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50.Chapter 050(1 / 1)

崔雪的表情很精彩。

他和褚珞又说了两句话, 便把手指点向了蒋小婉:“既然你话这么多,那你也跟着我们去?”

“竟然是电灯泡惩罚,”蒋小婉痛心疾首, “太恶毒了, 老板!”

秦朗长叹一声:“小婉,我和崔队真的什么都没有……”

“嗯, 是朋友。”崔雪顺口附和。

蒋小婉懒得和他们再继续说下去,挥了挥手, 道:“不要, 我宁愿回去和齐哥双排玩游戏, 也不想大半夜的吃狗粮。”

“毕竟晚上”

崔雪挂断电话, 道:“约在亚运城里边的麦当劳。他到点了过来接我们,外人进不去, 比较隐蔽。”

“可要让褚珞冷静点,别再说什么刺激他的话了, ”齐林生在旁边道,“他比不得我们几个跟你认识久了,什么级别的烂话都能扛得住。”

“行,”崔雪将笔记本塞到秦朗的手中, “帮我拿好。”

秦朗顺手接过,放回自己的双肩包。

他们去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吃了晚饭。另外几人因为没了任务,便打车回了酒店。

此时, 饭店门外的街上, 秦朗和崔雪并肩而立, 站在原地,良久没有出声。

“崔队,”后面还是秦朗先开的口,“我们现在找点什么事做?”

崔雪轻叹一声,道:“说实话,我有点累了。但还是随便逛逛比较好,就当是消食。”

秦朗点头。

两人沉默地往预定的位置慢慢走去,拐过两三条街,待到崔雪开始打呵欠的时候,他们到了亚运城的侧门。

门口的保安询问他们的身份,得知两人是访客之后,要求他们在外头等待。

距离褚珞结束晚训还有接近一个小时。

秦朗转了个小弯,在门口侧边找到一排花坛,让崔雪坐下休息。

崔雪在路上和他缓缓地分析了许久比赛相关的内容,此时也已是九点多,到了他平日里洗澡的时间。困意上涌,也确实克制不住。

秦朗见他边说话边发愣,还不时眨眨眼睛,心里涌起异样的感情,这才提出让他先休息一阵。

崔雪倒也不推辞,一坐下,就立刻闭上了眼睛,

但过了几秒,他又用慵懒的声音缓缓道:“小秦,你也坐下来休息一会。如无意外,今晚应该会通宵。”

秦朗便也坐下。

崔雪在原处打了两个哈欠,前后晃了晃。秦朗见状,下意识朝他那头挪了挪位置,把自己的肩膀递了过去。

对方只虚晃了一下,就靠在了他的肩头。还从卫衣的袋子里把手机拿出来,顺势塞到他的手中:“帮我拿着。”

秦朗伸出另一只手,托住那人的侧脸颊,担心自己的肩膀不能让对方安稳地入睡。

崔雪下意识抬起手,想要把他推开——但最后,还是把手搭在他的小臂上,陷入了沉睡。

夏夜里,月光与星光相映,铺在稀云漂浮的天际。

蝉鸣在远处绵延不断,缭绕于此。

如果有什么东西的音量,会在万籁俱寂的此刻愈发提高,那大概是心跳声。

胸口像是被覆上了一层很薄的纸膜。

秦朗深呼吸一口,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发颤。肩膀也在呼吸的时间里上下动了动。

他左手还握着一个手机。

忽略五十米外的保安亭,周遭再没有别人。秦朗竟不由自主地从心里生出一种永恒感。

确定崔雪已经熟睡之后,他拖着对方的脸,往一边挪了挪,再把人放下,让对方躺在他的大腿上。

嗯……但愿腿上的肌肉能温柔些,不要把对方的脖子磕酸了。

崔雪稍微皱了皱眉,但并没有醒。下意识给自己调整了一下位置,伸手搭在了秦朗的膝盖上。

看着那人的睡脸,秦朗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放松的安定感为主,除此之外,他并不知晓。

虽然,他这位偶像和想象中的,并不全然相同。

但是。

“崔队是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他记得自己昨天是这么说的。

到底什么时候,那种单纯的憧憬开始慢慢变质?

