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9.Chapter 069(1 / 1)

但崔雪却抬手叫住了他:“先吃饭吧, 我也有点饿了。”

“那好吧, ”秦朗没跑几步就被劝了回来,脸上一时有点挂不住, “抱歉,我有点太激动了。”

“噗, ”崔雪看他一眼, 走过去压低了声音,“你的东西我留到今晚才看。”

旁的人没听清他这话,纷纷去自己位置把自己的礼物给拿了出来,分别给了秦朗和崔雪。

到舒羽的时候,他直接往崔雪手里塞了三件礼物。

崔雪一愣, 对方便道:“我帮你钟副队和区哥送的。”

几人极其识相地没有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延伸,只是留着一脸感慨的崔雪站在原地发愣沉思。

晚上的饭菜是齐林生和蒋小婉合作完成的——菜式基本都是三位“主角”喜欢吃的东西。

只是崔颍过了好一会才从楼上下来。

他绕过秦朗背后, 轻笑一声, 说:“谢谢, 你的礼物我最喜欢。”

秦朗露出一个高兴的笑。

崔雪的表情也有些哗然,双眼直直看着崔颍从秦朗身后走过去, 坐在他的另一边。

崔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别发呆了, 快吃饭。”

崔雪这才如大梦初醒一般低头开吃。

他从早饭后出门, 一直到现在才吃上饭菜,狼吞虎咽地把自己面前的炸鸡给吃了个精光。秦朗见他这般, 便悄悄把自己的那份给匀了出来。

对于崔雪的吃相问题, 蒋小婉作为后援团军师, 向来对这个问题无比头痛:“……老板,你这是饿死鬼投胎的节奏啊,吃慢一点呗?”

崔雪理直气壮道:“平时没得吃啊!”

如此想来也是有理。往日他们穷得连锅都几乎揭不开,迎客的时候才会稍微吃得丰盛一些,哪会自己做炸鸡这种极其耗油的“高成本”食物。

秦朗倒是发现了崔雪极其爱吃高糖度高热量食品的这个坏习惯,不过,在这种特殊日子里,偶尔放开吃一顿也不是不行。

崔雪本身消化能力并不太好,吃垃圾食品也胖不起来,可其他人并不这样。总不能变成“独不胖而众胖胖”的画面。平日里倒也没有人要做这些来吃。

秦朗见他吃得一脸幸福又放松,心里倒没来由地舒坦。

“小秦,别光顾着看人吃,”舒羽点了点他,给他夹了一块炸排骨,“虽然日子还差几个小时,但说好今天你们仨是一起过的。你也是寿星,多吃点。”

“谢谢舒队。”秦朗笑笑。

庆祝完一轮之后,就已经到了九点多。众人开始轮流去冲凉。

崔雪抱着毛巾从厕所出来,进了房间,想要开始偷拆礼物,却又暗搓搓地想要先等秦朗的礼物。

对方能那么毫不犹豫地想跑回来拿,必然是不会比他送的礼物要差的。

崔雪自认送鹦鹉这个操作已经耗尽了他这辈子八成的情商,实在是想不出秦朗还能给他准备什么——

即使,哪怕秦朗给他只是准备了一张贺卡,他也能开心很久。

不到半小时,秦朗开门进来,竟是把两只小鹦鹉也捧在掌心里,带了回来。

小鹦鹉在花鸟市场已经被剪羽了,不会飞得太高,但能乖乖蹲在秦朗的掌心里,也足以见得那人确实很讨它俩的喜欢。

秦朗脸上略带局促,道:“我不舍得把它们留在客厅里,怪寂寞的。”

崔雪扬起嘴角:“行啊,幸亏我今晚没带猫进来。要不然那可得酿成血案了。”

秦朗想起这茬,也笑了出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它们的。”

两只圆滚滚的小东西一被放到枕头上,就开始欢脱地黏在一起左摇右摆,欢快地叫起来。

秦朗坐在床边,用手指轻轻揉着它们的脑袋,眼里写满了宠溺。

崔雪盯着他眼睛看,笑道:“真这么喜欢?”

“喜欢,”秦朗由衷道,“刚刚还在给它们喂东西吃呢,小家伙吃得腮帮子都是鼓起来的,还在啄,我感觉我几乎都要被萌到昏迷了。”

“别喂太饱,会胃胀的,”崔雪哭笑不得,“以后有了这俩家伙,我觉得我很快就失宠了。”

秦朗哑然失笑。

“行吧,”崔雪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干咳一声,转开话题,“你是不是也该把我的东西给我了,嗯?”

“好,”秦朗起身,踱步到书桌前,拉开最下面一个锁着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被牛皮纸抱着,用红色丝带缠着的礼物,上边还别着张贺卡,转回来双手递给了崔雪,道,“崔队,再一次正式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崔雪故作矜持地接过,低头打量了一下,忍不住抬头,问,“我能现在就拆吗?”

“当然可以!”秦朗肯定道。

崔雪轻轻解开丝带,在手上掂了掂,发现是一个相当厚的书册之类的物品。

他心中生出隐隐的期待,小心翼翼地打开牛皮纸。

两只小东西一左一右跳过来,围在他的身边好奇探头。

崔雪搓搓手心,竟是从里边捧出了一本硬皮精装,A4大小的——画册!

