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6章(1 / 1)

“而且,还有这张,第二天早上两人一同从房间出来的照片,”裴宇诺把手机翻到那个位置,“其实只是在门口而已。如果是有一人恰好从另一个人门口路过的话,也可能会拍到这样的画面。”

“所以说,这两张照片都有问题了?”叶子萌道。

“我也不知道,”裴宇诺看向叶韶晨,“我只是提出有这种可能。”

叶韶晨赞许地看着裴宇诺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

“酒店每层应该有监控的吧!看看第二天早上监控视频,姑父是不是和那个女演员一同出来的不就清楚了?”叶子萌建议道。

“萌萌说的有道理。但就算证明了第二张照片是假的,另外那一张也足以给景普‘定罪’了。”叶韶晨道。

叶子萌说:“先证明一张是一张!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呢!”。

“有道理。”叶韶晨接受了她的建议。

这家酒店和冠晨合作已经有好几年,调个监控视频的事,应该不难。

就当叶韶晨拿起电话时,瞿白恰好打了过来,“叶总,我看见一条有关霍景普的微博……”

“我已经看到了,”叶韶晨打断瞿白的话,“你联系一下xxx酒店负责人,调出当天的监控视频。还有,把那个拍摄照片的酒店工作人员找出来。”

“公关那边……”

“让公关找人把微博里的可疑点挖出来,以粉丝的名义放到微博和其他热门网站、贴吧。同时发出公告,表示这件事等调查清楚后,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叶韶晨有条不紊地将一系列措施安排了下去。

“好的,叶总。”

挂了电话,叶韶晨安慰从进门后就沉默不语的妹妹,“作为妻子,你应该是最了解霍景普的为人。你认为他会做出这样的事吗?”

叶筱雯摇了摇头,“我不相信景普会背叛我。”

“那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叶韶晨拍拍她的肩,“赶紧打起精神来,你还要和景普并肩作战呢!”

“哥你说的对。”叶筱雯紧皱的眉心舒展开,“有人想破坏我的家庭,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叶韶晨见妹妹恢复了精神,说:“离景普回来还有好几个小时,你先上去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累,”虽是这么说,叶筱雯还是站了起来。她在圈里也有好些朋友,遇到这种事,总要联系个一二,替自己丈夫应援。

于是,在那个叫“黑的白不了”的博主发出微博不到2个小时后,冠晨的公关团队就通过官微发布了澄清的声明。

首先,声明否定了那条微博的真实性。表示,霍景普和梁娆音除了合作关系外,没有任何其他不该有的关系。第二,照片中存在很多疑点,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呼吁广大群众能够理性看待这件事,不要轻信谣言。

由于措辞严谨,态度诚恳,很多粉丝留言说,愿意等待调查结果出现。但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有黑子认为,冠晨的这条声明没有一点说服力,就是在为霍景普狡辩。

也确实如此。在没掌握有用的证据前,这个声明确实太过单薄了些。但,叶韶晨不急,他只是要冠晨先摆出一个态度而已。

第二天一早,霍景普就赶到了叶家。经过一晚上行车的劳累,他脸色看起来有些差。但表情却非常镇定。

打开门,他第一句话就是:“筱雯在不在?”刚才他先回了家,结果发现妻子不在,这才又赶了过来。

跑去开门的叶子萌点头,“小姑在……”

话还没说完,就见霍景普直接越过她向里走了进去,叶子萌回头一看,原来是叶筱雯下了楼。

“筱雯!”霍景普叫了一声,大步迈了过去。

“你回来了,”叶筱雯为了这事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凌晨才稍稍睡了一会儿,现在看起来竟然比霍景普状态还要差。

见妻子脸上虽然疲惫,但望着自己的眼神里不仅没有责备,还充满了信任,霍景普悬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筱雯……”他拥住妻子,轻轻吻着她的发旋,用肯定的语气道:“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叶筱雯轻声“切”了一声,“量你也不敢!”虽是这样说,眼眶却红了起来。

她和霍景普结婚这么多年,霍景普一直对她呵护有加,从来没有和哪个女明星有过一丝半点的暧昧。这次事情出现的突然,让她一下子就乱了阵脚。

这也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看重对方,有多么看重这个家。

短暂的情绪失控过去,叶筱雯捶了霍景普一下,让他松开自己,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那也是你太笨了,要不然怎么会被算计?”