要知道,他一开始真的只是这人的技术粉。不说别的,他追了崔雪的比赛这么多年,从来都没生出过想看看对方长什么样子的想法。

秦朗安静地看起了对方的手机。

他干不出那种偷窥别人通讯软件的事情,但崔雪同意他用自己的手机和家人联系。

这时候的秦朗,忽然很想给家里分享自己这两日在杭州的见闻。

于是,他打开了信息板块——毕竟母亲并不会使用微信。

“妈,我是秦朗。多天没和您联系,非常想念。上周,我给您寄了张这边的明信片,应该是到了。您可要记得去邮局领啊。”

“爸近日身体可还好?我的工作很顺利,像之前说的那样,上司和同事都是非常好的人,工作环境也还不错。兼职赚到的3102元已经汇到卡里了,您给爸和自个儿添点保健品吧。”

他想了想,算着字数限制到了,便先按了发送,而后编辑下一条:

“我现在和队友在杭州,就是西湖的那个杭州。有一个朋友和他的队伍代表咱们国家参加亚运会,我们是来看他比赛的。”

“杭州的风景很美,这里的人也很可爱。希望往后的某一天,我也可以翻过某座山,某条河,站上万众瞩目的赛场。让您在电视上看见我,就不用总担心了。”

“我的队长——就是我的偶像,这几天心情好起来了,我的信心便也回来了。现在的我,浑身充满了力量。一定不会辜负您和爸对我的支持。”

“爱您。”

三条信息发出去,15分钟过后,对面回来短短的三个数字:

——520.

秦朗禁不住笑了起来。

他的母亲只有小学的文凭,但多年生活下来,字还是基本都能认得的。只是由于父亲身体并不好,家里的经济便一直都很拮据。多年过去,家里还是只有一台普通的按键老人机。

因而,不会用按键打字的母亲,收到他信息的时候,就学着年轻人的黑话,回一个“我爱你”的缩写。

这时,秦朗感到肩上一重。

他抬头一看,许音凑在他右上方,笑着问:“和谁聊天这么开心?”

“lamy?你也来了啊,”秦朗眨了眨眼,伸手拍了拍熟睡中崔雪的肩膀,道,“我借崔队手机,给我妈发短信。”

崔雪被对方一拍手臂,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睁开惺忪的眼。

当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枕在对方腿上的时候,心跳直接断了一拍,大脑原地当机,连褚珞在后边的两声“雪神”都没听清。

“天呐,”许音感慨道,“雪神,你谈恋爱之后,脑子整个都钝了呀!我的心好痛!”

崔雪混乱的大脑迅速捕捉到某个关键词,条件反射道:“我没谈恋爱。”

“嗯?”右边的褚珞一愣,“欸,没有吗?可是论坛……”

“对啊,”许音也很诧异,“论坛有人说,雪神你和小sunny已经谈恋爱好久了,难道是传言?”

崔雪这时彻底惊醒,连声音的分贝都翻了一倍:“谁说的!?没有这回事。”

“她们误会了吧,”秦朗扶着崔雪站起身,“我和队长只是普通朋友。”

……起码也说是好朋友啊。

崔雪这时候心里倒觉得有些不忿。但秦朗向来没有攀亲近的胆量,估计是自己掂量后,觉得他们认识的时间不够长,于是给了个比较稳的定位。

两米开外,从后边踱步过来的向澄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奇异的神色。

有普通朋友之间玩膝枕的吗?

褚珞的心思倒没这么多,这时的他,心里还在忐忑其他的事情,连忙请了对方进小区。

向澄和许音紧跟在后。

五人拐了两个单元楼,在一个麦当劳前停下,开门进入。

“真是太辛苦你们半夜过来了,”褚珞的语气里带着感激和迫切,“吃点东西吧,战线可能会比较长,我请客。”

崔雪打了个呵欠,没有说话。秦朗见状,便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道:“崔队喜欢吃麦辣鸡腿堡和鸡米花,不放青菜和酱;我的话不调,随便就好,有没有都无所谓。”

“那可不行,”褚珞道,“你能和雪神一块过来,这份情我肯定会记着。那我给你买份牛肉堡的套餐吧。”

“什么贵就买什么呗,”许音哈哈一笑,“珞副队,赶紧去吧。”

崔雪瞥了一眼向澄:“……你这个做教练的怎么也来了?明天你还得带他们合训,忙都忙死了。赶紧回去休息,这里没你的事,来了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向澄猝不及防被开口狠怼了一圈,直接愣在了原地。

