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1.Chapter 041(1 / 1)

崔雪把厕所门一关, 直接在门上狠狠地撞了两下头。

从下午的胜利告捷,到晚饭的快乐时光,再到情绪一瞬间决堤的夜晚, 再到刚才的情绪回落。这一天, 他经历的事情着实太多了。

冷静下来之后,他无比懊悔自己控制不住的冲动。

齐林生和张嘉弈倒是已经习惯了。但秦朗会怎么看待他?

自私自利?

还是会把他无处宣泄的情绪当做是挽回自己的自导自演?

崔雪感到很疲倦。

他隐隐觉得自己对秦朗的情绪有哪里不对, 却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像是游走在刀尖,鲜血淋漓, 却又有股力量在推着他往深渊前行。

不能细想。直觉告诉他, 有什么东西, 如果想清楚了, 反而就不会有圆满的结局了。

他转过身,把全身的衣物脱光, 扔在脏衣篓里,听见了窗外一声亢奋的猫叫。

“……蒋干, ”他无奈地看着砂窗,“你个色鬼,又玩偷窥。”

那猫趾高气扬地叫了一声,并不理会他的抗议。

像是在说——这天下, 没有猫主子我去不了的地方!

崔雪也习惯了,把毛巾挂上衣钩,这才想起一个可怕的事情——

他好像, 并没有, 拿睡衣?!

哇……哇啊。

他抱着头蹲在了温水里。

怎么这么倒霉啊!?

外头, 秦朗拿着那人的衣物和内裤走进回廊,撞见了送蒋小婉回来的崔颍。对方一听缘由,顿时笑了,接过他手上的衣物,说自己送去便好。

秦朗倒没多想,简单道谢就回了房间。

崔颍掂着手上的衣物,露出意味深长的笑,直接走到厕所门前,叩了叩门。

崔雪在里面问:“谁?”

“你最最亲爱的哥哥我,”崔颍很是厚脸皮道,“咱家小秦拿了衣服过来给你,你哥哥我看见了,帮他拿过来。”

他听见里面松了口气,而后厕所门开了个缝,伸出一只手,把衣服一股脑拿了进去,这才说:“……谁跟你‘咱家’。”

“醋劲儿要不要这么大啊,”崔颍嘻笑道,“你家的不就是咱家的么?”

回答他的是一声干脆利落的摔门。

毕竟从小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崔颍可以说是对自家弟弟的思维了如指掌了。知道他这行为又是在掩饰着什么别的情绪,便道:“阿雪啊,让哥哥进去,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崔雪在里面闷闷道:“你滚回房间,我去找你。”

“那让我进去洗个手。”

门开了。崔雪看都不多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清洗身体。用沐浴球在身上打旋。

崔颍颇为淡定地回到房间。掐手一算时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拿出一支新的针管,皱了皱眉,在三角肌处熟练地把药水打了进去,把空针管扔在另一个垃圾桶,一气呵成。这才坐回床边。

由于先前已经洗过一回,崔雪这次的洗澡速度算是比较快的,十分钟内就出来了。也没有伸手敲,径直打开自己旧房间的门。

刚一进来,蹲在门边的白猫曹操和奶牛猫张飞已经飞扑了上去。

崔雪伸手一搂,抱着他们坐到床边,本来想淡定地撸一撸。结果,白猫曹操在他手上蹭了蹭,突然嗷了一声,快速窜走了。奶牛猫张飞也很快溜达到了旁边,对着崔雪喵喵直叫。

崔颍感觉有些好笑:“你被嫌弃了?”

“嗯,”崔雪平静道,“闻到我身上有其他猫的味道了,过两天就好。”

崔颍想象了一下两只猫叫的内容,多半是“你又在外面有猫了”之类,顿时笑了出来。

崔雪翻了个白眼:“……你要跟我说什么?”

“啊呀,你就这么急着回去吗,”崔颍摇了摇头,惋惜道,“真是男大不中留。”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崔雪道,“我累了,要回去睡觉。”

崔颍托着下巴看他,斟酌了一阵,道:“怎么样,刚才刺激不刺激?”

崔雪面上一滞,什么都没说。

“现在知道怕了没有?”崔颍道。

崔雪沉默了一会,轻笑两声:“……早就不会怕了。”

“不可惜吗?”崔颍伸手搓着安静的橘猫关羽,道,“如果你刚才出了什么事,小秦却已经把那边拒绝了……你不觉得,他会留下阴影么?”

