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67.Chapter 067(1 / 1)

事实证明, 把蒋小婉踢出去之后, 他们的讨论就陷入了僵局。

一群直男完全就把握不住核心要点, 提出的建议一个比一个魔鬼。

什么键盘鼠标鼠标垫羽绒被,甚至连steam游戏礼包这种骚建议都提了出来。

崔颍简直替自己这傻弟弟头疼,连忙把蒋小婉给拉回了群里。

蒋小婉一进群, 就看见几个人在商量哪个显示器比较合适,差点晕了过去。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你们全员单身了, ”她郁闷道,“这送礼的水准简直辱直男了。”

蒋小婉如实地分析了一下秦朗个人的喜好,倒没有给出明确的建议,而是让崔雪自己回去想。

崔雪左思右想, 也觉得这事好像自己决定会更加有诚意,于是便暂歇了这个话题的讨论。

接着,张嘉弈问:“所以,你晚上和小秦出去吃饭,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有吧, 我占他便宜而已, ”崔雪道, “而且见到他和隔壁队的那个女队长合照, 再一次感慨自己简直生错性别。从基础分就输了。”

“神睿的王新?”舒羽愣了愣,“我没记错的话,她是燕溪带出来的学生, 在1v4那块很有天赋的。”

“嗯, ”崔雪答, “挺好一个女孩。人也机灵,反应很快。”

“你也不用太担心,”舒羽道,“她比小秦大个一两岁,应该没什么机会。”

崔雪白眼一翻:“我比小秦大三年整。”

众人沉默。

“反正我目前是没敢有什么别的打算,你们也不用太替我着急,”崔雪淡淡道,“我能像这样和他天天见面,就很幸运了。偶尔能一起吃个饭,都觉得像是白捡的赏赐。”

“不说了,”他又道,“人出来了。”

他看见秦朗换了睡衣,笑着走到他身边,蹲下来,看他逗猫。

“我洗完了,”秦朗轻声道,“舒队刚进去洗。崔队你等晚一点吧。”

崔雪点头。

两人沉默地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周边的猫咪围着他俩转悠,并试图往崔雪身上爬。

草木之间的清香悄然钻到他们的身侧。

“我以后也想买一套这样的带院子的房子,”秦朗看着崔雪双手抚猫的样子,忽然道,“我妈妈也很喜欢养小动物,可惜家里条件不好。自从我爸生病之后,就把家里的狗子送到亲戚家去了。”

“你家养狗?”崔雪把贴在他腿上喵喵叫的小孔明抱起来,放到秦朗的手上,示意他也来撸一只。

“以前养,”秦朗笑道,“我小时候很喜欢和它玩。”

“难怪,”崔雪突然冒出一句,“怪不得你有时候傻笑的时候像条哈士奇。”

秦朗:……

他沉默了一会,像是想明白了,于是又笑出声:“有时候和崔队聊天真的很需要转动大脑,要不然梗都接不上。”

崔雪默默点头:“还好,你不算蠢。”

秦朗:……

在隔壁阁楼偷听的蒋小婉直接捂上了脸。

聊天鬼才啊这是。

她简直替崔雪庆幸得不行——要秦朗是个比较敏感的女孩,这会儿再怎么好脾气,估计也要找借口离开了。

但秦朗自己也不是个擅长说话的,所以到这时候,他倒还能没什么反应地坐在原处。

张嘉弈的视力比蒋小婉要好许多,看了一眼,解释道:“崔队紧张的时候会口不择言。我见他脖子后边都在出汗。”

蒋小婉这才松了口气。

夜幕下,秦朗专注地揉着怀里鸳鸯眼小猫的下巴,令它发出舒服的声音。

崔雪抱着其中两只没动,侧头看着秦朗的脸。

望着对方温柔又神情的眼神,崔雪总觉得自己陷在里面拔不出来简直太正常了。

要是画面就这样永远定格该多好。

平日里玩笑归玩笑,他根本也不敢奢想自己真能跟秦朗弄出点什么除了队友朋友之外的其他感情。

等真长大之后,肯定也就是个祸害了。

舒羽从后面走来,喊了一声“崔雪,你去洗澡”。后者便立刻落荒而逃了。

和暗恋对象独处时间过长,连身上久久没释放过的荷尔蒙都有些紊乱。

崔雪咬紧牙关,不敢有多余的动作,生怕亵渎了对方。直接把开关转到了冷水这边,浇熄了不该升起的火焰。

冷水和暖水交替着打在他身上。

崔雪看见镜子里自己的模样——皮肤泛红,还打着寒颤,简直狼狈至极。

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回想和对方有关的画面。

更无法遏制自己多余的想象。

只是想得越多,和现实的落差就越大。

崔雪感到胸口一阵泛空,浑身的力量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再继续下去,他会更加离不开秦朗的。

走到卧室,他趁着秦朗还在楼下喂猫,拉开抽屉,多拿了两粒药片,混着凉水吞下去,而后往楼下道:“你上来吧。我要睡了。”