秦朗担心他误会,连忙解释道:“我们崔队是担心你太累,不是真的说你没用……”

“没事没事,”向澄无奈一笑,“圈里大部分人都知道,飞雪只是说话不太好听,但人很好,没什么恶意。我只是许久没领教过他这张嘴,一时还有些怀念。”

向澄是枫桥战队的前任队长——即佟迅的同期生。退役后,留在队里担任领队教练,处事经验算是很丰富的。

只是……面对崔雪这个当年和舒羽一起统治了比赛的小魔王,多少还是会心里发怵。

上回是谁给他们经纪人的勇气,去挖这位小魔王的墙角的?梁静茹吗?

这简直跟当面扇人耳光,说“你老婆好棒,能不能跟我分享”一样扯淡。

说时迟那时快,夜晚的麦当劳本来就没什么顾客。来的寥寥几人都是带外卖走的。褚珞很快就买到了五份套餐,和许音一人一盘端了过来。向澄带他们在一个卡座坐下。

“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崔雪接过许音给他的无菜无酱汉堡,道,“首先,你们今天另外几个人发挥其实也还凑合。”

“就是褚珞你呢,我之前和你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了,打得跟狗屎一样。”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场面十分尴尬。

四人目瞪口呆。

秦朗终于忍不住,小声地提醒道:“崔队,齐哥不是才提醒过,叫你别刺激他的吗?”

崔雪也楞了一下,转过去沉痛地回答:“完了,我忘了。”

“不好意思,褚副队长,你把我刚才那句话忘了吧。”

褚珞:……我是先走程序还是马上哭?

不过,他这人脾气算是好的,又想到对方是专程过来帮忙,心里的不满瞬间也散了个干净,连手上的东西都没顾着吃,把自己今天的心路历程原原本本叙述了一回。

第一,舒羽的猜测没有错,褚珞这回确实是出现了很严重的怯场。

“我没办法催眠自己真正放松,”褚珞脸色发白,指尖握住了可乐杯,“四年一届的亚运会,甚至还是主场作战。这是怎样千载难逢的机会,飞雪你应该也清楚。全国的玩家可都在看着啊……”

“雪神,和你不同,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的声音有些发干,“一辈子就上这唯一的一次,还发挥成这个样子,我……”

崔雪这时没有作声。

电竞选手是个出了名吃青春饭的行业。尤其褚珞这种已经到了职业生涯后段的选手,若是在这种级别的大比赛出什么岔子,过往的功绩很大程度上都会被抹去,留给观众的刻板印象再都很难扭转。

不像崔雪这种16岁进圈,19岁退役,现在不到21岁回去,还能再打个两三年起底,有的是机会翻盘的怪物。

而褚珞若是这回败了,等同于他过往的职业生涯,就要以如此屈辱的结果来终结。

一夜回到解放前,这可不是个笑话。

崔雪思索了一阵,咽了一口鸡腿肉,道:“你手上的损耗怎么样?”

“不太好,”褚珞摇头,“当年出道的时候,方式没有选对,在泥地里爬了好长的时间。现在有几根手指的近节指骨变形得很严重。”

他伸出自己的两只手。

秦朗仔细一看,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崔雪拉过那人的手,指着对方几乎朝外翻折开来的指骨,对秦朗道:“看清楚啊。以后别一直打这么猛,否则就会变成这样。”

秦朗无比痛心,问道:“这可怎么办?”

向澄和许音都摇了摇头。

“我们跑过很多医院,”向澄沉痛道,“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都是缓兵之计。”

“手上有问题还是很常见的,”崔雪还算淡定,“由此倒能看出来,褚珞你的操作精准度比过往强多了。这下,我比较理解枫桥为什么还不让你这老家伙退休了。”

还差两个月才到24岁的“老家伙”褚珞心情复杂。

“怎么样,向澄先生,”崔雪看了一眼对方,“你觉得他除了怯场这个问题,在操作上要怎么改动,有没有什么想法?”

“你可是教练,总会有解决方案吧?”

“有倒是有,”向澄看了一眼褚珞,“我们内部综合考虑过这个问题,提出了一套方案,但熟悉起来的周期比较长……”

“我猜一猜,”崔雪抿了一口冰可乐,道,“是不是想学药男的那套,玩抢节奏式的闪电战?”

