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3.Chapter 043(1 / 1)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

崔雪打了个呵欠, 发现除了在旁边闭眼小寐的秦朗,以及前边抱着第五包薯片咔哧咔哧的蒋小婉之外,其他人已经离开了一楼大厅。

难道是都去睡觉了?

他刚回过头去, 就听见几人下楼梯的声音。

那几人一见他, 脸上凝重的神色瞬间换成轻松的样子:“看完了?”

“去哪里也不说一声,”崔雪皱眉, “吓我一跳。”

崔颍哈哈一笑,倒是什么都没说。

他总不能告诉自家弟弟, 说哥哥为了让你早日成功搞基, 转身就把你给卖了。

要真是说了, 迎接他的, 大概是崔雪的铁拳警告。

又休息了两天之后,几人终于收拾好东西, 坐上了去往杭州的动车。崔颍留守在网吧内,一边看店, 一边等他们回来。

秦朗实在是想不通。

为什么出门的那会儿,崔颍带着一副托孤的表情,和除了他和崔雪之外的每个人都握了握手,说:“大业靠你们了。”

他望了一眼同样懵逼的蒋小婉。

对方疯狂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啊!”

几人当中, 蒋小婉是唯一一个没坐过动车的,出门走了十几米,被齐林生一个提醒, 还跑回去一趟拿了身份证。

张嘉弈担心她赶不上, 跟了过去。结果回来的时候满脸黑线。

去的时候, 蒋小婉的父亲正叉腰站在门口,把女儿漏下的身份证递给她。最后,忍不住低声询问蒋小婉:“……你该不会是真的谈恋爱了,要自己出远门?”

蒋小婉:“哪能啊。除了您没见过的秦哥之外,其他哥们儿可都比我大了四五岁……都是老男人了!”

在后面莫名被cue的张嘉弈很是崩溃。

他都还没到22岁啊!怎么就成老男人了?!

回来如是一说,几个二十几岁的“老男人”都陷入了沉思。

蒋小婉自知失言,在动车上安静如鸡。连路过自动售卖机想买罐可乐都不敢开口。

几个小时过去,他们便下了动车,在出口大厅见到了许音和褚珞。

那两人戴着黑色的口罩,见到他们先是一愣,很快地便反应过来,朝他们挥手。

几人刚一过去,许音就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新的一次性口罩,递给了崔雪和舒羽——两个“过气”的大流量。

不得不说,这个措施很是有用。

毕竟在刚才的动车上,崔雪和舒羽已经都被认出来了。尤其是后者,去趟厕所的功夫,不仅被求了签名,还跟热情的老粉丝合了一张影。

而张嘉弈,齐林生,秦朗和蒋小婉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前面的两人,基本要是Dash多年的铁粉才能认出来,因为上场的频率和发光发亮的比重远不及正选成员。而秦朗和蒋小婉就更不用说了,都是新人中的新人。

如果说蒋小婉还有点出头的机会,秦朗就彻底的是个“小透明”了。

仅在公开赛露面两场,外加上低调行事的风格,导致许多人都只是了解秦朗的赫赫战绩,而不知他这人本体姓甚名谁。

电竞圈毕竟不是娱乐圈。颜值什么的向来只是锦上添花的因素。即使秦朗的长相放眼整个圈内都是第一梯队的级别,在被曝光之后,也掀不起崔雪所带起的那种波澜。

许音带他们去了一个定好的包间,请他们吃了顿午饭。

“这顿饭,就代表我们队给大家接风洗尘了,”饭桌上,许音笑道,“本来我们是想全队一起来的。但教练说他们三个不能放松,只能让我俩出来。还请各位多体谅啦。”

“和几位多年未见,甚是想念!”

“油腻,”崔雪的指尖叩了叩桌面,道,“认识多久了,还在这跟我玩这种你来我往的套路礼仪,有意思么?”

旁边的褚珞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年头,能和他们许队这么讲话的,在年龄比较小的选手里,就只有崔雪一个了。

许音一听这话,顿时像解开了什么枷锁一般,脸上的微笑顿时变成了狂喜,几乎是瞬间就扑到了崔雪身上:“雪神!我好想你啊!我真的好想你啊!”

他紧紧握住崔雪的一只手,直接和人拥抱在一起:“啊啊,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隔着追星走火入魔的许音,崔雪一脸无奈地看了旁边的秦朗一样。

秦朗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音确实是真情流露,一长串表白的话说出来,几乎要把自己给感动哭了。旁边的褚珞尴尬得难以自处,很是崩溃地和其他人连连道歉。

蒋小婉惊得连嘴里的东坡肉都要掉出来了。

你们直男追星都这么疯狂的吗?

