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80.Chapter 080(1 / 1)

宏艺文娱员工宿舍102房。

整个客厅内只有收拾行李和整理卫生的声响, 压抑得有些吓人。

谁也没敢去触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崔颍的霉头。

向来和蔼的那人, 此刻的脸上的神色阴沉至极。

“就没有一个人跟我解释解释?”他怒视着客厅前边头都不敢抬的几人, 狠狠道, “如果早知道崔雪去了Dash之后会遇到这种待遇,我会提前打断他的腿,而不是留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王八蛋收拾。”

“你们公司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王牌员工的?规章制度是都死了?就欺负我弟一个人在外边打拼,无依无靠没人罩着是么?”

舒羽刚想说话, 被他怒怼回去:“舒羽队长, 你那会儿心情不好, 我原谅你。”

“但是,张嘉弈, 齐林生,你们明知道我弟在队里是那种人望,为什么在放假的时候说走就走, 根本不关心他?甚至最后出事了,还要所谓的‘私下解决’。难道我弟的生命安全,还比不过所谓的队伍颜面问题么?”

“抱歉,”张嘉弈沉声道歉, “怪我真的没想到那个层面……”

“所以现在的后果由谁来买单,”崔颍横眉倒竖, 直接起身, 把面前的一沓复印件抽出撕毁, 尽数扔在地上, 怒不可遏道, “你们敢不敢多看几眼那个监控截图?!那用词可真他妈的委婉,‘钝器打击至右手手腕骨裂,小腿骨折’,‘5日内非法拘禁逾60小时,实施多次捆绑、殴打等侮辱行为’,你们倒好,私下用钱解决,考虑过我弟的感受么?!”

“是,你们跟我说,是他主动要求私了,那他妈是因为什么?因为你们两个不够横,根本没有保护朋友的能力!他小时候在学校说错话让人欺负,都他妈是来找我给他出气的,”崔颍的声音愈发打颤,“他这么喜欢在你们队打游戏,帮你们出这么多力,你们怎么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帮你们扛这么多事情?!凭什么?就凭他家没人敢帮他发声?!”

“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没完,”崔颍指着面色难看的张嘉弈道,“别当我是傻子,这份通报出来,我弟自然就洗干净他的作假嫌疑了,可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当着千千万万的玩家把他伤口撕出来给人参观?!这根本就不仅是为了洗脱他的罪名才放出来的料,否则早在两年前就放出来了。”

“我警告你们——不知道是你们之中的谁,下次敢拿我弟出来炒的,我死都不会放过他。”

蒋小婉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见无辜的张嘉弈被骂得脸色惨白,找了崔颍喘气的空当,赶忙冲过去轻拍对方的背:“颍哥你冷静点。讲道理,要是没有奕哥和齐哥这两年的帮助,说不准,你现在根本就见不到老板呢。”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说这么伤感情的话。老板遇到那种事情,大家心里都不想的。”

“……大道理我当然知道,”崔颍突然抬手捂住自己的脸,直接蹲在了原地,喉咙里发出干瘪的恸哭,“那我能怎么办,我是崔雪唯一的家人,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不在他身边……”

“他以前那么开朗自信,我生病住院,我妈不来看我,他逃课都要给我带饭吃,说永远都会做一个坚强的人。然后,现在我收拾东西,看到他整个抽屉都是药。一想到他现在表面上的快乐都是靠吃药撑出来的虚假幻象,我心里真的很难受。”

“小时候跟我说什么,一定要娶个对象,把对方宠成天上的星星,让对方可以毫无顾忌地依赖他,可是,他现在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保护者……”

到最后,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蒋小婉看了眼张嘉弈,示意对方赶紧离开,不要撞到对方的气头上。然后一下一下地安抚自责的崔颍:“颍哥,你也别太伤心。反过来想想,老板如果成功和秦哥在一起的话,以后就多一个人帮你保护他了,对不对?”

“惩处人渣是法律负责的范畴,颍哥你再生气也就只能骂街泄愤,不能真动手。老板在这事的处理方式其实算比较聪明的,至少用钱封了对面的口,手上还拿了把柄,也成功把自己和朋友从浑水里解脱出来,对吧?”

