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9.Chapter 049(1 / 1)

齐林生笑着说:“佟迅前辈也是相当有经验的选手, 当年吴队对他的印象也很不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佟迅前辈对我们表面上一直都不太友好。”

崔雪捏了捏喝空的可乐罐,道:“很正常。毕竟, 老队长的职业生涯全程超神, 在役四年,国内的比赛就只拿过两回亚军。佟迅被压在他后边这么多年, 怨气肯定很重。”

“也是,”张嘉弈点头, “我们队也算是相当有意思了。一共三任队长, 从吴队, 到舒队, 再到崔队你,都是出道即巅峰的选手。”

“牛逼, ”蒋小婉嚼着猪肉干,“秦哥努力点吧, 说不准能继承一下衣钵。”

秦朗大窘:“我……”

几人哈哈笑了起来,纷纷拍了拍秦朗的肩(张嘉弈的手没有拍上去),道:“确实啊,你可是全队人的希望。”

“我就不一样了, ”蒋小婉瘪嘴,“大家觉得我只要能活到后期就很了不起了。”

“真是的,菜鸟也会有carry的梦想呀。”

此人心中毫无逼数。

第一局小组赛就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下开始了。

然而, 这一场比赛的结果并不如人意——

哪怕观众的呼声再高, 但伴随着吴霜惋惜的感叹, 枫桥战队首轮的排行还是定格在了第五。

25个战队中排行第五,表面上看起来倒还好。如果是PCC赛区的比赛,枫桥拿了第五也都还勉强情有可原。

但这是亚运会。

理论上,亚洲赛区里威胁比较大的赛队就只有韩国和日本的队伍,PCC赛区的整体水平往年来说甚至比后者略高,与前者不分上下。

尤其是在Dash的统治时期,更是没有敌手。

传奇逝去了三年,但还没有完全淡出老粉丝们的脑海。

中场休息时间,吴霜和佟迅分析着局势里的种种,二人的语气都不如开头那般轻松。

秦朗记了满满的两三面,手速之快,字体之工整,令旁边的崔雪侧目而视。

“啧啧,真是不得了。我当年要是有你一半的认真……”

“那你就不是崔雪了,”舒羽嘲讽道,“每次都抄你钟副的笔记糊弄我,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只是把他的打乱了顺序?”

“咳咳,”崔雪连忙解释,“舒队,你知道我这人吧,脑子的记性比写在纸上的记性好……”

舒羽也不理他,语气中还是隐隐带了对接下来战局的担忧:“小秦,你听完吴队他们的解说,加上自己的思考之后,觉得上一局的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我想想,”秦朗低头在本子上看了看,用红笔圈了几个地方递过去,“战略方面,从P城进场,到后面结束为止,我认为总体上没有问题。”

“几个选手的表现上,lamy和zeep(郑禹平)几乎没有失误,zeep这场的KD值甚至有超常发挥。不过cho(褚珞)和vanko(汪可)就有一定程度的操作问题,尤其是cho。”

“他可能是有些紧张,有几次的行动都出现了犹豫不决的情况。导致vanko的行动受到牵连,资源浪费。”

“嗯,褚珞怯场是老毛病了,”舒羽道,“几年前,他发现正面硬扛扛不过我之后,出现了一定的自信缺失……”

他话音刚落,蒋小婉就皱着眉看了他一眼:“舒教练,这种自吹自擂的话,你怎么好意思从自己的嘴里讲出来?”

齐林生噗一声笑了:“虽然听起来有点夸张,但事实上确实如此。褚珞前辈是个对自己严苛到近乎小心翼翼的人,发现某一个方面自己不能取胜之后,就会转过去思考另一条出路。”

“好可怜,”蒋小婉同情道,“这是直接被舒教练这大魔王打到自闭了啊。”

“总之吧,褚珞运气也不算好的,”舒羽道,“其实按照实力来讲,他在国内的突击手里边肯定是能进前五的。”

“他虽然比我晚一届出道,但直到许音进了队伍,他主动把队长位置给让出来,三年前才开始拿到第一个冠军。”

秦朗摇头,把话题掰回原处:“反正,cho这三次的犹豫里边,直接送掉了汪可的人头。导致后边在面对两队夹击的时候,十分被动。”

“舒队之前给我分析过,说选手的战略意识和个人的性格有关。cho本人比较温吞,就应该避免自己落入那种被动的局面。”

“嗯,”崔雪同意道,“其实,一般人总是说许音那货喜欢跳P城,但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P城的物资和人流密集程度,比较符合褚珞的习惯。”

“枫桥全队上下挺团结的,”不知为何,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会为了一个优秀的选手,调整完善出全套的战术思路。全队上下齐心协力。”

“嗯,”张嘉弈也确认了这点,“褚珞熬了这么多年,这两年终于和队友熬出头了。不枉他当时不假思索地把队长位置让给许音。”

舒羽赞许地看了秦朗一眼:“不管怎么说,能理解到这个层面,看出来小秦确实成长了。”

“谢谢,”秦朗腼腆一笑,“还是舒队教得好。”

齐林生在旁边打趣:“舒队,怎么没听小秦叫过你师父?”