褚珞点头:“不愧是飞雪。你也觉得这样的选择比较好?”

崔雪把纸杯放回原地,道:“一定要从最稳妥的角度来看,我和flame觉得这套方案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今晚之所以来到这里,当然不是来给你重复讲废话,更不是来鼓励的。”

“虽然平日里外人大部分觉得你们的核心是许音,”他擦了擦嘴,“但说实话,行内的都能看出来,整个队伍目前的中坚力量——是你。”

“先感恩一下你的队友和教练。他们对你的信任,可是太让我们外人羡慕了。”

褚珞愣了愣,笑道:“‘中坚’这词就太抬举我了。我也就是个老废物,打了这么多年,直到前年年底才有机会进世界赛。到现在还怯场。”

崔雪却不理他:“PCC上两年的比赛我都复盘过,许音他们几个和你的配合非常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你打得没有之前好,却依然还得站在一个压力阈值很高的地方。对不对?”

褚珞的笑脸僵在脸上,眼中一片沉寂。

向澄忍不住拍了拍桌子,略提高了音调,道:“飞雪,我们尊重你的实力,才会在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出来听你……”

“向澄,我能理解你想保护他的心理,”崔雪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但请你对你的后辈多一点信任。我只是在分析褚珞目前的客观状况,他也没有你想象的这么脆弱。”

“说难听一点,你虽然是前辈,但褚珞在役的时间可差不多是你的两倍。他从饮水机选手做成正选,再从正选到队长,甚至能自愿把这个位置让出去,屈居于外界眼里的二把手之位——你觉得他还会怕什么?”

“他会怕的,只有无法取胜。”

四人沉默了。

俄而,褚珞悄悄伸出手,在向澄的腰上拍了拍,对自己这位前辈笑了笑,道:“没事,我相信飞雪大神。”

“别信我,”崔雪的声音毫无波澜,“要信你自己。”

“往后改成闪电战这种策略,在当前的情况下,可能会有一战之力,但你们的目标,难道就只剩下眼前一个了么?”

“回到PCC赛区之后,面对将闪电战技术贯彻了六七年的蜂鸟战队,以及一群和蜂鸟打得有来有回的老油条。你们确定,枫桥还能保持绝对的优势?”

在旁边一直安静听着崔雪分析的许音心中一颤,忽然道:“谢谢雪神。”

“客气了。还是那句话,你跟我认识这么久,搞这种道谢没什么意思,”崔雪向秦朗伸手,拿过对方的本子,翻了一面空白的地方,下笔想写,但笔最后停在了空中,还是放回秦朗面前,“我写字丑,小秦给他们记一记。”

秦朗还没反应过来许音在感谢什么,只伸手先把笔拿了起来。

“听着,”崔雪把手撑在腿的两边,“褚珞,你能把队长的位置让给许音,你应该清楚他是什么斤两。说说你对他的理解。”

褚珞望了许音一眼,转过去认真道:“他是我心里最优秀的狙击手。有极强的应变能力和高超的操作水平。”

许音面上一怔:“……雪神还在这呢,小珞你这是说什么话?”

“心里话而已,”崔雪很是镇定,“不过说得还不够完全。目前国内他们说的四大狙神——许音,周昀,牧南天和岳读,说实话,我认为得先把岳读那货给踢出去。”

“他在黑镜担任的是自由兵的角色,只不过展现出来的实力过于全面,才会被冠上这个名号。在这里我就不讲他了。”

那是当然啊。

旁边的秦朗默默想。

最早的神狙F4,是崔雪为首,岳读以外的三人为主。但这称呼的传唱度一直比较低,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崔雪的个人水平远超另外三人,根本不在一个咖位上。

这时候的F4经常被拿出来提,除了那三人的水平比起过往有了巨大进步之外。秦朗个人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崔雪退役了。剩下的“菜鸡互啄”,倒是平分秋色得很。

“狙击讲究的是三个范围,许音应该是懂的,”崔雪抬起三根指头,“第一,超远距离的预判型攻击,这一点,三人里边最优秀的是走鱼;第二,中等距离的抗压对狙,以妹控和SKS这类为主的连射里边,牧南天那家伙是最好的。”

“第三,就是许音最擅长的,”他眼中露出一小丝赞许,“□□的超近距离秒杀。”

许音像是头一回受了崔雪的夸奖,脸上起了异样的红霞:“……哇,我被雪神夸奖了?”

