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2.Chapter 042(1 / 1)

秦朗却下意识皱眉:“这……这无事献殷勤, 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崔雪平静道,“当年我还是个土豪的时候请过他。现在贫富阶级反过来了, 他请我也很正常。”

“别看我现在这样……当年也是个花钱如流水的败家子啊。”

秦朗噗地一笑:“好。”

得到队友的同意, 崔雪回复了许音。对方十分高兴,表示一定会和队友一起到火车站接他们。

“快憋聊了, ”蒋小婉陷在电竞椅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开幕式的表演, “快听不见现场音乐啦!”

几人噤声。安静地注视着屏幕上的演出。

五光十色的烟花从运动场上空升起, 在上头组成2022的数字。隔着屏幕, 也能感觉到那热血沸腾的现场氛围。

会场有两组, 一组在体育场,一组在西湖。西湖游船上, 舞者翩翩起舞,歌唱家献上悠扬的歌声。

秦朗很少看这种现场直播——往日的他, 不是在家忙着干活,就是忙于学业或是专注于打游戏技术的提升。这会儿倒也觉得新鲜。连着看到了各国运动员出场,都没有想要换台的意思。

桌上是吃完的烤串。

齐林生中途去厕所的时候,被崔颍给叫住了。

对方冲他笑了笑, 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聊聊?”

齐林生回以微笑:“现在?”

“……不然呢?”

两人相顾一笑,心知肚明。

三分钟后,两人聚在了二楼训练室外的露台上。

“让我来猜一下, ”齐林生轻笑道, “不过也不用猜了。除了崔队的事之外, 也没有什么东西是需要崔颍你亲自找我的。”

崔颍背靠在露台上,冲他笑道:

“舒羽队长本质上和小秦是一类人,不怎么关心这种旁枝末节;嘉弈哥……我拿不准他对这种事情的态度;小婉妹妹不太靠谱。”

“你是聪明人,这事找你比较合适。”

“哪里,”齐林生微微一抿嘴,道,“你抬举我了。”

“林生哥可就别谦虚了。这几个人里面,只有你,我是看不透的,”崔颍看了看灰蒙蒙的夜空,道,“一共有两件事。其中一个,等你们去杭州回来,我再找你问问,没那么急。”

“目前一个最麻烦的事,关于我那弟弟和他这位心爱的小突击手。以你的脑子,应该是看出来什么了吧?”

齐林生点了点头:“大概是有些眉目——甚至,我开始怀疑的时间,要在你来之前。”

“唉,”崔颍伸手解了发绳,把长发放下来,甩了甩,道,“这俩孩子,看得我着急。”

“急不来呢,”齐林生平静道,“若是有好结果,那倒还好说;若是没有……”

“那我可宁愿这层窗户纸一辈子都别捅开。”

“站在他家人的角度,自然是希望这事能得到完美解决。最好赶紧坠入爱河,把证拿了就回老家结婚,”崔颍道,“但我也不傻。在不确认秦朗的性取向之前,我是不会放下心的。”

“现在,重点有两个问题,”齐林生总结道,“第一,我们不知道小秦的性向,也无从得知;”

“第二,即使运气极好,小秦是个双甚至同,我们也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对崔队产生那方面的意思。”

“没错,粉丝对偶像的喜欢和爱情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崔颍摊手道,“林生哥有喜欢的男明星么?”

“男明星的话,”齐林生歪着头想了想,“黄渤?”

崔颍:……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行吧,没问题,”他干咳两声,道,“就这么问你吧,假如黄渤年轻个二十岁,突然说像跟你谈恋爱,你会答应吗?”

齐林生不假思索:“当然会啊!”

这么说完,还怕自己衷心表得不够一般,补充道:“别说年轻二十岁了,他老二十岁我也喜欢他啊!”

崔颍:……

大兄弟你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崔颍抽搐道:“行吧。林生哥,你这种属于特例。反正,我弟当年粉舒羽队长粉得走火入魔,和真人在一起待了这么久,也没见他起什么歪心思。”

齐林生思索一阵,郑重其事地分析道:“可能是,因为舒队当年和我们钟副走得很近,他觉得自己没机会?”

崔颍直接就崩溃了:“……您能不拆台了吗?”

“我都快急死了,您还在这跟我讲段子呢?”

“噗噗噗,”齐林生伸出手去,把他凌乱的长发顺直,道,“你也别把自己逼太紧。毕竟,虽然说是哥哥,但实际上也就比崔队大一点吧?”

“哼哼,”崔颍笑着竖起一根指头,“我比他大一个小时!”

