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4章(1 / 1)

李婉汐对周锦秋说道:“你先忙,我带萌萌去陶医生那里看看。”

“那一起去吧!”周锦秋好不容易见到李婉汐一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她离开?

“不耽误你时间了,我带萌萌过去就行。”然而,李婉汐却婉拒道。

周锦秋见李婉汐神色坚持,怕自己太过逼迫让对方反感,只好退一步,道:“那中午的时候等我电话?”

李婉汐点了一下头,“好。”

周锦秋得到她的承诺,这才放心离开。

而他这一走,李婉汐立刻松了口气,低下头对叶子萌说:“我们接下来去看艾灸。这位陶医生做艾灸相关的治疗已经近十年,经验非常丰富。”

“啊,比我的年龄还大!”叶子萌惊讶道。

李婉汐笑了出来,在叶子萌头上揉了一把,“小丫头,你才多大?”

叶子萌撅起嘴,“萌萌已经很大了!”她的心里年龄早就成年了!

李婉汐没再和叶子萌讨论年龄的问题,轻笑着牵起她的手,“走吧,我们去看看艾灸到底是怎么治病的!”

“嗯!”叶子萌也笑着回道。

其实艾灸作为中医的一种辅助手段已经非常没落了。能熟练掌握艾灸进行治疗的中医已经是凤毛麟角,更多人把它当作是一种养生方法。

而这位陶相海陶医生的师父就是为数不多精通艾灸的中医大家,只是可惜去世得太早。要不然有这位老爷子坐镇,艾灸的推广也能更容易一些。

陶医生看诊的医馆就在药房隔壁,李婉汐带着叶子萌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扇门前。

门开了一条小缝,叶子萌闻到从来里面飘出的一股特殊气味。她吸了吸鼻子,心想:难道这就是艾烟?

李婉汐敲了敲门,只听屋里一个男人回道:“门没锁,进来吧!”

于是两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屋是一个方厅,而刚才说话的人则是在里间。顺着敞开的房门向里看去,在一片烟气缭绕中,一人穿着白大褂站在病床前,而另一人则是上身□□地平躺在床上。

李婉汐没有冒然带着叶子萌进去,而是站在方厅里等候。过了五分钟,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出来。叶子萌猜想,这就应该是李老师口中的陶医生。

陶医生看上去40多岁,面貌普通,气质带着医生一贯的清冷。他看见李婉汐后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小李,你怎么来了?”

李婉汐回道:“我带我的学生过来药房参观,顺便就到你这儿看看。”

“你收徒了?”陶相海皱了皱眉,“有点儿过早,你太心急了。”

李婉汐现在还不算出师,离能收徒的标准还差得远着呢。

“没有,”李婉汐摇头,解释道:“只是帮这孩子启蒙而已。萌萌的天分很高。”

陶相海闻言打量了叶子萌一番,见她虽然年纪小小,却眼神清正、灵活有神,不由赞叹道:“是个好孩子。”

陶相海跟着师傅曾经学过一些面相之术,虽然算不上准确,但用在识人这方面还是绰绰有余的。

“老师准备办一个中医少年班,好将传统医学传承下去。所以正在寻找有这方面意愿和天赋的孩子。萌萌也算其中一个。”李婉汐诚恳道:“到时候,还希望陶医生能过来给这些孩子上课。”

“当然!”陶相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这可是件好事,我肯定会支持的!”

既然知道了来意,陶相海特意将叶子萌招致身边,温声问道:“小朋友,喜欢中医吗?”

“喜欢!”叶子萌不假思索地大声回道。

“哦?”陶相海眉梢一挑,“为什么喜欢中医?”大部分五岁的小孩可能连中医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提喜不喜欢了。

“因为中医可以治病!”

即使有高大上的理由,叶子萌也不可能直接说出来,所以她回了一个非常符合小孩子的答案,“萌萌不想打针!”

两个大人听到她的回答啼笑皆非,李婉汐直接问道:“难道萌萌不怕喝苦苦的中药?”

叶子萌皱了皱鼻子,可怜兮兮地回道:“萌萌又没生病,为什么要喝药?”