舒羽白他一眼:“纠结表面的称呼有意思么?”

这时,秦朗立刻小声地补上一句:“师父。”

舒羽下意识笑了笑:“欸。”

几人看向了他。

“咳,”蒋小婉概括道,“秦哥这说话的直球习惯,专治各种口不对心。”

“呵呵,”崔雪嘴角动了动,“舒队以前对我可没这么好的脸色。”

张嘉弈:“……那是因为崔队你确实很气人。”

蒋小婉倒是思路刁钻:“所以,老板你这是在吃谁的醋啊?”

下场是被几个薛定谔的直男彻底无视。

这头分析了一轮,舒羽又点出了秦朗思维里的几个误区,第二轮比赛又已经开始了。

这回,枫桥战队显然改变了战术思路——直接去了相对偏远一些的Y城,进行节奏相对缓慢一些的发育。也算是给刚才有些紧张的队员有了喘息的机会。

但到了最后,好景不长,圈子刷在了养老院附近。几个强队狭路相逢,疯狂换弹。枫桥虽然技术上有所补救,但也因为地理位置的劣势,直接是被逼在了圈外。最后拿到了第三名。

“不太妙,”舒羽看了眼自己的笔记,“这种局势下,我个人觉得最后一场不能再派褚珞上场。他这局前中期打得还算有回到正常状态,但在关键的决赛圈节点出现了失误,想必心理状态已经彻底紧绷起来了。”

崔雪看着秦朗的本子,沉默地思考着。

“下褚珞的话,上场的替补就是emma(金雅妍),”齐林生想了想,“她是去年枫桥从韩服挖来的韩裔国人,还算挺有潜力,但经验还是有些不足。水平略比铁剑的helen(杭璐月)要好。”

蒋小婉这时也认真起来了:“为什么觉得会换人呢?难道不是由实力强的选手上场比较合适吗?”

“这只是猜测,但有六成以上的可能,”舒羽道,“心理状态对于选手来讲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因素。因此,一般战队里都会配有至少一名心理咨询师。”

“我们以前是有两位的,一男一女,”张嘉弈说,“后来出事之后,俱乐部亏损得比较厉害。舒队退役之后,两位老师就离职了。”

一旁的秦朗过去也不太了解,如今亲眼见证了,才明白心理状态确实对选手个人的发挥确实可能有毁灭性的影响。

如舒羽所言,BO3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枫桥战队将褚珞换成了粉发韩裔美女金雅妍。

她的相貌风格和同为美女的童雯不同——金雅妍生了一双单眼皮的眼睛,柔美中带着一丝灵动,配上小巧的五官和瓜子脸,倒也算绝配。

只是,偶尔扫到的镜头能看出,她也还是有些紧张,全程死死盯着屏幕,几乎没怎么敢眨眼。

结果,小组赛第一轮三场结束,枫桥以积分第四的水平进入了复赛。

这不算是个好消息。

蒋小婉几乎是瞠目结舌地看见,网上出现了大片的辱骂和人身攻击。

某些激进黑粉,甚至像是把褚珞当成了杀父仇人一般,在微博,论坛等地方发文质问那人的失误,怀疑他在“演”。

在聚光灯下,褚珞的几次小失误被无限放大,甚至盖过了队友几人的其他失误。

关掉论坛,蒋小婉抬头震惊道:“这是怎么回事?才是小组赛呢,给他们增加这么大的压力,不是只会有反效果吗?”

“这就是典型的自以为是,”张嘉弈摊手,“他们觉得自己比选手和教练还懂游戏,也想当然地认为自己上场就一定不会失误和怯场。”

“就不说PUBG这头了。许多年前,隔壁LOL的某个大神级人物,曾在比赛里有过反向Q的失误,被嘲讽了多少年才平息下来?”

“还好,还是能理解观众们迫切求胜的心态。毕竟这不是一个俱乐部的荣誉,而是关系到我们国家的荣誉,”齐林生面上倒很是平和,“作为职业选手,早就该习惯这些波折。褚珞也不会因为这种级别的冲击就承受不住。”

“崔队,你觉得呢?刚才你一直没出声,有没有想到什么法子?”

“别说话,”崔雪这时正在翻微信的联系人列表,“我给他打个电话。”

“舒队和小秦的操作都比较怪物,齐哥你和奕哥还算年轻,也看不出来也正常,”他说,“褚珞在这场比赛的某些失误,是那人目前这种打法没办法避免的。”

“褚珞打太久了,是目前职业联盟里面在役时间最长的选手,他手部的损耗程度,一般人都想象不出来。”

“我想找他当面谈谈……看他能不能接受我这两年自己摸索出来的‘节流打法’。”

话音刚落,那头接了电话,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和惊讶:“……雪神?怎么了吗?”

“嗯,”崔雪道,“就今晚,你出来一趟。”

“你托我想的东西,看完你今天的发挥,我有了些眉目。”

蒋小婉在旁边看着,戳了戳秦朗:“秦哥,老板当着你的面大晚上约别的男人出去诶!”

秦朗正要反驳,崔雪却指了指他,说:“小秦,你和我一起去。”

蒋小婉大惊:“见野男人还敢带正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