他迫不及待地翻开第一页,发现里边的纸张全是相当厚的专业素描纸。

底封第一页,用黑色签字笔画了一幅Dash一队全员的半Q版漫画形象。崔雪几乎一眼就能辨认出每一个人——因为画者精准地把握住了他们的相貌特点和衣着习惯。

盘着双手,一脸严肃认真,被画在正中C位,抱着一杆UMP9的,正是舒羽;

从后边抱住他肩膀,拿着一支P18C,脸上笑开了花的,正是队内的和气担当钟铭涵;

在钟铭涵隔壁,拿着一支喷子,比了个握拳姿势的,则是身高最高,体型最强壮的区健。

最后排的齐林生和张嘉弈,一个穿着三级甲,一个戴着二级头,相貌神态的特点抓得也是很精准。

而双手撑在钟铭涵和舒羽肩上,带着黑色口罩,嘴部留出一个横向开口,露着一个自信的笑容,眼角上挑,肩上绑着一支AWM的,毫无疑问,就是崔雪自己了。

整张图的构图并不算很出众,但在业余画手里面,这画工也绝对能有中上水平。光是抓真人形象特点这块,秦朗这张图已经甩开了许多普通的画师。

崔雪久久地注视着这张图,心中很是感动。

他看着画中的自己——那个曾经恣意张狂,鲜衣怒马的少年,满腹都是说不出的滋味。

自己过去也曾如此优秀过啊。

崔雪鼻腔有些酸楚,一时没说出话。

看到钟铭涵和区健的形象,许多被他自己强行尘封的记忆,如同洪流一般从大脑涌出,一下子就占据了他的识海。

那两人离去之后,舒羽确实是最最伤心的那个——但他作为曾经受到二位照付的人,眼睁睁看着他们葬身异国,心中又怎会不疼呢。

他可是将几人都视作兄长般的存在啊。

秦朗心里原本还在忐忑,担心自己没经过专业训练,画出来的东西总不会特别好看。但他忽略了自己在多年积累之后,画工也有了长足进步,再搭上他聪慧的头脑,画出来的作品总不算是糟糕的事实。

而且,对于崔雪而言,这份心意,远远超过作品本身的价值。

他震惊地看着崔雪的双眼以可见的速度变红,连忙关切道:“崔队,我……”

“谢谢,”崔雪缓缓抬眸,道,“你让我想起自己以前也拥有过这么幸福的时光。”

秦朗从床头抽了两张纸,叠了两下,轻轻放到对方手心。崔雪面上不表示,但也没有推拒,默默接过纸巾,伸手挡着脸,擦了擦眼周。

“啊,崔队你该不会觉得我就只送一张图和一个本子吧,”秦朗赧然道,“我怎么可能这么敷衍啊。”

他伸出手,在崔雪吃惊的目光下,向后翻开了第二页,然后是第三页,第四页:“这本画册,是我四年前就开始画的。刚好是两百页,共400面整。”

崔雪瞪大了双眼。

随着秦朗的手指加快翻动速度,他瞠目结舌地看着后边每一页里的内容。

竟然都是他和他的队友们。

许多角度和姿势,一看就是在比赛时的镜头拍摄,或是发布会上他们并排坐着,接受记者采访的画面。以半身像为主,从前往后,画功越来越精良。

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全身照——譬如电竞周刊上的硬照拍摄,也被秦朗剪了下来,在旁边对着画了一个漫画的形象。更有甚者,是他们在几场大比赛夺冠时,全体举起奖杯的截图勾勒。

秦朗给每一页都标了绘画的日期和内容备注。譬如“S1春季赛小组第二轮,storm在防空洞一穿七”,“PCC第一届全明星,flame和mercury拿下最佳组合”之类的。

当然,也包括他连续拿下两年度的“亚洲首席狙神”,登上釜山和仁川领奖台时的模样,秦朗都用笔画在了里头。

“我太喜欢咱们队了,每场比赛都要看,能看直播就尽量看直播,能看现场就尽量看现场,”秦朗说到自己小时候追星的样子,自己也笑了出来,“梦想就是加进队里,成为舒队的接班人,刚好和你一起作战,一起拿世界冠军。”

“现在,我这个梦想实现了一半,”他看着唇角开始打颤的崔雪,认真道,“还剩和你一起拿世界冠军。”

“崔队,今天你21岁了,我也还有一个小时就满18岁,”他笑道,“幸好我赶上了,还可以陪你一直走到退役。”

“其实,我今年收到最好的礼物,不是崔队送我的这对小可爱,而是成为了崔队你本人的队友。这份大礼,我会一辈子铭记在心。”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

窗外的城市里依旧是一片星海浮沉一般的万家灯火,衬得整个世界都是热闹而纷繁的。

但房间内却有一片宁静又隐秘的气氛在晕染发酵。

崔雪几乎是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抑住自己几乎喷薄而出的感情。

“你,”他闭上自己发胀的双眼,颤抖着试探,“那个……我真的,快说不出话了。”

“听着,我他妈现在被你感动得想以身相许,你……你能不能,跟我在一起?一辈子那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