舒羽扶住了额头,安抚地拍了拍褚珞的肩膀。

褚珞倒还是很有老将之风——和舒羽一样,他也是从反恐精英转到绝地求生的其中一个选手,不过履历比舒羽要晚个两年。

这时,对着从体型到实力都全方位碾压当年的他的前辈,褚珞额上还是没忍住,冒了一串冷汗。

画面真是太诡异了。

秦朗一脸懵逼地看着,原本只是被舒羽拍了拍肩膀的褚珞,抬手擦了擦汗,低下头,小声道:“flame前辈,我最近在绕背突击这边遇到了瓶颈……”

一边在哭天抢地,一边在虚心求教,如此魔幻现实的画面,另外几人着实看得有些头疼。

蒋小婉抬起手,拍了一张许音趴在崔雪肩上疯狂表白哀嚎的动图,传上了论坛里的【FL(雪音)cp专楼】

嗯,给你们邪教吃一点最后的糖吧。

以后可能就吃不到了。

按下发送的那一瞬间,她感觉身侧的目光突然灼热了起来。

侧头一看,正是微笑的齐林生。

对方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醋鱼,道:“原来你是杂食党呀。”

蒋小婉:“……黑话说得这么熟练,看来您也是圈友啊。”

许音的滔滔不绝,直到把几人都送进酒店离开后,才停止下来。秦朗不由得想象起了这人和队友四黑时候的画面——

该不会他一个人承包了95%的话量吧?这线路要炸啊喂。

褚珞倒是解答了他的疑惑:“许队今天有点兴奋过度,还请各位见谅。他平时不会这么……话痨。”

“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回去训练,”他看了眼秦朗,笑道,“sunny后生可畏啊。今天没空了,下回要是有机会,很想和你认真交流交流。”

秦朗不免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嗯……好的。前辈,您客气了。”

毕竟,褚珞可是蝉联两年国内赛的冠军队伍的突击手,却丝毫没有给人不好亲近的感觉。甚至连同样和他第一次见面的蒋小婉,都敢从他的筷子下抢肉吃。

“不是客气,我也是认真的,”褚珞道,“和你不一样,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耗时耗力在路人局里了,许多思路会有些固化,没有你灵活。”

“你头一回出场的时候,那手果断的平底锅,可是让走鱼在群里夸了你很久呢。”

秦朗震惊了。

他依稀记得自己的那场首秀里,刚一落地,眼看对面的人摸到了地上的左轮,眼看就要把身前的蒋小婉打成筛子,下意识抄起旁边的平底锅,挡子弹,敲头,一气呵成。

把没有护具的对手敲倒在地之后,他才知道,对面的人就是国内排名前五的狙击手——武士战队队长周昀。

排开反应力不提,秦朗自认这当中有八成的运气成分。哪知对面直接认真了起来,还去职业选手的群里讨论了这件开局倒的糗事。

“走鱼说你的反应和操作都可圈可点,”褚珞笑着说,“特别有路人王的风格。”

崔雪在旁边翻了个白眼,道:“你们这都怎么回事?我们小秦才上过两次场,一个两个虎视眈眈的。”

“告诉你们,小秦是我的突击手。走鱼就别想了,你许队也别想了。”

秦朗看着那只紧攥住他手腕的手,心中一动。

褚珞轻笑一声:“放心,有您这句话,一般人可不敢来和您要人。”

“只是,”他面上笑容一滞,“红尘往后的计划是……?”

“不劳操心了,”崔雪把秦朗往背后一拉,道,“褚珞,你还是看看自个为好。春季赛和全明星我都看了,打得跟狗屎一样,小心亚运会小组赛就over了。”

除了去上厕所的舒羽,其他几人都是一阵汗颜。

褚珞少说也和Dash打过两三年的交道,对崔雪的性格倒还了解,知道对方只是实话实说,并无恶意,甚至是好心提出。这才点了点头:“感谢雪神,受教了。”

“只是,”他苦笑一下,“当年的损耗有点大,现在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崔雪点头:“我倒是能理解。行,你们先回去,别让人看见。你把你目前的情况给我说一声,我帮你想点曲线救国的办法……”

“那就有劳你了。”

送走了枫桥的正副队长,几人在酒店大厅等舒羽下楼。

忽然,齐林生不动声色道:“崔队,今天没别的安排,我们就分头行动,去逛一逛吧?”

“……也行,一群人走在大街上难免引人注目,”崔雪斟酌一阵,道,“怎么分头?”

蒋小婉率先举手:“刚好六个人,那我们两个两个走吧!”

“我和齐哥一块!”

张嘉弈起初还没反应过来,被齐林生踩了一脚,才如梦初醒道:“我和舒队。”

崔雪僵在原地。

等等,这走向不对啊。

秦朗平静道:“那,崔队和我一起,可以吗?”

崔雪正要答应,旁边的蒋小婉已经拽着齐林生的衣袖疯狂后撤:“不可以也得可以!你俩锁死了!分不开了!请务必在酒店过夜……哦不,本来就在酒店过夜!”

秦朗哭笑不得:“……你到底想什么呢。”

崔雪懒得再跟这几人耗下去,听到要和秦朗独处,潜意识竟然有些兴奋,连走出去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小秦想去哪?”

“欸,我对这边不太熟。崔队你决定就好。”

“那我就到处带你溜达了,”崔雪摩拳擦掌,像是接了个什么特级挑战似的激动,“以前经常在包邮区这块比赛,几个市都快逛熟了。”

秦朗决定还是不要戳穿这人的路痴本体,暗搓搓地在路边取了一张免费的市区地图。

崔雪心中雀跃,但隐约感觉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太对劲。

啥叫你想去哪啊喂。两个大老爷们,逛到哪就是哪啊。

这种跟心动女生出门约会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