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8.Chapter 078(1 / 1)

崔雪一看那图纸上的简介, 说是这设施的高度落差达到80米。又低头扫了一眼秦朗有些发抖的小腿,差点笑出来:“你敢的话那就去。”

“唔, ”秦朗有些惭愧地笑笑, “我确实看着有些怵得慌。”

“菜啊, ”崔雪咂嘴, “好多女生都在排队,你确定不去试试?来都来了。”

“当然, 实在不行就直说, 我也不会勉强你。”

秦朗抚了抚自己胸口,道:“那我们一起去吧。”

两人直接过去排队, 从底层楼梯一路旋转着排到。结果, 刚好排到他俩的时候, 剩下了第一排的两个座位。

崔雪很是体贴地拍他后背:“要不我们等下一趟?”

可秦朗是个十足怕麻烦的人——已经放下了包的他,下意识地走向了座位。崔雪见他在边缘往下看了一眼, 被下方的高度吓得牙床都在抖,忍俊不禁,让他坐在靠中间的那个位置,道:“我坐边上。”

秦朗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出来, 已经被工作人员按上了安全设施。

那工作人员一见崔雪, 道:“先生, 把口罩拿下来吧, 要不然可能会出现窒息的意外。”

“噢好, ”崔雪照做, 把口罩揣到口袋里, “谢谢。”

保护设施下,两人的手十指相握。

铃声响,三节车厢开始向上缓缓滑动爬升。

秦朗完全不敢往前看,只拼命用余光在崔雪脸上流连。崔雪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指,道:“往前看,别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

在空中悬停三秒后,车厢宛若空中飞龙一般,从天际横冲直下。

伴随着全车三十多人的尖叫,下方的烈风扑面而来。

崔雪头一回听见秦朗那个成熟的少年音也能叫出刺耳的高音。本来积蓄了一肚子的恐惧瞬间散开,终于没忍住,在空中大笑出声,顾不得冷风往嘴里灌了。

一趟不到三分钟下来,他听着秦朗的声音以可见的速度变哑。从车上下来之后,更是直接没站住,软绵绵地半蹲在了一旁。

崔雪戴上口罩去扶他,在众人善意的目光下和秦朗靠着肩膀走下楼。

在出口的小店里,崔雪看见了他和秦朗从过山车上俯冲下来的照片——秦朗紧闭着双眼在惨叫,他则是笑得合不拢嘴,和车上其他人的惊恐脸形成鲜明对比。

崔雪干咳几声,但还是轻笑,道:“丢人,连眼睛都没睁开。”

秦朗哭笑不得,道:“我真的有一点点恐高,但是又确实很想玩。”

“那你现在产生抗体了吗?”崔雪问。

“呃,”秦朗想了想,“好像是没那么怕了。”

“那就趁热打铁。”崔雪果断说。

秦朗还没参透这“趁热打铁”究竟有什么含义,崔雪就已经指了指地图上的另一个游乐设施——十环过山车。

捂住自己的胸口,秦朗很担心自己会突然患上心机梗塞。

在崔雪的催促下,他们把另外的两个过山车,以及真正的跳楼机——在圆柱形设施把座位进行上下弹射的器械都体验了一遍。

秦朗全程吓得面如菜色,却又不得不承认体验很丰富,怎一个“真香”了得。

在恐惧的时候,有一个人的手能和他紧紧相握,确实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他有了些传说中的“约会”的感觉。

快速地吃过了午饭,他们又去玩了一些别的小项目和其他体验类的游戏。一路上见到的大部分是家长带小朋友来体验,或者是一对对的情侣们过来休憩娱乐。

在一个摊前,秦朗买了一份咖喱鱼丸,和崔雪分着吃。两人品尝得津津有味,好不惬意。旁边恰好来了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

那小孩一见两人手上的食物,眼睛都直了,连说“妈妈我也要吃”。

那中年妇女一看,摇了摇头,说:“你才吃过雪糕,不能马上混着热的吃。”

“欸,好吧,”小朋友眨眨无辜的大眼睛,又问,“两个大哥哥不用上学吗?我哥哥今天还要上课呢!”

“估计是逃出来不上学的坏孩子,”那妇女连忙把孩子拉走,压低声音道,“你以后要好好上小学,还要上中学,上大学,不能像他们那样!”

这压低的声音也和压低没差了。至少秦朗和崔雪两个当事人把来龙去脉听得一清二楚。

秦朗哭笑不得:“……这样教育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不挺好的么,”崔雪淡定咬鱼丸,“我妈就什么都不管我。倒是小秦你被误解成坏小孩,还挺搞笑的。你应该是很听话的那种吧?”