“那萌萌没生病,为什么怕打针?”陶相海逗她道。

叶子萌:“……”和一个孩子这么较真真的好么?

陶相海轻咳几声,把手放在嘴边掩去笑容,岔开话题:“知道什么是艾灸吗?”

“就是用艾草治病!”

“没错!”陶相海说起医理神情严肃起来,认真和叶子萌讲解道:“艾草可是个好东西。它是咱老祖宗最早认识和利用的一味草,被称作是‘百草之王’。它可以预防和治疗很多疾病。除了用作汤药外,还可以制作成艾条来艾灸。”

陶相海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根跟长条状的东西,他掰开一个递到叶子萌眼前,“这就是艾条。来,闻闻看!”

掰开的艾条露出里面土黄色的艾绒,叶子萌凑过去闻了一下:淡淡的,有点儿像青草的香气。

陶相海拿手捏了一点儿艾绒在手上捻开,“像这种艾绒细腻、没有杂质的,才是上好的艾条,”他也没指望叶子萌能记下多少,只是希望她能留下点儿印象就好,“药房门口的对联,看见了么?”

叶子萌直接背了出来:“艾草三年蓄,功堪百病除。”

李婉汐摸了摸叶子萌的头,这孩子真是聪明,刚才只教了她一遍就能记下来了。

“这里说的‘三年蓄’就是指的是三年的陈艾。所谓‘七年之疾,当用陈艾’,其实就是通过长时间的储存将艾草中的燥气化解掉,这样艾条产生的灸火才会更加舒适柔和。”

他见叶子萌绷着小脸,认真倾听的模样,心里多了一分喜爱,“记不下来也没关系,如果你长大了还想学的话,我再教你。”

他这话一出,李婉汐也不禁惊讶了起来。

医术上的很多手法就和家传手艺一般,轻易是不会传给外人的。难道他这是动了收徒的心?

这般想着,李婉汐试探了一句,“是让萌萌和您学艾灸?”

陶相海听出李婉汐的话外音,浅笑道:“那要看萌萌喜不喜欢了。现在说起来还为时过早。”

李婉汐一想也是,萌萌才5岁而已。要拜师也至少得等她十岁以后自己选择。

陶相海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先失陪一下。”接着就站起身走向了刚才的病房。

几分钟后,一个男人跟着陶相海走了出来。

男人看上去非常年轻,叶子萌猜测他应该还没有叶韶晨大。他身体瘦削,面色苍白如纸,唇上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一见就知道是疾病缠身。只有一双眼睛异常深邃有神,就好像里面暗藏着一条没有尽头的深谷,让人看不穿,也看不透。

叶子萌第一次看到这般气质和外貌都能和叶韶晨匹敌的男人,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裴先生,虽然你的状况有了一定的缓解,但至少还需要再坚持几个疗程左右才行。其他方面的治疗也得跟上。”陶医生将人送到门口嘱咐道。

“我明白,那么我后天再来。”

叶子萌注意到他身上穿着的外套在初秋的季节显得有些过厚,难道是因为他畏寒?艾灸正好有驱寒的作用,怪不得他会过来接受治疗。

不过听说男性体寒会导致ed?叶子萌囧冏有神地想起了这一点……

“好,那后天见。”

“嗯,再见。”

直到男人离开,叶子萌才从自己的猜测中缓回神来,只听陶医生向李婉汐问道:“你工作怎么样?刚进医院能适应吗?”

“还好,”李婉汐回道:“虽然累了点儿,但是能得到不少经验。”

“那就好,”陶相海善意地劝告道:“不要太计较一时的得失,踏踏实实地把本领学好。”

“我明白,”李婉汐郑重地回道:“我能分得清轻重。”

陶相海笑道,“小李你向来稳重。”

接着陶医生又给叶子萌普及了一些有关艾灸的基础知识,最后还赠了她一本书,叫她回去好好看。

叶子萌高兴地让李婉汐帮她装好,认真地道了谢。

陶相海显然对聪明伶俐,又懂礼貌的叶子萌非常喜爱,收徒之心愈加强烈。但就像他之前说的“为时过早”,所以并没有当场提出,而是放在了心中。反正他已经同意参与少年中医班,还有机会和这孩子接触,也正好可以再观察观察她的心性。

告别了陶相海,差不多也就到了中午。周锦秋好像事先掐好了时间似的,在他们刚走出医馆的时,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婉汐,忙完了吗?”