霍景普苦笑,他现在也是迷茫不已。他确定自己一直没有和梁娆音单独相处过,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照片?

“小姑,宁宁呢?”叶子萌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宁宁是霍景普和叶筱雯的女儿,叫霍思宁,今年5岁了。

“送到他爷爷奶奶家去了,”叶筱雯想着刚才的举动都被侄女儿看在眼里,脸上蓦地一红。

叶子萌见状吐了吐舌头,赶紧跑掉了。

趁着早饭陈妈还没做好,霍景普简单地洗漱了一番,换了衣服,一身清爽地下了楼。

吃过早饭,叶韶晨对霍景普道:“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霍景普道:“照片上的那个日期,应该是两天前,节目第一阶段拍摄完毕。节目组为了犒劳我们,举办了一个内部的聚会。参加的人有20多人。导演、主持、策划、嘉宾还有其他工作人员。”

“你知道我酒量一向很好,那天我虽然喝了一点儿酒,但意识非常清醒,完全没有到醉的程度。到了晚上10点左右,我看那一帮年轻人还没玩儿够,就说累了,先回了房间。接着一觉睡到了天亮。”

“你几点回到的房间?”叶韶晨问道。

“大概10点20左右吧!”霍景普回想了一下,“进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表,大概是这个时间。”

“那张照片上的时间是11点15分,和你回房间的时间差了一个小时……”叶韶晨把照片找出来给霍景普看,“这是你的房间号码吗?”

霍景普观察了一下,“对,813是我的房间。”

“这里有些奇怪,”叶韶晨指着照片,“从这个角度看,你房间的门是开着的。11点15时,你应该已经睡着了,那么谁开的门?”

“也许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霍景普不确定道:“他们那里应该有备份吧……”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叶韶晨手搭在下巴上,呢喃道。

“什么麻烦?”叶筱雯不解地问道。

“如果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忙,那么陷害你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到酒店每层有监控的事?”叶韶晨指出,“他们肯定会事先做好准备。”

霍景普从事发后就一直静不下心,现在听了叶韶晨的分析,他反而沉静下来,“所以说,想证明我的清白很难?”

“不,”叶韶晨指着照片道:“既然照片里的人不可能是你,那么就肯定有人故意装成你的样子里陷害你。虽然这个人我们还不清楚是谁,但事件里的另一个主角——梁娆音,我们却可以找到。”

“没错,”当了影帝多年的霍景普,虽然平时看起来平易近人,但能在复杂的娱乐圈里混到这个地位的,哪个是简单人物?

他眯了眯眼,“我也想知道,梁娆音到底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还是不懂,”叶筱雯道:“爆出这个丑闻,梁娆音也是受害者吧?怎么听着你们的意思,她也是陷害景普的元凶?”

叶子萌见小姑一脸疑惑,说:“小姑,事情是这样的。姑父10点就回了房间睡觉,而11点的时候,却有人打开了他房间的门,并且装成他的样子在门口照了一张和梁娆音的合影。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梁娆音没认出那个人不是姑父,和他在门口拥吻后,被其他人偷拍下;二是,梁娆音也是陷害姑父的人之一,她只是配合那个人,故意让人拍下照片。”

说了一大段话,叶子萌歇了一口气,继续道:“如果是第一种的话,就说明梁娆音暗恋姑父。要不然她怎么会错把那人当成姑父,还跟对方拥吻?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她就更可恶了。但不管怎样,她都是为姑父洗脱清白的最好切入点。”

叶韶晨拍拍她脑袋,“不错,挺聪明的!”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尽快找到梁娆音?”叶筱雯还是有些地方不理解,“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梁娆音为什么要这么做?和一个‘有妇之夫’传绯闻,她自己的前程也都毁了。”

“那就要问她了……”叶韶晨看向霍景普,“她还在节目组那边?”

霍景普摇头,“没有,昨天晚上我和她一起回来的。整个路上她一句话没说,心情看上去非常低落,我还以为是被这个消息打击的。现在一想她的反应有些奇怪,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应该是愤怒才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