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4.Chapter 074(1 / 1)

这边的员工饭堂里, 燕溪惊讶地瞪大眼睛:“出什么事了?”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温柔搁那儿焦头烂额地处理呢,”对方皱眉,在她对面的空位坐下, 毫不客气地拿过她的奶茶杯,转了个王新没喝过的位置, 喝了两口,道, “事情闹挺大的,有人在后面操盘,直接找到上头去威胁,说什么他们不该签这几个人……”

韩裕卿的手也顿了顿:“可上边本来就没正式和他们签,这些闹事的买错情报了吧?”

“大卿你有所不知,”那人说, “温柔和我说了,咱老板本来就是Dash以前的老粉丝, 当时提的要求简直都算倒贴的——打过PCLC就能来。相当于叫重读的省状元第二年高考再考个末流985,基本上只要没缺考,那都是板上钉钉的。”

“明面上是拒绝,实际上只是双方都省了一笔乙级战队建设费。但现在这么一搞下去,倒是挺麻烦的。”

“我之前听舒羽聊过他们队, ”燕溪皱眉, “听他说过被误会打假受贿的事情。我当时问他, 说站出来主动澄清有没有用。他说警方还在协同官方调查, 要求他们不要对外把话说死了,所以陷进了被动的局面。”

“也是惨,”王新摊手,“毕竟事情没定论之前,随便发声会扰乱调查。绝总,温柔跟你说的该不会就是这码事吧?”

那人点头:“那你们了解的东西比我多。”

“这不对,”韩裕卿惊讶道,“既然调查结果出来,为什么还会有把柄?等着通告出来,那可就是洗刷冤屈的绝佳机会啊,难道……”

“……对,”那人微微颔首,缺了一根食指的左手在桌面上叩了叩,“经过查证,他们Dash战队确实打了假赛。就在几个老队员离开之后开始的。”

……

距离停播已经过了两三天。

与主动的休息不同,被迫停播这团阴云直接压在众人的头顶,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让他们一直都没喘过气来。

负责人温承希给他们打过了电话,说是希望他们能在此之前保持冷静,尤其是崔雪本人,短期内尽可能就不要出门了。他联系了一家营销公司帮忙准备,但该来的冲击可能还是会有。

“能不能大概告知一声大概是什么事?”舒羽问。

温承希在那边轻叹,道:“事情复杂,我不便转达。到时候出来了,舒教练如果有余力倒是可以看看。唉,只能先打预防针,因为这实在不算好事。甚至影响还很大。”

“遮遮掩掩的,你也不容易,”舒羽悄悄望了一眼沙发上呆坐着看电视的秦朗,“辛苦了,感谢温总管。”

“客气,我还很忙,就先挂了。”

放下电话,舒羽问秦朗:“你崔队人呢?”

“他这两天心情都不太好,”秦朗面露苦色,“好像是已经收到一点消息了。但什么都不愿意讲,我每每问起来,他都转移话题。”

“多陪一陪,麻烦你了,”舒羽揉搓眉心,“我很怕他又想不开。”

秦朗微微点头:“我会注意。请放心。”

长沙发上的齐林生往两人面上看了一眼,就低头继续发信息。

“小秦也不要被影响了,”他微微一笑,“PCLC决赛也很快就到,不要落下训练。别因为别的东西折断了我们前进的脚步。”

秦朗不由看了他一眼。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和齐林生接触得越深,就感觉对方的水越深。

那人非常难懂——比起其他怀抱梦想的队员来说,齐林生简直如同一股清流。无时无刻展现着他身上的无欲无求。

嘴上说着是因为兴趣爱好才留在队内,但真实情况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上回,他们从杭州回到广州的时候,发现崔颍身上多了些伤痕,连脸上都有紫青色的痕迹。

崔雪平日里很少表现,但那回眼里的焦急明显得谁都能看出来。

崔颍倒是很淡定地安抚他的弟弟,说是有人来店里寻衅滋事,齐林生适时赶回来,这才救了他。还和崔雪夸,说齐林生是他见过最冷静会处事的男人。

当时没有注意,但如今仔细一盘算,齐林生回去的时间和救下崔颍的时间恰好是诡异地连接在一起的——也就是说,齐林生所说的“会见故人”一事,理论上并没有发生。从飞机上下来,就直接回网吧了。

