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8章(1 / 1)

“等到小裴从国外回来,让他到我这里看看吧!”张老说。

“好的,我会转告他的。”叶韶晨能看出张老和裴祁的关系似乎不错。

“对了,我有一件事问你。”

“什么事,您说。”叶韶晨见张老表情严肃,上身不由得向前倾,示意自己在认真听。

“我前两天给萌萌把了一次脉,她之前是不是曾经脑部受过伤?”张老问道。

叶韶晨蹙起眉,“萌萌曾经摔下楼梯撞伤过脑袋……”接着他急声问:“是不是萌萌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张老见他一副紧张的模样,笑道:“不是什么大毛病,孩子身体恢复的挺好,就是肠胃功能有些弱。萌萌平时没有说过头疼吧?”

“没有,”叶韶晨摇了摇头,和张老说道:“就是自从受伤后,萌萌的性格发生了一些变化。”

张老沉思了片刻,“这种现象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小叶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看萌萌现在很正常,至少不存在什么心里问题。”

“那就好,”叶韶晨松了一口气,“这孩子到我身边儿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可能是我对她还不够了解吧!”

“那孩子的母亲呢?”把两个孩子支走,又转身到了两杯热茶回来的许茵,听到叶韶晨的话,疑惑地的问道。

自从认识叶家父女俩以来,她就从来没见叶韶晨提过自己的妻子。

叶韶晨眼神一黯,“已经病逝了。”

“抱歉……”许茵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理由,带着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叶韶晨苦笑一声,“萌萌她妈的身体一直就不是很好。生下萌萌已经是尽了她全力了。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感性的许茵一想到萌萌那么小就没有了母亲,心里不禁也有些难过。

“既然孩子的母亲宁可损伤身体也要生下孩子,说明这是她心里的愿望,你也不用太自责了。”张老这一辈子见过许多分分合合,看事情也更通透。

叶韶晨说:“我明白。”他和易欣其实聚少离多,因为对方身体不好,叶韶晨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妻子像一个玻璃人,脆弱得似乎自己一个不经意间就能打碎。

但即便如此,当他听到易欣的死讯时,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不愿接受自己妻子已经去世了的消息。

“也别错过了给自己寻找幸福的机会,你还这么年轻。”许茵意有所指地说道。

叶韶晨摇了摇头,“我现在只想把萌萌健健康康的养大,别的还没考虑那么多。”

“总会遇到的。”许茵说道。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保个媒。反正许茵是越看叶韶晨越满意,心里思量着自己有没有认识的、条件适合的女孩可以介绍。

叶韶晨不知道许茵正想着给自己介绍对象,他看了眼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站起身道别:“张老,许姐,我去上班了。”

“去吧,别迟到了!”张老说。

……

另一边,叶子萌带着裴宇诺找到了正在吃点心的安迪。

果然像许茵说的那样,安迪特意给叶子萌留了一份点心,就摆在一旁的碟子里。

“安迪,你太好了!”见到点心,叶子萌立刻就扑到了桌边。

而安迪这时将目光投向了门口的裴宇诺,疑惑地问道:“你是谁?”他每句话的结尾,语调都有些微微上翘,听上去有些软。但配合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倒是有一种反差萌。

“我叫裴宇诺,是萌萌的好朋友!”裴宇诺看着安迪湖绿色的双眸,不由得脱口而出:“你眼睛真漂亮。”

安迪抿了抿唇,说了声“谢谢”,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了颤。

叶子萌知道安迪虽然不爱说话,其实性格非常柔软,于是给裴宇诺介绍道:“安迪是叫我学医的老师的徒弟,也就是我的师兄。”

叶子萌提起安迪时的语气带着亲昵,这让裴宇诺突然觉得有点儿小郁闷。不由得对安迪有了点儿敌意。

从小生活在复杂环境中的安迪对他人的情绪非常敏感,他察觉到裴宇诺的敌意后,便把自己的碟子推了过去,“这个绿豆糕很好吃。”

叶子萌没发现两个小男孩儿之间的古怪气氛,而是直接拿起一块绿豆糕递到裴宇诺嘴边,“安迪说的没错,许阿姨的绿豆糕做的最好吃了!诺诺你尝尝?”

裴宇诺闻着喷香的点心,心情瞬间好转了起来,紧绷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吃掉了叶子萌递过来的点心,惊喜道:“真的好好吃!”

叶子萌笑眯了眼,“这里还有很多,诺诺喜欢就多吃点儿!”