“差不多了,我正在往药房走。”李婉汐回道。

“正好我也在药房,”周锦秋说,“我在药房的大堂等你。”

“好!我马上就到。”说完,便挂了点话。

“李老师不想和他一起吃饭?”叶子萌眨巴眨巴眼睛,好奇道。

李婉汐刚把手机揣回兜里,听到叶子萌的话不由得一愣,有些无奈道:“我表现的很明显吗?”连萌萌都看出来了。

叶子萌指了指自己眉间,“李老师这里是皱着的。”

李婉汐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眉间,果然有两条竖纹,她叹了口气,“我是不想和他接触太多。”她不自觉地把萌萌当成了大人,吐露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那把温叔叔叫来不就好了?”叶子萌回道。

打退情敌、宣示主有权这类的事,她估计温叔叔应该很愿意去做。

李婉汐被叶子萌理所应当的语气逗乐了,“小孩子家家的,怎么懂的这么多?不过,萌萌说的对。”她总是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解决,却忘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适当地依赖伴侣,可以使两人的感情更融洽。

“不用担心,”叶子萌小大人似的拍了拍李婉汐的手,“我估计温叔叔很可能马上就过来了?”

“怎么会……”李婉汐不信地看向叶子萌,却见叶子萌指了指自己胸前的手机,她顿时明白过来:“你联系温皓了?”

叶子萌无辜道:“我只是告诉了我爸比而已。”至于他爸比会不会告诉温叔叔?这还用说么?她爸比可是特别爱看戏的。

李婉汐哑然。她也觉得以温皓对自己的紧张程度,知道消息肯定会过来。

而此时,温皓在问过叶韶晨地点后,不仅已经赶到了安泰药房,还和周锦秋正面对上了。

“你怎么在这里?”周锦秋一见温皓,就紧皱起了眉,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药房大门敞着,我不能进?”温皓也不复以前的温文尔雅,满身的寒气。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婉汐呢?”温皓在药房里打量了一圈,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周锦秋“嗤”了一声,反问道。

温皓懒得和他扯皮,掏出手机准备给李婉汐打过去。

“温皓!”正好李婉汐带着叶子萌走到药房门口。

听到女友的声音温皓立刻把手机放回兜里,转身大踏步走了过来,“婉汐,我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李婉汐明知故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温皓一噎,看了叶子萌一眼。

叶子萌冲他挤了挤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温皓瞬间了然,婉汐这是知道是萌萌通风报信了,他有些赖皮地回道:“想你了呗!”

李婉汐脸瞬间红了一下,瞪了温皓一眼,撇下他走向脸色阴沉的周锦秋,“不如今天这顿饭我请了吧。”

“你们在一起了?”周锦秋却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李婉汐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温皓说道:“对,我和婉汐早就在一起了。”

周锦秋固执地看向李婉汐,“他说的是真的吗?”

李婉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虽然这样做可能会伤了周锦秋的心,但她更不想让温皓难过。何况她说的事实。

周锦秋极力控制住心里涌上来的怒气和伤心,垂下眼眸,“既然如此,中午这顿饭也就没什么好吃的了。我有事先走了。”

他做不到洒脱地祝福他们,所以只好像个落败者一般狼狈离开,好找个地方舔舐伤口。

李婉汐见一向骄傲的周锦秋如此失意,不由得心中有些感叹。不过自己本就不喜欢他,所以也不后悔这么做。

“婉汐,我门也该去吃饭了。”温皓的声音叫回了李婉汐的思绪。

李婉汐回头,正好撞进温皓温柔宠溺的目光里,她心中一柔,露出一抹笑意,“走吧!”

温皓上前揽住她,“嗯。”

被忽视了的叶子萌:“……”真是秀的一把好恩爱……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