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5.Chapter 055(1 / 1)

“感谢, ”秦朗笑道,“我会尽力的。”

周昀淡定问道:“你们目前队里是有人负责队外事务的吧?下一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嗯,”秦朗回答, “但他们还没说, 我也不太懂。”

“按照过往的经验,你们应该是先注册成一个乙级战队, ”周昀耐心地回答,“在年底的PCMC比赛里拿个冠军, 再升进甲级, 就有机会参加PCC区明年的春季赛了。”

“虽然PCMC的比赛对一般的队伍而言有壁垒——很多队伍在这里被卡得头破血流。但我想, 有飞雪和风雨双护法在, 只要他们发挥正常,你躺着进估计都可以。”

秦朗无奈一笑:“我肯定不能躺着呀。”

周昀说的“暴风雨双护法”, 指的就是齐林生和张嘉弈的组合。二人的ID分别是【gale】和【tempest】,故得此名。

在Dash战队以前的比赛中, 二人作为替补的优秀发挥,总能让偶尔出现颓势的比赛出现回转之态。

周昀看上去并不担心他的实力,反倒提起了另一个问题:“冒昧问问,现在有没有俱乐部向你们抛来橄榄枝?”

秦朗看着崔雪被舒羽叫到门外去训话, 默默地回复:“应该没有。”

周昀那边停了一阵,安抚道:“慢慢等吧。”

秦朗向他和忙碌的牧南天道谢,表示自己要先下线一趟。

因为, 他看见脸色惨白的崔雪从门口被舒羽直接撵了进来。

崔雪逃也似的坐回他隔壁, 收好他递过去的手机, 并不着痕迹地瞪了齐林生和张嘉弈,看起来像是在责怪什么。

秦朗见他点开手机屏幕,直接登进微博。

很快,那人在自己的微博首页看见了周昀和牧南天的转发——抬头看了秦朗一眼。

秦朗朝他笑笑,什么都没说。

于是,肉眼可见地,崔雪咬了咬下唇,嘴角一瞥,把屏幕转到他的视野盲区,手上指尖如飞,像是迅速打了什么字。

秦朗本人倒不好奇。但也正是因为他不好奇,他就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东西。

五分钟后,八卦闲聊版块又一次炸了。

“天呐!sunny开微博了,个人的微博账号!被走鱼和堡主盖章的那种!第一条微博就是给飞雪澄清!晴雪女孩今天死而无憾了!”

一个实时报告的新帖中,激动的主楼发出了这样的言论,并贴上了秦朗的那条微博截图。

一人呼而百千人呼。楼下的姐妹纷纷开始爆炸:

【晴雪 is rio!!!!!!锁死了!钥匙我吞了!】

【这是什么天注定的爱情!三年前的sunny就是飞雪的粉丝了!飞雪艹粉石锤没跑了!!!(不)】

【楼上的解解你逆CP惹!】

然而,二十多楼之后,新的一条刷了出来:

“诸君!!!!飞雪回应了!!!![截图.jpg]”

只见截图上,崔雪转发秦朗的微博,默默评论一句“爱了”。

【“爱了”是个什么回复我的天?!】

【我屮艸芔茻!?确定不是菊哥盗号了吗?】

【呜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剧情,求你们立刻在一起!立刻!】

随便看了一眼微博的周昀盯着屏幕,陷入了懵逼状态。连突击手封琰在他背后围观都没发觉。

“……我的天啊,”封琰无比震惊,“周队,你说飞雪大神这是什么意思?”

周昀皱了皱眉,道:“可能是……爱上了这个的内容?”

也是个注孤生人士没错了。

崔雪按下发送的那一刻,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这波纯粹大脑发热,有点上头。但木已成舟,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热水,淋到谁的身上都不可控制了。

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被秦朗这手干净利落的回应感动到了,尤其是看到秦朗在微博里说这是以前就做过的图文分心,心里更是很舒坦。

这种被粉丝疯狂宠爱的感觉——好吧,他也不是没感受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事情由秦朗做出来,他就感觉特别激动。

“表演赛的那个怎么办,”舒羽问道,“你们打算说实情么?”

“我的人脉已经问出来了……就是那个被你们在网赛里面‘写过字’的男主播,叫什么‘白米’,啧。得是积了多少的怨气才会专门去针对你?”

“哦他啊。那没必要,和这种臭鱼烂虾争吵显得我掉价,”崔雪摇头,“免得到时候又说我卖惨。我不是抖M,没兴趣拿吃瓜群众的嘲讽下饭吃。”

“崔队,你真棒,你变坚强了,”蒋小婉在旁边抹泪道,“你是阿智家里最棒的比卡丘!”