崔雪眯上眼睛,瞪了他一眼。

他和崔颍表面上并不会表现出过多的亲近。当然,并不是他不想表现善意——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崔颍总是把他看得很透。

望着对面这张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崔雪总有被透视的恐惧。

对方能读懂他的每一个眼神,正如他也能读懂对方那张笑脸下承受的压力一般。

因此,每次有什么口头上的争执,他们的话语总能直奔对方心脏深处的痛点,直接洞穿表面那层伪装。

这也是他不需要对崔颍表现善意的原因。

毕竟他的真实想法,对方心里清楚得很。

这不,崔颍一句话,已经足够把他气得说不出话了。

“……关你屁事。”他最后只能挑出这种话。

崔颍却敛了笑意,道:“抱歉啊,你还真不需要装出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现在心里肯定在后悔,不是么?”

崔雪闭着眼睛,道:“后悔又能怎么样?你以为这是我能控制的么?”

崔颍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他的发丝,道:“怎么也不把头发擦干?”

“……秦朗和你一样麻烦,”崔雪沉声道,“你们怎么都爱多管闲事?”

崔颍笑了笑:“所以我挺喜欢他的。来了这几天,每天看他笑眯眯地到处关心人,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我觉得,即使我这边已经猜得差不多,这个事情有必要由你亲自告诉我,”他把上身往前倾了倾,眼中没有任何波动,“阿雪,你告诉哥哥,你觉得小秦对现在的你来说,是个怎样的存在?”

“并肩作战的队员?可以托付的朋友?还是,”他盯着目光骤然发紧的崔雪,“还是某个你不敢想象的答案?”

“……前两个肯定都是,”崔雪仔细思索了一阵,道,“你说的最后那个,我现在还没想出来。”

“我形容不出那种感觉,”他伸手抓住了自己胸前的衣料,纠结道,“复杂得我说不清楚。”

“我是应该支持他去枫桥的,倒不如说我一开始就希望他能去,”他面露痛色,抬起双眼,“可是,我刚才的第一反应,是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能把他留住。”

“怎么办?我可能……”

“可能?”

“……可能是疯了,”崔雪压抑着自己的语调,“我不想他走。一想到他会去其他的地方发光发热,我本来应该是高兴的。但是,我在那个瞬间觉得很痛苦。是那种……往后的人生都,没了期待的感觉。”

崔颍静静地听着他说,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崔雪抓紧了自己的衣角,道:“哥,你比我见多识广,知道这种是什么情况么?”

崔颍沉默了一阵,也没心思去计较称呼的问题。

“我个人是觉得,真实情况还没这么简单。但一定要概括的话……好像也只有一种可能了。”

“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崔雪凑过去。

贴上他的耳廓,崔颍小声地说了一句话。

须臾,崔雪像凌空受了道晴天霹雳,震在了原地。

“……啊哈哈哈,不可能的,”他说,“你别被蒋小婉那姑娘带偏了啊。这种东西,不能随便开玩笑的。”

崔颍倒没有笑:“我也说,只是有这个可能性。具体情况,当然还是要你自己确认。”

“说实话,如果真是这个可能性,站在兄弟的角度,我倒不希望你想通。毕竟,有些东西,我不用说,你也明白。”

崔雪一言不发。

“我个人觉得未必,”他最后说,“毕竟崔颍你应该也没对什么人有过这种感情……不一定准确。”

“可能是我依赖他有些过度了,产生了这种幻觉吧。”

崔颍摊手:“靠你自己想。你也是个二十岁的人了,有这种情绪也很正常。只不过对象不太寻常而已。”

“若要真是如此,那我还真是个变态啊,”崔雪冷笑道,“别人给点甜头,我就想上房揭瓦?怕不是脑子有病。”

崔颍面色不改:“那就不想了,你回去吧。今晚你累了,好好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不知为何,听到崔颍说出那个词的一瞬,崔雪竟然觉得有种释然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扯淡过度,减轻了紧张感?

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今日的对局上面,推门出去,回到那边的房间。秦朗见他回来,笑着和他打招呼,上手帮他把发丝吹干,让他先休息。

崔雪自然是不会乖乖就范的。侧躺在床上玩手机。

狮子猫孔明钻进他的臂弯,在上边呼呼大睡。

秦朗很快回来,见他果然没睡,倒也很是习惯,直接伸手过去把手机夺了过来,放在床头充电,道:“崔队,睡吧。”

“嗯。”