“算是,”秦朗在背包里翻纸巾,“我还比较听话,基本我爸妈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嗬,我小时候可混了,”崔雪道,“虽然成绩一直都还行,但就是各种沉迷打游戏。我爸开网吧,我从小就看那些客人打。在学校和崔颍比赛写作业,写完回家啥事没有,就钻进去打游戏。”

“后来,崔颍初中的时候,就被我后爸弄去了一个挺厉害的私立学校。但他自己没什么心情学习,又没人管着,老是逃课过来这边找我,成绩就全部垮了。”

秦朗揉揉他的发丝,什么都没说。

“我从小有些恐高,”他想了想,道,“因为我家在小城市边缘的村里,都是平房,没有高楼。有一会,我妈让我去县城帮我爸买草药,才头一回看见课本上画着的两三层的楼。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期待比较多。”

“现在连这么高的游乐设施也玩这么多轮,我想,往后大概就不会那么胆小了。”

“人总是会怕点什么东西的,”崔雪道,“看到你有怕的东西,我心里反而高兴。证明你也不是那么十全十美,至少不那么像一个神了。”

秦朗笑笑:“我竟不知道崔队也是这么想我的。”

“那……崔队,你有害怕的东西吗?”

崔雪不假思索道:“我很怕麻烦。”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逗你的,”崔雪沉默一阵,说,“瞒你没意思。我有点怕待在狭窄黑暗的地方,比如关上灯的小房间。”

“有挺长一段时间,我甚至怕到连单排进PUBG的昏暗楼宇里搜东西都发憷。”

秦朗讶然:“我有印象。”

“刚开始和崔队一起打游戏的时候,我就发现崔队你不怎么爱进房间捡东西。”

“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崔雪自嘲地笑了,“只是习惯性感觉,自己吓自己。”

“那这样,”秦朗盯着地图上剩下几个地点里的其中一个,说,“要不我们去一趟鬼屋?”

“……哈?你这是什么馊主意。”

秦朗连忙摆手:“实在不行的话就算啦。主要是,我感觉刚才崔队陪我坐了这么多趟高空设施,其实也算是给我做了个‘脱敏治疗’,让我不那么害怕这个。我就在想,如果同样的情况放到你这里……”

崔雪慢慢听他讲完,嘴里的鱼丸也吞了进去。

其实对方话里的内容都比较重复单调,概括起来就是希望能帮忙。但他不讨厌这样的“啰嗦”,这能让他感受到自己被关心。

“行,”崔雪实在不想拒绝秦朗的好意,往其中一个方向走去,“走吧。”

“崔队。”秦朗又叫住他。

“嗯?”他回头。

“你走反了。”

“……哦。”

……

大冬天里,在黑暗的鬼屋门口,崔雪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听到解说员在门口讲解时提到会有真人扮演NPC,他的脸色已是煞白:“啊,那个,小秦啊。”

“崔队,不行的话,我们就走……”

“不是不行,”崔雪勉强一笑,“我意思是说,等会要是我出什么问题,不用太大惊小怪,扶我一把就好。”

秦朗知道崔雪并不是怕所谓虚无不存在的“妖魔鬼怪”,而是怕这种阴森森的昏暗环境。

在鬼屋的第一部分,光亮的白色“医疗室”内,几个丑陋又血腥的鬼怪模型袒露在灯光下时,崔雪也只是按了按胸口,便平静地继续往里边走,甚至比他要镇定多了。

只是,到了后边晦暗的“废墟监狱”模拟场所,握住对方右手的秦朗,发现那人的手心几乎是短时间内就涌出了细密的汗水。

“我……我靠,”崔雪咬了咬下唇,故作淡定地调侃起来,“这什么锁铐之类的道具,做得还挺逼真的,让我有点不太舒服。”

“我一直都在,”秦朗伸手抱过他的肩膀,让那人紧贴着自己,“要是害怕的话,崔队就把眼睛闭上,我拉着你走。”

走了几步,他发现崔雪没有回答他。

“崔队?”

秦朗试探性地喊了喊。发现那人脖颈上已经冒出了更多的汗,却还死死憋着没有发出别的声音。

他顿时有些急了:“崔队,我们走安全通道出去吧!”

后面的游客还在向前拥挤。

得不到回应,也找不到出口的秦朗不得不将人往前带。

终于,在一个NPC拿着一把逼真的道具小刀突然从他们身侧穿过的时候,崔雪眼中的焦距瞬间模糊,面前闪过无数雪花般的片段,陷入一片黑暗。

随之映入耳中的,是另外几个熟悉的男声。

“崔雪队长,14个小时过去,已经是这副模样的你,还不愿意妥协么?”

“你就偏要死守着所谓的原则,让我们被圈内驱逐,不给我们留任何一点希望?”

模糊的视线里,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门口蹲下,冷笑着和他对望,手上转着一根长十多厘米,宽两厘米的粗糙木板。

木板顶端扎着的铁钉上,染满了鲜红的血。

“好说话一点嘛,”那人不着痕迹地用木板的侧边在他脸上拍了拍,木屑和脆弱的皮肤接触,磨得他生疼,那人却依旧嘴角微弯,“就手滑一下的事情,对大家都好。”

“你的职业生涯不是挺完美了么,队友一场,好歹给我们捞点油水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