样一来,救助中心的资金总是捉襟见肘。

想到韩恺说救助中心现在人手缺乏的事,叶子萌觉得要是林诗瞳能和她一起去挺好的。于是便道:“好啊!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回去后,叶子萌就给韩恺打电话说了这件事。韩恺非常高兴,一口应下引荐两人去救助中心做义工的事。

于是,在放假后的第二天,叶子萌和林诗瞳就来到了x市的流浪动物救助中心。临来前,叶子萌被饭团和蠢哈“抱腿杀”打败,把它们也一并带了过来。

因为韩恺事先打了招呼,所以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们热情地接待了叶子萌和林诗瞳,在听说她们是来做义工后,更是高兴不已。一位姓岳的姐姐领着她们把整个救助站观看了一番,然后询问她们愿意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现在救助站里一共有100多只狗和200多只猫。此外还有一些其他动物。”岳敏带着两人来到狗舍和猫舍。

“每个月都会有好心的市民过来领养它们,但是很多一些因为救治太晚留下残疾的动物还是剩了下来。”岳敏抱起一只小型犬,对叶子萌和林诗瞳道:“像芝麻,它天生后面的一条腿残疾,所以它只能缓慢的走,不能跳跃。”

芝麻是一只蝴蝶犬,两只耳朵和两边的脸颊都是棕色,只有中间部分是白色。它乖巧地趴在岳姐姐的怀里,两只眼睛像黑葡萄般,黑亮湿润。

叶子萌注意到它的一条后退向外不自然地弯曲,应该就是岳姐姐说的残疾。

林诗瞳眼巴巴地看着芝麻,对岳敏道:“我可以摸摸它吗?”

“当然,芝麻的性格很好。”岳敏直接把小蝴蝶犬放进了林诗瞳的怀里。

芝麻没有因为换了抱的人而惊慌,而是两只前爪搭在林诗瞳的肩上,然后把头放了上去。

用脸蹭了蹭芝麻蓬松的毛,林诗瞳笑得满足,“它真乖!”

她纯然的喜悦和对芝麻的喜爱让岳敏对林诗瞳充满了好感,她笑着道:“像芝麻这样可爱的狗狗在救助站有好多。你要是留下的话,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和它们接触的。”

“那太好了!”林诗瞳一脸陶醉地抱着芝麻,毫不犹豫地回道:“我愿意留下来照顾它们!”

叶子萌在旁边好笑地摇了摇头,就知道诗瞳会喜欢这里。不过,她也很快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对,我也想留在这里。”

离开狗舍,岳敏拿出两张表格递给她们,“在这里填一下你们的个人信息。”

在两人填写表格的时候,岳敏问道:“你们两个想做什么工作?以前养过宠物吗?”

林诗瞳摇摇头,“我没养过。”

林诗瞳的母亲对皮毛过敏,所以一直不同意她养宠物。

叶子萌指了指旁边和工作人员玩耍的饭团和蠢哈,“它们都是我从小养到大的。”

“那只哈士奇可真漂亮,”岳敏夸赞道,“那只比熊虽然血统不纯,但是看起来很健康活泼。”

从刚才一进门,她就注意到了叶子萌带来的两只狗狗。尤其是那只哈士奇,品相非常出众。而且一看皮毛的光泽就知道它被照顾得极好。

“这样吧,你们刚进救助站,就先从最简单的开始,负责给动物喂食怎么样?”岳敏询问道。

“没问题!”林诗瞳没有什么意见。

而叶子萌惦记着韩恺说这里缺少兽医的事,于是道:“我学过一些医,我想帮忙救治动物,可以吗?”

“当然!”由于叶子萌说得谦虚,所以岳敏也往别处想,以为她也就是懂些医学小常识而已。不过,这也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现在救助站最缺的就是兽医。

她高兴道:“正好周医生缺助手,我安排你去给他当助手吧!”

“好!”

等到两人填完了表格,递给岳敏录入电脑时,一个嚣张的声音从大厅那边响起,“这只哈士奇我领养了,赶紧给我办手续!”

叶子萌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转头看去……果然,一个年轻男人正指着自家的蠢哈。

还真是“招蜂引蝶”啊!叶子萌心想。

不过,再“招蜂引蝶”那也是自己家的,于是叶子萌便大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马上走到地方的时候,就听到年轻男人一脸不屑地说道:“我今天给你们捐了这么多东西,难道要条狗还不行?”

工作人员犯了难。这个年轻男人叫王真,是金宁火腿的负责人。今天刚捐助了一车的火腿肠送过来。如果王真看中的是他们救助站的动物,无论哪只,他们都乐意给对方收养。但这只哈士奇是别人带过来的。他们哪有权利决定它的去留?

于是工作人员赶紧解释:“这只哈士奇不是我们救助站的,是一个小姑娘带过来的。”

“那好,你把那个小姑娘找出来。让她出个价,这狗我买了还不行!”男人一摆手,不耐烦地道。

本想着能不花一分钱就把这只一看就威风凛凛的哈士奇带回去,没想到还得花钱,真是晦气!

做了一回“红颜祸水”还没自觉的蠢哈凑到饭团身边吐槽道:“你说这人是不是个傻?都说咱不是这儿的了。还买?他买得起劳资么!”

“我觉得萌萌把你卖了挺好的。”饭团打了个哈欠,没把那个男人看在眼里,它嘀咕道:“反正你这么蠢。”

蠢哈一脸受伤的表情,愤愤道;“我以为我们还有兄弟爱的!”

“不,我对蠢货没有爱。”毒舌地饭团立刻回道。

感觉自己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的蠢哈,转过身趴了下去,把屁股留给了饭团。浑身散发着“劳资生气了”的怨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