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7章(1 / 1)

这只后来被许茵起名为“豆豆”的小猫肋骨断了两条,前腿也已经双双骨折,几乎奄奄一息,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叶子萌即使医术已经小成,也无法挽救它的生命。她将豆豆抱回来,也只是不想它孤单单地死在马路上,而是要替它的主人履行最后一个责任——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埋了它。

然而,就在她的手轻轻覆在豆豆的头上时,一股暖流蓦地从她的手中流泻了出来,灌进了猫咪幼小的身体。叶子萌吓了一跳,手立刻挪开。

刚才那个感觉是什么?叶子萌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自己手,又看了看猫咪。

只见刚才还虚弱得马上要断气的幼猫,竟然有了力气睁开眼睛,它湿润的双眸看着叶子萌,微弱地叫了一声。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叶子萌将手又放回到幼猫的头顶。结果等了许久,那股暖流却没有再出现,好似刚才只是她的错觉。

然而,幼猫身体的转变却让叶子萌清晰的意识到,刚才的暖流绝对是真是存在过的。而它产生的原因,也一定是和自己的异能有关。

将幼猫抱回家,叶子萌接连做了几次的测试。最后发现,那股暖流一天只能出现一次,而作用就是恢复动物体内的机能,甚至有很好的疗伤功效。

只不过,这种超乎常规的异能却是有限制的,因为它对人无效。也就是说,叶子萌只能用它的异能来救治动物,而不是人。

对此,叶子萌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并不觉得失望。这就好像她原来能听懂所有动物的语言,却不能精通所有的外语一样——她的异能是为动物量身打造的。再联想到跟在她身边已经长达十年却没有一点儿衰老的迹象的蠢哈和饭团,叶子萌终于找到了原因。

自那以后,叶子萌便热衷于救助受伤的动物。一是想摸清异能的各种用途,二是不想浪费这份天赋。如过她的随手之劳可以能这些小家伙们少些痛苦,那又何必吝啬呢?再说,从某种角度讲,这些动物要比人可爱多了。

一开始叶子萌还只是救助一些流浪猫流浪狗。但后来时间长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名声竟然被传了出去。再到后来,这一片的住户都知道张医生的院子里有个小姑娘会给宠物看病,而且医术很高。

渐渐的,就有一些慕名带着宠物的人过来拜访。当然,这里面也有张老的名声起的作用。虽然张老只是一位老中医,而不是兽医。但大家都觉得医理相通,就算15岁的叶子萌救不好,不还有张老么?

对着这些上门求医的人,别说叶子萌,就连叶韶晨都觉得有些好笑和无奈。

这是要把他女儿当成兽医的节奏么?

尤其是发生一起意外后,出于多方面考虑,叶韶晨便不让叶子萌再医治有主的宠物。毕竟女儿还是没有医师执照的孩子,治好了皆大欢喜,治不好了怎么算?

于是,在面对豆豆的求助时,叶子萌非常为难。

按照豆豆的描述,它话里的“蠢狗”显然并不是什么流浪狗,而是有主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叶子萌总不能跑到人家里去敲门说:我的猫和你家狗是好朋友,知道它生病了,所以要我来给它看病?

人家肯定以为她是疯了。而且……叶子萌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胸前已经呼噜噜的奶娃娃,颇为无奈地看了豆豆一眼: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等到张老和安迪回来,叶子萌已经将熟睡的宝宝送回了卧室。她坐在摇篮旁的椅子上,怀里抱着猫,手里捧着医书,静静地看着。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叶子萌抬起头,弯了弯眉眼,轻声道:“安迪你回来了?”

16岁的安迪脸上已经有了几分成年男人的轮廓。由于血统的原因,他比一般孩子要高上几公分,越过了180的大关。颀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以及深邃的湖绿色双眸都让安迪充满了魅力。

但在叶子萌的眼里,安迪却还是原来那个少言而又内向的男孩儿。

“嗯,许姨让我叫你过去吃饭。”安迪看着愈发灵秀的少女,勾唇道。

“那宝宝怎么办?”叶子萌指了指在被窝里睡得正香的小家伙,“你们先去吃,我看着它吧!”