齐林生忍俊不禁。

“之所以说起你还小这件事,”他继续道,“是为了提醒你,有些事情,你不一定能算是个完全客观的旁观者。”

“我倒觉得,这事说难也不会太难。小秦不是什么思想迂腐的孩子,只是现在还没开窍。”

“咳,”齐林生又看了他一眼,说,“其实,崔队本人也还没有这个自觉。我们只要制造一些机会,恰到好处地推波助澜一下……”

崔颍恍然大悟,笑道:“明白。就是助攻嘛?”

齐林生微微点头。

“这样,我们先把舒队叫上来……”

两分钟后,一楼的卡座里,舒羽原本在低头浏览其他信息,却冷不丁看见了齐林生发来的新消息。

带着满腹的疑问,他去了二楼,和另外两人见面。

那两人对视一眼,收了脸上愉悦的表情,严肃地拍了拍舒羽的肩。

崔颍率先开口:“舒羽队长。我们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舒羽一头雾水,皱眉,道:“专程把我叫上来,还这么遮遮掩掩,那就别讲了。”

崔颍:……

Dash战队的人都是拆台高校的优等生吗!?

他有点明白为什么蒋小婉会被留在队里了。

因为,那姑娘从本质上就很贴合队内文化啊!

幸亏齐林生也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把崔雪对秦朗的异样感情给完整地说了一遍。

舒羽的表情从不耐烦,到好奇,再到惊恐,最后直接僵在了原地。

安静的空气持续了一分钟后,舒羽抬起手,给自己来了个干脆利落的耳光。

“舒队冷静!”两人异口同声。

舒羽把手挡在脸前,道:“对,你们让我冷静一下。”

两人瞬间安静如鸡。

舒羽仔细确认了一下脸上传来的痛觉,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在做梦。

即使崔颍的话他会怀疑三分,但齐林生的话,他从来都是信的。

齐林生见他神情有些好转,关切道:“舒队,你还好吧?”

“……不太好,”舒羽本就在最近的指导里忙得焦头烂额,因为秦朗学东西的速度远超他的想象,他不得不每天晚上都开夜车修改计划,“我现在慌得一批。”

“行吧,怎么办,崔雪这小子除了给我添乱就还是添乱,”他说,“需要我做什么?”

齐林生道:“需要你和我们一起,做个幕后的推手。”

“以我的观感,目前状态还算是乐观的。最佳的打算是,两边都安抚好了,不着痕迹地试探一下,能成的话就成了。”

“如果不能成,就尽量以比较平和的方式把崔队的心思引开,只要时间够长,还是有机会的。”

“哦,”舒羽认真地把他的话听完,“反正就是,撮合为主,不行就劝分。行,我明白了。”

“太好了,”崔颍松了口气,“我本来还有些担心你们会不会觉得同这事比较……难以启齿。”

舒羽无比坦然:“小鬼,我这三年都待在布莱顿,什么同性情侣没见过?”

一听这举世闻名的“腐国gay都”,崔颍沉默了。

“舒队倒还算好的,”齐林生道,“就是不知道小奕的接受度如何。”

“他估计会很嫌弃。”舒羽坦诚地点头。

崔颍的心瞬间悬了起来。

下一秒,舒羽补充道:“他一直都很嫌弃这种内部消化的事,因为他永远都是吃狗粮的那个。”

“唉,他脾气不好。”

崔颍已经不记得自己今晚是第几次沉默了。

能不能说话不要大喘气啊!会出人命的啊!

齐林生哭笑不得:“舒队,你明明是最没资格说别人脾气不好的那个。”

崔颍尴尬地笑了笑,给张嘉弈发了消息。

很快,张嘉弈也小跑上楼,并走了和舒羽几乎相同的心路历程。

张嘉弈面露惭愧之色:“我对不起崔队!”

“是我这个当队员的还不够称职,竟然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出来!”

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那可真是厉害极了啊。

三人不约而同地想。

“总而言之,”齐林生打断了他的思维发散,“我们要商量一些办法,看看怎样才能把他们两个的关系给拉近一些。”

“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

“嗯,”舒羽沉吟一阵,道,“先把蒋小婉隔开吧。”

三人:?????

崔颍彻底惊呆了:“……这是什么操作?”

“是这样,”舒羽有条不紊道,“首先,趁小秦这时候还没喜欢的女孩,暂时别让他接触异性。看看他会不会把配偶的选项挪到男人身上。”

……竟然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真是个逻辑鬼才啊,舒队!

三人都陷入了恍惚之中。尤其是崔颍。

他开始有些后悔把这几个不解风情的钢铁直男扯进助攻团队了。

感觉往后的路子会有些曲折啊!

亲爱的弟弟,你要坚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