“嗯,该夸的是得夸,”崔雪面无表情地望着褚珞,“总之,你既然能说出许音的优点是反应速度快,对我的分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没有,”褚珞连连点头,“毕竟许队是storm(区健)前辈向我认可过的人。”

“嗯,区哥的反应速度至今还是圈内的壁垒,”崔雪说到这里,忍不住挠了挠头,“我这几年也不算太落下基础练习,但在反应力这块还是不敢说能完胜当年的他。”

“反正,我个人认为,转向闪电战计策的方法,短期内可能起效,但对后期无益。褚珞,你毕竟是个没什么杀心的老好人,间歇性的放松,既不能令你的手完全休息,也不能令你的实力恢复到过往的级别。”

“许音,你的计划里,褚珞大概是什么时候退役?”

许音猝不及防被问了这个问题,怔在原地:“我……”

“别说你没想过,”崔雪深深地看向他,“你也就比我大一年,可他比你大了接近三年。他离开队伍之后,你们后续怎么发展,你这个当队长的,没考虑过?”

许音没有立刻开口。

褚珞在旁边看得一阵心里发酸,也悄悄拍了拍对方的腿,以示安抚。

“……抱歉,”最后,许音抬起头,与崔雪对视,“雪神,我确实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在我们队里,只要小珞愿意留下,所有人都会毫无顾虑地和他配合。绝对不会劝他离队。”

“没有这位副队长的坚守,就不会有枫桥今日的光景。”

“他为战队付出了自己的全部青春,我们没理由不成为他最坚强的后盾。”

“即使他的操作水平不如从前,但只要他还没有要离开的想法,愿意和队伍并肩前行,我们就绝对不会把他留在原地。”

一锤定音。

褚珞久久地望着许音的侧脸,愣在原位。

“哦豁,”崔雪竟然笑了笑,“果然是许音。有够儿女情长的,和我们的风格一点都不同。”

“但是,我不讨厌这点,”他轻笑道,“早就知道你是这么个人。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褚珞,你有没有重头开始的底气?”

褚珞正色道:“……只要建议合理,我必赴汤蹈火。”

“好极了,”崔雪一拍掌,道,“小秦,开始记。”

“我的建议是,转变你们过往的单核心方式,变成双核。”

几人皆是一呆。

“最传统的比赛中,大部分队伍都是围绕着突击手或狙击手的行动,来进行攻坚筹备。”

“但是,褚珞,你们队伍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你们的狙击手——是个擅长近战的家伙。”

“我建议你们放弃远处的控制力,由你和郑禹平退到中线,充分发挥你们在中距离的稳步优势,前方由许音和汪可联手突进。”

“汪可也是经验比较充足的副突击手,你带出来的徒弟,对他的信心你总会有吧?”

“郑禹平在平时的资讯不多,但他是个心态很不错的家伙——恰好和你能匹配。紧张的时候和他多聊点闲话,就像我当年那位副队一样,压力一大,就拖着我唠嗑。”

褚珞点头:“有道理,中距离的战斗节奏,目前我还是比较能掌握得住,但是许队……”

“嗯,他辛苦一点,架枪范围比之前远,但其实要更安全,”崔雪道,“以前是你看着外边,他盯着你;如果换过来,就是他盯着汪可,你盯着他——啧,听上去怎么像一部伦理大剧。”

褚珞根本没有在意他最后那句吐槽,而是转过去,和向澄、许音小声地攀谈起来。

“有趣,”向澄点了点头,“双核模式是我们没有试过的方法,但我想,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会有奇效。”

“当然会有,”崔雪顺手拿了秦朗面前的一根薯条,“这个方法,需要多人才的队伍——不过你们运气不错,许音和褚珞,一个快封神了,一个实际上也接近神了,只是没有名号。”

“是吧小秦?”

秦朗连忙点头。

他深深地觉得自己今晚就是来捧场,看这人秀知识的。

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对方如此自信四射的侃侃而谈啊。

向澄突然面上一动,把身体往前凑了一小段距离:“飞雪,问你个问题可以么?”