一夜好眠。

往后的一周,红尘战队迅速忘怀了之前的险些分裂,甚至看起来更为稳固了一些。舒羽连夜给秦朗制定了一系列的训练计划,比之前的难度还要更大。

秦朗感觉舒羽现在是彻底信任了他,心里倒也高兴,每天练得昏头转向,沾床便睡。

崔雪把小孔明带到了兽医院,做了一套检查出来,发现竟然是直肠里长了肿瘤——兽医告知他,说小猫流浪的时间应该不长。

首先没有恢复野性,还比较亲人;其次,虽然是恶性肿瘤,但尚处于初期状态。唯一的问题,是手术的费用比较高昂,要一万多元。

然后,向来对自己极其节俭的崔雪,毫不犹豫就掏空了自己好不容易攒起的小金库。

回来的时候,面对几人的询问,也只是无比担忧地叙述了一遍猫咪的身体状况,说小家伙要在医院受苦了。

手术还算顺利,一天结束,两天出院,四天后,收到了肿瘤切除得很干净,大部分癌细胞已被清除的报告。

某种程度上,秦朗能理解崔雪为什么如此受到猫咪的喜爱了。

原主抛弃猫咪的理由再明显不过——对一只市价一千出头甚至只是几百块的国产“土猫”,他无疑是不舍得花这接近十倍的手术费。

失了一笔存款,崔雪面上不显,但多少还是有些肉痛的。连给齐林生每顿发的饭钱都减少了20块钱。

看着现今活蹦乱跳,几乎24小时都要黏着崔雪,根本走不动路的狮子猫孔明,众人哭笑不得。

蒋小婉的“同人大手发家致富之路”,也开始“走上正途”。

她询问了崔雪和秦朗,是否允许她在网上分享一下队内的日常。秦朗把决策权交给了崔雪。

而崔雪仔细思考了一阵,觉得当偶然事件变成日常事件之后,关注度就会减小——毕竟,他真的不想每次随便做点什么事情,就又双叒叕飙上热搜。

最后,他同意了蒋小婉的做法,但表示不要把训练内容等机密泄露出去。

蒋小婉就此释放了自己摄影师的天性。给匿名论坛的专楼贡献了不少私家大料。

从男观众嘴里的“菊哥”和“菊妹”,再到CP楼里粉丝喊的“593解解”,蒋小婉俨然像一位空降的天使,每日疯狂撒糖。

不到一周,“晴雪”“SF”CP楼直奔万层,和其他抠墙角里出来的糖,甜度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以蒋小婉这个队内成员的身份来看,这四舍五入就是官方盖章了啊!

磕电竞rpsCP的小姐姐们奔走相告,到处安利。

于是,蒋小婉微博的粉丝从四位数飙到了五位数,在亚运会开幕式的这天早上,突破了十万大关。

在蒋小婉的感谢微博下,CP粉们还在死心塌地地喊着她“菊解解”“多发点糖啊”。

蒋小婉连连回复:“放心,特别稳。这对CP都能不成的话,我表演一个铁锅炖自己。”

“什么,问我现在是谁的箭头比较粗?当然是飞雪队长啊。”

“哎,不怪队长不是人,只怪秦哥太迷人。”

几乎不看微博的秦朗自然是不知道这回事的。但崔雪每回看见蒋小婉下方的一串评论,在蛋疼之中又隐隐感觉有点开心。

直到蒋小婉又发了一张他午休时靠在秦朗肩膀上的图,他这才终于忍不住,在对方的动态下边回了一句警告:

“有的人,活着为了活着;”

“有的人,活着却为了作死。”

“daisy,提头来见。”

不出十分钟,他这条评论的点击就高达四位数。

下面各种合影,各种近距离嗷嗷大叫,他都没眼看。

只是蒋小婉的回复,一如既往的符合她的作风:

“你要找的人是daisy,和我蒋小婉有什么关系?”

崔雪:……

有理有据,他竟无言以对。

杭州亚运会就这样在一片满城欢喜中开幕了。

几天前,他们从直播里看见,许音作为电子竞技的代表选手,做了一回火炬手,笑脸盈盈地在延安路上跑过。

“啧啧,不愧是现在的门面,许音出息了,”崔雪抬起摄像头拍了一张,转发微信发给许音本人,“瞧瞧,笑得像条哈士奇。”

“……噗。”秦朗一时没忍住。

“对了,”崔雪往回翻了翻消息记录,道,“这人说,等几天后绝地求生项目开启的时候,想请我们去一趟杭州,顺便两个队伍见面聊天,放一放松。等到决赛可以直接进场,不用我们自个花钱坐车。”

“免费旅游,感兴趣吗?”

“当然去啊,”蒋小婉惊喜道,“不去白不去!”

拎了两手烤串的齐林生刚从外面回来,听见崔雪这话,道:“听你的,你是队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