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6.Chapter 046(1 / 1)

秦朗这时候专注地洗着头, 转身拿沐浴液的时候,不经意扫到了玻璃浴室外——崔雪此时正一脸震惊地注视着他。

他第一反应是发慌。

难道我身上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然后,他看着崔雪缓缓放下手机, 单手挡在嘴前, 伸手比了个大拇指。

秦朗:?????

他完全没搞清楚状况。

在崔雪这头,想的东西自然和他不同。

他在心里又一次感叹秦朗的身体比例——毕竟对方还很年轻, 估计还能再发育个几年,这时候的腿长是有些骇人的。少年的阳刚之美, 对人的吸引力, 是不分性别的。

哎, 同为男人。

崔雪瘫在床上, 严肃地反思起来。

秦朗对自己把对方秀了一脸的事实毫无自觉,快速洗净擦身, 换好睡衣走出来,绕过崔雪的床, 坐在另一边,道:“崔队,轮到你了。”

崔雪迅速从床上弹起,拿着毛巾进了浴室。

结果是又忘了拿睡衣。

秦朗这回倒根本没往忘拿的方面想。毕竟就在房间里, 理论上是不需要在里面换完再出来的。

崔雪的心里倒是有些忐忑。伸手把自己的衣物脱掉,却总是感觉有些不自在。总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尴尬,又担忧对方的目光会扫过来。

但, 除去尴尬之外, 他总感觉自己有种异样的期待, 说不出来。

崔雪调了凉水,把自己发烫的脸泼了泼,强行逼迫自己变得冷静,而后才故作镇定地凹了个造型,专心洗浴。

洗头得背着洗——要不然表情有点可怕。

但背过身去,又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容易暴露出来。

天杀的辣鸡酒店!

去他的透明浴室!

崔雪在脑中把无辜的酒店设计者破口大骂了几百回,试图掩盖自己心底里的不自在。

他讨厌自己现在这种摸不清状况的情绪。

不比之前无边的迷茫和痛苦,像是多了两分希望的光芒,但又没办法确认清楚,伸手也抓握不住。

焦虑,烦躁,喜怒难控。

却又不能在秦朗面前表现出来。

秦朗算得上是对他仁尽义至——作为一个榜样级别的朋友,对方在关键时间出现,又在关键时间把他成功留住。

可他很担心,不知道对方对他的“忍让”能持续多久。

至少短期来看,不能再做出什么有可能试探到对面底线的事了。

扼制住心里最后那块阴郁的空地,他悄悄回头看了眼秦朗。

对面拿着他的手机,正专注地看着什么,手上拿了个笔记本,专心地记录。

大概是各种比赛的复盘视频吧。

崔雪忍不住地嘴角抽搐。

在秦朗那里,他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的裸体能比游戏有吸引力的啊!

对方根本就没兴趣鸟他一眼好吗!

崔雪仰头望天,开始怀疑起了自己这张脸的魅力值。

十分钟内,秦朗全程连头都没抬过,更别说转身了。

直到他挂着一条毛巾走出去,秦朗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崔雪被他这一毫无杂念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声音里都有些发虚:“干什么?”

“倒没什么别的事,”秦朗皱了皱眉,拿起自己的毛巾站起身,双手揽过他的头,“只是崔队你又擦不干头发。已经和你讲过很多次了,这样对头皮不好,容易脱发。”

崔雪几乎是被对方按在了胸前,顿感浑身不自在。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又开始毫无征兆的加速了。

撩你个头啊!

崔雪终于没忍住,伸手把对方的手拨开,坐到床边:“我自己来……”

下一秒,因为松了手,腰上的毛巾直接滑到了地毯上。

天要亡我……

崔雪大脑里只有这四个字。

面前,秦朗只是平静地伸出手,帮他把毛巾捡起,卷起来,拿到了浴室的脏衣篓里。

此时的崔雪,只恨自己不能当场化作一片青烟原地消失。

够了!为什么每次都是在这人面前丢脸!?

秦朗回来之后,倒没有继续看手机,而是专注地盯着他手上的动作,不时提示“后边还没干”“不需要这么用力”。

“够了,”崔雪郁闷道,“你怎么比我爸还唠叨!”

秦朗颇为无奈:“我也是关心你呀。”

“你总这样,会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的。”崔雪面无表情。

秦朗轻笑一声,连忙摆手:“我错了。下不为例。”

这回轮到崔雪发愣了。

他是真有些担心秦朗会践行“下不为例”,慌忙试图挽回:“呃……我不是说不喜欢,只是……好吧,谢谢。”

“别谢我呀,”秦朗哭笑不得,“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太尴尬了。”

到底是谁比较尴尬啊?!

崔雪面上不作声,却听秦朗又开口道:“说起来,感觉崔队最近……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好像变活泼了一些?”

