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5章(1 / 1)

郭琳从进门时的从容,变成了后来的气急败坏。虽然她极力地遮掩,但还是让叶家父女俩看了出来。

这也让叶子萌对她的感官愈发的不好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请帮我转告小诺,妈妈是爱他的。”郭琳抓起自己的包,告别时说道。

“阿姨可以自己去和诺诺说啊!这样也能显得您更真诚。”叶子萌“好心”地建议道。

郭琳脸色一僵。这两天她不是没去找过裴宇诺,但是不是吃了闭门羹就是对方不在家。对于这个幼年就不在身边的儿子,郭琳觉得比陌生人相处还要困难。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叶子萌上前打开门。

“萌萌,”裴宇诺走进来,看到叶子萌对着自己眨眼睛,还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了?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郭琳。

郭琳一脸惊喜:“小诺!”

“你怎么在这里?”裴宇诺脸上的笑容瞬间隐了下去,换上了面无表情。

“我……”郭琳想解释,但是面对这个儿子,她总是不自觉地气短。

裴宇诺也不是真的想听郭琳的回复,冷声道:“你不是想和我谈吗?那就走吧!”说完后,对叶子萌和叶韶晨道:“叶叔叔,萌萌,今天有事,我明天再来拜访。”

“好!”叶韶晨点了点头。

裴宇诺看出叶子萌眼里的担忧,冲她安抚地笑了笑。

等到母子俩离开后,叶子萌问自家爸比:“你说诺诺怎么办比较好?选他父亲还是选他母亲?”

“多半是选他母亲吧!”叶韶晨道。

“为什么?”

叶韶晨分析道:“因为他父亲已经有了私生女,很快还会有私生子,所以对他来说诺诺并不是唯一的。还有可能和他情人的孩子争夺家产……”

“但对诺诺的母亲来说,诺诺是他唯一的孩子,所以她也会更重视诺诺,对不对?”叶子萌补充道。

“是啊!”叶子萌摸了摸女儿的头,“选择郭女士能让诺诺更省心一些。”

“诺诺的监护权不能转到裴叔叔名下吗?”

“可以,不过必须是父母自愿放弃抚养权的情况下。现在看来,至少诺诺的母亲是不愿意放弃抚养权的。”

叶子萌有些失望。想来也是,如果好转的话,裴叔叔当年就把诺诺的监护权拿到手了。

郭琳确实迫切地希望能拿到儿子的监护权,而裴渊呢?正守着待产情人的他就准备放弃裴宇诺了吗?

当然不会。

郭琳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裴宇诺代表的不仅是他的儿子,还是裴祁选定的继承人。如果能拿到他的继承权的话,自己未来能得到的利益会更多。只不过因为情人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使得他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拉拢裴宇诺罢了。

医院里,裴渊正在给半躺在床上的情人魏萱萱按摩小腿。自从怀孕七个月后魏萱萱的小腿就开始浮肿,偶尔还会有抽筋的现象。

“舒服吗?”裴渊温柔地问道。

“舒服,”魏萱萱的脸因为怀孕后圆润了一些,皮肤白里透红,显然被照顾的不错。她看着裴渊的眼神温柔如水,语气里满是感动,“老公,你真好!”她声音也娇嫩婉转,一下子就勾住了裴渊的心。

裴渊愈发觉得魏萱萱可心,他摸了摸魏萱萱高挺的肚子,“咱儿子过几天就该出来了。”

“嗯,”魏萱萱脸上充满了母爱,“有你这样的父亲在,他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裴渊对她的话非常受用,用理所应当的语气道:“那当然!”把从小就撇到家交给保姆照顾的大儿子忘在了脑后。

魏萱萱让裴渊把自己扶起来,她正色问道:“郭琳那边怎么说?”

提到郭琳裴渊脸色顿时臭了起来,“她同意离婚了。但是条件是,孩子的抚养权要交给她。”

魏萱萱暗自“嗤”了一声,这女人可算是聪明了一回。

要她说,作为一个女人,连老公和儿子都笼络不住,人生真是失败透了。

“萱萱,我不想把小诺让给她,”裴渊握住魏萱萱的手柔声道:“以她私人生活作风那么乱,怎么可能照顾得好孩子?”

魏萱萱垂下眼,大脑飞快地转了起来。

作为一个即将上位的小三,自然不希望裴渊留下和“前妻”的儿子,但她也知道这时候提出反对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魏萱萱松开眉头,做出理解的表情,“都听你的。我会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小诺的。”

裴渊露出笑容,说:“其实我这么争取小诺,也是有理由的……”说着就把裴宇诺从小被弟弟带走抚养的事说了出来。

“我弟弟没有孩子,家产迟早会交到诺诺手里。所以……”话虽然没说完,但魏萱萱马上就理解了他的意思。

魏萱萱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听裴渊的意思,现在整个裴家都掌握在他弟弟裴祁的手里。如果是自己当初认识的裴祁……她抚摸着自己肚子,算了,事已至此,容不得她再多想了。

“我都听你的,”不过听了裴渊的理由,魏萱萱对裴宇诺的排斥倒是少了很多。只要有利可图,她不介意再养一个孩子。只是听说那孩子已经16了,怕是不好掌控啊……

第二天,裴宇诺来到叶家。

叶子萌抓着他问道:“昨天你妈和你聊什么了?”

