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82.Chapter 082(1 / 1)

男孩是很有可能在特定条件下一夜之间成为男人的。

18岁的崔雪, 在得知两位队友离世, 队长手部重伤的那晚,突然发现自己背后的挡风板尽数消失在时空的汪洋中, 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从一开始的痛苦与难以接受, 到见到舒羽时浑身涌现出的罪恶感与责任感,他渐渐收起了不着调的玩笑和插科打诨,让自己严肃起来,像曾经的队长一样, 用最严格的要求和最专注的投入试图拯救自己所处的地方。

他根本没想过要转队。

即使他想转,成功的可能性也很小——成熟的老队伍, 自成一套完整体系, 不需要他这种个人能力极强,但风格已经固定, 难以更改的角色;

新的年轻队, 不是不想挖, 而是根本出不起光年俱乐部给他标的价格;即使挖了过去, 以崔雪那对队友要求极其严苛的作战风格,一切也都是白搭。

外界常说崔雪是PUBG竞技圈里的一个传奇。

除去令人咂舌的天赋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是他在适时的时机, 出现在合适的队伍, 拥有一群在天赋和能力上与他没有任何交流障碍的队友。从首发到替补, 没有一个跟不上他的节奏, 甚至能反过来单带。

圈里操作好的选手多了去了, 意识好的略少一些,但依然还是会有许多人。可谁都没像崔雪那样,出道的时候就赶上了正值当打的黄金搭档正副突击手,以出众反应力和经验著称的王牌自由兵,整体实力略微逊色不成熟,但胜在基础坚实的两位优秀替补。

崔雪以前觉得,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换来的。能在心爱的队伍里和优秀的队友合作,是他鞭策自己的回报。

直到现在。

他被二队几个升上来的队友用塑料绳反绑了手,被硬生生拖进训练室后边的仓库。

额头上的血都流到了他的嘴角。但手上的钝痛不断传来,刺得他大脑神经突突跳动。

手指没知觉了。

除了愤怒,他更多的是恐惧。在挣扎反抗的过程中,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护着手。但那几人很清楚他的软肋,并不过多攻击他的其他部位。

直到后面,剧烈的疼痛和无助的脱力感迫使他不得不背靠墙角坐下。

浑身如同有无数只虫子在撕咬。手上却被绑得死紧,想找个动作平衡都做不到。

那几人见他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这才笑着松手,嘴里说着什么“解气”之类的话。

“崔雪,你也有今天,”对面笑道,“你真把自己当什么了?拿了那么几个奖就飘了?”

“你他妈自己打爽了,根本就不理我们能不能秀,不给我们留一点颜面,就活该挨揍。”

崔雪紧咬牙关,却丝毫不露怯:“我不会跟你们疯的,别做梦了,老子要赢。”

“赢?你凭什么赢,”对面大笑,“舒羽都不敢说他一个人靠自己就能横扫PCC,你行?”

“哲哥在的时候,成绩也不比你打的差。但别人没你这么狂,好像觉得天上地下你最叼一样。”

“我狂什么了,”崔雪啐出一口鲜血,咳嗽着反问,“我只是玩真实而已,当年舒队失误照样被我怼,我自己犯错也老实受罚,你们一群活了二十几年的巨婴,自己什么水平心里没逼数,还要人顺着你们心意打?!”

“你们谁有舒羽,哦不,钟铭涵的八成操作水平——我不要求意识,反正你们意识肯定比他差多了。我他妈一定屁话都不多说,谁爱指挥谁指挥!”

那几人倾时被激怒了。

钟铭涵的操作是圈内出了名的差。

倒不是说真的很差,而是和另外几位一队成员相比,简直像是断层级别的差。

和舒羽同为队内的“祭天型角色”,往往都是最先血条清零的那个。只不过舒羽是因为被过度集火,而他是队内的突破口。

哪怕崔雪没有那个意思,但对于几个常年待在二队的队员而言,这话意味着“你们比当年队内最差的短板都不如”。

于是又是一轮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直到崔雪连对骂的力气都彻底消失,那几人才把他丢在小储物室里,关灯锁门。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只有门下的缝隙勉强露了点光芒。

四肢都被绑起的崔雪,贴在墙壁上一动不动。

他甚至连爬到门边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在疲倦,疼痛与饥饿中,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依然是黑漆漆的仓库。

