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1.Chapter 051(1 / 1)

秦朗懵得直接笑出了声:“……为什么要做这种假设?崔队才华横溢, 有颜有人品,想要女朋友还不容易么?”

“好过分啊,秦哥, ”蒋小婉痛心道, “我没想到你居然是渣攻人设!太令人伤心了,我粉的CP居然BE了!”

“老板, 人间不值得,你换个男人去爱吧!今夜, 我是你的娘家人!”

“你脑子是月球表面吗?!被陨石连轰乱炸过的那种!”

看着这三人的跨位面聊天, 向澄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连他这个外人, 都隐约能猜到几分内情——

可能是飞雪大神偷偷暗恋别人而不自知, 然而其他人都知道了,并积极地开始助攻。但最要命的是, 他这位暗恋对象,也是个不怎么开窍的榆木脑袋。

但蒋小婉居然能把全队带着和她一起助攻, 真让人匪夷所思。难道红尘全队这么多号人,就刚好这么巧,一个恐同患者都没有?

还有另一个可能,就是……蒋小婉是另一种层面上的队霸?!

这女人, 心机好深啊!

向澄在心中疯狂地阴谋论了起来。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只是蒋小婉作为一只菜鸟, 留在队里最后的倔强而已……

崔雪和蒋小婉互怼了几个回合, 终于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对手的残忍事实, 败下阵来,愤怒地按了挂断。

“靠,”他感慨道,“下回上比赛,把这货丢到万军之中,开个公共麦,随便几句话就能吸引火力了。”

向澄没忍住,吐槽道:“没毛病,拉仇恨向来都是你们Dash的特长嘛。”

“不,她才不是Dash的继承人呢,”崔雪怒竖中指,“钥匙两块钱一把,她配几把?!不,她不配!”

向澄倒是心里窃喜,心道PUBG电竞圈的春天终于要来了。

龟龟,这年头居然有人能把飞雪气得暴跳如雷,实乃人才一枚啊!

飞雪啊飞雪,毒舌如你,也有今天!

真真是天道好轮回!

成熟如他,这种幼稚的想法自然是不能表现在脸上的。向澄只是笑道:“快别气了,怎么说那都是个小女孩,飞雪你也得多忍忍。”

“忍什么忍,”崔雪满脸嫌弃地接过向澄递过去的笔记本电脑,“我当年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么气人。”

不,你比她气人一万倍。

气人之魂在你们家可是代代相传,长江后浪推前浪的。

向澄在心中暗道。

秦朗在旁边安静地托着向澄的手机,慢慢翻动那个专楼,哭笑不得。

不过,他很意外地发现,自己对那些脑补的言论并没有过多反感——有些粉丝编出来的小段子,还相当有意思。

莫非……他潜意识里觉得,和队长在一起,好像也不是什么很糟糕的事?

冷静一下。

想了想崔雪的性别,秦朗就又恢复了毫无波澜的情绪。

再怎么说,虽然同性恋也是个正常的取向,但在大众当中的比例毕竟还是少的。

从他过往完全空白的感情履历来看,说他是个无性恋都比同性恋要靠谱得多。

秦朗是这么想的。

在他想入非非之时,崔雪已经开始埋头赶工。向澄把手机拿了回去,打开WPS文档软件,开始编辑赶工。秦朗也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崔雪那头,拿回对方的手机,专注地帮忙整理起资料的内容。

一工作就是一夜。

从深夜一路努力到破晓之时,三人终于完成了90%的基础工作。

向澄站起身,朝他们深深鞠躬,道:“非常感谢。”

崔雪一边拼命打呵欠,一边冲他挥了挥手,连“不用”两个字都说得含含糊糊。

“剩下的修改工作,我能自己搞定,差不多再来半小时就好了,”向澄感激道,“趁还没完全天亮,我先送你们回去吧?”

两人点头。

向澄收好笔记本,将他们送到亚运城的门口。路上,崔雪几乎是贴在秦朗侧边走路,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帮两位叫了车,”向澄冲他们挥了挥手机,展示司机的车牌号,“等五分钟就好。时间很紧,我就先回去干活了,二位再见。”

“再见,”秦朗伸手揽住几乎要睡过去的崔雪,道,“希望能在决赛上见到你们夺冠!”

向澄已经小跑出去好几米了:“一定一定!”

没了外人,崔雪终于支撑不住,直接两腿一软,弯倒在秦朗的手臂上,轻声说:“你把我丢旁边,草里也行……让我睡一会。”

秦朗知道他这是过往太劳累过度导致的后果。

好几年没睡够,最近两个月几乎拼了命的补睡。一天总量没个八小时起步,就能坐在位置上犯困。

他叹了口气,心想总不能真让偶像睡草堆里,便伸了手去,径直把那人横抱起来。

崔雪一开始还下意识反抗,道:“我是男人,你tm这是做什么……”

“这样比较省力,”秦朗诚实道,“没关系,崔队,小婉不在这里,我们不会被偷拍的。”

崔雪含糊地点了点头,便靠在他的胸前,彻底昏睡过去。

秦朗感慨自己平日里锻炼确实少了些,不过抱了一小阵,手上便有些酸了。万幸,这时候,向澄叫来的车已经出现在了远处。

车停在他们面前,秦朗抱着崔雪开门,坐了进去,说出目的地。

司机也没多看他们,只是下车的时候才开了句玩笑,说“小伙人不错啊,对自个儿对象挺好的”。

秦朗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小轿车就已经绝尘而去了。

可能这就是命吧。秦朗思来想去,觉得可能只有他们两个其中一位找到女朋友了,这种流言才会不攻自破。

可是眼下他职业道路还没走上正轨,哪来的时间找女朋友?

