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9.Chapter 059(1 / 1)

待秦朗和崔雪前脚一走, 原本还看起来祥和的饭桌上,瞬时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孔珺琳一瞥开始额上冒冷汗的吴霜,问道:“你给崔雪喝酒了?”

吴霜连笑脸都装不出来了:“……是, 可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孔姐, ”舒羽替他解围,“吴队确实是弄错了, 你就别怪他了。”

孔珺琳面无表情,伸手在吴霜的额头上点了点, 道:“从以前开始做事就各种出错马虎, 如今还是这样, 真是毫无长进。”

吴霜闭口不言。

“算了, 放过你一次,”孔珺琳把包挂在椅背上, 坐下,看见对面的蒋小婉, 问道,“这小妹妹是谁?”

“队里的新人,”舒羽道,“崔雪拉进来凑数的。”

凑数的。

蒋小婉暗暗捂住了胸口。

“哦, 多少分段?”孔珺琳看她一眼,“有两千六吗?KD怎么样?”

连我的名字都不问一下吗?!

蒋小婉黯然神伤。

“估计两千二到两千三差不多,”舒羽道, “还算不错了。纯新手, 才玩不到两个月。”

孔珺琳噢了一声, 嘴角一弯:“两个月?那不算太糟。”

张嘉弈向蒋小婉介绍道:“这是孔珺琳,我们战队的第一任副队长。是很厉害的突击手。”

“哗?”蒋小婉压低了声音,“妹子玩突击?够不够猛啊?”

张嘉弈把音量调得比她更小:“舒队是她的徒弟,你说她猛不?”

蒋小婉立刻沉默了。

能带出那种怪物徒弟的女人……难怪舒羽对她说自己是凑数的啊!

“小婉。”孔珺琳突然喊她。

“欸欸,在的,”蒋小婉连忙抬头,用甜甜的少女音说道,“孔姐好!”

孔珺琳托着下巴,朝她微微一笑:“你以后想继续往竞技这边发展吗?还是说转职做个解说什么的?”

“哇,怎么突然开始问我的人生规划了,”蒋小婉一阵汗颜,“这方面我真的没想过。”

孔珺琳倒没有急着要她给答案:“好好思考一下,这关系到你未来的出路。”

“我这几年都在日本担任一个战队的领队,他们那边的成绩虽然相对普通一些,但整个国家对于这个项目的体系完善程度还是很可观的。”

蒋小婉下意识脱口而出:“前辈为什么不留在国内呢?”

餐桌上另外几人都安静了。

孔珺琳喝了两口茶水,平淡道:“我不想带国内的其他战队。”

“不是说他们不好,而是我失去了那种热情——仅此而已。”

除了蒋小婉之外,在场的三个男性都露出了很难看的神情。

蒋小婉自知失言,便不再说下去。

她不敢想象,孔珺琳亲手带了几年的队伍,和队员后辈们亲如一家,可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之后,那人会有怎样的心情。

“和你们不一样,”孔珺琳轻叹一声,“出于个人私心,我并不希望崔雪再次回到赛场。”

“我这一次回来,完全是为了能尽己所能,最好能帮你们谈一个俱乐部——否则,不论你们后续怎么努力,如果连乙级赛队都不能注册的话,一切就都化作青烟了。”

……

“请进。”

是夜,冷清的红尘网吧外,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崔颍坐在收银台处,一眼认出那身影的主人,眼中难以扼制地闪过一丝惊诧。

那人拉开玻璃门,小步走进,拿下了鸭舌帽,冲他勾起嘴角:“崔颍,只有你一个人?”

“……嗯,”崔颍僵硬地笑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名为周哲的男人淡定地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他面前,盯着他的脸,忽地一笑:“这么长时间没见过,感觉你憔悴了不少。”

“至于我怎么找过来……崔雪当年在队里也是写过家庭地址的。我以为也能见他一面。”

“如此看来,真是可惜。”

崔颍和他四目相对。良久,他悄悄将手伸进裤兜,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觉得那些事都是我们两兄弟的错么?”

“不,当然不,”周哲淡淡道,“崔颍,我可从来不觉得和你有关系。”

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我们可是朋友啊,我怎么会怪你呢。”

崔颍当场气得笑了出来——他对这人的荒诞发言表示震惊,道:“若不是你暗中唆使,先把我坑进了那里边,又让你那些‘忠心’的后辈对我弟弟处处使绊子,你觉得我们会沦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崔颍,你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周哲的语气依旧充满了恳切,用词也滴水不漏,“我今晚只是想找你们叙旧。见你过得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崔颍握住了口袋里的硬物,嗤笑一声:“……‘放心’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当然,我不否认,”周哲挑眉,笑道,“你弟弟确实很不讨人喜欢。毕竟,那副自大狂妄的嘴脸,可是把我伤得很深呐。”

“我打了那么多年的电竞,被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上来就压着教训,舒羽那混账竟然还帮他说话……崔颍,你说,他长成这幅样子,是不是因为小时候没娘管啊?”