冷静过度必有诈。

秦朗很不愿意对他尊重的前辈流露出这样的恶意猜想——但一定要他在心中排一个位序,崔雪无疑是排在首位的。

于是,就在决赛开始三天前的凌晨1点钟,一个劲爆的热点缓缓爬上了微博的热搜。

热词:#电子竞技反赌扫黑#

“经过长达两年半的调查取证。近日,电竞纪律委员会对反赌扫黑工作中出现的违纪单位和个人进行了查处,已抓获13名在逃人员……”

“其中,原冲撞(Dash)战队所属的光年文娱旗下8人涉案……”

“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其中,5人被判处赌博罪……”

官方微博还公开了审判的实录视频。

……

这注定是一个不会平静的夜晚。

也算运气使然,秦朗半夜上厕所回来,在崔雪的手机看见了温承希发来的消息。顿时心中一寒。点开微博头条后,更是如坠冰窟。

拿上手机,秦朗偷偷拉门出去,跑到楼下的沙发上,在夜间的风里裹着外套,静静地看完了那个受审视频和最终的审判结果。

这本是圈内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对于秦朗这种Dash战队的粉丝来说,可就算是一场晴天霹雳了。

Dash在后期真的打了假赛……

秦朗强压着胸口的阵痛,走到饮水机装了一杯温水,一口饮尽。

对于这个调查结果,他心中多少有数——毕竟,战队当时的发挥确实太过于异常了。但由于崔雪的几个替补转正的队员上场机会很少,秦朗也很难判断到底是他们实力太菜,还是真打了假赛。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边。

庭审上的几名被告——其中就包含4位替补转正的队员,他们竟然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崔雪也参与假赛的供词。

秦朗怒不可遏地瞪着那屏幕里穿着橙色马甲的几人,听辩护律师说举报可以减刑,更是气得差点砸手机。

虽然,官方最后依然以“经由调查和专家研究,没有证据证明”为由,否认了崔雪的罪名。

可是,脏水已经泼完了。

秦朗的好脾气终于还是没有维持住,怒骂了一声,气得手都在发抖。

事实昭然若揭,经过专案组两年多的调查,崔雪依然没有被抓住任何把柄,可想而知,在队内的时候,那人确实没有趟过这趟浑水。

但在这时候,这几个人的说辞,简直就像是在说崔雪明明做了这事,却没被抓住现行,因而不能被判决一般。

可恶至极。恶心至极。

秦朗在这里气得七窍生烟,另一边,他看见了另一个人影下楼。

“……齐哥?”他抬眼看去。

“小秦这么晚还没睡啊,”齐林生在桌上抽了包纸巾,朝他点头,“你也看见了?”

“嗯,”秦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齐哥,怎么办?”

“别太紧张,”齐林生走过来,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道,“不过,我个人觉得也瞒不了太久。反正,宏艺那边说了会有人处理的,你不用太担心。”

“我是说,”秦朗长叹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绝望道,“崔队怎么办?”

“这个就得靠你了,多安慰他吧,”齐林生柔声说,“这个信息时代,网络这么发达,就算想瞒,也瞒不住太久。”

“况且,我想崔队心里会有数的。你回去好好休息,别想这么多。”

“我真的有些迷茫了,”秦朗无可奈何,“我现在很痛苦。”

“我多少能理解,”齐林生给他的杯子里加了些热水,道,“不过,我必须得先上去一趟。舒队也看见了,他心里比你更难过。”

秦朗看了眼对方手上的抽纸。

齐林生朝他做了个噤声手势,很快地把纸巾拿到了房间,又回到客厅来见他。

“让我们可怜的老队长伤心一会,”齐林生苦笑道,“他没想到自己走了之后,队里不仅……还出了这种事,现在很自责,感觉辜负了很多人的期望。”

“这明明和舒队无关,”秦朗苦涩道,“怎么会这样呢?”

“我和小奕都是事件的参与者。但和崔队不同的是,我们两个都被禁了赛,强行放了大长假,许多东西没有直接接触,”齐林生叹了口气,勉强一笑,“看到你没误会崔队,我倒是放心了不少。”

“怎么可能,”秦朗冷笑道,“我阅读理解能力又没问题。”

“宏艺的公关部门那边正在熬夜赶工,到早上就会出来一些解读稿件,并借了些营销号来帮助宣传,”齐林生说,“这是他们目前所能做到最好的选择。”

“但这不一样,”秦朗皱眉,“那种莫须有的污蔑,对崔队本人而言绝对是巨大的中伤,如果是不清楚情况的老粉丝,说不准还会直接反噬……”

齐林生沉吟一阵:“等天明罢,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