张嘉弈无力道:“菊哥,你退群吧。”

“相声大师,”齐林生评价道,“德云社年度新秀。”

确实不用卖惨。

后边两人沉默地看着蒋小婉的最新微博。

她转发了那条表演赛的微博,艾特了白米的个人微博,配上一首打油诗:

“了不起,了不起,某些主播没脸皮;”

“自己上分不如意,就找别人当背景;”

“真牛逼,真牛逼,分段不到一千七;”

“让人打到哭唧唧,转身就搞脏东西。”

下面的粉丝和黑子都震惊了,谁也没想到她居然亲自下场嘲讽了一波,评论区顿时混战一片。

蒋小婉倒毫不在意,直接跑到评论区去畅快淋漓地来了几场“舌战群黑”,还对此倒很是沾沾自喜——

来啊,继续撕我,把我这撕完了,你们就想不起要去我们队长那闹事了。

一片恶意的声讨之中,蒋小婉这条微博显得很是泥石流。

“秀啊,”齐林生惊叹道,“好湿,好湿!真是‘比肩金古,脚踩梁温’。”

“真是油菜花,”张嘉弈嘴角抽搐,“北大清华得不到你真是太亏了。”

蒋小婉一本正经:“嘘。别夸,李白大大要掀棺材板了。”

……

待到秦朗出门的时候,蒋小婉踱步到崔雪身边,笑眯眯地问道:“崔队,你那个‘爱了’是啥意思呀?”

崔雪朝电梯里走,全程面无表情。

一分钟后,他很坦诚地回答:“不知道。”

蒋小婉摆出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哀叹一声“你这也太失败了”,便拂袖而去。

崔雪见她一副泄气的样子,心里有想跟上去打个补丁,说主要是内容写得太对,让他感觉心里很满足。

但直觉告诉他,这样有些过于片面了。

几天过去,队伍里的低气压散了不少。也多亏崔雪这回没有过多外泄自己的情绪,因而队内的几人过得倒还舒坦。

只不过崔雪那日益恢复的黑眼圈,引起了秦朗的注意。

去往看决赛场馆的车上,秦朗特地坐到了崔雪隔壁,问他这几天晚上到底是几点钟睡的觉。

崔雪思索了一阵,摇了摇头,道:“不太清楚。大概……两三点?”

秦朗一时有些语塞:“是因为心情不好?”

“不是,”崔雪立刻否认,“这几天和你到处逛,一直都挺开心的。”

语气之肯定,生怕对方对他有所怀疑。

秦朗先行下车,在车门口等他:“那就好。”

配有华丽装潢的电竞体育馆内,决赛在观众的高呼中开始了。

最后的BO3.绝地求生项目的冠军归属,生死就在此一搏了。

台下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解说员依然是吴霜和佟迅——两位大神都是官方相当认可,实力和知名度并存的大人物。

比赛开始。佟迅的语气依旧不善,各种点评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吴霜倒比他要圆滑一些,专业地指出了选手们可圈可点的地方。

能听得出来,两人实际上都是很想在解说部分对中国队有所偏帮的——但佟迅的嘴炮常常跑歪,许多话还是说得相当刺耳。

但好消息是,第一场的枫桥战队气势不错,凭借着新模式的战略,他们成功拿下了积分第二的位置。

这是枫桥在这场亚运会开赛以来的最好成绩。

观众粉丝和解说都看见了希望之光,连欢呼声和鼓励声的分贝都达到了新的高度。

崔雪抱着臂在座位上安静地看,看见四位首发成员的状态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枫桥这次能赢,他之前遭受的一切质疑都是值得的。

屏幕上,许音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再次令观众信心倍增。一记干脆利落的压枪闪狙,灭掉了前面从掩体后露出的一小块人形。

就在这时,边上十多米的距离里,另一杆枪对准了他。

“冲冲冲,”佟迅嘶声道,“后边是半个队!顶枪灭掉!”

“后边,褚珞一喷子甩上去——中了!直接倒地!”

“lamy倒了,”吴霜道,“没问题,来得及,汪可挡上去了。冲.锋枪,横扫千军,漂亮!”

欢呼声震彻场馆。

“他们一定没问题,”秦朗安慰道,“崔队不用着急。”

“不急,”崔雪淡淡一笑,“只是我很少坐在观众席上看比赛,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过这边的气氛,一时有些感慨。”

第二场比赛开始,枫桥在路上遇到了些许小插曲,褚珞在半路对其他队伍的围剿里清空血条。但许音的实力毕竟稳压在那里,紧紧接住了自己副队打下来的优势,成功吃鸡。

按照积分来算,最后一场比赛,就是赛点局了。

再吃一轮鸡,就是冠军;但如果输了,冠军就是在第一局里势如破竹拿下第一的韩国队。

“中国队加油!”

“lamy!”

“枫桥加油!”

场下的观众疯狂地尖叫大喊。不少人还带来了联赛时的鼓励横幅。

最后一场终于开始了。

历经磨合的枫桥战队,虽然在战术体系上分成了两拨,但在真正战斗的时候,反倒将力量拧得更紧了。

比赛之前,摄像头给每个队伍都来了一个近照的摄影特写。

到枫桥战队的时候,许多人都看见了稳坐在边上的许音。

他面露坚定之色,毫无畏惧,淡淡说了一句话。

秦朗从唇语读出了他话里的内容——

“别怕,一定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