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8.Chapter 058(1 / 1)

这时的秦朗, 虽然没弄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状况,但对着突然冲上来把他拽开的崔雪,心里还是条件反射性地升起了一丝惭愧。

怪他, 看见一个憧憬的另一个大前辈, 就一时忘了对方。

秦朗连忙伸手过去,把满身酒气的崔雪捞到自己怀里, 向孔珺琳道歉:“对不起,他喝错了酒……”

“肯定是吴霜灌的, ”孔珺琳细眉一挑, 眉宇间尽是英气, “我待会收拾他。”

秦朗不敢反驳, 半搂着崔雪的背,把人往前带。

就一小段路的功夫, 崔雪反手扯着他衣领,重复问“你刚才找谁去了”“你是想离队吗”。

孔珺琳颇感无奈, 问秦朗,说:“他怎么回事?”

秦朗面色僵硬,实在是找不到圆场的话。

崔雪却不饶,只消停了一阵, 便抓着秦朗的下巴拧过来,怒道:“我问你呢,想跑去哪?!”

孔珺琳面无表情地从两人身边穿过去, 打开了房间门。

“各位好。”

秦朗站在门外, 见吴霜瞬间就把自己的座位往舒羽这边靠, 脸上的笑容极其僵硬:“啊,珺琳你来了。”

孔珺琳也不理他,看向舒羽和张嘉弈,微微一笑。

秦朗正准备进去,孔珺琳却回头道:“进来做什么?你先带他回去休息吧,喝成这样怎么行?”

“这……这不好吧?”秦朗犹豫道。

这时,崔雪却开口了:“……秦朗,送我回去。”

秦朗很是为难。

无论如何,孔珺琳作为圈内的前辈,好不容易远道而来,他却得提前离场,这样总是个很不礼貌的行为。

但孔珺琳显然不在意这件事,只是挥挥手:“赶紧走。我和他很熟,不用讲什么礼数。回去记得给这小子泡两杯茶,醒个酒再洗澡睡觉。”

“我明天会和你们一起回妖都,到时候还有机会详谈。不急于这一时。”

见对方这么说,吴霜便也笑道:“小秦,你就听珺琳的话吧。”

秦朗点头,微微鞠了一躬,朝他们道别。

刚想要转身,他又听见蒋小婉在背后喊了他一声“秦哥”。

秦朗回过头去,看见蒋小婉向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不明所以。

半抱着崔雪的上身,秦朗穿过饭店大厅,中途还遭受了两回异样的眼光——毕竟他这幅模样实在是有些狼狈。

在门口打了一辆车,他把崔雪扶上后座,自己跟着坐进去,对司机说了目的地。

结果,那司机听见地点,一脸震惊,一脚踩油门,道:“你俩小男孩去酒店干什么?”

秦朗懵了,道:“我们是外地来的游客,这是我朋友,他喝多了。”

司机收起了八卦的神色:“哦,吓我一跳。”

再迟钝如秦朗,这回也反应过来,露出了极其尴尬的神情。

但这时候,前面一直在小声说胡话的崔雪却接上来一句:“怎么了?”

秦朗拍了拍他的肩:“没什么,就是……”

“神他妈朋友,”崔雪紧闭着双眼,脸上挂着因酒醉而染上的潮红,“什么狗屁朋友,转个身就找不到人……”

秦朗哭笑不得:“崔队,我只是和她第一次见面,有点激动,才多说了几句话。”

“说……说什么说,说你个头,”崔雪显然没听清他具体说了什么,咳嗽几声,睁开被呛得发红的双眼,半怒着瞪他,“你很能说啊?第一次见面就能说起来……你,你平时跟我,有这么多话说吗?”

“……啊?”

“啊呀,小伙子,人家生气了你看不出来,”司机听得一阵头疼,见秦朗还愣着,万分恨铁不成钢,“快和人家道歉。”

秦朗慌忙对崔雪道:“对不起,我错了。”

“你没错啊,”崔雪冷笑一声,半吐了口酒气,“上哪都是朋友。别人随便勾搭你两句话,你都能跟他做朋友。”

“反正,你要是没挂死在我这颗树上,当时直接答应许音去他们队里。说不准,你现在就是亚运冠军了……”

秦朗突然没明白这个说话内容的走向:“啊?这和许音没关系啊。”

他前边一直没听懂崔雪的碎碎念,可这是怎么扯到一起去的?!