“您请说。”崔雪向前摊开一只手掌,示意他问。

“你们Dash战队,其实走的就是非单核心的模式吧?”向澄盯着他的双眼。

崔雪把手收在脸颊边,微微一笑:“正是。”

“我拿老东家的机密出来和你们分享——是不是很讲义气了?”

向澄叹了口气:“非常感谢。这样就有一个现成的模板能向上头汇报了,否则新方案的稳妥度太低,恐怕会不同意。”

“能理解,”崔雪晃了晃纸杯,发现可乐杯空了,皱了皱眉,“我们以前做大决策的都是教练孔姐。孔姐又是个很敢创新的人,舒队提出的各种神奇策略,她都会仔细回去做分析。觉得有成功率,就直接批下来。”

“到后面,孔姐被撤职了,舒队退役了,冲撞……就彻底废了。”

“放心,”向澄坚定地点头,“我会尽早完成分析报告,只不过,没有信息库的支持,可能需要十五小时……”

“不用那么久,”崔雪伸了个懒腰,柜台的服务员走了出来,朝他们微微一笑,将喝空的几个可乐杯收走,“我今晚来,也是做好通宵准备的。”

“向澄,找个地方坐,让许音和褚珞回去睡个觉。我负责找当年的录屏,把具体的分析点划出来让你分析,麻烦小秦整合。没问题吧?可别反咬一口说什么我窥探你们的内部机密。”

“那真是太好了!”向澄惊喜道,“非常感谢二位对我们的支持!”

秦朗温和一笑:“应该的,这是全中国人的荣誉呀。毕竟四年前的雅加达亚运会上,英雄联盟项目的冠军可不就是我们的嘛。”

“嗯,”崔雪点头,“不来讲的话,你们这群榆木脑袋,想破头都想不出我们当年是怎么打的战术。2020年的日本奥运只有英雄联盟项目,这次是PUBG第一回亮相在这种国民级运动会上。”

“我希望,这次的冠军由我们国家来承包。就在主场,全国人民为你们欢呼,”他吸了口气,道,“我们战队没有看到这天的机会,但你们有。”

“好,”许音坚定道,“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

向澄看了看他,道:“就这样把Dash的机密告诉我们,真的没问题?你现在不是……自己也组了个队么。”

“咳咳,”崔雪相当淡定,“反正Dash已经解散了。钟副和区哥也不会从土里爬出来敲爆我的脑袋,舒队现在的手连握个拳头都费劲,打不过我。”

“而且……你们就算用这个方法来对付我,也不代表你们就能赢嘛。论实力,不吹不黑,我觉得还是自己厉害一点。”

四人:……

向澄在心中怒吼了十声不要碧脸,再一次回忆起当年在CS比赛被吴霜和舒羽轮流碾压的恐惧。

Dash毕业的家伙,果然都是拉仇恨能力一流的怪物啊!

重点是,他们只能任由这几人吹逼说骚话,又根本打不过!

这是最气的!

这时,刚才端着空杯子离开的服务员又回来了。

是个年纪不大的男生。

他小心翼翼地端来五杯满杯的饮料,一一放在桌上,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大神们好”。

几人愣了愣。

崔雪第一个推拒:“小孩别闹,我很穷的,付不起第二杯的钱。”

四人:……

那男生倒没有在意,只是摇摇头,坚定道:“我……我是一个吃鸡的普通玩家,特别喜欢看各位的比赛。今天的比赛我还没看,听说结果不太好。”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坚信枫桥一定是今年最强的队伍。lamy,cho,你们一定会凯旋归来的,给你们加油!”

“这几杯饮料是我自己作为粉丝,付钱请各位大神喝的,请务必收下!”