崔颍没有看她。

许久,他从桌上把手机拿过来,说:“别讲了。我给我弟打个电话。”

……

真正开口回忆旧事细节的时候,崔雪发现自己的陈述能力还挺不错。

可能是秦朗紧紧抱住他的缘故,让他觉得也许握住了什么坚硬的后盾。

他睁着眼睛盯着秦朗的侧颜,尽力让自己维持在一个云定风清的平静语气,缓缓讲了最后一次季后赛时那场噩梦般的经历。

那是他们的第一场败仗。原因是,每回让队友跟上自己步伐的时候,崔雪会发现,能够在行动上跟上他的人并没有。

几位老替补本身的水平就不够好,不提舒羽,就算连原队操作最差的钟铭涵,估计都能在实战打击上碾压他们。

崔雪其实在那场事故之后,就隐约发现队伍内部领导层的风向有些变化。不再像之前那样,目标简单粗暴,就只有两个字——“胜利”。而是渐渐把资金往着其他方面流动离开。

作为队长,他多次向上头提出运作资金缺少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直到青训营毫无征兆地偷偷解散之后,对这类事情不太敏感的崔雪,才发现自己可能是陷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困局。

先是人员短缺问题难以解决。

青训营解散,意味着生力军尽数离开,流向了其他队伍,这让崔雪想挑几人出来训练提拔的可能都消失了;齐林生和张嘉弈两人被放了长假,短期内不得归队。

总结之后,他在队内的一次例会上,向几位眼中一直写着不屑情绪的队员提出了当前的困境。

“我的方案有两个,”他在投影出来的word文档上打,“一,训练你们尽全力跟着我的节奏来;二,展示你们自己目前的水平,我找一个平衡,跟着你们打。”

“前面那个的成绩会略好,后面的会略差,但以我们的经验,在PPC混下去的问题不会很大。我现在18岁,还能再带个五六年才开始进入衰退期,只要在这期间找到合适的新人,我们尽全力培养,队伍就还会有东山再起的那天。”

“有什么别的建议么?”

他自认已经把方案列举得很是详尽了。但那几人依然不依不饶。

“崔雪,老子早他妈受够你了,”其中一人冲他吐了口烟,说,“什么叫跟着你来成绩会好,跟着我们成绩就会差?拽得二五八万,有本事你倒是一带三啊。”

“呵,”时间紧凑,崔雪根本不想和他们多说废话,“我现在不就是一带三么?”

“你那一套不一定就顶用,”另一个人说,“你的指挥乱七八糟,随随便便就叫我们自由发挥,发挥失误了又反过来怪我们不行。”

崔雪冷脸道:“本来就是该自由发挥的战术,你们自己找不到该找的点,还反过来怪我?”

“也不是不可以,”他低头看了眼面前的资料,说,“你们这话的意思就是,我的指挥你们没办法透彻理解,那就选择方案二。”

那几人根本没拿他的话当一回事。

其中一个反问他:“你怎么就觉得自己是对的?”

“我失误再多,至少不会比你们错得更离谱,”崔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你,备弹不充足的情况下不和我报备;”

“你,打药读条时间都操蛋到算错;”

“你,□□不听指令就扔,暴露队友位置,还他妈扔不准;”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诸多理由,坐冷板凳多年手生也好,紧张到判断失误也好,电子竞技里面,输了就是菜,哪来这么多废话?”

“你不是舒羽,”另外一个被他点到的人暴跳如雷道,“你他妈没资格在我们面前摆款!运气好跟着老手混冠军,不是舒羽他们打得好,哪有你狙击手发挥的余地?!”

“我代替出国休息的老队长谢谢你的夸奖,”崔雪冷漠道,“无论你怎么像个弱智一样在这里跳脚,都不能改变老子连拿两次世界赛fmvp和两年‘亚洲首席神狙’的客观事实。”

那几人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会议也以失败告终。

多次的失败累积下来,崔雪和那几人原本就不怎么热络的关系变得愈发僵硬不堪。直到有一日,他去领保底月薪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人在讨论公司濒临破产的事情。

崔雪一开始是不相信的,即使里面讨论的金融名词,他一个都听不懂。

他还天真地觉得队伍有机会打翻身仗,只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就不会辜负死去的队友。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年轻了。

某一轮比赛前,教练给他们照常发了一份战略单。

他仔细看了一轮,发现有点不太对劲。

每一个赛点的安排处理,都十分不符合常规的取胜方式。

于是,他举手,提出申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