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7.Chapter 077(1 / 1)

秦朗噗嗤一笑, 但还是有些不忍心地看了看对方开始肿起来的脸,无奈道:“这就是你让自己从梦里脱出来的方式?”

“和舒队学的, ”崔雪卖队友卖得无比爽快, “他第一次打世界赛就拿冠军的时候, 也是这么扇的自己。”

作为老粉,秦朗对这个还是有印象的。

舒羽当年打在自个脸上的那一巴掌, 被称为“神之掌掴”,还在当时的玩家圈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秦朗在崔雪颈上又蹭了一下, 才从他身上起来。

对方捂着脸从床上坐起,道:“小秦啊。”

“嗯?”

“我虽然很高兴于被你表白,”他把手从脸上拿开,故作镇定道,“但是,我煮的鸡蛋面凉了。”

秦朗看了看桌上的小闹钟。

到底是谁被压了十几分钟还在原地发懵?

罪魁祸首崔雪闭口不谈,只是主动起身把衣服换下,去了房间。秦朗跟在他后面去。

两人安静地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吃面条。

可惜面条已经凉了——连温泉蛋都硬生生被原本滚烫的汤汁焗成全熟。

但他们心中的激动之情,足够掩盖掉这碗面的味道平庸。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是看对方吃个面条,都觉得心灵像受到了洗涤。

崔雪埋头吸面条, 道:“我没什么衣服穿,要不明天出门逛逛?”

“我也是,”秦朗点头同意, “刚好, 这个月的直播收益都提出来, 就能多添两套衣服了。”

“我衣柜里除了初中留下来偏小的衣服之外,就只剩队服和比赛纪念服,”崔雪道,“总不能穿着这些跟你去游乐场。”

“个人来讲,我是很期待的——毕竟我还没去过。”

秦朗扶住自己的额头:“……我也没去过。”

“真好,”崔雪咬开温泉蛋,道,“世上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两个都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大傻逼,有够门当户对。城里人玩透的烂梗,我们都能玩得颇具新意。”

秦朗笑着应是。

“呃,”崔雪又想了想,道,“其实不是门当户对,算我高攀。毕竟叔叔阿姨还身体康健——说起来,你跟我这样,他们会不会特别生气?”

“不知道,”秦朗诚实道,“但惊讶是肯定的。不过,我觉得以崔队的条件,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的。毕竟崔队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人。”

“别胡说八道,”崔雪笑笑,“那种喜欢和这种能一样?”

秦朗也笑了:“不管怎么样,只要崔队对自己有信心,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些问题都不会特别难解决。”

他们从来不知道和对方在不聊游戏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也能相谈甚欢。

吃完面条,还意犹未尽地一人拿着一个空碗,去厨房边洗边聊。仿佛周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你想买点怎样的衣服?”崔雪用毛巾把手上的水擦干,心中一动,挪过去从背后抱过对方的上身,问,“或者说,你想我买点什么样的衣服?”

“说个无关的,”秦朗任他动作,道,“其实我挺想再看崔队穿一回Dash的旧队服。”

崔雪挑眉,道:“等你再长大点,我可以考虑一下把我的每件队服和比赛赠送服都穿一遍。”

秦朗转过去抱住他,在他脸上贴了贴:“我慢慢等。”

从七八点一直折腾到十点,两人终于意犹未尽地躺到床上睡觉。

崔雪也总算是理直气壮地能贴着秦朗睡觉了。

可怜秦朗被他压了一个晚上的手臂,早上起来的时候,酸胀得连被子都拉不动。

穿上衣服,他坐在床头搜索去商场的路线,等着崔雪在后边的床上换衣服。

恋爱是谈了,但该理智的地方还是得理智。

他可不会相信崔雪指的任何一个方向。

崔雪嘴上抱怨着得不到信任,实际上也很是诚实地跟着秦朗找的路线走。

没经过什么波折,戴着浅蓝色口罩的两人就到了商场附近。

“这里吗?”

“好像是,”崔雪挠头,“我很多年没来过了。”

两人相顾无言。

事实证明,市中心的商场真的不能随便去。

在商场的低层,两人几乎让衣服的价格吓了个脸色铁青。

走了好几层,崔雪实在是忍不住,在问了问隔壁神睿战队的本地人燕溪之后,破罐破摔道:“走吧,顶层有个打折场。”

两人坐着直升电梯直奔目的地。

三折,四折的价位顿时让他们感觉到了舒适。

由于是工作日而非假期的原因,没有其他客人的服务员,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很热情的——基本上每到一家都会给他们推荐。

结果,由于两人身型都比较标准,身材比例又算不错,基本算是平民里边的“衣架子”,出现了只要衣服比较正常,穿在他俩身上都挺好看的情况。

权衡了一下过后,两人决定在一家偏文艺风格的店一口气选了几套衣服。并没有进行什么货比三家之类的麻烦流程。

事情进展得过于顺利,有时候也不是件好事。

当他们满载而归,却发现时间才刚过正午。这便十分地尴尬。

好吧,那下午能去哪呢?