而后,没敢等对方进来,他已经面朝着床外躺下,强迫自己不背过身去增加多余的烦恼。

秦朗抱着其中两只猫上楼,用拧干的毛巾擦了擦它们的身体和爪子,就放在了床上。

两只猫顿时撒欢似地团到了崔雪的身前。

崔雪拍拍它们的背,搂着它们睡觉。

他很想控制自己的睡姿——只是,无论试了多少次,他半夜总会偶尔在秦朗的身前惊醒。

秦朗躺的位置基本不会有变化,往往是他自己瞎滚乱摆。

他做梦梦过秦朗被闹烦了之后,坐起来把他一脚踢到床下去。

崔雪隐隐期望对方能对自己这么做,这样应该能彻底断了念想,或者强迫他自己寻找其他的地方去休息。

不过,秦朗不仅没这么干过,甚至没怎么提过他睡相差的事。

靠。芳心纵火犯。

崔雪忍不住把脸藏进了被子里。

他左想右想,晚上的独处多少让他有些难以入睡,身上有些难以排解的东西又不是简单靠冷水熄灭一时的冲动就能解决的。

于是,鬼使神差地,他拿了手机,点开了微信群的聊天记录。强忍着对自己的唾弃,诚实地打开了蒋小婉开头开玩笑时发的那个链接。

不点不知道,一点吓一跳。

几乎从不在意这事,连小电影都没看过几次的崔雪,简直被那家店花样百出的款式给吓了个头皮发麻。

这么想来,他虽然对秦朗有某方面不可言说的心思,但具体要怎么实施,他连想象都没想象过。

如此一来,未学行走先学飞的崔雪,直接被各种诡异的花样道具震住了。

一边滚动一边震惊,不知不觉就把大半个店铺的东西都给翻完了,顺带科普一条龙,把该怎么做给顺眼学了。

崔雪觉得身上烫得厉害,伸手一摸,脸上更像是烧熟了。

太没节操了。

他忿忿地把炮火转向了蒋小婉。

这女孩子怎么懂这么多!?难道在学校当过生理课代表吗!?

他关上页面,顺手把足迹记录给清除掉。才把手机放回床头。

事实证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崔雪罕见地没有做噩梦,而是做了个……生理排解大梦。

在梦中,下腹的酸软和说不出的舒爽让他浑身打颤,而一只手摁在他的嘴上,强迫他不能把嘴合上,从而泄出一些令人害臊的声音。

“施暴者”的动作很是强硬,从钳制到拥抱,几乎不给他任何可以逃脱的机会。他无助地在床单上被弄得毫无反抗之力,嘴里不住讨饶,却招不来任何的同情。

在一片泥泞中,他徒然睁开了眼睛,直直对着靠外边的窗户。

窗外的阳光直直照射到他的脸上。就像梦里腰臀上挨的那几下巴掌,刺痛而令人清醒,却又忍不住令人沉溺其中。

当崔雪意识到自己腿根沾着不明浊液,前面还很是精神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慌得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他向来忙碌,前几年的精神又很是压抑,基本就没出现过这种糟糕的情况。

由于禁欲太久,这回的量甚至还比以前要大了。

崔雪抽搐着嘴角,想要悄悄挪下床去厕所好好处理。但地板上玩耍的两只猫咪一见到他睁开双眼,直接兴奋地喵喵叫了起来,重新往床上蹦,

崔雪浑身是冷汗。

他很怕自己这样混乱的模样被秦朗看见。

要是对方觉得,他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同床也能生出这种反应——到那时候,可就真是百口莫辩了。

甚至,他根本没有自辩的理由。

崔雪紧闭双眼。

梦里那个毫不留情的“施暴者”的脸再次浮在他的脑海里,激得他浑身的血管都像在喷张。

秦朗明明是个这么温柔和气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粗暴?

但这不是重点。

崔雪感到脊背发凉。

如果秦朗被猫叫声吵醒,转过来查看他这边的情况,甚至像平日那样,顺手帮他叠被子……

他战战兢兢地听了十多分钟,没听见秦朗的呼吸。

崔雪忽然反应过来,伸手轻轻拿来床头的手机,一看:

早晨七点四十五。

崔雪:……

他到底在瞎担心什么啊。

这个点,秦朗早就起来了,说不准连早餐都做好吃完,出门晨练完毕了。

可是,崔雪心中却无来由地生出一分落寞。

他坐起身,看到旁边果然空无一人,松了口气。拿纸巾擦掉床单上染到的一两滴污物,便去了卫生间清洗,顺带把纸丢进垃圾桶。

暗恋一个人真是太痛苦了。

崔雪边刷牙边想。

看着自己泛红的双眼,他一时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秦朗。

有些东西一旦变了,就很难回去了。

他看了眼卫生间上方的一管男用洗面奶——那是舒羽用的。对方之前问他们要不要用。那回,秦朗虚心地接受了建议,而他嫌太麻烦就拒绝了。

现在看来,他如果再不护着自己这张勉强能看的脸,怕真是要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天道好轮回。

粗糙直男终为gay.

崔雪长叹一声,挤了一点洗面奶,开始老老实实地踏进了护肤的门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