秦朗抱着熟睡的崔雪回到前台,果不其然又被前台的女服务员夸了一回。他心知真相并非如此,于是面上都有些发烫。

然而他还是太年轻了。

脸红反而更能引起路人的遐思。

抱着崔雪回到房间,给对方脱了鞋袜,放在床上。自己则是走去拉上窗帘,拿了衣服去洗澡,擦干身体,回到床上睡觉。

齐林生给他们发了信息,让他们早上好好休息,会带中午饭回来给他们吃。

这一睡,就是睡到日上三竿。做了一晚上的文字工作,秦朗也是累狠了。

崔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房间内。

看见秦朗换上了整套睡衣,在另一张床上睡得安稳,他心里生出很奇异的感觉。

果然……对方不会主动让他和自己同床的。

崔雪无来由地感到有些头疼。

他说不清楚这种失落感是什么,只能自己强行忍着。

所以,秦朗到底知不知道他半夜爬床的事情?

既然昨天早上是他醒的比较早,那应该是……不知道吧?

他在心中祈祷对方对此一无所知。毕竟说起来实在也很丢人。

但即使对方真的知道,也不可能会把这尴尬的事情摆到台上和他讲啊。

崔雪躺在床上,静静地反思起了蒋小婉和论坛楼内粉丝的话。

难道他真的对秦朗有……

如果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简直是个鬼故事。

他揉了揉发烫的太阳穴,拿来床头的手机——秦朗贴心地帮他充了电,而后点开昨天他不忍继续看下去的那栋专楼,从头开始慢慢看了起来。

里面有许多小细节,是他本人都不清楚的。乍一看的时候,看到这种帖子主角竟然是自己,羞耻感就完全盖过了理性。

但冷静下来品味,他竟然惊恐地发觉,有些话还真是煞有介事。

崔雪抬头看着天花板发愁。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对方的存在的?

还有,所谓的爱情,到底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说他本人,光是身边的情况来看,他就没怎么见过爱情。

他想起舒羽决定和他签约那会儿,让区健给他问话:“你家里人呢?”

“在广东那块。”

“需要监护人的联系方式。把你家长电话都写给我看看,”对方给他传个表格,他写完了递回去,区健一看,立刻摇头,“你写你爸和你哥?这可不行,叔叔身体不好,你哥哥肯定也要上学。你妈呢?”

“跑了,”他那会儿身上穷得叮当响,连破了个洞的袜子都是从崔颍那顺来的,却翘着二郎腿,拽得二五八万,“她嫌我爸穷,还生病,就跟个老土豪跑了路,给我爸头上种了片草原。”

区健愣了愣,苦笑一声:“你这傻小孩,直接说离了就好嘛。家丑哪还出门乱说呢?”

“她跟我不是一家的,”那时的小崔雪白眼一翻,冷冷道,“自她走了之后,连我的学费都不出,也从来不给我打电话,不来见我。”

区健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别这么气鼓鼓的。来了队里,大家都是你亲哥。谁欺负你让你不开心了,直接找我说。哥哥给你出气。”

“成,”他笑出一口白牙,“那我提前谢谢你们了!”

事实证明,那句道谢说早了。

崔雪闭上眼睛,心道自己真受罪的那会儿,这人都他妈变成土里的白骨架了。真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区哥,舒队,钟副,”那时候的他,有时候跟在几个队友后边问,“以后我们回家了,都该干点什么比较好?”

舒羽和钟铭涵回答的都是找点事业来做。区健倒托着下巴思索了一阵,笑着说:“先和我女朋友结婚。现在趁着能打,把成绩稳住,多打几年。到时候,彩礼钱肯定管够。”

“哗,”小崔雪瞪大眼睛,“直接就结婚了?牛逼。”

“那是,思思已经答应我了,我俩也互相见过父母了,”区健得意洋洋道,“我要做世界第一的自由兵,把小奕给教好了就功成身退。然后抱得美人归。”

小崔雪眨眨眼睛:“你俩是怎么确定感情的?”

“爱情的力量是人类无法抗拒的,”区健作演讲状,“某一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敢想象未来和她分开,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从那一刻开始,我确定我爱上了她,想和她白头偕老。”

“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具体情况,但大体上也差不太多。我倒是很期待看见你带女朋友回来的样子,”他略微弯下腰,偷偷指了指舒羽和钟铭涵,“别学他俩,一天到晚就知道凑在一起搞事业,难不成还真要玩内部消化?”

想起那个画面,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的崔雪忍不住笑出了声。

但笑着笑着,想到葬礼上那个哭得声嘶力竭,大喊着“你这个骗子”的可怜女孩,他心中还是不免颤了颤。

这时,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他对面的秦朗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