“妈的,你别跟我说话,”崔雪勉强抬起手,指了指他又垂下,“就你,真的烦死了。”

秦朗极其无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不知道,”崔雪又打了个嗝,“我现在很烦躁,不想看见你。”

“可是,我……”

“闭嘴。”

崔雪勉强扫了他一眼,一字一顿道:“我搞不清楚什么情况……反正就是很生气,我他妈快气炸了。”

他在原地又呆住了几分钟。

因为比较堵车,崔雪一路上坐不稳,头在车窗边缘磕了几下。秦朗看得一阵心惊肉跳,把对方的脑袋往自己这边掰。

崔雪迷糊地盯着窗外移动的景物,靠在他肩膀上发呆。

直到车辆到了酒店门口停下,才像是理清了大脑里的思路,道:“一想到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走人,我真的很无奈。”

直到这句话,秦朗才终于把那人混乱的逻辑理清楚。

原来是不想他走啊。

他伸手托住对方苍白的手掌。

崔雪似乎想逃离,直接把手往后抽,但还是被秦朗迅速抓住了四指。

秦朗拉住他,左手伸到对方的裤兜里掏出手机,付了车费——今天他出门并没有拿足够的现金。

在司机震惊与异样并存的目光中,他带着崔雪下车,朝酒店走去。

万幸,崔雪这时候比刚才好了一些,算是能自己走路了。

秦朗是这么觉得的。

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缓过神来,在车窗上磕了几下的崔雪,虽然面上还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但这时候意识已经清醒了大半。

本来喝的量就不算多,劲过去之后,大脑就慢慢从混沌里面抽离出来了。

崔雪浑浑噩噩地想了想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彻底愣住。

他为什么要对秦朗生气?

刚才那股怨气简直突然得不合常理。

先不说女方是孔珺琳,即使女方是蒋小婉,是其他人,即使秦朗真和异性贴在一起,甚至抱在一起,秦在一起,谈个恋爱什么的……

操。

崔雪绝望地发现,一想象到这一串可能性,刚才那股压下去的怒火又腾地冒了出来。

妈的,越想越生气。

可是那小子和女人搞在一起关他屁事啊!

“崔队,”秦朗拉着发懵的他走进电梯,仗着身高优势,捧住他的脸,柔声道,“我不会后悔拒绝枫桥的邀请。冠军这种东西,只要你一天还在圈里,不和你一起拿,就没有任何意义。”

“我永远是你最忠实的粉丝,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崔雪的大脑突然断了断,震声道,“等着,等我把PCC杯,亚洲杯和世界杯再拿齐一次,我就……”

“娶你”两个字伴随着电梯开门的叮咚声消逝。

尽管崔雪气势很足,但酒精还是麻痹了他的舌头。于是,这话在秦朗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去我……去我家做客?”

此时,崔雪糗话出口,顿时像块冰砖一样冻在了原地。

秦朗不知所以,把他半搂着带回了房间。

这回的崔雪终于从半懵半醒中彻底惊醒了。醒得不能再醒。

连打游戏的时候都没这么清醒过。

秦朗很称职地给他倒了一杯热红茶,放在床头,吹了吹边缘,道:“我倒是随时欢迎崔队你去我家玩啊。不过,时下夏天快结束了,冬天还是别去的好,太冷。”

“茶放凉一点再喝哦,不要烫到舌头。”

“……好。”

崔雪侧躺在床上,连转身的欲望都如同泥牛入海,彻底没有了。

要命的是,这时,他的正脸还对着透明玻璃墙的浴室。

秦朗先是拿了睡衣,揉了揉他的发丝,表示自己先去洗个澡。而后就毫无警惕之心地开始洗浴了。

没错,崔雪在心里给他用的修辞,就是“毫无警惕之心”。

上周来到杭州的时候,他还能抱着欣赏的态度偷瞄洗浴的秦朗。但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他知道有什么根本性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看的明明是同样一个角度,之前的欣赏和感叹瞬间化成了厚重的羞耻心,一拳砸在他的胸口。

心跳声,脑海的回声,一同撞击他全身的神经。如同狂风暴雨,瞬间席卷了一切。

秦朗的视线并没有往他这边看。但崔雪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浑身臊得发烫,甚至动手把脸埋进了酒店雪白的被子里。

世界都被一床被子隔离成了两个部分。

内里柔软而昏暗的世界中,有一颗鲜活的心脏在疯狂地跳跃着。

因为里面多了个人。

完了。

我恋爱了。

崔雪抓紧了被子,想要把身上不正常的热度转移出去,但这只是徒劳的。

在遇到秦朗之前,他的人生几乎和“恋爱”这个词完全隔绝。

除了区健和他的女朋友之外,他再没见过一对圆满的恋人。

他一直以为“恋爱”这种玩意儿,只是无处排解的费洛蒙攒积到一定阶段之后,令人产生的错觉。

如今看来,不是这样。

想和这人在一起。

想看到秦朗那夺目的笑容,想听见对方温柔的声音。想帮这人实现梦想,更想让他的眼里一直拥有自己的身影。

因为对方说了,想和他一起战斗。

他听见秦朗从浴室走出来时拖鞋带着的水声。

对方走到他面前,轻柔但不失坚定地把他蒙住脸部的被子掀开,道:“崔队,可别把自己闷坏了……嗯?你脸怎么比刚才还红,莫非是后劲上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