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0章(1 / 1)

看到孩子没事,女人松了一口气。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抱住孩子。

“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我先帮你处理一下。然后赶紧去医院吧!”叶子萌上前检查了一下伤口,咬得比较深,但幸好没有伤到骨头。

年轻妈妈点了点头,对叶子萌和裴宇诺感谢道:“谢谢你们!”

叶子萌动作麻利地给她止了血,叹了口气。如果自己刚才的动作能再快一点就好了。

接着,有人主动送母子俩去医院,叶子萌和裴宇诺两人便离开了广场。

回学校的路上,裴宇诺没忘了“教育”叶子萌:“以后碰到这么危险的事,别冲在最前面。”虽然说见义勇为人人有责,但裴宇诺一想到今天可能被咬的叶子萌,就压不下心里的怒气和担忧。

叶子萌知道裴宇诺是为了她好。事实上,她现在也有点儿后怕。刚才在狗暴起的时候,如果不是诺诺拉了她一把,说不定她也会被攻击。

看来有了异能,让自己自大了不少。这是毛病,得改!

认真地反思了片刻,叶子萌抬起头,软声对裴宇诺道:“诺诺,我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听了她的话,裴宇诺神色缓了缓。

见少年脸上紧张担忧的神色还没褪去,叶子萌忽然地就笑了。

裴宇诺疑惑地看过来,“萌萌?”

叶子萌踮起脚,在裴宇诺的头上摸了一把,学着许茵的语气:“摸摸毛,吓不着。”这是小时候许茵哄她时,经常说的话。

将头顶作乱的手握在手心,裴宇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目光狡黠,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女,不由得也笑了起来。他无奈地叫着少女的名字:“萌萌……”

裴宇诺在国内呆到了周末。裴祁和叶韶晨还要商谈合作的事,叶子萌就带着裴宇诺疯玩儿了一遍。最后他们来到了小时候去过一次的游乐园。

将所有能玩儿都玩儿了一遍,坐在长椅上,裴宇诺突然道:“我想回国上学了……”

叶子萌偏头看他,“你不是在国外呆得挺好的么?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裴宇诺笑着开玩笑,“这里有大将军,还有萌萌啊!”

叶子萌皱起鼻子,不满道:“我还没那条蠢哈魅力大?竟然排在我前面,哼哼!”

“说真的,”叶子萌突然想起什么,关心道:“这么多年你爸妈没去美国找过你?”

裴宇诺摇摇头,“没有。”

叶子萌皱了皱眉。对那对儿父母的感官更不好了几分。

裴宇诺小时候的事,还可以归咎为是夫妻俩工作太忙,所以忽略了孩子。但,十年前竟然没有阻拦裴叔叔把裴宇诺带到国外,甚至还一次都不去探望,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叶子萌哪里知道,裴渊和郭琳当初不是没有阻拦,而是都被裴祁顶了回去。在裴祁看来,与其把裴宇诺留给两个貌合神离,各自有情人的父母,还不如让他带在身边教养得好。

裴宇诺提到父母时,眼里已经没有了失落。裴祁给了他足够的关爱,使得他不再对那对儿夫妻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叶子萌叹了口气,宽慰道:“各过各的也挺好。”

很多时候,叶子萌都是把裴宇诺当作孩子来看。虽然这次回国,裴宇诺变得成熟了不少,但在叶子萌眼里,他还是小时候那个黏人又沉默寡言的小男孩儿。

裴宇诺不想再提这个话题,于是道:“其实我想回国有两个原因:一是,现在国内发展得好,小叔想开拓国内市场。二是因为这里才是我们的根。叔叔虽然不说,但我知道他其实也想回来了。”

裴宇诺没有提的是,当年裴家败落,虽然有爷爷突然去世的原因,但背后肯定也有其他势力在中间使绊。以小叔的性格,不可能不想讨回来。

“那就回来呗!”叶子萌笑了,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随时欢迎回来。”

少女的香气盈了满怀,让裴宇诺怔愣了一下,他随即抱了回去,低声笑道,“萌萌,你真好。”

放开少女,裴宇诺脸上微不可查地有点儿红,正想说什么,就听见叶子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她师傅田岳恒打来的电话。

“师傅,怎么啦?”叶子萌问道。

“赶紧过来吧,有个病人需要针灸。”田岳恒道。

叶子萌看了一眼裴宇诺,回道:“师傅,很着急吗?”