“我答应她抚养权交给她。”裴宇诺道。

这个答案让听过叶韶晨分析的叶子萌并不意外,但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坦,“就这么答应了啊……”

裴宇诺见她比自己还纠结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别多想了。我也是问过小叔才这么决定的。”

“嗯,”叶子萌点了点头。她相信裴叔叔不会让诺诺受伤害的。

当晚,裴宇诺被留在叶家吃了晚饭。饭后,叶子萌拿着银针说要给裴宇诺“减压”,被裴宇诺一脸心悸地躲了过去。

“乖一点,我保证不痛。”叶子萌手里捏着一根闪闪发亮的银针,笑得那叫一个不怀好意。

“不要!”裴宇诺迅速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那么长一根针扎到肉里,怎么可能不疼?他不信!

“放心,”叶子萌追了过去,“包治百病,还不收钱,要不要试试叶医生的医术?”

裴宇诺果断再次拒绝,“我没病,不要!”

看着两个孩子在客厅闹起来,叶韶晨笑了。他对裴宇诺劝道:“我试过,还真不痛,不妨试试。”虽然看起来恐怖了些,但是是真的有效果。

裴宇诺接受了多年国外的教育,对中医的接受度远没有小时候高。不过听了叶韶晨的话,他犹豫了一下,“要不然试一试?”

“来吧!”叶子萌趁他走神的机会,直接把他按在了沙发上,“把手给我!”

裴宇诺将手递了过去。

“放松,”叶子萌左手握住裴宇诺的手,右手拿着针毫不犹疑地向他手臂内侧的位置扎了下去。

有股酸酸麻麻的感觉从手腕的地方传了过来,裴宇诺微微皱起眉。虽然不太舒服,但是还能忍受。

过了几分钟,叶子萌就把针拿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舒服点儿?”叶子萌将针收好,问道。

裴宇诺活动活动手指,“有点儿麻,有点儿酸,别的效果没感觉出来……”

叶子萌翻了个白眼,“刚才给你扎的内关穴,有益心安神、和胃降逆、宽胸理气、镇定止痛之功。你眼底下都是黑眼圈,这几天没休息好吧?今天扎完回去再试试,看能不能睡好。”

裴宇诺被叶子萌瞪了心里反而觉得开心。别人只关心他做了什么怎么做,只有萌萌和小叔才会担心他累不累,开不开心。

正当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叶子萌跑到门口,对着对讲机说道:“谁呀?”

“萌萌,是我!”叶筱雯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小姑!”叶子萌赶紧把门打开,“你怎么来啦?”

叶筱雯神色有些憔悴,“有点儿事。”她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

进了客厅,叶筱雯直接走到叶韶晨面前掏出手机,上面停留在一个微播界面,“哥,看看这个吧!估计一会儿你也会收到消息了。”

叶韶晨拿过手机一看,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叶韶晨抬头问道:“霍景普承认了?”

“我和他通了电话。”叶筱雯握着叶子萌刚刚给她端来的茶杯,“我相信他。”她有些咬牙切齿,“就算是真的,也是他被暗算了。”

“我打电话让他停止节目,马上赶回来。”叶韶晨当机立断道。

事情闹成这样,估计节目都得受影响,还是尽早解决了的好。要不然等到流言愈演愈烈,可就晚了。

“他已经坐上回来的车了。”叶筱雯揉了揉太阳穴,“明早就能到家。”要不是她今天恰好刷微播,可能也不会这么快发现这条新闻。

叶子萌见他俩表情严肃,猜测到事情很严重,于是便凑过去把手机拿了过来。

是一条长微播,叶子萌点了打开,一目十行地把整个微播看了一遍。

微播说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影帝霍景普出轨了!

微播上称,霍景普在参加一期真人秀节目中,和当红女影星梁娆音过度亲密,有出轨的嫌疑。为了取信广大粉丝,下面还附了一张照片,是一男一女互吻的场景。

如果只是一个吻的话,还不算什么。播主还提出,有人亲眼看着霍景普和梁娆音在半夜11点多的时候同进了一个房间,第二天早上才离开。而这个“有人”是酒店的一个服务人员。这个服务人员趁机拍下了模糊的照片,并被播主买了回来。

两个证据,基本可以给霍景普定罪了。几乎全国的人都知道霍景普早就已经在几年前结婚,结婚的对象还是著名歌手叶筱雯。而圈内人不少人知道叶筱雯的另一个身份是冠晨主人叶韶晨的亲妹子。也就是霍景普的顶头上司。霍景普是疯了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轨。

叶子萌也不信霍景普会出轨。因为大家普遍对艺人的要求很高,尤其是品德方面。有污点的艺人基本就等于是自毁长城。

而且,霍景普的人品有目共睹。他和小姑结婚这么多年,两人恩爱非常,很少红脸,又怎么会突然出轨?那个叫梁娆音的女艺人哪点比得上自家小姑?

不得不说,叶子萌的想法参杂了太多的个人倾向。同样看了微播的裴宇诺,观点则要中立得多。

他指出:“霍叔叔又不是刚入娱乐圈的新人。就算要出轨怎么可能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一个人来人往的酒店,想想就危险好嘛!

“也许是他没想到半夜还有服务员在?”叶子萌分析道。

“那也不太可能,”裴宇诺摇头,“毕竟是公开场合。而且这张照片也有问题,”他指了指照片,“虽然照片有些模糊,但是从拍摄的角度来看,霍叔叔不可能看不见拍照的人。如果你是个艺人,你会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公开做出出轨的行为吗?”

“除非我傻了!”叶子萌翻了个白眼道。

裴宇诺的话把叶韶晨和叶筱雯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叶韶晨鼓励道:“继续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