安迪见裴宇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叶子萌身上,偷偷地松了口气。

孩子间的小别扭来得快,消失得也快。等吃完了点心,裴宇诺对安迪的敌意也就消失得差不多了。

男孩子间总会有些共同的爱好,不一会儿就玩儿到一起去了。反而是叶子萌这个女孩子外加假小孩儿,有些插不进去嘴。

不过,看着兴致勃勃的裴宇诺,和眼睛亮晶晶的安迪,叶子萌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多接触同龄人,对孩子的心里健康是有好处的。看,诺诺和安迪都活泼了不少。

于是,当许茵进屋时,看到的就是三个孩子和谐相处的画面。她眼里带着温暖的笑意,说:“萌萌,安迪,你们该去学习了。”

安迪听到她的话,乖乖地从桌边走了出来。

等到叶子萌跑过来时,许茵叫住了她,用温热的手掌在她头上抚了又抚,“以后需要什么就和阿姨说,知道了吗?”对于年幼丧母的叶子萌,她满心的怜爱,就差抱在怀里揉搓了。

叶子萌被许茵慈爱的眼神弄得有些懵,眼睛眨了又眨,才慢吞吞地回道:“嗯。”

看着她呆萌的小模样,许茵被逗笑了,“好啦,去找你田伯伯吧!”

“那诺诺呢?”叶子萌想起了第一天过来的裴宇诺。

“我和萌萌一起!”裴宇诺直接跑过来牵住了叶子萌的手。

“那就一起吧!”

然而,裴宇诺跟着学了一会儿就发现自己对中医并不感兴趣,而田岳恒也不强求,知道他爱看书后,就打开自己的书柜,让他自己挑选。

当看到裴宇诺挑了一本英语原文书后,他挑了挑眉,“能看懂?”

裴宇诺抱着书兴奋道:“看不懂!”

田岳恒:“……”那臭小子你看个屁!

“但小叔叔说了,多看几遍就能看懂了!”裴宇诺一本正经说道。

“那是‘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小子你还是多读几年书再看吧!”说着就要把他怀里的书抽出来。

裴宇诺灵活地躲开,“这本书好新。田伯伯你看过吗?是不是看不懂?”

田岳恒:“……”这臭小子就是故意来气他的吧!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又笑了,嘀咕道:“小子不错!”够聪明,也够胆大,有前途!

……

晚上叶韶晨来接孩子,结果发现两个孩子浑身都灰扑扑的。旁边的安迪倒是脸上干干净净的。

“这两只小花猫是哪里来的?我怎么都不认识了?”叶韶晨笑着打趣道。

叶子萌心虚,耍赖般地直接抱住叶韶晨的腿,“爸比,我饿了!我们回家!”

叶韶晨脸上满是笑意。小家伙每次一闯祸,就开始转移话题。嗯,语气还特别理直气壮……

“今天小田领着他们去药材繁育基地去辨识药材了,才刚回来。”许茵拿着温热的毛巾,给两个孩子一边擦脸,一边笑道:“结果这两个孩子一到繁育基地就跟撒了欢儿似的,直接往地理钻。这不,就变成这样了。”

叶子萌被许茵这么一说,脸蓦地一红,她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还长在地里的药材,所以有些兴奋过度了……

说起来,上一世叶子萌也才不过20虚岁而已,还保持着孩子的心性。又没接触过社会,所以有些天真。

不过,再怎么样,玩儿一身狼狈地回来,孩子心里年龄已经是大姑娘的她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裴宇诺倒是没有这么多想法,被许茵擦干净脸后,他跑过来抱住叶韶晨的另一条大腿,“地上有好多好多的药。萌萌说,都是可以救人的!”

“是吗?”叶韶晨一手抱起一个孩子,“那等回家后,你俩和我说说,今天都看见什么药材了?”说着在脸上孩子脸上都亲了一口,“现在先跟大家道个别。”

“许阿姨再见!”“安迪再见!”

“萌萌再见,诺诺再见!”安迪和他们挥了挥手。

等到一大两小走后,许茵见安迪不舍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明天他们还会再来的。”

安迪抬头,看见许茵眼里满满的暖意,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也暖了起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嗯!”

……

转眼间叶子萌和裴宇诺就在张老家呆了一个月。

其间,裴祁曾经打来电话,说手术准备过程中出现了点儿问题,可能要晚一些时间回国。裴宇诺对这个消息闷闷不乐了好几天,还是叶子萌想了好多方法,才把他哄好。

此外,因为安迪年龄足够,于是田岳恒给他办了手续,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小学生。这样一来,天天跟在田岳恒屁股后面身兼学生/小助手的人就变成了叶子萌一个人。

而且,安迪似乎在学校里找到了新的目标,所以对学医的兴趣锐减。田岳恒发现后,也没有逼迫,反而鼓励安迪努力学习。

在他看来,这个孩子已经够不幸的了。就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于是,“悲惨”的叶子萌就得到了田岳恒全部的关注……每天都被欺负得跟颗打蔫儿了的小白菜似的。

叶韶晨刚开始看着还有些心疼,但当第二天见女儿又精神奕奕、斗志昂扬的模样后,他又开始骄傲了。

他叶韶晨的女儿,就是要这种不服输的劲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