“怎么,”崔雪眯了眯眼,“你喜欢我之前那种三天两头就想从窗口跳出去的样子?我怎么不知道你喜好这么非主流。”

秦朗轻咳了一声,苦笑道:“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只是……担心崔队你为了不让其他人担心,又故意勉强自己。至少在我这里,崔队没有任何掩饰的必要。”

“不管崔队是什么样子的,我都喜欢。”

崔雪愣了愣。

他敛了自己不屑的神情,往床头柜瞄了一眼,轻声道:

“大半夜的,突然煽什么情啊。”

对方只是笑笑,拿了吹风机,帮他把发丝彻底吹干。

秦朗确实发现了什么。

崔雪有种直觉。

除了崔颍之外,可能会出现另一个把他看得很透彻的人。

万幸是秦朗。

崔雪隐隐感到心脏有什么东西在蒸腾。

言语描述不出来的暖意。

他想起自己一开始为了压低秦朗在外的存在感时,刻意用了略带自豪的词措,说“他之前是我粉丝”。

那回,周昀在群里艾特他,说:

“你有个很优秀的粉丝啊。”

那必须优秀。

优秀得能把偶像的魂给勾得七零八落。

秦朗把笔记本合上,放在床头,进了自己的被窝,朝他一笑:“崔队晚安。”

“晚安……嗯?!”

房灯啪的一声灭了。

崔雪缩在自己的被子里,后知后觉发现了哪里不对。

上两个月里,他几乎都是和秦朗睡在同一张床上,用同一张被子,甚至是同一个枕头。

至于枕头的问题,是因为他睡觉时总无意识地往对方身上贴。先是贴在手臂上,把人枕得手麻至极,起床之后还得拼命放松;

而后,在不同的梦里,他的睡姿不断被秦朗调整过来,最后固定在了同一个枕头上边。

上周,被崔颍提起那个诡异的想法之后,他有意去规避这种过度亲密的接触,结果反而适得其反。

秦朗把他的躲避误解成了其他原因,还找他严肃地谈了一回。

不过,他当时没怎么认真听内容,视线全飘到秦朗的衬衫上去了。

一时分成两张床,崔雪一时还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彻底认清了一个绝望的事实——

不管往后如何,反正,要他突然和秦朗分床睡,是做不到的。

崔雪静静等着秦朗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确认那人已经熟睡,才悄悄起身,把手机调了个十分钟后的震动,躺了过去。

他想了个自认绝妙的办法。

十分钟后,他的睡意应该就能累计到接近入睡的级别了。这时候,赶紧回到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一定能迅速入睡。

嗯,机智如我。

结果,刚摸进对方的被子里,他就发觉了一个很严重的事实。

前边由于尴尬得大脑有些发僵,又有多年的习惯使然,这会儿的崔雪,并没有穿上睡衣。

沉默了十秒后,崔雪有生之年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不,这不可能。我还是当年那个十几岁就能靠战略carry全队的狙击手吗?

他简直不敢想象秦朗要是现在惊醒,猛然看到一个裸男躺在隔壁的表情。

肯定精彩得都能做表情包了。

战战兢兢地钻了进去,他闭上眼睛,开始疯狂催眠。

秦朗的体温和气息近在咫尺。

几乎没费多少劲,他就直接睡了过去。

毕竟白天的闲逛也累得真实。

但问题是……

十多分钟后,秦朗在一片混沌中隐约感到脑后有震感。他诧异地等待了一阵,也没有等到这绵延不断的振动消失。

他长出一口气,正要转身,却发现背上贴了个人。

秦朗揉了揉眼睛,确认对方的身份,感到一阵无力又好笑。

行吧……裸睡的习惯可真是久违了。

他伸手过去,把手机的闹钟给关掉,习惯性搂着对方入睡。

这头,蒋小婉和另外三人还在酒店床上玩飞行棋。

崔颍在群里问:“我弟呢?我未来弟媳呢?”

“早睡了,”蒋小婉淡定地把红色棋子往前走了几步,吞掉舒羽的蓝色飞机,“八字还没一撇呢,颍哥你就连弟媳都喊上了,有这么急着要把自家弟弟卖了的亲哥么?”

“卖给小秦我放心,别的我不放心,”崔颍在那头的视频看见这边的舒羽又投了个一,感慨道,“舒羽队长手气不行啊,小婉都快赢了,你好不容易出一架机,居然还让人吃了。”

“滚。”

“反正就是睡了,”齐林生乐呵乐呵地续上一个六,“刚才去看了下门缝,灯已经关了。小秦挺好的,带着崔队连作息都正常了。”

“明天你们有什么计划吗?”崔颍一边记账,一边问。

张嘉弈淡定挪棋,“还是出去逛逛吧。下午要去看第一轮小组赛,lamy那个土豪帮我们拿了几张票。”

……

崔雪是在一阵阳光的直射下清醒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