在这样封闭的空间中,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根本感受不到流逝。

崔雪拖着已经没什么知觉的小腿,勉强地爬到门缝边缘,全力用头撞了几下门板。

外面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像是全世界都把他忘记了一般。

难以控制地,崔雪的心中渐渐升起名为恐惧的神色。

他开始害怕自己就这样被关在这里直到死去。各种生理问题得不到解决,死得难看又卑微。胃部因为饥饿过度和内伤开始绞着疼痛。

崔雪意识到他必须求救。

塑料绳一旦捆了好几层,就不是人能徒手挣脱开的。

崔雪扭过身去,试图用牙齿把绳子给咬断,却实在难以完成。

待外头又一次万籁俱寂的时候,崔雪已经开始放弃了。

手上的血管被束缚久了,充血到几近麻木。

几乎是到了当天晚上接近十点钟,才有一个人过来开了门锁,甩下一句“还有10分钟俱乐部关门”,便扬长而去。

崔雪拼尽全力爬了出来,扶着墙站起,狼狈地找了剪刀弄断绳子,一瘸一拐跑去卫生间,在楼下又一次被围住,不得不跟着回了宿舍。

他被没收了手机和房间里配的笔记本电脑,在孤独的四人间里对着区健女朋友送的镜子给自己安静上药。

然而,宿舍的安详宁静是短暂的。

第二天一早,他就被人拍门喊醒,丢了几块馒头做早餐,就被直接绑去了原来的地方。

循环往复七日之多。

永无止境的黑暗,彻底将队友离世后还留有一线希望的他击垮。

崔雪不记得自己是用什么样的状态见到的张嘉弈。

唯一有印象的,也就只有对方那双瞪红的眼睛,拼命伸出手来接他。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

去往陕西的动车上。

秦朗拿自己身上的棉外套给身边的人披上,摩挲了沉睡中的对方的发丝。

他是听着崔雪用比较平静的话语慢慢叙述了那段往事,但对方说的时候,中途还是偶尔会停顿下来,斟酌语句。

秦朗知道他多少隐瞒了许多细节,但管中窥豹也不一定就看不清全貌。

他心中的震撼和愤怒是没有办法用简单的语言来形容的。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崔雪试图在走出这一段痛苦的回忆。他不能再次去触碰到对方的底线。

无数句担忧和痛苦的话语,最后只能化作一句简单的“我以后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和被窝里一个紧紧的拥抱。

崔雪也很喜欢他这样比较平淡的反应——说到最后的时候,脸上还挤出来一个笑脸。

毕竟他骨子里还是个很骄傲的人,最不喜欢听见同情的语句,宁可要一个听上去黏腻兮兮的“山盟海誓”。

去秦朗的家是一趟挺长的旅程。

挤在狭小的座位上,两人肩并肩靠在一起。

崔雪偶尔会睡过去,也会醒过来看看窗外的风景。嘴上说是看风景,其实还是在看窗玻璃上秦朗的倒影。

想着自己终于能告别一切,迈进新的起点,崔雪心中的期待是远大于紧张的。

或许是秦朗的承诺,让他多少找回了一些自信。

从动车上下来,崔雪裹着身上的厚外套,感受到了冬日里南北方巨大的温差。

深圳还在短袖,这边已经飘起了雪花。

冰晶似的小碎珠粘在两人的眼睫毛上,随着睁眼眨眼扑闪扑闪着动。

秦朗早有准备,衣服也是穿够的,给崔雪也准备了手套和围巾。

两人风尘仆仆地从火车站下去,转了大巴,去往商洛。

在商洛坐车前往秦家坪村的路上,许久没有乘坐过长途列车的崔雪,中途还下来吐了一轮,手一放在路边的铁围栏上,差点就没拿下来。

秦朗跟着下车,给他头上擦雪,见对方脸被冻红了,忍不住伸手去暖了暖。

崔雪侧过头。就着恰到好处的身高差,轻轻啃了一口秦朗的喉结,偷笑一声。待秦朗满脸烧得通红,这才得意洋洋地收手。

调戏比自己年纪小的恋人真是太棒了。

崔雪简直要得意得笑出声。一想隔壁神睿战队的燕溪反过来被自己的后辈调戏,比较了一下,觉得还是自家的爱情比较合适。

这种无谓的比较在恋爱里很常见,即使本身是很无聊的——毕竟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

但这样容易让人觉得满足。

秦朗见这人嘴角都快弯到耳朵了,心情复杂,又还是没忍住,被逗笑了。

怎么就这么幼稚。

还幼稚得让人很是喜欢。

不敢想象都是什么人渣才会狠毒到糟蹋这样可爱的人。

秦朗心里暗暗盘算着,要怎样把旧账全算清楚了,一次性还个够。

当然,当务之急还是要把比赛打好,才能在根本上击溃这些行凶者的心理防线。

春季赛还有两个月就开始,这是他作为PCC选手的首次亮相,也算是红尘战队的正式出征。

院子门口,秦朗推开栅栏进去,手上拉着崔雪,抬手敲门:

“妈,我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