安迪刚想说“我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你们两个都去吃饭,孩子我来看着。”原来是许茵。她推开安迪走进屋,把盖在宝宝身上的被子稍稍往下撤了撤,“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呢,不能饿着了,快去吧!”

叶子萌感觉到她话里浓浓的爱护之意,上前揽住她的胳膊,“要不然我们一起下去吃吧!那小家伙只要睡着,没两个小时醒不了的。”而且婴儿床四周有栏杆,即使醒了,也不用担心他会摔出来。

“那好吧!”许茵点了点头,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出了房间。

用过晚餐,叶子萌问起了药圃的事。

张老笑意盈盈道:“那些药材长势都不错。生长周期缩短了六分之一左右。只要药性损失的不超过四分之一的话,就足以证明我们的试验成功了!”

“真的!”叶子萌眼睛噌噌噌地亮了起来。虽然药圃的事她只出了一点点力,但看到张老的心血没有白费,她还是心里非常喜悦。

“当然是真的!”张老紧接着眼里又带上了忧色,感叹道:“现在中药成本越来越高。很多中医院都面临着无利可图的局面。我这一点儿成果恐怕也只不过是杯水车薪啊!”

提到这个话题,关注中医发展已经十年的叶子萌也有一点儿自己的看法,她理智地分析道:“张爷爷,我觉得中药成本升高的主要原因还是中药的需求量在减少。药农种植的药材卖不出去,就会转行去做别的。如此一来,中药的成本自然就升上去了。要想解决,还得从根源上找起。”

张老叹了口气。叶子萌说的他怎么可能不懂?但要想改变这一现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医行业的人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断层。像他这一辈的老中医已经老去,而新一代的年轻人中有真正成就者却很少。甚至还有一些人中医离宗,用药背道,败坏了中医的名声。使得中医在许多人眼里竟然变成了骗人的行当。

唯一能让张老觉得庆幸的是,他当初坚持建立的中医实验班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实验班里最大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不错。

当然叶子萌和安迪也给了他很大的惊喜。

张老也没想到仅仅十年的时间就让这两个孩子成长到了如此的地步。尤其是在针灸方面,叶子萌已经直逼自己的大徒弟田岳恒,只是经验方面还欠缺不少,需要时间的历练。而安迪则的观察力和计算能力都非常强,而且心细如尘,更擅长看诊和配药。

两个孩子早已经就从中医班里毕业,平时有时间,甚至可以作为小老师来教导新入学的孩子。

同时,在两个徒弟的推波助澜下,有意将实验班发展成中医学校。以图能招收更多愿意学习中医的孩子。

张老相信,只要通过不断的努力,总会有办法改善中医目前尴尬的处境。

……

过了一会儿,叶子萌正想带着豆豆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碰上豆豆朋友的主人。然而,还没等她们踏出大门,正主就自己找上来了。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里是有一位擅长给宠物看病的医生吗?”来着是一位30多岁,气质温文尔雅的男人。

安迪已经习惯了时不时有人带着宠物来找叶子萌求医,所以率先迎了上去道:“这里没有给宠物看病的医生。”叶子萌高中还没毕业,确实算不上医生。

男人微皱起眉。他明明听家里的保姆说,这里有位年纪不大的女医生非常擅长给宠物看病,应该不会找错才对啊!

“这里不是张老医生的家?”他又问道。

安迪有些无奈,点头应道:“没错。不过这里没有‘擅长给宠物看病的医生’,你还是带着宠物到正规的宠物医院去看病吧!”

自从叶子萌救下了附近一户人家的宠物却被倒打一耙后,安迪就对这方面警惕很多。一般情况下,来求医的人都会被他打发。叶子萌也默许了他的做法。

然而,这次叶子萌却出乎意料地迎了上来,主动道:“我就是。你的狗狗生病了吗?”

男人狐疑地看了叶子萌一眼,“你怎么知道是我的狗生病了?”

叶子萌一噎。她难道要说是一只猫告诉我的么?

猫咪豆豆迈着轻巧的步伐,在叶子萌身上蹭了蹭,“喵喵喵!”就是他,蠢狗的主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