裴宇诺赶紧道:“萌萌有事就去,不用管我。”

“嗯,总之你过来再说。”田岳恒说。

挂了电话,叶子萌抱歉地看向裴宇诺,“我师傅召唤我,说有病人要针灸,我得马上赶过去。”

“我陪你一起去吧!”裴宇诺闻言道:“我也好久没见过张爷爷、许阿姨他们了。”虽然裴宇诺当时年龄小,但也记得张家的人对自己很友善。

“那走吧!”叶子萌想了想,觉得裴宇诺不是外人,直接带过去也不算唐突。

于是,两人便一同赶到了张家。

刚到门口,就见许茵的儿子张凌海迎了上来,他小声对叶子萌道:“田伯让我告诉你,今天来的人身份不一般,一会儿看病一定要谨慎。”谨慎两个字咬得很重。

叶子萌心思一转,猜测起师傅的用意。

把话交代完,张凌海看向了紧跟在叶子萌身后的裴宇诺。

“这位是你同学?”他微带些打量的眼神落在裴宇诺身上,心里想道:这还是第一次萌萌带同龄的男生过来,难道……

“是诺诺啊!”叶子萌见张凌海的眼神,就知道他想歪了,不由得笑道:“凌海哥他是诺诺啊!小时候和我一起来这儿玩儿过的。”

她这么一说,张凌海似乎有了点印象。当年确实有一个小男孩儿总是黏在叶子萌身边儿。只不过后来就没再过来了。

张凌海认出裴宇诺后,语气活络了许多,他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当年你就这么高,还没萌萌长得壮实。没想到,现在都这么大了。”

叶子萌磨磨牙,怎么觉得“壮实”那个字这么别扭呢!她只是婴儿肥!婴儿肥!

裴宇诺好笑地看了叶子萌一眼,对张凌海道:“凌海哥也成熟了不少。我还记得你带着我和萌萌抓麻雀呢!”

张凌海是独生子,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孩子气很重。自从叶子萌、安迪和裴宇诺来了以后,他就像是突然有了弟弟妹妹一样,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惜高中学业任务重,他只有在放假的时候才有机会带着三个小的玩儿。

听裴宇诺一提,张凌海哈哈一笑,“那时候我妈没少骂我带坏你们几个。”

“现在凌海哥已经当爸爸了!”叶子萌笑盈盈地对裴宇诺道:“宝宝好可爱,一会儿我带你去看他。”

“好!”裴宇诺突然觉得有些羡慕。

虽然他和小叔在国外过得也不错,但却没有在这里一大家子人的温馨感。就算是新年的时候,也只是叔侄两人一起吃顿饭而已。

“田伯说不定都等急了,我们快进去吧!”张凌海催促道。

来到特意留作诊室的房间门口,张凌海带着两人敲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田岳恒正在给一位老者腿部扎针。见叶子萌进来,他只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小心捻动手里的银针。

三人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叶子萌观察起那位正在被医治的老者:60岁左右的年纪,两鬓已经斑白。他双眼微阖,面容沉静,手握成拳,平放在腿上。

老者左侧,站着一位40岁左右的西装男人,此时正担忧地看向田岳恒的手。

顺着师傅的手,叶子萌注意到,老人的腿部不自然地下垂,肌肉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看来受伤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

“有感觉吗?”田岳恒一边小心地下针,一边问道。

老人感觉了一会儿,回道:“有点儿酸胀。”

“有感觉就好,”田岳恒拔出针,坐直身体,“还不是无药可救。”

“你是说,我父亲的腿还有救?”老人还没等回答,西装男人便急声问道。

“那要看你的预期是什么了,”田岳恒将针收纳到牛皮袋里,语气冷淡道:“想又跑又跳是不可能了,他的腿拖了太长时间。不过,正常行走应该是问题不大。”

“真的?那太好了!”男人脸上带着喜意,“田医生,谢谢你……”

“先别谢我,”田岳恒却打断了他的话,“接下来的几个月有事要出国,没有时间治病。”

叶子萌知道这事。师傅要代表国内中医,去国外经验交流一个月。

早些年因为中医理论不够系统成熟,导致国际对中医始终不够认可。经过这些年界内人士的努力,情况总算是有了好转。所以田岳恒对这次的交流会非常看重。

“那等您回来也行。”老人的儿子赶紧道。

田岳恒没有应下,而是向叶子萌招了招手,待叶子萌走过来后,介绍道:“这是我徒弟。我准备让她来代替我医治。”

顿时,老人看向叶子萌的眼神充满了审视,似是打量她是否有能力医治自己。

而老人的儿子则直接拒绝道:“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能医治什么。田医生不想出手也不想随便找个人应对。”

撕开了刚才温和谦逊的外表,男人与生俱来的傲慢和轻视溢于言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