“不过……也多亏她没管呢,毕竟只是个嫌贫爱富的老□□,要是管坏了 ,那可多没意思啊。”

他把最后几个字咬得很死。

崔颍瞬间横眉倒竖,拍案而起,怒吼道:“你以为你妈很干净?!生出你这么个杂碎,枉我那时把你当兄弟,竟然在我水杯下……”

话没说完,周哲便伸出手来,凭着体力上的优势,直接单手狠狠地掐住崔颍的下颚。

“……下什么东西?”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另一只手伸出去,在对方的裤兜里摸出一支打开的录音笔,反手丢在地上,一脚踏碎,又伸手关了电脑的摄像屏幕,“没有根据的事情,可不要随口胡诌。”

周哲的力道很大,手指直接陷进了崔颍的脸颊。后者被掐得脸色惨白,几乎喘不过气,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成功。

“怎么样,”周哲凑到他耳边,轻笑一声,“你是怎么和你弟说你中招的?在里面关着,赶不上你爸的葬礼,留你弟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很爽?”

忽然,门口响起了一下快门的声响。

周哲心中一惊:此时已是午夜,怎么还会有人来?

他猛然回头,在门口看见了一个熟人——

齐林生正拿手机对着他,笑眯眯地拍了张定格。

“啊呀抱歉,飞机有些延误,我来迟了。”

周哲即刻松手。脸上被掐青了两块的崔颍往后退了两步,摇晃了一下,差点跌坐在地。

齐林生关上玻璃门,笑着朝他走来,同时伸出一只手:“ruins前辈,别来无恙。”

“……齐林生,”周哲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小颍说今晚你会来,”齐林生眉眼弯弯,“我有些担心他……事实证明,我选择回来是正确的。”

他压低了声音,笑着说:“要不然,再被你这人弄出个什么‘天灾人祸’,崔队可是会很伤心的。”

周哲敛了笑容,瞪他一眼:“少在这里血口喷人。齐林生,当狗当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翻身做一次主人,还敢在这对我乱吠?”

“‘血口喷人’?”齐林生笑了笑,“你做过什么事情,难道你心里不清楚,还需别人来提醒?”

“舒队,钟副和区哥,尤其是区哥待你如同亲兄弟,你是怎么报答他们的?莫非就是借他人之手送他们下地狱?”

“这几年,你午夜梦回遇到区健哥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过他报复你啊?”

“少污蔑我,”周哲反驳道,“证据呢?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

“看来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齐林生在双肩包里摸了摸,拿出一个旧手机,道,“你看,这是谁的?”

周哲皱了皱眉:“这不是你的手机么?我记得,虽然区健和你同款,但是……”

他最后一段话卡在喉咙内。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周哲的脑海中渐渐浮现。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齐林生按下开机键,露出熟悉的壁纸界面。

齐林生翻开一条信息,笑着展示在他面前。

【时间:2020年1月10日,13:47.】

【发件人:周哲】

【区健,我看了你们今天要打的队伍之前的录播,觉得今天你还是先不急着上场,让嘉弈首发会比较合适,先藏一藏,麻痹一下。】

周哲的心脏瞬间像是跌进了寒冷的深渊。冻得彻骨。

下一秒,他瞬间出手,想要抓住齐林生手上的手机。

但齐林生依然笑着,没有给他机会,迅速收回,并从他身边缓缓走过,扶起靠在墙上大口喘气的崔颍,悄悄拍了拍他的背,表示不用害怕。

“周哲,”齐林生冲那人笑道,“你是知道的,区哥这人有个不好的毛病。遇到紧张的比赛,会因为满脑子扑在战术安排上,各种忽略身边的事物。”

“我可以合理地猜测一下,你知道当日主办方派来的车辆出了故障,只能让首发选手先行前往赛场。因此,你提出这个建议,想让区哥留下,换小奕去送死。”

“毕竟,”他慢慢收了笑脸,“区哥是你在队里最好的朋友。”

“但很可惜的是。那天下午,区哥睡中午觉起来,因为急着走,而我俩的手机又是上边发的同款,他就拿错了。”

“怎么样,你看到新闻的时候,发现对你最好的区哥和钟副都不在了,而你记恨的舒队和崔队都还活着;甚至,崔队如今还有参加比赛的能力;而你,只能远走欧美,靠着曾经在CSGO混出来的成绩当个教练……心里快不快活?”

杀人诛心。

……

“崔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秦朗坐在床边,看着崔雪把温热的茶水慢慢喝下去,这才松了口气,“刚喝完酒,不要马上洗澡,要不……今晚就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