许音很是意外大半夜还能碰见粉丝,欣喜地笑道:“谢谢鼓励。”

“说起来。你们要听鼓励的话,我刚刚看了眼微博,”崔雪道,“走鱼那个最死脑筋的已经出来撑场了。”

褚珞手上一抖,飞快把汉堡放到一边,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秦朗是坐在他身边的,这时凑过去看了一眼屏幕。

周昀在自己的微博主页艾特了枫桥的官方,配上一个现场的后排照片,道:“PCC赛区的S3.S4冠军,你们很强大,加油。”

岳读在一分钟内转发了这条微博。随后,牧南天,童雯,翟敬然,甘书荣等其他职业选手纷纷转发。

这条微博内容看似简单,实则内涵颇深。

先是提醒被暂时的失利冲昏头脑的部分群众——枫桥战队是国内绝地求生目前综合实力最强的队伍,他们战绩斐然,非常优秀;

其次,作为同行,站出来表明看好的态度,无疑更能激发众人的信心,把目前枫桥受到的质疑短时间内压制下去。

各家战队的粉丝今夜彻底团结了起来,纷纷到枫桥的各个选手下边回复“加油”“支持你”“一定会扳回来”。

褚珞脸上焦虑的神色慢慢沉了下去。

崔雪看着他的眼睛,道:“怎么样,有信心吗?改变过往的思维方式,难度可是很大的。”

“……我做好准备了,”褚珞笑了笑,秦朗看见他眼中有些泛红,“一路走来这么多年,输的次数比我赢的次数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我从来都没有退缩过。”

“这回也一样。我一定,不会辜负我的队友。”

许音大笑着去搂他的肩,两人笑作一团。

看着两人心情逐渐平和下来,向澄也露出了满意的笑,让他们赶紧回去。

他们倒是拿着两倍饮料起身,又跑去前台多买了三杯大的,拿回去给另外三个队友。

向澄笑着看他们离开,才转过来对崔雪道:“飞雪,你觉得他们有希望吗?”

“有,太有了,”崔雪浮夸地假装取眼镜抹泪——虽然他并没有眼镜,甚至连表情都麻木得毫不走心,“这两位哥们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深深地触动了我。我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向澄:……

秦朗干笑两声,和向澄解释道:“我们队里有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整天把什么‘感天动地兄弟情’挂在嘴上,都把大家传染了。”

“是daisy吗?”向澄很是无奈,“她确实很活泼,在论坛上发了很多言论,呃……也不知道属不属实。”

崔雪没出声,秦朗倒是先问了:“什么言论?”

向澄轻咳两声,打开手机,翻到黑云战纪的【八卦闲聊】板块,随便就找到了【晴雪】cp相关的楼,伸到秦朗和崔雪面前。

秦朗和崔雪把脸凑在一块看。

向澄的角度里,两人的表情逐渐僵硬。

“……蒋,小,婉,”崔雪咬牙切齿道,“我还以为她就在微博瞎扯一下,没想到在论坛还这么乱来!”

他立刻拿出手机,指尖一闪,就点开了蒋小婉的语音通话。

响了十多声,蒋小婉那边按了接通:“……歪?老板,什么事呀,我刚洗完澡出来呢。”

“蒋小婉,”崔雪强压着声音里的羞愤,“你每天都他妈的在论坛说什么屁话?!我丢脸都丢到别人队里去了!”

“啊?”蒋小婉颇感意外,“老板,你好潮啊,居然逛八卦板块,那可都是妹子粉丝聚集的地方诶。”

“潮你个头啊!”崔雪直接站了起来怒吼,道,“这还是别人枫桥战队告诉我的!”

“哗,lamy他们太八卦了吧,”蒋小婉震惊道,“老板,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和秦哥八字没一撇,两腿未相交的情况下就直接发出去的……”

秦朗活了十七年多,还是头一回知道“八字没一撇”的下联居然能配“两腿未相交”。

自己可能上了假学。

蒋小婉试图弥补:“没事没事,老板你不要压力太大了。放心,我一定以牙还牙,马上给许音和褚珞两位大神,写一篇两万字的超肉s/m小H同人文,报复他们!”

向澄禁不住嘴角抽搐:“你们队里的破事不要扯上我们啊!”

崔雪悲愤万分:“你说,你毁了我这条单身狗的清誉,怎么负责?!以后,如果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同性恋,导致我一直没对象,八成都是你的锅!”

“那你找我负责有什么用啊,”蒋小婉还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冤屈,“找秦哥娶你不就好了吗?一劳永逸!”

“他……他,”崔雪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了,“我们都是男的,他怎么肯接受啊!?”

“胡说,秦哥肯定不会拒绝你的,”蒋小婉在那头提高了音量,“对吧!秦哥,我知道你在旁边能听见。如果老板让你做咱老板娘,你会拒绝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