崔雪纠结了不到十秒,选择先吃午饭,然后去后边的甜品街逛一逛。

这就叫秦朗再一次领略到了崔雪的饭量。

他现在才发现,崔雪上回只在一家店点十块蛋糕,那是对他钱包的关怀。

就这样,秦朗默默地看着崔雪在一家传统小食店买了五块马拉糕,十个港式蛋挞,四块萝卜糕,在他明确表示自己午饭吃得很饱,吃不下点心之后,崔雪边逛边吃,竟然在离开之前就把东西都咔哧咔哧地吃完了。

嘴里团着一口蛋挞,崔雪鼓着腮帮子朝他呜呜地说话:“我要纸巾!”

秦朗忍不住帮他擦掉嘴角的油,顺带拿了个新的口罩放在他手心。

“嗝,真好吃,”崔雪把蛋挞咽下去,道,“等会再去前边那家店买两斤泡芙回去……”

居然还是论斤来称的吗?!

秦朗掩面。

“等我回去,一定找时间研究一下怎么做甜点,”他说,“这样我就能在那边给崔队你天天做好吃的了。”

“那还是免了,”崔雪道,“等我重达0.2吨的时候,我估计就和你说拜拜了。”

秦朗看了眼对方跟自己上臂差不多粗的腿,心情复杂。

“对了,”崔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带你去买个手机。”

“啊,不急吧,”秦朗挠头,“我觉得目前还不太需要,反正我自己没这个需求……”

“迟早都要的,以后联系你也方便,我总不会24小时都跟你贴在一起,”崔雪拿出手机开始搜路线,“你赶紧想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啊,不用……”

“别这么客气,都什么时候了,”崔雪淡定道,“我想给你买东西,你还不让?”

“用你的话来说,‘值得’。”

秦朗有些不好意思,但思来想去,觉得总拿崔雪的手机来用,确实也不太好,便也同意了。

到了店里,店员问他想买哪种,他便指了崔雪那款。结果,那店员一看,说崔雪的手机是四年前的旧款,现在早断货了,想要也得到二手市场去。

崔雪看了眼自己那触感速度仿佛老年痴呆的手机,想了想,决定自己也换一台。

于是,两人选了同一个新款,崔雪拿了黑色的,秦朗拿了白色的,凑成一对。

无视店员充满玩味的眼神,崔雪用自己的手机盒在对方的上边敲了敲,笑道:“今天真够破费的。”

秦朗笑笑:“这种必要的费用还是得花的。”

十分钟后,两台新手机贴在一块,崔雪在群里发了消息,说“官宣”。

【助力小雪早日脱单后援团】群刷起了一排又一排的问号。

“不可能,”舒羽笃定道,“这肯定不是故意买的情侣机,估计就小秦让你挑的。”

“附议。”

“附议。”

“附议。(保持队形)”

“附议。(齐哥你不要多此一举加个括号啊)”

崔雪淡定关屏,深藏功与名。

他可不再是单身的人了,不和这帮家伙一般见识。

他在这边换卡发微信,秦朗倒是自己去买了一台老人手机。说是要给母亲用的。

到楼下,秦朗正式给自己和亲妈买了手机号——准确来说是崔雪选的号码。

崔雪还很是心满意足地把自己的电话第一个输进了联系人列表。很是多余地加了一句“你以后别勾搭AB首字母开头的朋友,免得把我的号码顶下去。”

秦朗接过去,笑了笑,把崔雪的备注改成“爱人”。

他递过去:“这样就手动置顶了吧?”

崔雪看了一眼,顿时逃出去好几米,在远处拉着口罩四处找地方躲。

秦朗站在后边,看着他手无足措的样子哈哈大笑,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个会恶作剧的人。

果然谈恋爱的精髓就是打打闹闹。

这样的思想,持续到了第二天——他们去往广州番禺的长隆游乐园。

那来自神睿战队的神抽手先生帮了大忙。

看到真实票价的第一秒,崔雪和秦朗心中同时想,如果不是运气好拿到票,他们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踏进这种纯属用来享乐的地方。

还是两日游。

冬日的暖阳下,两人把鸭舌帽的帽檐压低,崔雪还戴着口罩。

两人原本打算从门口镇定地走进去。

一切的平静都在看到花样繁多的游乐设施之后破了功。

“啊,你们这么快就进去了,”燕溪在电话里和两人说,“就听说工作日白天不会有很多的人。”

“我个人觉得好玩的项目,都发给崔雪你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打电话找我。”

“谢谢,小时候学校组织春游秋游我都没来成,简直梦回童年,”崔雪的目光还没有从高耸的过山车上移开,惊恐地看了秦朗一眼,道,“这玩意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跳楼机’?”

秦朗低头看了看地图,说:“好像叫‘垂直过山车’。”

“咱们去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